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路边有人耍流氓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706.html
文章摘要: 第36章 路边有人耍流氓,最低价净化水论长道短,消费电子结社人道主义。

    <--客户端正文开始-->张显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几下,豁出去了,低着头,闭上眼,咬着牙,一鼓作气的将碗里的肉消灭个精光。

    完事后,他打了个饱嗝,把碗一扣,怒道:“草,谁再给我夹肉,我就跟谁急。”

    董天辰和朱文瞧得张显那一脸油腻的样子,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这年头,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啊!有时候能把你给整死。

    莫少筠和董倩见张显发飙,倒是没再使坏。

    再次打个饱嗝,张显站起身来,道:“你们慢慢吃,我出去透透气。”

    “我也去。”莫少筠也站起身来,拽着张显就往外走去。

    “我擦,你干嘛?”张显问道。

    “张显,我觉得我们得谈谈。”莫少筠将张显拉到外面的小巷中后,道:“我爸妈和爷爷都想见你,我希望你跟我回去。”

    “我已经说过几次了,不会跟你回去,暂时也没有离开这里的想法。”张显苦笑着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其实对我不怎么感冒,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回去呢?以你爷爷的脾气,我回去你肯定要嫁给我。我想,这应该最不是你想看到的事情吧?”

    “你……”莫少筠再次被拒绝,别提有多恼火。

    不过,这次她没有发飙,而是气愤道:“你以为我真想拉着你回去?还不是被我爷爷逼得?”

    “什么意思?”张显不解地问。

    “我爷爷说要不把你带回去,他就要把我逐出莫家。”莫少筠郁闷道。

    “还有这事?”张显有些惊讶。他之前就纳闷了,以莫少筠的强势,怎么可能过来找他,敢情是被爷爷给逼得。

    话说,莫老爷子这事做得也太绝了,他不回去就把莫少筠逐出莫家,这不是硬逼着他走么?

    想了想,他笑道:“要不,你先回去,我找个时间过去跟你爷爷说清楚?有我出面,他肯定不会赶你,再怎么也得讲道理不是?”

    “没可能。”莫少筠摇头。

    过来时,她爷爷已经说得很清楚。她现在回去,那就是没尽力,爷爷肯定不会满意这结果。

    “为什么?”

    “你哪那么多为什么?”

    “额,我不问了,但也不会跟你回去。”张显还是摇头。

    “你……我……好吧!我随你……”莫少筠纠结好一会儿,忽然转身就走。

    能过来,她觉得自己已经够意思了,没想到张显接二连三的拒绝,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以前在燕京那会,她什么时候不是万众瞩目?最近来到天都,碰上张显之后,她失去了所有的光环,连个普通的女人都比不上。

    “唉,看来得想个办法把这婚约退掉才行,这么闹下去准会出大事。”张显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诊所。

    这时,一顿饭已经结束。

    萧楠见只有张显一个人进来,不见莫少筠。跟朱文等人打声招呼后,赶紧走了出去。

    临走时,她还不忘狠狠瞪上张显一眼,满脸鄙视。就这么一个小家伙,有什么资格让莫少筠千里迢迢的过来?

    “那个,张显,我们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董天辰走过来笑道。

    本来,他是想在这多留会,跟张显拉拉家常。不过今天貌似不太合适,他很识趣的选择早些闪人。

    “嗯,你先忙。”张显笑着点了点头。

    待得董天辰、沈佳霖、董倩三人走后,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一阵的郁闷。

    “呵呵,张显,我觉得你这家伙要命犯桃花了啊!”朱文凑过来笑道:“今天,还只是开始,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坚持住。”

    “什么命犯桃花?我看这家伙是命犯菊花才对。”朱清没好气说道。

    张显的嘴角不自然地抽搐几下,看着朱清问道:“我说清清,我今天没得罪你吧?咋那么整我?吃得我跟傻二愣似的。”

    “就你,我都提不起兴趣好不?”朱清鄙视张显一眼,随后又问道:“喂,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没有。”张显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你……”朱清美眸一瞪,双手叉腰地怒道:“到底有没有?想清楚再说。”

    “额,你有啥事?”张显问。

    “问那么多干嘛?”朱清怒道:“记住,不管有没有时间,明天十二点前你必须来市一医院的门口接我。不来,我不会放过你。”

    张显郁闷了。这年头,女人怎么都这么强势?而且本没有选择余地的问题,为什么还要问出来?

    朱文瞧得这一幕,笑了笑后,打开电视,看得别提有多带劲。

    “喂,朱老先生,你笑得这么贱干什么?”张显看向朱文,不爽地问道。

    “额,没有啊!我没有笑。”朱文摇头说道。

    “没有?你当我瞎啊?”

    “真没有……”

    “你就是在笑,而且笑的很贱。”

    “好吧!我在笑。”

    ……

    次日,约莫十点左右。

    正在看着电视的朱文忽然转头,对着旁边的张显说道:“喂,我觉得你应该要过去了。”

    “额,现在才十点半,还早。”张显说道:“我看完这个电影就过去。”

    “我劝你还是早点过去。”朱文提醒道:“虽说天都不是一线城市,但车还真不少,万一路上堵车了,你铁定要悲剧。”

    “不会吧?”张显笑道:“堵车可是不可抗力的因素。”

    “额,理论上是的。”朱文点了点头,“但是,你确定你要跟我孙女讲道理?”

    “我还是早点去吧!”张显起身道。

    “先等等。”朱文问道:“你会骑摩托车不?”

    “会,你有摩托车?”张显嘿嘿笑道:“有我就不打车过去了,不怎么方便。”

    “有是有,就是有点旧,你骑不?”朱文笑道:“那车是好几年前买的,不过我好久没碰过,一直放在后面。”

    “没事,只要骑得动。”

    “行,你跟我到后面去看看,我不知道那老古董还能不能启动呢!”

    张显点了点头,随着朱文往后面走去。

    待得见到那辆摩托车的时候,他哭笑不得。就这车,还能骑不?都他娘成废铜烂铁了,骑出去的回头率肯定完爆那些高档跑车。

    “你试试。”朱文笑道:“说起来,这车也跟着我好几年了,一直舍不得卖掉,你帮我骑骑也好。”

    张显笑了笑,跨上去就蹬了起来。虽说他以前很少下山,但摩托车和汽车什么的,鬼老头都教过,说这个必须学。

    由于摩托车已经好久没骑过,好一会儿过去,他愣是没给蹬起来。

    嘴角不自然的抽出几下,他忽然将灵气送入摩托车的发动机内,随后猛地燃烧起来。

    还别说,在灵气燃烧的情况下,摩托车很快就起来了。只不过,声音有点让人无语,跟轰炸机似的,别提多刺耳。

    “嘿,还真就起来了。”朱文笑着说道。

    “这点小事情难得到我?”张显得意地笑了笑,道:“朱老头,我就先走了。”

    “好的,慢点骑,可别把我这宝贝疙瘩给摔坏了。”朱文提醒道。

    “我去,就你这破车,还能再坏点么?”张显郁闷道:“锈迹斑斑不说,连表盘和灯都是坏的,转向灯更是没有,还能再坏点?”

    朱文尴尬地笑了笑,没再说啥。他也就是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台摩托车,想让张显给骑一下而已。

    “嗷嗷嗷……嗷嗷嗷……”

    在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中,张显骑着破嘉陵摩托驶出小巷,冲上街道,往市一医院驶去。

    “我靠,老古董啊!”

    “啧啧,这车流弊,车轮一歪一歪的,还跑得飞快。”

    “我靠,这什么破车,影响市容呢?”

    路人见到一辆破嘉陵缓缓驶过,还伴随着一阵刺耳的轰鸣,不禁眉头直皱。

    “先生,靠边停车。”

    待得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一名女交警见到一辆破得不能再破的摩托车还敢上路时,当即挥手,示意靠边停车。

    “我擦,是交警。”张显大惊,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车停在路边。

    “先生,请出示驾照。”美女交警敬个礼后,伸手道。

    “嗯?还是个美女?”张显见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美女交警时,当即笑道:“我出门有点急,不记得带驾照,要不下次给你?”

    “这种事情能有下次么?”美女交警秀眉紧皱地说道:“如果你没有带驾照,我可以依法扣除你的机动车。”

    “那个,警察姐姐,我也就是没带驾驶证而已,不用扣我的车吧?”张显笑着问道。

    “我可以依法扣留,而且你这车已经达到报废标准,不能再上路。”美女交警说道:“下车吧!你这车不能骑了,很危险。”

    “不……不是,姐姐,我有急事。”张显笑道。

    “有急事也不行。我身为交警,有责任保证你的安全,也有责任保证他人的安全。”

    “那个,姐姐,你真漂亮。”

    “是么?”美女交警愣了愣后,笑道:“不过,你还是要下车。”

    “我擦……”张显忽然看向一旁,瞪大眼睛,“姐姐,你看,那家伙在路边耍流氓。”

    美女交警转头,但啥也没看到。再次看向张显时,却发现那家伙忽然一加油,破嘉陵就嗷嗷嗷的往前冲去。

    缓过神来,她大怒,跺着脚喊道:“喂,你给我站住。”<--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