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漏洞太多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0/102/23504137.html
文章摘要: 第一百章 漏洞太多了!,解像度诱敌木坏山颓,土族侈人观听隔声。

    云扬淡淡道:“我刚才所言的好手段,并无意讽刺你们这样做卑鄙下作云云,两国交战,为了天下霸业,黎民福祉,本就该无所不用其极,何足道哉。只不过,你们却又如何能确定,这个什么……刺客?与那位云尊有关系?”

    兰无心道:“关于此事我们本来是不知道的,当日擒住那刺客之后,依例逼问其来历以及幕后是否另有主使之人,不意那这老家伙宁死不说,纵使百般折磨,所有刑讯手段都用了好几遍,永乐娱乐开户:仍旧是一无所获。最终无奈之下,启动了搜魂大法,这才意外得知那刺客居然是九尊之一血尊的父亲!”

    “搜……魂……大……法……”云扬的声音慢悠悠的,拖长了音调。

    云扬此际只感觉心中一阵阵的绞痛。

    搜魂大法……

    老独孤……他该当是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折磨啊!

    “是啊,正是那搜魂大法。”兰无心道:“也唯有这种直接沟通针对目标灵念的超级秘法,才能够强行突破这等心志坚毅,绝无可能妥协之人的心防,但最终,我们也就只勉强收到了一些消息而已。”

    “只勉强搜到了一些消息?”

    云扬皱皱眉:“依老夫对搜魂大法的了解,只要此法一旦奏效,针对目标的所知所识只有全盘托出的余地,断断不会再有什么遗漏才是。怎地到了你这里竟还存在勉强二字?可是施法之人对于此法门掌握不足吗?”

    兰无心叹了口气,道:“施法之人造诣极深,据他时候说,委实不该出那时的状况,奈何在搜魂过程中,那刺客不知道因为什么,神识以最极端的方式展开反抗,彼此角力到最后,那刺客竟然生生摧爆了自己丹田,用这种最极端也是最搏命的方法,强行反噬神念。”

    “那施法者见机极早,急速抽身,却仍旧损失了那道入念的神识,而那刺客此举,固然将施法者入侵的神识彻底湮灭,却也将他自己的神念也冲得乱七八糟……现在已经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之中,如同死人一般。而后再进行搜魂大法,便即再没有效果了,大抵那搜魂大法也需要以神念为连接媒介,刺客如今神识荡然,自然无法再搜罗信息了……”

    云扬脸色大变:“竟有此事?!”

    他的身上,有一股恐怖的气息一闪而逝。

    纵然云扬心性如何超然也好,但此际骤然听到这样的噩耗,却是根本无法稳定心神,没有即时暴起,强袭兰无心,以其为质,交换老独孤,都已经是云扬克制再克制的结果。

    便如兰无心所言,那搜魂大法乃是藉由神念连接,进而获取针对目标者所知所识的特异法门,然而此法行使之时,至为霸道,对于针对者的身体可谓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而想要如老独孤这般在搜魂过程中被自我强行打断;更是难如登天;必须要有强大的执念,深厚的修为,强大的神魂,最重要最关键的还要有视死如归的意念!

    以上四项,缺少任何一项都无法完成!

    即便完成,当事人却仍旧注定不幸,因为那是一种永生永世都无法恢复的巨大伤害!

    元神耗竭,神念摧残,神魂不全,修为尽毁,如此伤势,何能再复?!

    兰无心有些不解的看着云扬,刚才云扬对自己自承的卑鄙下作,并无抵触,反而开解自己,怎地此际却这般模样,感叹那刺客的际遇?也不应该啊,眼前人乃是超然出尘之人,世事云云早已不萦于怀,断断不会将他国之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嗯,那就是对搜魂大法本身的不喜了,想来也是,举凡修者甚至世俗凡人,皆有其秘,不欲让自己之外的第二者知悉,而搜魂大法却是针对此点而立,看来云老也是有大秘密的人哪!

    云扬强行将心中的杀意按下去,冷漠的说道:“虽则两国交战,无所不用其极乃是等闲事,不过,这等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委实不应该如此折磨!”

    脑补了好一番却发现对方所想根本就跟自己迥然的兰无心陪笑道:“这委实是没办法的事情……若不行此极端,却又如何能得到如此重大的消息。”

    心中却是掠过一丝不屑,心道:“果然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嘴上说得再好听也就只是说说而已,莫说双方本就是份属敌对,立场迥异,单只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便是应有之义;这帮江湖人讲究什么惺惺相惜,识英雄重英雄……铁汉子不该折辱,难道应该白白将之放走不成?那才是岂有此理。”

    “但你所言有一句却是不错的,那位云尊若是不伏法,始终是紫幽心腹大患,非除不可,只是,这样的手段,太过于残酷了一些。可惜了一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子。”

    云扬喟然一叹。

    “云老说的不错。我们对于那刺客也觉得可惜之极。不过对方视我方为生死大仇,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啊!”兰无心道。

    “所以你们就用得到的消息来布置陷阱,意欲引诱那云尊前来。一举伏杀!?还有这般控制天地灵气的阵势法门,主旨是意在制衡那云尊的神异威能?”

    云扬皱眉道:“你们的想法很好,但会否太过想当然了一点呢?你们怎么能肯定对方就一定会来?”

    兰无心道:“我们布置至此,后续种种自然多有考虑,做得太明白了,直接放消息,那云尊委实是不会来。但我们采用了一种极为隐秘的方式,把消息散了出去。”

    兰无心微笑了一下,道:“九尊兄弟,同气连枝,亲谊情分更甚骨肉同袍,而那云尊更是一位重情重义的真君子;听闻辞世兄弟的老父亲被抓,垂危濒死,相信他无论如何都会前来营救的。”

    云扬惑然道:“隐秘的方式?如何隐秘法呢?”

    “一切或有定数,之前以搜魂大法针对这个人展开搜魂的最初,意外发现他与君莫言竟有渊源,手上更掌握有君莫言的最后一枚报恩令;所以老夫就籍此提议,以这个方式为契机,放出消息;一般人就算听到这个消息,也不会知道个中关窍;但那云尊却必然是心知肚明的。这样子,他就必然要来!而且更妙的是,就算是那云尊前来,也只会是一个人来。”

    “更有甚者,就算彼时他已经殒身在紫幽帝国,别人也不会知道死在这里的这个人,居然就是玉唐最后的希望所在——云尊大人!”

    兰无心道:“说起来这件事已经发酵了许久;我们甚至刻意给出了让玉唐之人前来的理由;就是我们要破坏上官将门之中,上官无敌将军的骸骨,将之焚烧成灰,弃之荒野。”

    “现在,上官将门的人已经来了,现在正走在路上。距离紫龙城,就只有不到一千里路程了。”

    “对方可是来了不少人呢!而根据我们的线报,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那云尊若是前来定然就在上官将门此行的那些人里面!”

    兰无心脸上露出一副阴森狰狞的笑意,道:“彼时只需要将上官将门来的人在城内一网打尽,那么,就是永绝后患!”

    云扬淡淡的点头:“原来如此,倒的确是奇思妙想,布局机深!”

    兰无心道:“便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太大,后患更多,所以才将整个紫龙城搞成了这般模样,但只要能够剪除云尊,一切都是值得的!”

    云扬淡淡道:“呵,兰相布局机深,老夫原也想道一声佩服,不过,这个计划有些想当然,漏洞太多。老夫本不想说,但,你等这么多人,就没有看到漏洞之所在?”

    兰无心脸色一端,恭声道:“请云老指教!”

    云扬悠悠道:“老夫不过初听这个计划,就已觉有几个漏洞,随便一个成真,此局瞬破,断断无法成事!而且还会遭受反噬。首先,你们要如何能保证云尊一定前来;且一定会跟随在上官将门此行的队伍之中呢?”

    “一旦他没有跟在上官将门的队伍前来,那么,计划便是不成,甚至你们将上官将门之人尽数屠尽,反而会造成云尊已死的假象,这样的结果,真的好吗?更有甚者,云尊未死全盘隐于暗处,紫幽帝国才是当真危矣!”

    “其次,既然这个刺客与君莫言有所关联,甚至拥有世上仅存的一枚报恩令,那么,此人非但万万死不得,尤其是不能死在紫幽帝国,乃至死在紫幽之人的手下!君莫言的性格我太清楚的,他又怎会允许你们伤害他的故人,甚至恩人呢?”

    “一旦君莫言发飙,对于紫幽来说,也是绝不轻松;其三,你也说了那云尊乃是一名智者,每每谋定而后动,这次他就算是心有急思而孤身前来,但他会看不到紫龙城已成绝灵陷阱吗?察觉陷阱之后,岂能察觉不到这个陷阱就是针对他?因为对付别人用不到这样子吧?所以他就算营救之意愿不改,却怎不会想方设法采用更稳妥的方式潜伏?”

    “还有第四,其实这点才是我最忧心的,这控灵大阵,直接笼罩整座紫龙城,范围之广,前所未见,以我所知,布置这类威力强大到了极限的特异阵法;所耗极巨,只怕不是紫幽一国之力所能完成吧?那么,相助你们完成此阵的人、势力、组织,想必也不会很好说话,他们助你们剪除最大的祸患,相对的,你们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吧?若是反而不能铲除,劳民伤财,一切全部浪费,却又会如何?!”

    …………

    <三更,稳定九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