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条件!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0/102/23428501.html
文章摘要: 第六十四章 条件!,闲杂如临深渊人民解放,话务员琴清潢池盗弄。

    误会?

    这……这是怎么说的!

    又要从何说起啊!

    甚至就算云扬已经有预感雪尊者的连连手下留情必有缘故,却仍旧感到奇怪万分,雪尊者大人,您这误会二字,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下才能说出口的?

    你们四季楼大举前来、意在必杀,先是四大尊者联手鏖战雷动天和老穆,然后连年先生也亲身出动,举手投足间将我的云府摧毁得干干净净!

    现在你来告诉我,你这是误会?

    你家误会是这么用的吗?

    冰尊者也是猛然转头,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的二哥,眼珠子都几乎瞪了出来!

    二哥,你这么说是啥意思,我刚才都被人快要大卸八块了,你跳出来喊一句误会?

    难道你还要跟对方言归于好不打不相识来一个君子之交不成?

    刚才还特意先一步阻止我的反扑,唯恐我顺势反扑灭杀了那一群蝼蚁,您这是要干嘛啊?!

    雪尊者也是满心郁闷,我也不想是误会啊。但是现在老大中了人家的毒,眼看必死,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心塞啊。

    他叹了口气,道:“雪某此来,委实不存恶意,欲要与云公子商量一件事情。”

    云扬蹒跚的走来,满腹狐疑问道:“商量一件事情??”

    云扬固然因为对方的种种举动而想到事情有所转机,却仍旧想不到对方到底有何要求,态度会放得如此之低!

    云扬刚才虽然也有考虑过转圜当前局势,比如放弃雷动天,甚至自己出手干掉雷动天,缓解当前四季楼的杀意,但想过之后,即刻被云扬放弃,雷动天此际已经是垂危濒死,且人就在不远处挺尸,根本不能作为筹码,那么,自己哪里还有跟四季楼谈判的筹码呢?!

    方墨非和老梅急忙上前一步,一左一右扶住了云扬,他们都能看得出来,云扬现在非常虚弱!

    云扬吩咐道:“白衣,你去将雷动天抱过来。”

    白衣雪应声去了,瞬间抱着雷动天返回:“公子,他晕过去了。”

    云扬眼珠一转,走到跟前试了试脉搏,点点头,叹口气,随即塞进去几颗丹药,然后在颈上一摸,一用力。

    这下子,就算是雷动天伤势好转,但短时间内也醒不了了。

    “不知道雪尊者要和云某商量什么事情?”云扬此际总有一分清明,对方一定有所求,否则不会这么说话,这点转机自己必须得抓住,否则战事再开,己方除了少数几个人有机会逃生之外,其他的人难免要覆灭此地!

    而少数几人能逃生的前提,还是建立在自己暴露风尊这个身份的基础上才有可能达成。

    是的,仅止于有可能达成而已!

    所以,现在对方主动张嘴说有事情要和自己谈,那么就谈。

    等谈完之后就知道咋回事了。

    就算谈过之后谈不拢,那时候再跑也不迟,反正现在已经将雷动天打晕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云扬感觉到,自己现在真正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乘谈判这空闲回复一点气力也是好的!

    这会思及刚才莫名其妙晋入了那奇妙的境界,天意刀法自己足足在冰尊者身上演练了一百多遍?

    光是想一想云扬都要咂舌!

    自己平常练个三四次都要累得有气无力,就算是修为大进、臻至天境的现在也不过就是能够更多两三次而已,而这次可是在这等极限战斗中连续使用一百多遍;自己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之前压着冰尊者打,爽是爽到极处,可是现在浑身骨头关节肌肉无一处不疼,也是难挨到了极处,听说那啥太过之后,次日也会有腰酸背疼的状况,不知道跟现在相比如何如之何呢!

    “闲话不说,快拿解药来!”雪尊者这会早已经是急得睚眦欲裂,一开口就是直至主题,道明此际关键所在,毕竟剑尊者的状况堪虞,任何一点点的耽误,都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结果。

    “解药?”云扬心思何等玲珑剔透,顿时就明白了一切,更知道了对方的目的所在,哈哈一笑,道:“剑尊者大人怎地如此的不小心,不但受了伤,还中了毒?”

    雪尊者哼了一声:“少废话!无谓明知故问,故弄玄虚!”

    实则他的心中却是有些诧异。

    怎么这家伙上来就一口咬定剑尊者受伤了,而不是说别人?

    云扬嘿嘿一笑:“凝血之毒是我下的,解药自然是有的。”

    雪尊者咬着牙,目光中如欲喷火:“交出解药,饶尔等不死!”

    他知道想要拿到解药必须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了,索性直接主动退让,务求尽速取得解药,救回剑尊者一命!。

    “你大可以杀了我,从我身上搜取解药啊,岂非更加便利。”云扬好心的提醒道。

    雪尊者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若是能这么做,还用你说?像你这等奸猾之徒,岂会将解药放在身上?甚至就算你身上有药,又焉知那种才是对症之药?!

    “你要如何?痛快说吧!”雪尊者怒道:“眼下时间紧迫,对你如此,对我们,也是如此!若我大哥最终不保,尔等一个也别想活!”

    云扬哪能不明白这其中关窍,自己给予解药的时间,决计不能拖得太久;一旦时间拖得太久,剑尊者固然必死无疑,但那时候自己这些人,恐怕也活不了几个。

    云扬现在要做的是,首先就是不能让剑尊者死,其次才是争取对自己这边最有利的条件!

    “老大怎么了?”冰尊者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从侧面解释了雪尊者一连串反常举动的原因。

    “中毒,凝血之毒。”雪尊者一字字的说道。

    口中说话解释,眼睛仍自盯着云扬,留意其一举一动。

    “说的不错,这会时间对你对我都不利。不过,我这边还是可以等个一时三刻的。”云扬安然道:“谈不好条件,我救了你们剑尊者,我们只怕仍旧要死;所以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双方达成共识。我云扬固然不会做那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却也不会盲从盲信!”

    雪尊者急躁的说道:“说罢,你到底要什么条件?所谓的共识又是什么?!”

    云扬淡淡的说道:“我的条件有三个;首先便是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就此作罢。再来就是今后不得再找我和我朋友的麻烦;还有第三个,四季楼势力要即时退出玉唐!你应承了,我给你解药!”

    雪尊者断然拒绝:“这不可能!我兄弟的仇,无论如何都要报!雷动天一定要死,我最多只能应承你今天不对他出手!”

    云扬叹口气:“我可没说不让你找雷动天报仇啊?之前雷动天在我云府做客,永乐娱乐开户:身为主人家,云某人决计不能让云府的客人在我府上出事,但错开今天,我绝不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就仅限于今天不行,如此而已!”

    雪尊者眼前一亮:“你当真就只今天放过雷动天?!”

    相比较诛杀雷动天,还是剑尊者的性命更要紧,若是云扬一意庇护雷动天,雪尊者已打定了暂时松口,等解药到手之后再反口的主意,但云扬突然话锋一转,将不杀雷动天的期限仅限定一定,情况又大大的不同,至少已经在雪尊者的原定上限之内!

    云扬叹了口气道:“云某人终究侯府世子,皇室尊严断断不能允许有客人在我府中做客之际,为人寻仇动杀!尤其你们四季楼之前多番针对我们玉唐,彼此立场截然相对,出手相助,不但是不该不为,更是不能不为。”

    “嗯,还有一层,雷动天与我份属知交,他以后再临天唐城,或许还会找我;我希望贵方不要因此就找我麻烦。”

    云扬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与四季楼长久的敌对下去。既然如今彼此有了缓冲余地,我也希望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毕竟招惹到四季楼,再难有安枕之日。”

    雪尊者恨得直咬牙,我们五弟都已经死了,你居然还妄想要和我们化干戈为玉帛!

    “没有明白你的意思。”雪尊者咬牙道:“痛快说吧。”

    “简简单单一句话,四季楼今后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准找我的麻烦。就算雷动天走投无路又跑到我家了,你们也不允许进来开杀!”云扬道:“这么说够明白了吧?”

    雪尊者勃然大怒:“那么以后我们与雷动天战斗,他不敌就跑进你家休息?休息够了再出来和我们打过?”

    云扬微笑:“你理解的完全正确,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

    雪尊者气的说不出话来:“岂有此理!这绝不可能!之前听你说的还感觉你有几分诚意,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在漫天开价,信口胡说!”

    云扬袖手而立,淡淡道:“若如此那就不用说了,与其以后还要受你们四季楼无穷无尽的骚扰,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左右现在死还能有个剑尊者陪葬,也不亏!若是以后再死,可是连个够分量的垫背都没有呢!这账我还是会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