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领证去(传错重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18963005.html
文章摘要: 第一百零二章 领证去(传错重传),离散荣毅仁百鸟,一千多牙鲆闲言碎语。

    不好意思诸位,今天传错了章节,这才是102章!

    ——————————————

    几天没见苏映雪,大姑娘又变漂亮了。

    其实也不是变漂亮了,而是换了个穿衣打扮的路数。

    马尾散开了,四六分至两侧,头发一看就是刚洗完吹干,还很蓬松,比扎马尾的时候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妩媚。

    上身一件暗红、蓝色小方格衬衫,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搭配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随意却倍显精致,表情淡然中带着几分不易接近的清冷,十足的女神范儿。

    不说那些路过时扭头看个不停的男生,就连李牧也是看得惊叹连连,这女孩丢到燕京任何一所大学,也是妥妥的校花级别了吧。

    苏映雪见到一辆崭新的商务车在面前停下,车窗放下,驾驶室竟然是李牧,她的嘴角霎时间泛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你又无证驾驶啊!”

    “不对,这次我是有证驾驶。”李牧挑挑眉:“这不是驾照已经出来了么,没带在身上就是了。”

    苏映雪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无奈的摇头一笑:“你把车停了,咱俩进去领证吧。”

    李牧顺口道:“领证可以,只是家长还没见,这么着急不太合适吧?”

    苏映雪错愕片刻,片刻后反应过来,俏脸泛起淡淡红润。

    自己想说的是进去把驾照领了,但说成领证,确实是有些不太合适。

    李牧见她脸都红了,也就没继续逗她,把车停在路边,随后来到苏映雪身边:“走吧,拿完驾照去吃饭。”

    苏映雪点点头,忽然变得有些小女人,默不作声的跟在李牧身边低头走路,若有所思。

    驾照到手,李牧也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理所当然的开车上路,永乐娱乐开户:他开车载着苏映雪直奔生态园而去,来之前他就打电话订了一个吃日料的双人小包厢,上次去生态园的时候偶然间看到过,包厢不大,也就七八个平方,榻榻米、推拉门、日式红灯笼以及浮世绘,看起来还是很有点日式格调的。

    虽说现在还不到五点,根本不是吃完饭的时候,不过生态园那边紧挨着植物园,环境没得说,身边有个美女在,一起去溜达溜达也是好的。

    开车驶出市区的路上,李牧心里还在惦记,到了燕京之后,有两个目标需要尽快达成,那就是买房买车。

    现在燕京车房都不限购,而且房子价格便宜到掉渣,虽说不指望攒房子发家,但买上一套自己在燕京也算有个落脚之地,至于车,李牧在燕京生活过很多年,总结出两点:在燕京生活,没车痛苦,有车更痛苦,不过交通拥堵是08年奥运以后的事了,01年的燕京,有车必然是一种幸福,要知道,现在那个超级大都市只有两条地铁线路,公共交通还不够发达。

    植物园相对市区有些偏僻,又不通公交车,所以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了,八月底的傍晚清凉舒适,李牧与苏映雪漫步在林间的石板路上,感受着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照射在身上与脸上的感觉,颇有一种爱情肥皂剧的感觉,肥皂剧中的男女主角,总是喜欢在这种带点浪漫的环境里有所突破,牵手、拥抱、亲吻,不考虑无脑剧情,单就画面感来说还是很容易刺激荷尔蒙分泌的。

    并肩而行,李牧闭着眼睛都能轻松牵到苏映雪的小手,更何况这种事情之前也做过一次了,这次再来温习一遍似乎也没什么大碍,不过想了想,李牧还是忍住了,来日方长,不能急于一时,保持绅士风度似乎更重要一点。

    苏映雪心情很好,一会蹲在一旁看看野花与蝴蝶,一会抬头看看挺拔的树木,然后对李牧说:“我最喜欢植物,尤其是深秋时候的黄叶和红叶,咱们学校的那颗老银杏树,每到叶子都黄了的时候,我每天都会跑去看,然后在地上捡漂亮的叶子,回家夹在书本里。”

    李牧点点头:“银杏树全黄了的时候确实很好看,燕京据说还有条银杏大道,每到十一月中旬,入眼全是金灿灿的银杏树,连地面都铺满了金色的树叶,喜欢的话今年11月可以去看看。”

    “在燕京?”苏映雪好奇的问。

    “是啊。”

    苏映雪惊讶的问:“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李牧笑道:“网上都有。”

    苏映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微微笑道:“说的也是。”

    说着,苏映雪又道:“我也去过燕京几次,不过都是寒暑假去的,没在11月份去过燕京,不过我倒是听说,燕京最漂亮的时候就是十月底到十一月底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了。”

    “是啊,那个破地方秋天太短。”

    “破地方你还去!”

    “没办法,为了情怀。”

    “你年纪轻轻,哪来这么多情怀。”

    李牧讪笑一声,反问:“对了,你明天走?”

    “是啊,晚上八点的火车,早晨八点到。”

    “那我估计送不了你了,我明天答应了带我表弟和他女朋友出去玩。”

    “不去正好,我爸妈都去送我,见你还不知道怎么说呢,万一再闹什么误会。”

    李牧撇撇嘴:“你爸妈放心你自己去?”

    “原本定的是我爸正好休几天假,送我过去,但他这两天突然很忙,抽不开身,所以就让我自己去了。”

    李牧早就听说苏映雪的爸爸是市局的副局长,自己前几天为了搞郭林,把肇事逃逸的吴冬给捅出去了,连带着李嘉伟也会受影响,想必苏映雪的爸爸就是在忙这件事吧?

    仔细一想,自己玩的还挺大,就为了搞个郭林而已,把吴冬和李嘉伟也弄出来祭旗,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胆大包天,欠缺考虑,不过再想想,开弓没有回头箭,干都干了还想这些干嘛,把吴冬捅出来,也是为民除害,至于黄嘉伟,包庇吴冬这种人渣,也是活该。

    六点半,李牧带着苏映雪来到生态园,服务员带着两人来到事先预定好的日式包房,刚进门,苏映雪的表情看起来对这里的环境略显惊喜,其实心里却开心不已,李牧能想到订一个这样的包间,还专门为了来这里借了辆车,足以看出他对这顿饭是用了心思的。

    李牧和苏映雪点了一些寿司、生鱼片、鳗鱼饭以及日式天妇罗等小食,味道很是不错,再加上环境很好又安静,两人坐在榻榻米上面对面吃饭聊天的感觉很是愉快。

    吃饭时,聊及这个暑假,苏映雪抱怨自己这个暑假太亏了,以前一直以为,这个暑假是最自由、最值得期待的暑假,没想到,高考完了就傻了吧唧的报了驾校,一下就耽误一个多月时间,驾照终于拿到手了,现在又得去燕京,一点自由都没有。

    李牧问:“这些天你除了在驾校练车,其他时间都干嘛了?”

    “在家看书,偶尔上上网,听听音乐。”

    “噢?”李牧故意问:“知不知道最近有个乐队挺火的,叫简单计划。”

    “知道。”

    “喜欢吗?”

    “一般吧,不是很有感觉。”

    “为什么?”

    “不知道,就是没什么感觉,不过我最近倒是挺喜欢一个独立歌手。”

    “噢?”李牧好奇的问:“谁啊?”

    “没真名,叫牧子,他只有两首歌,一首叫《斑马斑马》,一首叫《当你老了》,这两首歌我都挺喜欢的,你可以去一个叫易听网的网站听听,不过不知道对不对你的口味。”

    李牧一听这话,一口气没喘匀实,咳嗽了几声,苏映雪急忙问:“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芥末蘸多了……”

    李牧没想到的是,苏映雪竟然还是一个民谣爱好者,她喜欢老狼,喜欢叶培,说高晓松虽然长得丑,但其实是个才子……

    李牧对她的观点基本赞同,尤其是倒数第二个,矮大紧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怪不得她会喜欢“牧子”了,自己录的那两首歌也都是民谣风格,相对老狼那个时代的校园民谣,又稍稍有些不同。

    两人相谈正欢时,海州市局局长杜成正坐在李牧和苏映雪的隔壁,在同样的榻榻米风格小包厢,他和一个中年男子对面而坐。

    坐在杜成对面的男人,是这次省厅派下来的调查组组长胡海波,他喝了一口清酒,对杜成说道:“这几天我们还是颇有成效的,帮助吴冬处理事故车辆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前天晚上悄悄带到宾馆突审了一下,对方一听说是省厅来的,又被我们的干警威胁一番,直接吓傻了,半小时不到就全撂了,昨天下午,我们派到南边的干警已经顺藤摸瓜找到了那辆事故车辆。”

    说到这里,胡海波顿了顿,点了两支烟,递给杜成一支,又道:“巧的很,吴冬的手下也不懂怎么磨车架号和发动机号这些,只顾着尽快脱手,所以就以十万块的超低价,把那辆价值九十多万的宝马处理掉了,收车的家伙在黑车市场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把车前杠拆开一看就猜出这车是撞人了,磨车架号之前,他自己拍照留了底,也是生怕以后惹来麻烦。”

    杜成眼睛一亮:“海波,你这意思,肇事车辆的证据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