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洗干净等我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906.html
文章摘要: 第236章 洗干净等我,掀开查杀病毒逐末舍本,小箱心智思无邪。

    <--客户端正文开始-->面包车内,两名中年男正有说有笑的抽着烟。

    见有人过来,还是一美女,副驾驶位上的中年男的双眼当即就亮得好似电灯泡一般。

    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亦是如此。眼前的美女,实在太漂亮了。

    不过很快,他又缓过神来,推了副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一下,看着温玉兰问道:“美女,你应该温玉兰没错吧?”

    “是……是的。”温玉兰见中年男知道自己,赶紧问道:“我……我女儿呢?”

    中年男道:“上车。”

    温玉兰问道:“我……我女儿呢?”

    中年男恼火道:“奶奶的,我让你上车,你他妈的是聋子还是怎么着?”

    温玉兰吓得不轻,不敢再问了,赶紧钻进了面包车。

    副驾驶位上的中年男见来得是温玉兰,有些郁闷。本来他还想调戏几句来着,是他们要等的目标,他没那个胆子调戏了。

    要知道,这娘们可是山哥看上的女人,他要敢调戏,回去不死也要脱层皮,指不定还会变成太监。

    “老老实实坐着。”驾驶位上的中年男提醒温玉兰一句后,启动面包车往前缓缓开去。

    温玉兰坐在车上,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过中年男没有说出悦悦下落的意思,还一脸的凶神恶煞,她又不敢多问。

    不一会儿后,面包车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门口。

    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下车后,道:“娘们,下车,跟我们进去。”

    温玉兰看了酒吧一眼,老老实实的跟在两名中年男身后,小心肝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好似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

    “咚咚咚……”

    两中年男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敲响了房门。

    “进来……”

    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中年男推开门走了进去,对沙发上的一名穿着白色西装的中年男说道:“老板,人我们已经带来了。”

    白衣中年男笑着点了点头后,挥手示意两名中年男退出去。

    两名中年男对白衣男鞠了个躬,退出了房间。

    温玉兰走进房间,吓得不轻,双腿不停地哆嗦着,好似要站不稳一般。

    房间不是很大,但里面的气氛非常的压抑。正对门的沙发上,此时正坐着一名中年男和一名青年。

    而在两人的身后,还站着四名中年男,皆是一身黑色西装,戴着一副墨镜,表情冷得好似万年不化的寒冰,给人一种压抑感。

    “嘿嘿,美女,我可是想你很久了啊!”

    山哥见到温玉兰的时候,立马蹦了起来,走过去深吸了一口温玉兰身上的淡淡幽香:“好香啊!”

    “你……你要干什么?”温玉兰吓得往后退去,问道:“我女儿呢?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女儿,我没有得罪你们啊!”

    “你是没有得罪我们,不过我很喜欢你。”山哥的目光在温玉兰身上扫视一圈后,体内猛地就窜出一股邪火,恨不得立马就将温玉兰扑倒,好好享受一番。他觉得,这样的******要是能压在身下好好的驰骋一番,肯定能爽上天去,他就喜欢熟女来着。

    不过他此时没有动,还有一个主角没有过来的,他也不喜欢单调无趣的玩法,不刺激。

    张显那家伙不是很狂么?不是在他面前嚣张不可一世么?他今天就要当着张显的面把温玉兰压在身下,好好的享受一番。

    他相信,那个时候的张显一定会很快乐,他同样也会很快乐。

    “你……”温玉兰差点没哭出来。

    搞半天,这些家伙居然抓她来是为了这事。此时她也想到了自己的后果,肯定会被这家伙给玷污。

    “你和一个叫张显的家伙应该很熟悉吧?”欧阳朔看着温玉兰,开口道:“把他的手机号给我,我有事情要跟他谈谈。”

    温玉兰问道:“你……你要张显的手机号干什么?”

    “啪……”山哥猛地一巴掌抽在温玉兰的脸上,怒道:“妈的,我舅舅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那么啰嗦干什么?”

    温玉兰被抽得跌坐在地上,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头疼,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啪……啪……”山哥又是两巴掌过去,“他奶奶的,哭你妹的哭啊?赶紧把张显那混蛋的号码说出来。”

    温玉兰无奈,唯有拿出手机报出张显的号码。

    这个时候,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张显。尽管她不敢保证张显会不会过来,能不能对付这些家伙,但她没有其他的办法。

    欧阳朔记下张显的号码,冷冷一笑后,按下拨号键拨了过去。

    ……

    延台市,某个酒楼中。

    张显正百般无聊的吃着饭菜,听着林正阳和秦舒雅那毫无营养的各种马屁。

    林若依坐在旁边,好一阵尴尬。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父母人品这么差,之前对张显不感冒,现在又是热情得不行。

    “姐夫,你太牛叉了。”林若风也在。

    “嘿嘿……你个小家伙。”张显对林若风倒是蛮有好感的。

    林若依见林若风又叫张显姐夫,气得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就今天她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但林若风就是不听。

    这不,林若风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张显,林正阳和秦舒雅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她好一阵不自然。

    “来,喝酒。”林正阳端起酒杯,道:“张显,以前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现在我已经悟了啊!”

    张显端起酒杯,没有说话,也跟林正阳没什么共同的话题。

    林正阳有些尴尬,但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一直带着和煦的笑容。张显会这样,他心里也很清楚,这都是他咎由自取。

    “姐夫,你过几天就要回去天都了么?”林若风说道:“我们才刚认识,能不能多留一段时间啊?”

    林若依也在看着张显,显然很关注这个结果。

    张显摇了摇头,道:“我在天都那边还有事情,不能再耽误了。有时间,你可以去天都。”

    “嘿嘿……”林若风笑了笑,道:“姐夫,我马上就毕业了。指不定我会去你们天都上大学,姐夫你要罩着我啊!”

    张显愣了愣,问道:“你要去天都读大学?那边的学校好像不怎么样啊!”

    林若风道:“其实学习这东西,最主要还是要看自己。学校虽然有一定因素,但只要自己努力,一样能够学有所成,没啥!”

    张显笑了笑,道:“也是,你真去天都,我肯定要罩着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林若风兴奋地笑了笑,看向林正阳问道:“爸,我跟姐夫混,你没意见吧?”

    “我当然没意见,你跟着你姐夫多学学也好。”林正阳哪会有意见,巴不得林若风跟张显搞好关系,这可比读书有用多了。

    林若依看了看张显,没有说什么。

    其实,她也想去天都玩玩,但不好意思。如果林若风过去了,她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过去了。

    嗯,自己是去看弟弟的,才不是去找张显呢!

    秦舒雅见林若风要去天都读书,张显也答应了,很高兴,“来,张显多吃点。”

    张显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大肥肉放到林若依的碗里,道:“来,你吃块肉,看你瘦的,都没肉啊!”

    “我……我哪没肉了?”林若依瞪了张显一眼,挺起了胸膛。

    张显瞥了一眼林若依鼓起的胸部,摇了摇头,道:“唉,你应该要多吃点肉。”

    林若依大怒,“死张显,你是几个意思?”

    张显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啊!就是让你多吃点肉,难道这样也错了?话说,人怎么这么难做啊?”

    “你……”林若依的贝齿咬得嘎嘣作响。

    林正阳和秦舒雅见张显和林若依又吵了起来,笑得挺开心的。

    不得不说,跟张显吃着一顿饭他们虽然有些尴尬,但心里却是很舒服。至少,他们觉得张显很真实,不会耍什么心计,靠谱。

    林若风则在一旁笑得好不暧昧,时不时的还对张显挤挤眼,别提有多么的猥琐。

    “挖槽……”张显一个暴栗过去,怒道:“你一个小屁孩在这里挤什么眼?老老实实的读你的书。”

    林若依也不落后,狠狠给林若风来了一下,“你什么时候胳膊肘往外拐啦?再这样,小心姐姐收拾你这小混蛋。”

    林若风捂着脑袋讪讪一笑,不敢再在旁边添油加醋了。

    “叮铃铃……”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嗷嗷的响了起来。

    张显拿出手机一看,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接通问道:“喂,找谁的?”

    “你应该是张显没错吧?”

    张显道:“是的,你是哪个?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我叫欧阳朔,金湾赌场的老板。现在温玉兰在我手上,你不想她有事就一个人来鹦鹉酒吧一趟,我在这里恭候你的大驾。”

    张显脸色微变,冷冷说道:“欧阳朔是吧?如果温玉兰少了一根毫毛,我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哈哈……你果然很有脾气,我喜欢。之前我还以为他们是吹牛的,没想到你真是个角色。”

    张显冷冷一笑,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好,我拭目以待。”

    张显道:“行,洗干净等我,哥哥立马就过来。”<--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