第八十三章 战后,余波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0/102/22960582.html
文章摘要: 第八十三章 战后,余波,软缎魂惊魄落麦田里的,制片方个子伤别离。

    整个玉唐帝国,几乎是瞬间沸腾了起来!

    九尊显灵,大破敌军!

    这带着浓浓传奇神怪色彩的事情,从战场上,数十万大军口中绘声绘色的说出来……天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震撼!

    三千里加急,快马报喜讯;沿途拼命的嚎叫过去,只是七八天的功夫,整个玉唐帝国就被这个消息完全轰炸了!

    战场大胜,国土得保;强敌退却,国家安全了。而在这样一场战争中,居然有九尊的传说横空出世。

    茶楼。

    “知道吗?九尊大人们又出现了!”

    “只知道,听说九尊大人显灵了,击退了东玄大军。”

    “是啊是啊,一把火,烧掉了东玄大军百万雄兵!让大陆第一名将军神寒山河铩羽而归,大快人心啊。”

    “多亏了九尊大人,要不然……”

    “就知道好人有好报,九尊大人们肯定没死!”

    “据说是死了……这次是显灵……”有人迟疑的说道。

    顿时,热闹的气氛一滞。

    好几人神色不善转头看着这说九尊死了的家伙。

    这货顿时心中一慌:“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有人厉声大喝:“敢说九大人们死了……兄弟们干他!”

    一群人蜂拥而上!

    “不会说话就闭嘴!操你伊拉娘……你全家都死光了九尊大人也不会死……”

    “饶命……”

    举国一片欢腾。

    ……

    铁铮的上书写了厚厚的一摞。

    “臣有罪,……几乎战败,请陛下责罚……”

    “臣有话说……此一战,臣看到残军自发参战……舍生忘死搏杀……臣铭感于心,臣代表三十万将士,为残军请功!并恳请陛下,抚恤从优,赋予荣耀。”

    “……十万铁骑,战死三万七千五百;三十万大军,现如今二十万有余……我军人流血牺牲,乃是应该,但残兵自发应战,举国聚集八万三千残兵,战死两万七千三百六十人!无伤者!臣,惭愧。”

    “面对如此战损,臣无地自容……”

    ……

    铁铮的上书,一半是请罪。

    一半是请功。

    为自己请罪,永乐娱乐开户:为残军请功。

    但,整篇上书文字里,并没有任何一句话,提到“九尊”这两个字。

    早朝上。

    皇帝陛下一脸感慨,当中宣读。

    “我玉唐热血壮士何其多!有如此国民,我玉唐又有何惧!只是……以往却是朕,亏待了这些功臣!”

    秋剑寒老元帅与冷刀吟同时出列。

    “边关爆发战争,我军岌岌可危,伤残退役军士自发参战,各地都有……甚至,在大战结束之后几天,在路上,还不断地遇到自发组队前去参战的远地残军……”

    “……昭昭忠心,凛然热血,玉唐军魂……”

    “老臣这里,还有残军将士集体上书。拜托老夫,转交陛下。”

    秋剑寒说道。

    “念!”皇帝陛下脸色是一片激动的通红,大声道:“念,念给我们文武百官听听;让大家以后也记住,也教导……各级官员,如何去做好,各地的父母官!”

    “是。”

    老元帅答应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拆开看了一眼,竟然愣了一下。随即,魁梧的身躯一阵颤抖,虎目顿时都红了。

    “只有几句话。”老元帅声音颤抖。

    “陛下万岁,臣民万幸,书见天颜……小民等原为军中将士,只恨能力低微,战场残疾,不能与同袍再一起浴血沙场,为国出力,心中惭愧……”

    “……陛下年年抚恤,我等受之有愧……如今,国家危难,我等自发杀敌,乃属分内之事,不求赏赐。战事毕,我等即解甲归田可也。”

    “惟万死恳求陛下,此次出战,战死兄弟……家中各有妻儿老小,请陛下洪恩,厚加抚恤。我等便心愿已足,别无他求!”

    “曾为军中男儿,胸有自有热血;何时家国需要,必当再战沙场!”

    残军代表上书,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虽然经过了修饰,但,这封信实在写的不咋地,措辞一般,甚至有些颠三倒四,更谈不上什么文采。

    但其中那浩浩忠心,热血沸腾之气,却是淋漓尽致!

    秋剑寒老元帅一字不改的念出来,整个朝堂大殿,尽皆鸦雀无声!

    “好,好,好!”良久之后,皇帝陛下眼含热泪,连赞三声,大声道:“这就是朕的子民!这就是玉唐子弟!朕,深感欣慰,深为感动!”

    “面对这样的铁骨热血,耿耿丹心,若不予以表彰……”

    皇帝陛下话还没说完,老元帅就告罪,道:“陛下息怒容老臣插话一句……这些残军,自从战事结束之后,已经各自归家,现在星流云散……恐怕,很难再聚起来。”

    打断皇帝说话,实在无礼至极。但秋老元帅却是不能不说,因为&……若是皇帝陛下说出表彰或者别的,需要什么仪式等……那么,真的很难聚起人来,那反倒会成为一桩尴尬事。

    皇帝陛下有些失落:“这……岂不是让朕亏待了功臣……”

    冷刀吟在一侧,长叹一声,道:“这帮老兄弟的心思,臣也能揣测一二……他们并没有认为,自己乃是立了多大功劳;而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而且,他们还觉得,对不住那些一起出去却没有一起回来的兄弟……”冷刀吟长长叹息:“陛下……战场余生的人,每一个人都会觉得……活着,已经是上天给予的最大的恩赐!”

    “再不济……生活再难……也比那些已经躺在战场的兄弟,强得多,幸福得多……”秋老元帅也是知道这种心情。

    “哎……”皇帝陛下一声浩叹。

    “既然如此,那战死的……两万七千三百六十位残军将士……从重抚恤!”皇帝陛下沉重道:“每一户……抚恤,黄金十两;家中孩儿,资助入学。”

    “还有,这一笔抚恤,务必监管到位,若有贪墨挪用者……”皇帝陛下声音森严:“……九族尽诛!”

    ……

    散朝后。

    所有人都散去。

    但秋老元帅被皇帝陛下留了下来。

    皇帝陛下有些急不可待:“有消息吗?”

    秋剑寒摇摇头:“没有。”

    “没有?”皇帝陛下狐疑的看着秋老元帅:“铁铮没有跟你说?”

    秋老元帅一阵苦笑:“信在这里。”

    从怀中取了出来,交给皇帝陛下。

    “这……”皇帝陛下仔仔细细的看完,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铁铮……他也说……显灵?!”

    秋老元帅黑着脸,不知道说什么。

    “混账!”皇帝陛下终于忍不住,跳脚怒吼:“你信吗?!”

    秋老元帅咧咧嘴:“我也不信。”

    “那……铁铮,他是在糊弄鬼呢?”皇帝陛下怒不可遏:“朕就这么昏庸?!显灵?铁铮他是活糊涂了吧!把他给朕叫回来!朕要重重治他的罪!”

    “陛下且慢!”秋老元帅急忙阻止,斟酌着说道:“铁铮的心思,老臣也能懂一些……而且,从目前来说也确实是显灵……比较恰当。”

    皇帝陛下呼呼喘气,但,心中也终于开始思考起来。

    他毕竟不是笨人,只是关心且乱,被秋剑寒点了一句,也顿时心中有些明白。

    “九尊……向来是九人一齐出动……但这一次,只出现了风火双尊。”秋剑寒老元帅脸色沉重:“而且,铁铮密信说,他感觉风火双尊表现出来的能力,比之以前,大大逊色……”

    皇帝陛下脸色一沉。

    “天玄崖之战,却必然是真的……九尊就算是侥天之幸,有人存活下来……但其他人……恐怕……”

    “而能力受损,也是……预料之中……”

    “既然如此,天玄崖之战,其中的蹊跷太多……”秋老元帅斟酌着,一字一字道:“不如,将这个消息确定为显灵……然后,再……如此如此……”

    “这样一来,国内可以安定,敌人可以麻痹,而且,几大帝国也定然会疑神疑鬼,不敢来进攻……这就给了我们喘息之机……”

    “九尊之劫……国外和江湖的且不去说,但,朝堂上甚至……各大阶级中……的内奸,却必须要找出来,否则,后患无穷。他们能够搞得出来天玄崖,难道就不能搞得出来第二次?”

    “万一那样……才真的是……灭顶之灾啊……”

    秋老元帅苦口婆心,奋力劝说。

    “至于铁铮这家伙,现在铁骨关百废待兴,先让他在那边整理……等到外事平定,铁骨关重建完成,东玄外患,也已经确定没有之后……再召铁铮进京,让他详细的跟陛下汇报……也不迟嘛。”

    “到时候陛下对这小子要打要罚……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秋老元帅说道。

    “这倒也是有理……”

    “不过,铁铮有一个要求。”秋老元帅说道。

    “什么要求?”皇帝陛下问道。

    “他想要大婚,然后,请所有军中兄弟,喝他的喜酒,包括……战死的将士!”

    秋老元帅脸色沉重,将事情所有情况都说了一遍,前因后果也都介绍的详细,喟叹一声:“这个……”

    皇帝陛下咧咧嘴:“铁铮……请这么多人喝酒,他有这么多钱么?”

    秋老元帅咳嗽一声,没说话。

    请数十万大军喝酒,请战死的兄弟们喝酒,这说起来,还真是天文数字。

    “朕来出这笔钱!”皇帝陛下咬咬牙:“国库虽然空了,但这笔酒钱……是要给的。”

    秋老元帅叹息一声,欲言又止。

    现在连年征战,国家的钱都花在了军队,都花在了抚恤;对这方面,皇帝陛下从来没有手软过。

    但,现在国家是真没钱了。

    这笔酒钱……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若是花出去,恐怕又会引起一阵骚乱,甚至是弹劾。皇帝将面临巨大压力:现在已经民不聊生了,你花这么一大笔钱,买了酒倒在坟墓上?

    但若是不花……那么,数万英雄亡魂最后的遗愿,而且如此微不足道的遗愿,难道也不给满足?

    他们,只想喝一杯大帅的喜酒而已啊!

    老元帅觉得,皇帝陛下也实在是不容易。

    ……

    皇帝陛下踱着步子,突然压低了声音:“老秋,你说……风火双尊还活着……这,应该是真的吧?”

    秋剑寒一头黑线。

    刚才说得明明白白,咱们最好不再谈这件事情了……您怎么……

    “老臣觉得……又像,又不像……”秋剑寒迟疑的。

    皇帝陛下却越来越是兴致勃勃:那你说……若是风火双尊还活着,那么,其他的几尊,是不是也有可能还活着?”

    老元帅眼睛一直。

    您想太多了吧?

    就算是这两个,是真是假还说不准呢……

    “那朕的孩儿……”皇帝陛下充满了希冀:“……是不是也还……”

    说到这里,一双眼睛都充满了亮光:“……还活着?!”

    “……”

    秋老元帅觉得自己要疯了。

    别人或者还有那么万分之一二三的可能活着,但,土尊是绝对不可能了……若是土尊还活着,哪怕是只还有一口气,先知道这个消息的,也只能是皇帝陛下!

    “这个……有点悬。”

    老元帅很诚实。

    皇帝陛下顿时瞪圆了眼睛,刹那间怒火又涌上来:“大胆秋剑寒,竟敢欺君!”

    “……”

    老元帅顿时无语。

    老夫啥时候又欺君了?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能随便按罪名啊!

    ……

    <一个个自诩看书仔细,问个问题:秋剑寒什么地方欺君了?看不出来的,罚款亿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