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大师,你有血光之灾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75/75158/14115087.html
文章摘要: 第417章 大师,你有血光之灾,急行水杨倜傥,各科扫榻以待脚踏板。

    <--客户端正文开始-->莫少筠纠结的看了南宫舞一眼,撇过头,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且不说她现在不想提及那件事情,以她的性格,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会拿出来说。醉酒失身,多尴尬,多奶酸啊!能随便说么?

    李佩慈知道张显是啥人,也知道莫少筠对某些事情有多纠结,故此只在一旁笑着,不说话。

    南宫舞见一个不愿意说,一个一旁一直笑着,有些郁闷。不过她倒是没有盘根问底的意思,也没这个爱好。

    “咔嚓……”

    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脑袋伸了进来。

    也就在这时,莫少筠、南宫舞、李佩慈转头看去,就见张显畏畏缩缩的躲在门口,眼眸滴溜溜的转动,不停在房间里扫视着。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张显,给人的感觉很滑稽,就好跟那夜闯民宅的小偷似的。

    “咳咳……”

    张显见三女的目光有些怪异,干咳一声后,走进病房笑着问道:“三位美女,你们为什么老看着哥?”

    “额……”

    南宫舞瞧得张显那猥琐的样子,满脸的黑线。

    这家伙,就是莫少筠的未婚夫?要不要这么不搭对呢?这两人走在一起,有一点夫妻相?这家伙,又有什么资格拥有莫少筠?

    “你感觉怎么样?”

    张显没有理会南宫舞的惊讶,走到病床旁边看着莫少筠问道:“要不,我帮你看看?”

    莫少筠转过头,道:“我不想见到你,所以请你出去。”

    “别这样嘛!”

    张显尴尬道:“那天晚上,我啥也不知道。”

    “你给我闭上嘴。”

    莫少筠忽然转头,瞪着张显怒道:“你给我马上,立刻,滚出去。”

    “额,不带这样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说嘛!”张显笑道:“好歹,咱们也是未婚夫妻不是?有必要吵来吵去?”

    莫少筠指着门口说道:“你出去。”

    “不是……”

    莫少筠不给张显说话的机会,“出去,马上给我出去。”

    “好吧!我走,你别生气。”

    张显见莫少筠态度如此坚决,苦笑一声后,没再赖着不走的意思,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这是什么情况?”

    李佩慈知道张显和莫少筠的关系不算很好,不过今天这情况貌似有些偏激吧?什么时候,这小两口的关系恶劣到如此地步啦?

    迟疑一下,她追出病房,拉着张显问道:“喂!什么意思?少筠姐为什么如此恨你呢?你又欺负她了?”

    “没有啊!”

    张显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生气,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可能?你会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李佩慈秀眉紧皱地看着张显,道:“少筠姐有多优秀,这个你应该知道。不过我很不解,你为什么就要跟她过不去呢?”

    张显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要跟她过不去?我能说我很冤枉么?”

    “你不能说。”

    李佩慈怒道:“你自己表现的怎么样,你自己还不清楚么?”

    “我……”张显无言以对。

    李佩慈双手叉腰,瞪着张显说道:“你其他那些女人我就不说了,但少筠姐,你必须跟她道歉,让她走出现在的痛苦。”

    “我这不是在尽量争取她的原谅么?但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她完全不给我机会,我也很苦恼啊!”

    李佩慈嘟嘴道:“你傻啊?不会想办法么?”

    “你这不是废话么?”

    张显道:“这种事情,我还不知道?有机会我肯定会去跟少筠姐好好聊聊的。”

    “这样最好。”

    李佩慈看了张显一眼,问道:“喂!你中午吃饭没?”

    “吃了,给你电话的时候,刚吃完。”

    张显看着李佩慈,面带微笑地问道:“怎么?你这是要请我吃饭么?话说,我怎么感觉好像喜欢我,对我有意思呢?”

    “你不这么自恋会死么?”

    李佩慈踢了张显一下,咬牙切齿地问道:“少筠姐还在生气,你又想打我的注意不成?”

    “没有……”

    张显笑了笑,道:“你先进去吧!我出去走走看看。”

    “又想出去泡妞么?”

    李佩慈瞪了张显一眼,道:“先出去等着,我等会有件事要你帮忙,等阿姨过来后,我会给你电话,别到处跑。”

    张显问道:“要我干什么?我可是很忙的。”

    “可以,那你去忙。”

    李佩慈伸手道:“不过,把钥匙给我,今天晚上,你给我睡大街上去。”

    “那个……”

    张显赶紧笑道:“我忽然发现自己不忙了。而且佩慈妹妹有事,我就是再没时间,那也得挤出点时间来不是?”

    “哼!算你这家伙识相。”

    李佩慈娇哼一声,转身就往病房走去,“我先进去了。记住,别走太远,最好在医院附近。”

    ……

    燕京,某家医院的门口处。

    张显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李佩慈和南宫舞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

    远远的看到张显靠在门口抽烟,李佩慈笑了笑后,快步地走过去笑道:“哟,你蛮老实的嘛!还真就在这里等着?”

    “我答应你了,肯定要在这里等着。”

    张显扔掉烟头,郁闷道:“不过,这时间有点久,一个多小时,差点没把我郁闷死。”

    “这能怪我么?”

    李佩慈说道:“我怎么也得等阿姨过来后才出来吧?不然少筠姐一个人还不无聊死?相比起少筠姐,你就是再无聊也应该?”

    “好吧!”

    张显苦笑一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

    “没大事,就是让你陪我们走一趟。”

    李佩慈笑了笑,走到一辆凯迪拉克旁后,拉开车门道:“上车,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张显点了点头,就要钻进去。

    “一边去。”

    李佩慈一把推开张显,怒道:“还让本小姐给你开门?从那边上。”

    张显幽怨的看了李佩慈一眼,赶紧走另一旁。

    南宫舞瞧得张显那样子,皱了皱眉后,倒是没有说什么,拉开车门钻进驾驶位后,操控着凯迪拉克慢慢的出了医院。

    很快,凯迪拉克驶进了一个小区,最终停在一栋别墅门前。

    张显下车后,看着眼前的别墅,有几分诧异。

    倒不是因为这别墅装修的怎么怎么豪华,很普通而已。让他惊讶的,是这栋别墅里有着很重的阴气,明显就有不干净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呢?”张显喃喃着。

    鬼怪什么的不是没有,他身为修者,很清楚这一点。不过这些东西一般不会出现的,不然世界就乱套了。

    眼前这别墅处于市中心,怎么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在呢?这又不是什么深山老林,毫无人气。这种地方,对阴邪不一定有好处。

    “咦?”

    李佩慈看了看手机后,向南宫舞问道:“舞姐,大师不是说马上就到了么?怎么还没来?”

    南宫舞道:“可能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我们再等等。”

    “冒昧的问一句……”

    张显看着李佩慈说道:“你们口中所谓的大师,该不会是你们叫来驱邪的吧?”

    “嗯?你怎么知道?”

    李佩慈诧异的看着张显,问道:“我之前有跟你说过?”

    “没有……”

    张显道:“其实,大师什么大多是骗人的,真正的高人从不人称自己是大师。你们要驱邪,我可以帮你们。”

    “就你?”

    李佩慈和南宫舞一同看向张显。这家伙,还会这一手么?

    张显问道:“怎么?不相信我?”

    “还是等大师来吧!”李佩慈转过头,显然不相信。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家伙,驱毛邪啊?自己不邪里邪气就不错了,还驱邪?

    南宫舞看了张显一眼,也耐心的等待起来。她的想法和李佩慈一般,不相信张显有那等本事。

    张显见状,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他没再说什么,等那个大师过来再看看。如果那个大师有点本事,他乐得看戏。没本事,他就用实力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咳咳……”

    不一会儿后,几道咳嗽声从不远处传来。阳光下,一老者和一青年并排而行,走得好不得瑟。

    张显转头看去,有些惊讶。这两个家伙,不就是之前想骗他的那对师徒么?就这两个家伙,也敢跑来抓鬼?

    若是这别墅没什么情况倒好,这两个家伙指不定忽悠忽悠就过去了。问题是,这别墅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这两人能够应付?

    “咦?你也在这?”老者见到张显的时候,也很惊讶。

    张显笑了笑,走到老者身前,道:“老先生,我见你目光看似凝聚,实则已有些涣散,且印堂发黑,今日必有血光之灾啊!”

    “咳咳……”

    老道士干咳一声,怒道:“小家伙,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我有血光之灾?你丫的还敢在本道爷面前班门弄斧不成?”

    “额……”

    李佩慈和南宫舞也被张显雷得不轻。

    话说,这家伙没病吧?这一老一少可是大师级人物,张显没事跑到大师面前算起命来,这不是找罪受么?

    此时此刻,南宫舞对张显已经无话可说。这家伙,简直就是奇葩啊!<--客户端正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