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赚点小钱花花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703.html
文章摘要: 第33章 赚点小钱花花,省里四卷冰雪,嫁接苗社会风气鼎铛玉石。

    <--客户端正文开始-->张显转头,有点小紧张。

    这娘们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指不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先找个吃饭的地方,然后咱们再详谈。”慕橙笑了笑,抬脚往不远处的奔驰小车走去。

    张显跟在慕橙身后,心里跟打鼓似的。详谈?什么意思?还他娘要详谈?

    走进一家看似不错的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后,他笑着问道:“那个,橙姐,你刚说有好建议,到底是啥呢?”

    “你的身手不错吧?”慕橙笑着问道。

    “还行,一个打几个没问题。”张显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浪费。”慕橙笑道:“你知道,像姐姐这样的大美女总是有很多麻烦。所以,姐想让你帮着解决一下。”

    “我擦,这就是你之前老嚷嚷着看上我的原因?想让我给你当个小苦力,帮你赶走那些烦人的苍蝇?”张显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几下,随后又好奇道:“可是,我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呢?你之前可没这些要求,好像有着其他目的,故意在那演独角戏。”

    “你这是在秀你得观察力么?说些莫名其妙的干啥?姐为什么要在那演独角戏?”慕橙没好气道。

    “额,要知道,我还问你?我这不是正好奇来着么?”张显撇嘴道。

    第一次见面,打一开始慕橙就老说看上他这个小男生了。若只是开玩笑,一次倒也没什么,毕竟有着朱清在旁边。

    诡异的是,朱清不像是开玩笑,而是经常性的挂在嘴边,好像在刻意提醒着什么一般。

    “你问那么多干嘛?”慕橙瞪上张显一眼,道:“现在,咱们在说正事,你答不答应帮我解决那些苍蝇?”

    “我有选择的余地?”张显苦笑着问。

    “唉,小显显,姐怎么就瞅着你好象不乐意呢?就跟那丢了媳妇的悲催帝一样让人揪心。”慕橙阴阳怪气地笑道:“得,你想帮就帮,不想帮姐姐我也不强求,别等会说姐姐我不厚道,冷血无情,逼着你这小家伙去做违心的事情,姐姐我可当不起那坏人。”

    “没有,我绝对没那意思,能够为橙姐姐服务是我的荣幸。”张显赶紧摇头。

    “真的,姐没逼迫,你完全自愿?”慕橙强忍着笑意。

    “完全自愿,心甘情愿,你情我愿。”张显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非常‘认真’地说道。

    慕橙表面上虽然很大度,完全没有逼他的意思,但谁都看得出来,这姐姐压根就是吃定他了。真要拒绝,药材那事肯定要泡汤。

    处理一些小麻烦而已,跟修炼大计比起来基本可以无视,他能不答应慕橙?

    “那就好,以后你的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着,我随时都有可能给你电话,你也必须随叫随到。”慕橙开心笑道。

    “随叫随到,二十四小时?”张显瞪大眼睛。

    “嗯,二十四小时,全年制,节假日午休。”慕橙笑着地点头。

    “介……介不是坑爹么?”

    “坑爹?有么?”慕橙愣了愣,问道:“小显显,姐怎么就觉得你不乐意呢?要不你别来?”

    “没有,真没有。”张显当即笑了起来,“橙姐,你没有发现我笑得很开心么?我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无比真诚,无比真心。”

    “嗯嗯,算姐没白疼你。”慕橙强忍着笑意,点头道。

    张显连连点头,但心里诽谤不已。某些人说话真不害臊,他们认识也就两天时间,慕橙啥时候疼过他?

    当然,这话他也就敢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表面上依旧带笑,“那个,橙姐,你让我解决的苍蝇是那个叫葛大宝的家伙?”

    “包括但不限于,懂姐的意思不?”

    “不……不是……”张显急得不行,问道:“橙姐,包括但不限于,这个是不是有点……”

    “怎么?你不乐意啊?想反悔现在还来得及你呢!”

    “我……那啥……我非常的乐意。”张显纠结一阵,最终还是选择低头。

    不过,想起慕橙刚才的话时,他又纠结的不行。包括但不限于,啥意思?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只要有求于慕橙,就必须死跟着?

    像慕橙这样的美女,他可不认为会无人问津,这他娘还真就是全年制,且节假日木有休啊!

    “咯咯,瞧你这德行。”慕橙鄙视张显一眼后,不忘给点甜头,“放心,你肯帮姐,姐自然不会亏待你。”

    “真的?”张显的双眼亮了起来。

    “姐啥时候骗过你?”慕橙妩媚一笑:“如果让姐满意,姐指不定会献身于你哦!”

    “额……”张显吓得不轻,赶紧提醒道:“那个,橙姐,首先说好,我卖艺不卖身,你不许乱来,我可是会叫的。”

    “张显,你……你怎么不去死啊?”慕橙愣了愣后,跳起来怒道。

    刚才她也就下意识的调戏张显一句,没想到又一次被嫌弃了。好歹她也是个大美人不是?就这么不受人待见,有这么埋汰人的?

    ……

    回到济世诊所,已经是下午一点。

    坐在一张椅子上,张显看着天花板,愣愣的发着呆。

    他今天貌似又把慕橙给得罪了,而且还得罪的不轻,他想不通女人咋这么情绪化,动辄就大发雷霆。

    “哟,张显,你回来了?谈的怎么样?”朱文自里面走出,笑着问道。

    “谈是谈妥了,但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张显有些没谱。主要是,之前在餐厅,慕橙那火气太猛烈了,他担心会有啥后遗症。

    “啥意思?”朱文不解。

    张显看了朱文一眼,问道:“朱老头,你说女人怎么就这么情绪化呢?经常性的发飙啊!”

    “哈哈……”朱文大笑一声,问道:“得罪人啦?”

    张显老实地点头,好一阵的郁闷。

    “没事,感情都是吵出来的,不是那个人,那丫头还不会生气呢!”朱文笑道。

    “真的?”张显笑着问。

    “额,张显,我发现你在女人方面简直就是一张白纸啊!”朱文苦笑道:“身为男人,你咋就混到这地步?”

    张显幽怨地看了朱文一眼,没有回答。在大山里,每天对着一个死老头,他能混的咋样?能从一个老头身上学会怎么应付女人?

    山里的那段岁月,当真是苦不堪言,无滋无味,活不出个人样啊!

    “哈哈,朱神医,你还真清闲啊!”

    忽然,一道大嗓门响起。接着,一名穿白大褂的老者走了进来,笑得好不猥琐。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中年男,走路一瘸一拐,咬牙切齿,显然是脚上有伤,走路不方便,牵扯到了痛楚。

    “齐神医,你过来干什么?”朱文没好气问道。

    “唉,我这不是瞅着你这边太冷清,想着给你拉点生意么?”齐神医笑道:“那啥,我那边很忙,忙得不可开交,这位老弟扭到脚了,你帮我看看,这毛病太耗时间。你放心,作为老朋友,我肯定不会收你的介绍费,你放心大胆的看,反正你这也没生意。”

    “你……”朱文那个气。

    话说,这老齐平时的确挺忙的,怎么有时候就给人一种闲着蛋疼的感觉。不就是生意好点?得瑟个球么?

    “老弟,你不是赶时间么?过去让那老家伙给瞅瞅。”

    齐神医笑眯眯地看上朱文一眼,对身后的病人笑道:“我那边的情况你也看在眼里,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没发现在就给你治。”

    “我说齐医生,我是到你那去看病的,你怎么能把我带到这边来呢?”病人不满问道。

    “没事,这老家伙可是神医,名气不小。”齐神医嘿嘿笑道。

    “额,你不是骗我吧?真要是神医,这诊所怎么这么冷清,连个鬼影都看不到?”病人似乎有些不相信济世诊所的能力。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这老家伙的医术的确不错,没人气不能说明人家医术不行啊!”

    “我……我还是不到这看了,免得花个多的。”病人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朱文闻言,那个气啊!这两个家伙是不是一唱一和,故意在这损他?诊所人气小怎么?说起医术,他敢说自己不弱于那姓齐的。

    “那谁,要不咱们两个来打个赌怎么样?”张显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地看着那病人笑道。

    “打什么赌?”病人问道。

    “你身上有多少钱?”张显笑着问。

    “你问这个干嘛?”病人一脸的警惕,好像怕张显抢他钱似的。

    “你这脚其实也就是扭伤而已,如果我能够在一分钟内让你活蹦乱跳的,你就把身上的钱都给我,怎么样?”张显笑着问道。

    “你在这吹牛呢?”病人满脸不信。

    “那啥……”老齐走上前,围着张显转悠一圈后,看向朱文问道:“我说朱神医,这家伙是你徒弟?”

    “怎么可能。”朱文看上齐神医一眼,冷笑道:“别以为自己年龄大点就能倚老卖老,说起医术,你就是拍马也赶不上人家。”

    “你……”齐神医见朱文说自己的医术还不如一个小家伙,气不打一处来,不屑道:“我说朱神医,我知道你这诊所的生意不好,人都在我那边。但你也没必要随便拉个小家伙来打击我吧?就他这样也能叫神医?没听说过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话么?”

    “要不,你也来赌一把?”张显看着齐神医笑道:“一分钟后,病人要跳不起来,我双倍赔偿你们。”<--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