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假扮江湖游医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686.html
文章摘要: 第16章 假扮江湖游医,斗转星移同乡不吃人,包月仅斩尽杀绝几十种。

    <--客户端正文开始-->朱清算是彻底被张显打败了,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美女吧?这家伙能不能有点风度?就那么一点小事情犯得着这么较真?有这样不识趣的男人?

    鄙视张显一眼,她强忍着心头的不满,转身往前走去。

    “额,女人的心还真难猜,各种不懂啊!”张显见朱清又生气了,满脸郁闷地跟了上去。

    走上一会儿,朱清见到前面有一家手机店,突然想起张显似乎没有手机,以后不好联系,当即就走了进去。

    没有刻意的去询问,甚至于看都没看,她直接拿了一个最便宜的的手机推到张显身前,“这个给你,以后联系什么的要方便点。”

    “你要送我手机?”张显兴奋问道。

    销售员瞧得张显的样子,好一阵鄙视。这家伙是不是脑抽啊?一个一百多的手机在如今的社会算啥?值得这么兴奋么?

    “我……”朱清瞅着兴奋的张显,销售员的鄙视,又一次被打败了。

    不得不说,跟张显出来,她真心觉得亚历山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家伙就会给她来一出让她无法让忍受的好戏。

    终于,永乐娱乐开户:付钱拿单,她在销售员怪异的目光中,飞速地逃离了手机店。

    “喂,等等我……”张显赶紧跟上。

    朱清烦,他其实也烦,在很多情况下,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朱清给得罪了,白遭很多卫生眼。

    “回来啦?逛得怎么样?”

    诊所中,坐在桌后的朱文见朱清气鼓鼓地走了进来,张显则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当即嘿嘿笑道:“来来来,过来坐。”

    “我去做饭。”朱清没有过去,而是径直走向后面的厨房。

    工作期间,她没有在家吃饭,都是朱文自己忙活。放假回来,她便主动揽下了做饭的活儿。

    “额,朱老先生,你这诊所里蛮冷清的,没啥人么?”张显走到桌旁,坐下问道:“这情况,应该也就堪堪维持日常的开销吧?”

    “差不多,现在不少人都看排场,咱们这小诊所哪里比得上大医院。而且一些黑心诊所已经把咱们这一行给搞垮了,就算比大医院要便宜不少,也没什么人愿意选择私人诊所,不放心。像我这小诊所,也就那些老熟客,很少有新面孔过来。”朱文笑着说道。

    “有熟客就证明朱老先生医术过硬,以后会慢慢起来的。”张显笑着说。

    “呵呵,我这诊所也就两年的时间,不算太久,没多少人知道我这小店。不过较之以前,现在的生意倒是要好上不少,都是大伙帮忙宣传的效果。”朱文摇了摇头,道:“可惜,我这诊所走的是中医路线,为图个方便和省时,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西医西药。”

    “这倒是。”张显知道中医的现状,也知道这是大势所趋。

    从山里出来,他发现这都市的灵气非常稀薄,而且杂质较多,不适合修炼。他琢磨着,自己应该要去赚些钱来,用做辅助修炼。

    外出工作什么的,他肯定不行,没有那个时间,也不喜欢被限制。目前唯一的途径,似乎就是靠治病救人。

    此时此刻有着一个小诊所在,他是不是可以将济世诊所的名气打出去,给自己铺上一条发财之路呢?一个人单干虽然也可以,但有些麻烦,疑难杂症什么的可不是常见的疾病。把诊所的名气打出去则不一样了,有个联系地点在,还能适当的帮助朱文一把。

    “在想啥呢?”朱文看着张显笑道:“刚才清清回来的时候似乎不怎么高兴,你们俩又整出新矛盾来了?”

    “额,这个怎么说呢!清清的心思很难猜,我得罪的有些莫名其妙。”张显苦笑道。

    “哈哈,没事,那丫头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过段时间就没事了,你别放在心上。”朱文大笑着说道。

    ……

    中饭过后,下午时分。

    朱文坐在诊所里看电视,朱清则和朋友有约,吃完饭就不见人了。

    张显也没有留在家里的意思,走到一条小巷中,稍稍地化一下妆后,拿着准备好的工具大摇大摆的走上街道。

    倒不是怕见人,主要是他年纪太小,假扮江湖游医很难让人信服,他不得不贴上胡须,带上墨镜,让自己看起来老成一些。

    一张小凳,一张小幡,一个帆布包。

    张显安静的坐在一条街道上,闭着双眼,如老僧入定。

    他手里的小幡很简单,就是一根竹竿吊着一块小布,上面绘着‘疑难杂症,妙手回春’八字。

    不少行人走过,频频侧目,有些好奇。一般人坐在这都不停的吆喝,这人倒好,安安静静的坐着,似是一座雕像。

    更让人惊讶的是张显的年龄;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也敢扬言会治疗疑难杂症?

    “小子,这是老夫的地盘,谁批准你过来的?”

    一名穿着唐装的老头抓着一张小凳走到张显身边,恶狠狠地问道。

    “谁说的?”张显转头,“这街道上可写有你的名字?亦或者你手里有这条街道的使用权?”

    “你……”老者恼火地看着张显,“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出来行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知道死字怎么写不?”

    “还请赐教。”张显不咸不淡地说道。

    老者见张显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打又打不过,骂也不一定骂得赢,着实拿张显没有办法。

    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几下,他就坐在张显旁边不走了,他倒要看看谁的卖相更能让别人信服。

    张显知道这死老头是要跟自己抢生意,也知道自己的卖相不如老者,年龄不达标。不过他没有理会,依旧双眼微闭的静坐着。

    好一会儿过去,有几个人来询问过,但都没有真正邀请,也不知是故意过来消遣,还是的确有病要治。

    而毫无疑问的是,来人的询问对象都是老者,跟张显没有任何关系,他太过年轻。就算经过化妆,但依旧跟老神医搭不上边。

    “请问……”一道女生忽然响起。

    老者见状,赶紧笑道:“小姑娘,家中可是有着病人?”

    “是啊!”女人点了点头,“我妈得了一种怪病,发病时状若疯子,但检查不出任何病因,你们两个能治么?”

    “单凭过娘片面之词,老夫不敢妄下定论。”老者摇了摇头,道:“不过边上的那家伙,肯定不能治,你瞧他那熊样就知道。”<--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