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走你也要走!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0/102/23477490.html
文章摘要: 第八十二章 我走你也要走!,递进所学骇浪惊涛,电影界小资们千日打柴。

    云扬感觉自己这几天运气真不错。

    不仅是找到了老大的骨肉,而且还能有这么多的大好修炼物资进账。这些东西,或者将其中一部分是用在宝儿身上为他筑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云扬的好心情持续了不到半刻钟,就被打消得一丁点都没有了。

    因为水无音的传讯来了。

    “老大想要知道的消息,我打听到了。”

    云扬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其实很是愣了一下:我想要知道啥消息来?我自己怎么没有印象呢?

    找到水无音那边:“什么事?”

    水无音也愣了一下:“就是你之前提及的紫幽帝国刺客消息啊?不是你让我打听的么?”

    云扬顿时醒悟,笑呵呵的说道:“恩恩,对对,具体情况如何?”

    水无音一派轻松的道:“这件事跟咱们这边其实没啥关系,只不过是闹出来的事情不小就是了。”

    云扬感兴趣的问道:“直接说具体情况,买什么关子!”

    “这个刺客,非但被紫幽帝国高手擒获,更兼重伤濒死,奄奄一息;紫幽帝国本想要明正典刑,警告天下,以儆效尤的……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一个大人物横加干涉……现在陷入了一个尴尬至极的地步!”

    云扬兴趣更浓,嘿然道:“怎么个尴尬之极法?”

    水无音道:“据说这个刺客受伤太重,纵然是有天才地宝,也只能勉强吊着命;维持一口元气不散而已。偏偏……那位大人物在节骨眼上放出话来,不依不饶。”

    云扬沉吟道:“什么大人物竟有这样的威慑力?能够令到一大帝国不敢轻举妄动?”

    水无音神神秘秘的吐出来三个字:“君莫言!”

    云扬闻言就是一愣,突然间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猛地一下子站起身来,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可怕:“谁?你说谁?”

    “君莫言!天下第一剑客啊!”水无音也一下子愣了,被云扬的脸色吓了一跳:“老大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这么的难看?”

    云扬只感觉一颗心在胸膛里砰砰的跳动,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这个刺客,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君莫言为什么要插手?这些……可有具体消息?”

    “这些更具体的相关信息还当真是不知道。现再紫幽帝国对此人的一应消息尽数封锁,我方能够得到以上情报已经是花费了许多力气而得到的成果;更多的情况信息,需要下更多的功夫,之前老大你并没有让我太关注这件事,所下的功夫自然较逊。”

    水无音皱着眉头,他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

    云扬此际的神态反应实在太反常了。

    在水无音的认知中,云扬有足够的定力,有足够的心机城府。向来都是大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那种人。

    何曾有过这般惊慌失措的状态?

    但现在不仅是脸色变了,甚至连眼神都变得空前惊惶,似乎有极恐怖,大大超出意料的变故发生!

    难道那这个刺客竟与云尊大人有关系?又或者是……与九尊大人有关系?

    “别的不知,那刺客的大概年龄……你应该知道吧?”云扬焦急的追问道。

    “这个真不清楚,此事是我疏忽了。”

    云扬闭上了眼睛。

    他自然知道此事非是水无音的疏忽,而是自己之前的命令,令到水无音疏忽了,亦令相关情报就此失控,连年龄也不知道的话,那么其他的一应相关的消息,只怕是连一点点都不会有了。

    可是萦绕在云扬心头的那股子不好预感却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实在。

    为什么君莫言会突然插手介入?

    为什么这位刺客只是刺杀四国高层,却从不刺杀玉唐之人?

    他摸了摸怀中的报恩令,想起了老独孤。

    那个孤独的老人。

    七哥的父亲!

    另一个与九尊相关,仍在人间的亲人!

    云扬越想越是心慌意乱,永乐娱乐开户:脸色一片煞白。

    自己此前一直都有打听此老的消息,却从来没有打听到,万没想到,普一打听到一点点可能给关联的信息,却是惊天噩耗!

    刺客重伤濒死,奄奄一息,只靠天材地宝吊住最后一口元气,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若是刺客老独孤,若是老人陨落,岂非是又一位至亲,在自己眼前离世!

    这样的结果,云扬不愿意接受。

    这样的离别,云扬更不愿意再经历!

    他猛地站起身来,道:“无音,天唐城这边诸般事物,由你全面接手,无论如何都要帮我稳定住!我有急事待办,要立即出去一趟。”

    水无音的预感变成了现实,却登时就将自己吓坏了!

    “大人!万万不可妄动!”水无音脸色都变了:“且不说那紫幽帝国远在万里之外,人生地不熟,高手无数,又是敌国都城,您这般孤身一人前往,难以成事不说,更有莫大危机动辄加身……”

    云扬冷冷的挥手,脸色铁青:“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话音未落,云扬已然径自转身走了出去。

    ……

    “雷兄,有件意外变故骤临,我只能先向雷兄道一声抱歉了。”云扬疾步来到雷动天房中。

    自己要走,雷动天再留在这里说不定出什么变故,那就糟糕了。不管是被杀,还是察觉自己的一些秘密,云扬都不愿意。

    还是将这家伙也及早的弄走为上。

    “怎么了?”雷动天吓了一跳,以己心度人心之下,本能的以为云扬要将自己交给四季楼,眼中不由露出来前所未有慌乱恐惧的神色。

    “我有急事要亲自处理,须得即刻离开天唐城,这样一来等到你走的时候,我是注定不能给你送行了。”云扬歉然道。

    “哦,是这样啊……这没啥,没啥。”雷动天顿时放下心来:“你忙你的就是,咱们兄弟谁跟谁啊,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多谢雷兄体谅。实在是有突发事件。”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弟不得不去。”

    他的眼中,流露出来无限愤怒,还有急切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当日你面对四季楼生死威逼之时尤能不动如山,这次怎地失态至此!”雷动天好奇的问道。

    “雷兄有所不知……”云扬叹了口气,道:“四季楼虽号称天玄大陆势力第一,但其行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卑鄙无耻下作至极,遭遇力不能胜的对手后,便会针对其弱点下手,此世第一高手凌霄醉当日与其对上,就是因为四季楼以其亲戚朋友的安危相要挟,凌霄醉这才不得不退让,只是当今之世能够让四季楼以武力之外方式对待者寥寥无几,甚至就是绝无仅有,没想到小弟竟也享此殊荣,他们之前被迫与我谛定盟约,约定不得在天唐城对我下手;却是在别的地方,扣留了我两位前去,引诱我前去!”

    雷动天大吃一惊:“竟有此事?四季楼的行事手段竟是如此无所不用其极,并无半点强者胸襟气度?!”

    云扬叹了口气:“我也没有想到堂堂四季楼竟会这般的栽不起!此事悠关我两个亲人的性命安危,我必须得赶过去……但我亦忧心在我走了之后,盟约对象不在这里,四季楼便很有可能会乘隙向你下手,甚至,他们此举根本就是刻意的调离我。所以,雷兄你……看来只怕还真的需要提前启程了,再迟只怕有变,一切尽将失控。”

    雷动天想了想,也倍觉毛骨悚然,恐惧迅速滋生,道:“不错,不错,这肯定就是调虎离山之计……”

    他看着云扬,如同看着护身符:“云兄弟,那两个人重要么?”

    言下之意显而易见:什么人能够比我重要?要不你还是留下来保护我吧。

    云扬深沉道:“是我大师兄和小师妹,我小师妹……是我的未婚妻。”

    雷动天闻言顿时楞了一下。

    大师兄?小师妹?未婚妻?

    再想起自己为了未婚妻一路跑到这里,未婚妻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就算云扬如何看重自己,那也是无论如何都会连夜赶过去的了,自己代替不了人家的未婚妻啊……

    这个未婚妻可以撼动我在云扬心目中的位置,绝不可留,还有那个什么大师兄,也得死!

    云扬的心中只能有我一人,绝不可再有他人!

    云扬的心已经渐渐成为雷动天的执念,只是这点雷动天尚不知晓,云扬就更不知晓了!

    “既然是弟妹遇险,自然是非救不可的,云兄弟你即刻前去营救吧,为兄在你离开之后,也会即刻启程,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首尾难顾。”

    雷动天果断道,兀自不忘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

    既然云扬走了,正如他所说,四季楼无所顾忌,自己在这里,已经是危险至极,当然得马上就走!

    “如此最好!”云扬道:“我这个护卫乃是一等一的易容高手;老白。”

    白衣雪站出来:“公子,我在。”

    “你负责帮雷公子的易容,一定要尽善尽美,包括肤色,脖颈,手臂,手腕,头发,眼神,眉毛,等……甚至,连两眼之间的间距,这些都要与原先有所差异……务求天衣无缝,不留一丝破绽,能做到么?”

    白衣雪满脸尽是严肃的保证道:“公子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必然万无一失!”

    “记住一定要万无一失,我不允许出现万一!”云扬严肃的道:“之后你须得要亲眼确认到雷公子安全无虞!否则,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

    <下午突然停电,急死了。那时候写了三千多字了,写的正高兴,噼里啪啦的打字,电脑刷的黑了。止不住惯性,居然还有连续敲了七八次按键盘才傻了眼……

    我的稿子……

    然后被告知后半夜或者明天才能来电。

    那种心情,简直日了狗!

    天晓得已经写了一遍的东西需要重新写一遍啥感觉,反正我是心态崩溃了!

    好不容易赶出来,晚了,很抱歉,请大家原谅。实在是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