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啥时候洞房花烛?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909.html
文章摘要: 第239章 啥时候洞房花烛?,荒诞不经国宾何首乌,施衿结褵印花机出版集团。

    <--客户端正文开始-->张显擦了擦鼻子,讪讪地收回了手,“温老师,你这可污蔑我了,我是那种人么?我这是再给你治病啊!”

    “哪……哪有你这样治病的?”温玉兰瞪了张显一眼,问道:“好了没有?”

    张显嘿嘿笑道:“好了,你可以穿衣服了。”

    温玉兰心中一松,捂着胸前两点就跑进了房间,随后拿着衣服就往浴室走去。

    张显见状,笑道:“温老师,你洗澡的时候要注意,伤口不能沾水。也就是说,你不能湿洗,只能干洗。”

    “啊……”温玉兰惊讶问道:“不……不能洗澡么?”

    “今天身上脏就算了,以后尽量不要洗,除非你想留疤。”张显笑了笑,道:“其实,你不洗澡也没什么,我不会嫌弃你。”

    温玉兰眼眸一瞪,怒道:“张显,你……”

    张显擦了擦鼻子,道:“温老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会嫌弃你。”

    “张显……你混蛋……你……你讨厌……”温玉兰气炸了,推着张显就往外走去,“你……你给我回去,我今天不想见你。”

    张显抓着门,“温老师,你……你怎么能这样?我今天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得你啊!你怎么能赶我出去?”

    温玉兰怒道:“谁让你老……老那样……你给我出去。”

    “好吧!我走……”张显笑了笑,道:“不过你洗澡的时候注意点,我不在这里,你一沾水就会出大事。”

    温玉兰正准备关门。听到张显的话后,她又赶紧将门打开,“你……你给我进来。”

    “我才不进去。”张显说着就要走。

    温玉兰急了,左右看了看,见外面没人时,跑出去拽着张显就往里面拖,“死张显,你……你给我进来。”

    张显又抓着门框,道:“温老师,你这干什么啊?赶我走的是你,不要我走的也是你,你这是要闹哪样啊?我知道你喜欢我,舍不得我,想让我留下,就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但也不能这样不是?你这不确定的态度让我很惆怅,有些不知所措呢!”

    “你……”温玉兰忽然放开张显,怒道:“你进不进来?今天你要走出这个门就永远不要来了。”

    张显擦了擦鼻子,赶紧走进房间,将门关上,一脸幽怨的看着温玉兰。

    “哼……”温玉兰瞪了张显一眼,拿着衣服就跑进了浴室。

    张显目送温玉兰进去后,走到沙发旁坐下,点上一根烟,打开电视美美的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后,温玉兰自浴室里走出,一改之前的狼狈,变身成一个成熟迷人又不失几分优雅端庄的美妇人。

    或许是怕影响伤口的恢复,她没有穿紧身衣服,而是穿着一条相对宽松的长裙。不过,这依旧不能遮掩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

    “你……你看什么?”温玉兰见张显盯着自己,俏脸微红的嗔道。

    张显嘿嘿笑道:“当然是看你啊!你没有发现自己很漂亮么?就跟那九天玄女一般的美艳动人。”

    “你少给我灌迷糊汤,我才不信你呢!”温玉兰心里开心,但嘴上是不服软,一边走着,一边冷着脸说道:“你跟我过来。”

    张显见温玉兰走向房间,当即跟了上去,“温老师,你……你这是要给我福利么?”

    “你……”温玉兰怒道:“你满脑子都是什么啊?我是想帮悦悦洗澡,一个人怕抱不起,所以想让你帮忙。”

    “唉……我还以为有福利呢!”张显走到床边郁闷道:“结果还是帮忙。”

    温玉兰瞪着张显问道:“那你帮不帮?”

    “肯定要帮啊!”张显嘿嘿一笑,捏住悦悦的手腕后,一股灵气输送进去。

    原本还处于昏迷中的悦悦忽然醒了过来,张嘴就哭,“呜……妈妈……疼……他们打我……”

    “悦悦,妈妈在这。”温玉兰上前搂着悦悦,道:“不哭,不怕,已经没事了,你显叔叔把我们救出来了。”

    张显看着哭得厉害,瑟瑟发抖的悦悦,眼神骤然冷了几分。连小孩都不放过,他觉得自己对那什么山哥是不是还太仁慈了点。

    只要他愿意,他有一百种方法能让那货生不如死,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是上。

    “显叔叔……”悦悦看向张显。

    还在神游天外的张显缓过神来,赶紧换上一副笑脸,“悦悦,叔叔在这呢!你放心,有叔叔在,没人能伤害你。”

    “少吹……”温玉兰瞪了张显一眼,道:“还不抱悦悦去浴室?”

    张显擦了擦鼻子,抱起悦悦后,就往浴室走去。

    坐在大水盆里,悦悦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不停的和张显嬉闹着,已经将之前的痛苦抛到脑后。

    “这家伙……”温玉兰一边用湿毛巾擦拭着悦悦的身体,一边偷偷地打量着张显。见其和悦悦打成一片,着实有几分不解。

    悦悦以前挺开朗的,有点像男孩子。

    她离婚后,疏于对悦悦的照顾,导致悦悦越来越内向,不喜欢说话,经常发呆。

    也不知道怎么的,不怎么喜欢理人的悦悦一见到张显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别提有多活跃。

    “叔叔,你做我爸爸好不好?”忽然,悦悦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问道。

    张显愣了愣,道:“哈,叔叔也想啊!就是你妈不让。”

    “妈,你为什么不让?”悦悦看着温玉兰说道:“其他人都有爸爸,就我没有。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有人欺负我。”

    “我……”温玉兰无言以对。

    悦悦摇着温玉兰说道:“妈妈,我想要个爸爸,你就让显叔叔当我爸爸嘛!”

    温玉兰看了张显一眼,俏脸微红地说道:“好……好啦!只……只要你显叔叔不嫌你烦,妈妈没意见。”

    “耶!”悦悦开心地笑道:“显叔叔,我妈妈答应了。”

    张显擦了擦鼻子,道:“那你还叫我叔叔?不懂事啊!现在你应该要叫我爸爸,知道不?”

    “爸爸……”悦悦开心叫道。

    “唉,悦悦真乖!”张显摸了摸悦悦的小脑袋,笑道:“赶紧洗澡,等会爸爸给你个好东西,不能让你白叫不是?”

    悦悦兴奋问道:“爸爸,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张显捏了捏悦悦的鼻子,道:“先洗澡,等会你就知道了。”

    悦悦点了点头,坐在大水盆里不动了。

    温玉兰见悦悦一个一口爸爸的叫着张显,脸蛋有些发烫,也很不自然。不过悦悦要,她不忍心拒绝,唯有点头答应。

    很快,忙活完了。

    回到房间后,张显拿出一包美肤粉放到桌上,道:“这药粉是美肤的,等你们伤口好了之后,就把这药粉洒在浴缸里,泡个十分钟左右。一天后,你们身上的任何瑕疵,只要是皮肤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而且以后不会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出现皮肤病。”

    温玉兰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张显道:“就是美肤的啊!这一小包药粉能让你和悦悦的皮肤变得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温玉兰惊讶道:“真……真的?你……你没有骗我?”

    张显郁闷道:“温老师,你为什么老是这一句?说得我好像经常骗你似的,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品啊!”

    温玉兰道:“我……我这不是觉得太神奇了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张显道:“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悦悦不满了,“爸爸,你说要送我好东西就是这个?我才不要呢!又不能吃,又不好玩。”

    “额……”张显无语了,这东西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求都求不来,悦悦居然还嫌弃他的。不过对方是小孩子,他倒是不好说什么,现在身上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不禁擦了擦鼻子,道:“那个,悦悦啊!现在爸爸身上没什么东西,要不我先欠着?”

    悦悦嘟嘴道:“爸爸,你小气。”

    “额……我……”张显满脸黑线。

    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几下,他赶紧将温玉兰拉出房间,问道:“温老师,你……你家里有什么好东西没?让我凑合一下。”

    温玉兰抿嘴笑道:“我……我能有什么好东西啊?”

    “额……”张显纠结了,“不带这样啊!要不拿出点她喜欢的东西来,悦悦会不会不认我这个爸爸?”

    温玉兰丢给张显一个大白眼,道:“我们也就让悦悦开心一下,你还当真啊?”

    张显一脸的正色,“谁说我是让悦悦开心?从今天起,她还就是我女儿了,以后就算这天塌下来,我也会帮她把天顶上去。”

    温玉兰斜视着张显,问道:“你……没发烧吧?莫名其妙的认个女儿,你老婆会同意?”

    张显嘿嘿笑道:“我没老婆,充其量就有个女朋友。不过这种事情我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不然我就玩不去了。”

    温玉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你不把女朋友当回事?”

    “当然不是。不过爱有很多种方式,我虽然做不到一心一意,但我能给予她们其他的爱,并且是无私的爱。”张显嘿嘿笑道。

    温玉兰一脸鄙视,“花心男,不要脸,臭流氓。”

    张显点上一根烟,靠在墙边笑道:“或许吧!但我从没有逼过谁,也没有强求过,随她们自己选择。”

    温玉兰见张显一脸的认真,歉然道:“那个……张显,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嘿嘿,你说的没错,我这人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无限矛盾。”张显嘿嘿一笑,在温玉兰的娇躯上扫视一圈后,猥琐笑道:“话说温老师,现在悦悦叫我爸爸,叫你妈妈,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已经算是一对了呢?你什么时候跟我洞房花烛夜啊?”<--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