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4934.html
文章摘要: 第264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反转工作新局本能,灰质浪漫爱情镌心铭骨。

    <--客户端正文开始-->张显逃离了莫少筠的视线,先到KTV拿了法拉利后,开着来到了玫瑰园。

    被抓的时候,他是直接从KTV走的,车就一直停在KTV那,没有动过。这不,出来之后他还得过来拿车。

    “张……张显?”

    开门的是段红。见到张显时,她有些疑惑,“你这段时间哪去了?都见不到你的人,手机也打不通。”

    “碰到了点麻烦事。”张显嘿嘿一笑,问道:“怎么?红姐姐想我了?”

    段红笑了笑,道:“是有点想。”

    张显眉毛一挑,嘟着嘴说道:“来,亲个嘴。”

    段红赶紧退后,朝客厅的沙发上努了努嘴,“玉兰姐在那边,正经点。”

    张显擦了擦鼻子,快步地走进客厅后,嘿嘿笑道:“玉兰姐,好些天不见,你有木有想我啊?”

    “额!”温玉兰听到张显的声音,下意识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悦悦从沙发上跳下,扑入了张显的怀中,“爸爸,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都不来陪我玩,一个人好无聊的。”

    “哈哈……”张显抱起悦悦,笑道:“你还知道无聊啊?不是有你妈和红阿姨陪你么?”

    悦悦嘟嘴道:“我喜欢跟爸爸玩。”

    张显捏了捏悦悦的小瑶鼻,道:“你个小妮子,这样说你妈妈和红阿姨会伤心的。”

    悦悦偷偷看了温玉兰和段红一眼,不敢说话了。

    张显抱着悦悦走到沙发旁,问道:“玉兰姐,家里还有吃的么?我肚子饿了。”

    “你没吃饭么?”温玉兰问道。

    “差不多。”张显点头。

    从市局出来的时候,他倒是吃过饭。不过里面饭菜的味道差强人意,他每顿就吃那么一碗饭,已经憋屈好一段时间了。

    “我去帮你做。”温玉兰起身往厨房走去。

    段红看了张显一眼,问道:“你在外面干什么呢?连饭都没吃。”

    张显道:“红姐,我是大忙人啊!”

    段红抿嘴一笑,道:“你的确很忙,要忙着应付美女。”

    “可不是?”张显在段红的****上捏了一把后,摸着肚子走到厨房问道:“玉兰姐,好了没啊?”

    温玉兰愣了愣,骂道:“张显,你有毛病吧?我刚进来的,哪有那么快?”

    张显在温玉兰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笑道:“我这不是饿么?好段时间没尝玉兰姐的手艺了,我这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啊……”温玉兰赶紧退后,“你以前吃过我做的饭菜么?也没见你怎么样啊?”

    张显道:“我那不是没吃过么?自打吃过玉兰姐的饭菜,我就感觉这天下的美食都不及玉兰姐你做的!”

    温玉兰白了张显一眼,嗔道:“少在这里贫嘴。”

    张显上前一步,又伸手在温玉兰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玉兰姐,你这屁股还真翘,而且弹性很好,拍着能把手弹起来。”

    “啊……”温玉兰尖叫一声,抓着菜刀说道:“死张显,你再这样,我……我就拿刀砍你。”

    张显赶紧退后,“你继续,我不吵你了。”

    温玉兰狠狠瞪了张显一眼,这才拿起刷子开始刷锅,“吃饭还早呢!先去外面等着。敢再吵,你就自己出去吃去。”

    ……

    吃过饭后,张显开车法拉利出了门,打算去找那个国土资源局的副局长谈谈。

    他相信钱博不是那种会贪污的人,上次在市局钱博也说了主要原因出在国土资源局的副局长的身上,他倒要看看是个啥货色。

    “嗯?什么情况?”

    路过一个公安分局时,张显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发现有两个警察居然对一个老太婆推推搡搡。

    迟疑一下,他一打方向,调转车头就开进公安分局内。

    没有遇到也就算了,既然遇上,这事他就得管管。身为人民警察,居然对一个老婆婆如此,还配穿这身警服么?

    “走走走……”

    一警察见一辆法拉利开了进来,有些惊讶。

    不过他推搡老婆婆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凶神恶煞的说道:“再过来,打断你的腿。”

    “你干什么?”张显钻出法拉利后,一把将那将车推得连连后退,“一个老婆婆碍着你们了?敢这么欺负人?”

    “你……你是谁?”那警察有些愤怒。

    若不是来人开着一辆法拉利,他早就冲上去揍人了,哪还会在这墨迹。

    “你管我是谁?”张显瞪了那警察一眼,扶着老婆婆问道:“阿婆,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什么地方?”

    老婆婆摇了摇头,道:“小伙子,谢谢你,我没事。”

    张显打量老婆婆一眼,发现的确没什么问题后,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家伙为什么又会对你推推搡搡的?”

    老婆婆道:“我……我是来报警的,也来过很多次了,但是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

    张显皱眉问道:“你为什么要报警?”

    “我……我……”老婆婆说着就哭了起来,“我那苦命的儿子被人打成了植物人,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我……我……”

    “什么情况?”张显的眉头越皱越紧,“你能不能详细的跟我说说?”

    老婆婆哭着说道:“两个月前,忽然有人要在我们那里建工业区,买下了我们那块地皮。本来政府的政策和发展我们做老百姓的应该要支持,但这次政府做的太过分了。我们那块地虽然不是热闹地方,但也值点钱,他们给的拆迁扑贴就两万块钱……”

    “我们把房子都让出来了,两万块钱能干什么?他们没有给我们安排住处,我们又住在哪?不说房子,单说一块地也不止这么点钱啊?当时我们就不答应,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答应。后来,他们居然叫一些地痞流氓过来闹事,还把我儿打成植物人。”

    “为了这个事情,我不止一次到公安局来保安,但一直没有人搭理,次次都被他们赶了出去。”

    两名警察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听老太婆说的越来越对他们不利,他们恼火了,当即就有一警察走出来道:“死老婆,你他妈的胡说什么?”

    老婆婆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张显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几下,指着那警察怒道:“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再啰嗦,我抽你大嘴巴。”

    “你……”那警察怒不可遏,但不敢对张显怎么样。人家可是开着法拉利啊!

    另一名警察也拿捏不准张显什么来头,赶紧转身跑了进去。

    不一会儿后,牛大海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下属说有个开法拉利的家伙过来闹事,他不得不积极点。没办法,开得起法拉利的,没有谁不是牛叉人物,都他妈的不好惹。

    来到门口,他见到张显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赶紧上前笑道:“这……这不是张先生么?”

    张显嘿嘿笑道:“牛局长,你这一句张先生我可不敢当。”

    “哪里哪里。”牛局长干笑起来。

    本来他和张显不对头,说是敌人也不为过,尽管他们之间实际上并无交集。

    经过上次的事情,现在谭耀伟又被监控起来,他忽然觉得谭耀伟好好的一场胜仗都打败了,到最后肯定会是那个失败者。

    这不,一见到张显的时候,他立马就笑了起来,与之上次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张显冷冷一笑,道:“刚这老婆婆说你们多次阻挠她报案,可有这回事?你们这不是公安局么?还不让人报案?”

    “这……”牛局长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来。

    无缘无故的,他自然不会拦着一个老婆婆,而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且还是谭耀伟亲自下达的。

    现在谭耀伟已经处于弱势,省里来的那些大能明显站在了钱博那一方。虽然谭耀伟在省里也有关系,但还没有钱博这么强硬。

    当然,到底谁是胜利者,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只是觉得钱博会胜出。

    在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他对张显客客气气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再让就等于倒戈向钱博一方了。

    这个节骨眼上,严重偏向谁都是在赌,他觉得还是中立的好。

    张显怒道:“你结结巴巴干什么?”

    牛大海笑了笑,道:“张先生,这个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上级的命令。”

    “哪个上级?”张显问。

    牛大海笑道:“这个……是谭市长亲自下得命令。”

    “谭耀伟?”张显愣了愣,忽然冷笑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有时候好心还是有好报的。

    牛大海看了张显一眼,笑得有些苦涩。把谭市长给供出来,他就等于叛变了。不过这件事他非得说不可,不然也要接受调查。

    “好一个谭耀伟,这次你死定了。”张显笑了笑,看着老婆婆说道:“阿婆,我先送你回去吧!”

    老婆婆看着张显问道:“小伙子,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张显点头,“阿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既然知道了,肯定要帮你的,你回去等消息就好。”

    老婆婆连连道谢:“小伙子,你真是好人啊!”

    “我是好人么?”张显苦笑起来。

    他不否认自己有同情心,但绝不认为自己是好人。有句话说的好,好人命不长。<--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