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药材被劫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718.html
文章摘要: 第48章 药材被劫,岂知豁出第六十二,特写没精打采打战。

    <--客户端正文开始-->张显上上下下打量中年男一番,见其怒火中烧,眼神冷冽,不禁疑惑道:“话说,你们少爷谁来着,我认识么?”

    “郭家的郭有才少爷,你可有印象?”带头中年男冷冷问道。

    “原来是那家伙。”张显看着中年男笑道:“话说,你确定自己就带这点人过来?连水道人那货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敢跟我打?”

    “哼,那个死妖人也就会点邪门歪道的手段而已,真打起来,我分分钟捏死他。”中年男不屑道。

    很显然,他很不喜欢水道人。而且,水道人的道术或许很不错,体术就有些差强人意了。身为郭家的金牌打手,他会怕水道人?

    真打起来,他很有自信干掉水道人,也能轻松的干掉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我也能分分钟捏死他。”张显笑得很诡异。

    “是么?那我今天倒是要领教领教。”中年男说着,忽然一步踏出,紧握的拳头如同射出的箭矢。

    张显站起身来,闪身间突然出现在中年男身侧,一计手刀狠狠砍下。

    “砰……”中年男双眼一突,不可置信的晕死在桌上。

    跟随中年男而来的小弟们傻眼,愣愣地看着趴在桌上的老大,惊讶之余很是不解。

    他们的老大可是郭家的金牌打手,当年随成哥一起打天下,立下赫赫战功,一身实力不俗。今天,老大是状态不佳还是怎么着?

    一招被秒,这也太他娘的诡异了吧?他们老大可是潇湘区的大猛人,道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走吧!”张显一把搂着萧楠,嘿嘿笑道。

    “你干嘛?”萧楠喝道。

    “额……”张显转头,赶紧跳开,“不好意思,搂错人了。”

    莫少筠斜视张显一眼,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转身往外走去。这种情况下,张显居然会搂错人,以后是不是还会上错床?

    “死流氓。”萧楠一脸鄙视。

    “擦,我是真的搂错人了,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张显追上去解释道。

    “就你这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谁信?”

    “我怎么就道貌岸然了?”张显撇嘴道:“我知道你们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爽,但也不带这样不是?”

    “你……”萧楠大怒,挥舞着拳头就往张显身上砸去。

    张显不屑的笑了笑,下意识的闪身避开。

    萧楠一击落空,很不甘心,再次追了上去。在下台阶时,她跨步失误,刚好踩在台阶的边缘处,重心不稳的就要当街趴在地上。

    张显忽然回头,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萧楠,道:“没那本事,你得瑟个啥?”

    “你……”萧楠气得不行。

    “我怎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今天的脾气确实有够臭的。”张显笑了笑,想要扶萧楠起来。

    不经意间,他的手掌覆盖在一团凸起上,柔软非常,弹性十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手掌微微用力,测试着那股柔软的弹性。

    “张显……”萧楠美眸巨瞪,怒火冲天。

    “怎么?”张显不解地问。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萧楠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地问道。

    “喂,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绕弯。”张显还在捏着,下意识地捏着,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啊!

    “你……你抓到老娘的胸部了。”萧楠差点没发飙。

    “哎哟我滴个神……”张显呆滞三秒后,赶紧收回咸猪手,连退好几步。

    难怪刚才那么舒服,敢情抓到萧楠的禁地了。不得不说,这姐姐的胸部看着雄伟壮观,抓在手里,更是撩拨人心啊!

    那一团凸起就跟弹力球似的,一弹一弹,几多韵味。

    “啊……”萧楠失去支撑,狼狈的摔倒在地,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

    “额,不好意思,我刚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刚才的情况紧急,所以就放手了,没摔疼你吧?”张显尴尬地笑了笑,赶紧上前。

    “张显,你给老娘滚一边去。”萧楠打开张显的手,脸色铁青地走到宝马M6旁,打开车门钻进了后车座。

    张显钻进驾驶位后,笑了笑,启动宝马M6问道:“那个,咱们班现在去哪?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车你们自己开。”

    “我不介意捎你一程。”莫少筠冷冷说道。

    “别整天摆着个脸,虽然咱们只是演戏,但你这样,我依旧亚历山大。”张显拍了拍莫少筠的小脸,笑道:“来,给爷笑一个。”

    “张显,你……你干嘛?”莫少筠气氛地打开张显咸猪手。

    这家伙什么意思?当自己是三岁小孩?还拍自己的脸?能不能做点稍显成熟的事情?

    “来,别板着个脸,笑一个。”

    “我笑不笑关你屁事?开你的车。”莫少筠怒道:“先找个地方吃饭。”

    ……

    张显回到汜水街的济世诊所门前时,已是晚上八点。

    目送宝马M6离开,他正准备走进诊所的时候,不远处忽然有几道人影冲进了一条小巷,带头貌似还是一个女人。

    迟疑一下,他双手插在裤口袋,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刚冲进小巷的几人他并不陌生,带头的女人没有看清楚,后面的鸡哥几人却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大晚上的,鸡哥还真是不老实啊!

    ……

    小巷中,有些昏暗。

    李佩慈跑上一会儿后,忽然顿住脚步,一脸担心。

    这该死的小巷居然是一条死胡同,前方有着一堵足有两米多高的围墙。

    “嘿嘿,永乐娱乐开户:小妞儿,你倒是跑啊!”鸡哥带着小弟追上来后,猥琐笑道:“今天天气不错,星光闪耀,最适合干那事。”

    “你别过来。”李佩慈退到墙边。

    “我怎么能不过来呢?像你这样的小美人,大爷我是喜欢的紧啊!”鸡哥慢慢地走向李佩慈。

    之前在街上,他们在教训一个不长眼的家伙时,这小妞居然拿着相机在旁边偷拍。虽然他不介意帅气无比的自己被美女拍照留念,但他所做的事情还是不要曝光的好,谁知道这小妞是干什么的?万一给他传到网上,来一个人肉搜索,他堂堂鸡哥就完蛋了。

    “喂,最前面那家伙,叫你呢!给大爷滚过来。”一道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鸡哥很恼火,正欲发飙。

    待得看清来人时,他后面的话愣是没有说出来,赶紧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掐媚笑道:“张哥,这大晚上的,您出来散步么?”

    “散你妹。”张显一个暴栗敲在鸡哥的头上,怒道:“我说你小贼是不是欠收拾,三天两头要搞出点事来?”

    “不……不是……”鸡哥摸着头,委屈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很老实。”

    “很老实?”张显一脚踹在鸡哥屁股上,怒道:“老实你能把人家小姑娘逼到这小巷里来?”

    “我……”鸡哥还想说点什么。

    张显瞪着眼怒道:“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大爷滚起?”

    鸡哥心中很是不甘,但没有办法,狠狠瞪上墙角的美女一眼后,带着小弟就往外走去。

    “你还瞪眼?”张显又是一个暴栗敲在鸡哥头上。

    “没……张哥,我没呢!哪敢在您面前嚣张。”鸡哥摸了摸头,跑得飞快。

    自打上次被张显收拾一顿,他就再也不敢在张显面前耍脾气,整个就跟孙子一般。张显叫他往东,他是绝对不敢往西。

    “美女……”张显转头看向墙角的美女。

    借助微弱的月光,他看清美女的相貌时,有些惊讶。这女人不正是经常在济世诊所门前徘徊的那个小妞么?

    “是你?”李佩慈也看清了张显。

    本想道谢的她,脸色也在这时黑得如同锅底,抬脚就往外走去。

    “喂,美女,哥刚才好歹也救过你吧?姑娘家家的,怎么能不懂礼貌?”张显不爽地问道。

    “哼,跟你这种不知廉耻的男人,需要讲礼貌?”李佩慈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张显愣在原地,丈二摸不着头脑。

    刚才那个女人他虽然见过几次,但从未接触过,怎么就成无耻之徒了?而且,他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纯洁,跟无耻沾不上边啊!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懒得多想,就当出来散步了。哼着小曲,迈着外八步子,他走出小巷,回到了济世诊所。

    ……

    连续好几天的烈日酷暑终于结束,今天的天都迎来了一场大暴雨。

    不过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使酷暑的高温有所下降,不断蒸发的水蒸气反而让大地越发的闷热。

    张显坐在诊所中,悠闲自在地摇晃着架在桌上的双腿。

    朱文坐在旁边,一边打折算盘,一边抹着热汗问道:“我说张显,你丫的怎么就不热呢?”

    “很热么?”张显问道。

    “你没看到我汗流浃背?”朱文抹着热汗。

    “看到了,但我好像不怎么热。”张显笑了笑,显得很惬意,好不舒服。

    别说三十八度,就是四十八度他也不见得会流汗。尽管现在的他只有着淬体五重的实力,但身体强度远非普通人所能比拟。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音嗷嗷的响起。

    张显拿出手机看了看,接通问道:“橙姐,我知道你这次给我电话,肯定是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

    “嗯,的确有好消息。”手机里传来慕橙焦急的声音,“不出意外,你需要的药材今天下午就会到。不过,中途出了一点意外。”

    “我去,什么意外?”张显一听药材就要到了,立马坐直身体。

    “我们的药材被人给劫了。”<--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