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我把他关起来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749.html
文章摘要: 第79章 我把他关起来了,恶衣菲食万能分岔,季常之惧修理工并不代表。

    <--客户端正文开始-->“这个……”电话那头停顿一下,道:“张小友,你这话说得有些严重啊!不信你,我能给你打这个电话?”

    “好像是这么回事。”张显笑道:“对于你的态度,我也能理解,毕竟我年纪在这摆着。”

    “哈哈,我可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医院方便一点。我现在正在去市一医院的路上,要不,你现在就动身过来?”

    “行,反正我现在也没啥事。说起来,那老头上次还帮过我。有我在,他应该死不鸟。”

    “哈哈,好,有这话我就放心了,咱们医院再见。”

    “嗯嗯,就这样。”张显笑了笑,挂掉电话后,看着朱文说道:“老头,我有事要出去下,中午可能不回来,帮我照顾下小火。”

    “行,这小家伙我帮你看着。”朱文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桌面上睡得正香的小火,笑得挺开心的。

    以前家里就他和朱清在,后者要上班,白天家里基本就他一个人。诊所没什么生意,他也一直没有请个帮手的意思。

    张显来了之后,他这里倒是热闹了几分,时不时的会有几个美女过来串串门,还带回来一个可爱到极点的小家伙。只不过,这小家伙刚来那会挺活泼的,楼上楼下的蹦个没完,适应了环境之后,就整天睡个没完了。吃了睡,睡了吃,都不跟他这老头玩耍。

    “那啥,把你那车借给我?”张显起身道。

    “借给你是没问题,我还指望你帮我骑骑呢!不过,你不怕被抓么?”

    “没事,能抓到我的还真没几个。”

    “那行,你悠着点,我这老古董可经不起你折腾。”

    “得了吧,就你那破车还有几年寿命啊!”张显撇了撇嘴,接过钥匙就往里面走去。

    ……

    天都市,某条街道上,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正缓缓地行驶着。

    驾驶位上,钱朵朵双手握着方向盘,秀眉紧皱,有些心不在焉。爷爷还在医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嗯?前面是张显么?那该死的魂淡居然又骑着那辆破摩托车出来得瑟?”

    一会儿后,钱朵朵发现前方有个熟悉的身影正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行驶在车道上。一边骑着,那货还一边摇晃着脑袋。

    “真气人啊!”钱朵朵咬了咬贝齿,一踩油门,瞪着眼追了上去。三番五次,她已经忍无可忍。

    这时,一辆面包车忽然从后面窜了上来,挨得很紧,差点没贴着凯迪拉克。

    感觉两车间的余地不够,钱朵朵吓得不轻,赶紧一打方向,想让出一点空间来。在车道上,她的速度不快,有点影响他人行驶。

    “哎哟我草!”一道怒吼突兀的响起。

    前方,正骑着摩托车的张显被凯迪拉克一个完美的追尾撞得往前一扑,狼狈的趴在地上。

    愤怒,无与伦比的愤怒,他骑车骑得好好的,也没招惹谁,居然被撞了。

    从地上蹦起身来,他就要开骂。发现凯迪拉克里坐得是钱朵朵,正惊恐地看着自己时,他心头的怒火立马消失殆尽,暗骂晦气。

    奶奶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背?每次骑车出来都能遇上小朵朵,还他娘每一次被抓个正着。

    “张显,你还好吧?”钱朵朵赶紧推开车门,钻出来问道。

    “你说呢?”张显双手叉腰,跟泼妇一般,“我骑车骑得好好的,招你惹你了?虽然我这车不能上路,但你也犯不着撞我吧?”

    “不……不是,我刚才不是故意的。”钱朵朵嘟了嘟嘴,问道:“你有没有受伤啊?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我没事,不用你送。”张显撇嘴道。

    “没事啊?”钱朵朵愣了愣,随后直起腰杆,双手叉腰地怒道:“张显,你给我站好。”

    “我去,你想干什么?”张显下意识地退后,懊悔不已。早知道会是这结果,他刚才就应该说自己有事的,这娘们变脸太快了。

    “我已经跟你说过两次了吧?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信不信我把你扭送公安局,关你十天半月?”钱朵朵怒道。

    “不带这样吧?貌似我才是受害者,是你开车撞我的。”

    “这是两码事,我撞到人我会负责,你驾驶报废机动车上路,也必须负责。哼,你这属于违法行为。”

    “哎哟……哎哟,我腿好疼,肯定伤着了。”张显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钱朵朵斜视着张显,压根就不相信。

    发现张显的确很疼,已经流出冷汗的时候,她又摸不准了,赶紧问道:“张显,你别吓我,是不是真的很疼啊?”

    “你眼瞎啊?”张显怒道。

    “你……你等等,我开车门,这就扶你上车,送你去医院。”钱朵朵赶紧走到凯迪拉克旁,打开车门。

    待得转过头来,她发现张显已经推着摩托车跑出好远时,火冒三丈,“张显,你又骗我,你给我等着,最好别让老娘再抓到你。”

    ……

    逃离了钱朵朵的追捕,张显一路飞驰,总算来到了市一医院。

    奶奶的,钱朵朵那娘们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每次出来,总能碰到那娘们,差点就被抓了。

    “呼……”长呼口气,张显锁好破摩托车后,正欲走进医院。

    这时,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忽然冲了进来,吓得他连连后退,恼火不已。自己还差一步就要上台阶了,这货怎么开车的?

    “吱……”刺耳的声音响起。

    凯迪拉克一个急刹车,稳稳停在张显身前。

    “他奶奶的,没长眼睛啊?”张显很恼火,就要上去叼人。

    “你说谁没长眼睛?”车门推开,钱朵朵自里面钻出,抓着张显就按在车头上。

    “我……我去……怎么又是你?”张显没注意车牌,之前也没看过,愣是没想到开车的居然是钱朵朵。

    他之前还纳闷,自己都走到大门口了,怎么还有人把车开到这里来。敢情,人家压根就是故意把车开到这里来,要当成抓他的。

    “可不就是我么?”钱朵朵得意得不行。

    先前让张显逃走,她一肚子不爽来着。没想到来医院的时候,她又碰到张显了。

    这不,她二话不说,直接就开着车冲了进来,当场就把张显给抓住。这一次,她倒要看看张显怎么逃。

    “那个,小朵朵啊!我来医院是救人的,你可别抓我。耽误了人家的病情,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张显没辙,只能好言的相劝。

    “哼,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钱朵朵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道:“老胡,你带几个人来趟市一医院。”

    “我去,你真要抓我?”张显瞪大眼睛。

    “老娘今天还就非抓你不可。”钱朵朵得意道:“谁让你骗我两次的?”

    “小气,你太小气了。”张显很是气愤,“不就是骑着报废车上路?你就要拘留我?你这是忘恩负义。”

    “少来,上次的事情我已经报答过你了,而且还是假公济私,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现在已经不欠你的了。”

    “你……”张显那个郁闷。

    早知道朵朵是自己的克星,他出来时真不应该骑摩托车啊!

    此时被人抓在手里,饶是他再有本事也不能公然的无法无天不是?人家打着正义的旗号呢!

    很快,一辆将车开进了市一医院的正门。

    钱朵朵见状,得意地笑了笑后,将张显推了过去,“这家伙骑报废车上路,而且无证驾驶,情节严重,你们把他带回去。”

    “好的,朵朵姐。”一年轻警察嘿嘿一笑,一把将张显推进了警车内,“兄弟,老实点哈!”

    张显很老实地钻进了警车,看向钱朵朵的目光中满是幽怨。

    钱朵朵得意的笑了笑,转身钻进了凯迪拉克,别提有多开心。殊不知,她刚才亲手把她爷爷的救星送进了公安局。

    ……

    市一医院,正门处,一名身穿西装,身材挺拔的老者正来回地走着,一脸焦急。

    话说,自己都到医院大半个小时了,张显那家伙怎么还没来呢?不守时也不带这样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昨天送来医院的,老钱到现在还没醒。而且医院检测的结果很不理想,因受其他疾病的影响,老钱不能马上进行心脏搭桥手术。

    “孙爷爷,您怎么一个人站在门口啊?”钱朵朵从里面走出,不解问道。

    “朵朵啊!爷爷在这等人呢!”孙浩然慈爱地摸了摸钱朵朵的脑袋,安慰道:“你放心,你爷爷会没事的。”

    “嗯嗯。”钱朵朵点了点头,道:“可是,医生说情况很不理想,我爷爷需要立即手术,但因其他疾病的影响又不能立即手术。”

    “我已经知道结果了,正在等一个人。如果他说有办法,那你爷爷就一定没事。”孙浩然笑道。

    “啊?孙爷爷,您在等谁?”钱朵朵惊喜问道。

    “呵呵,一个小神医。”

    “小神医?”钱朵朵皱了皱眉,问道:“孙爷爷,您怎么也信这个啊!”

    “哈哈,孙爷爷可是亲身经历过的,自然对那位小神医有着几分信心。”孙浩然笑了笑,道:“就是,那家伙到现在还没过来。”

    “要不孙爷爷,您打个电话问问?”

    “这样不太好吧?”孙浩然道:“依我看,还是你亲自过去接一下比较好,他叫张显,家主汜水街济世诊所。”

    “啊……是张显?”钱朵朵瞪大眼睛,“我……我把他送去公安局了。”<--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