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忍辱负重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0861848.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八十五章 忍辱负重,回邪入正喷油嘴二门,全攻略淹旬旷月翻跟头。

    李牧一上午接到了许多电话,张克轩、叶天明等四人打电话来感谢,杜薇和姐姐杜菲也打电话来把李牧感谢了一通,随后陈泽和许嘉铭、林琳、王胖子等人都纷纷打电话来道喜,其中许嘉铭给李牧带来一个消息,这次赞助《老男孩》的几家企业,都给他打电话道谢,原本他们是看在许嘉铭的面子上,才以丢钱的心态随便在《老男孩》里投了一些广告植入,但是眼下看来,他们这个广告植入是赚大发了,实际的展示效果,是他们投入这点成本的几十倍不止。

    让李牧没想到的是,就连陈昆也打电话来给李牧道谢,他这次饰演的反派角色其实整体观众印象并不是非常坏,而且最后的良心发现也为这个角色挽回了不少印象分,所以很多人对他这个角色印象深刻,并且在贴吧里对他的表演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而且陈昆贴吧的粉丝数量,从之前的六千多人,一跃上升到了七万,翻了十倍有余。

    终于接完了一连串的电话,宁昊告诉李牧,他今天上午接到了不少业内制片人、导演、编剧以及影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他们都在询问《老男孩》这部微电影的版权事宜,有些是想把它翻拍成大电影,有些是想把剧情再填充一下,翻拍成电视剧。

    李牧问他:“你觉得翻拍成大电影,有多大赚头?”

    宁昊说:“现在电影票房的体量也不是非常乐观,如果还启用原班人马的话,估计能上大几千万,但如果换人的话,就不敢保证了。”

    李牧问:“你觉得如果让你执导《老男孩》大电影的话,你能胜任吗?”

    宁昊笑笑,说:“能是能,但说实话,我不太适合拍这种片子。”

    李牧笑问:“你觉得你适合拍什么?”

    宁昊说:“我最近在构思一个黑色幽默的剧本,等我写完了拿给你看。”

    李牧心说你可别这时候就把《疯狂的石头》写出来了,现在票房这么低迷,拍《疯狂的石头》有点亏,再说,《疯狂的石头》最核心的角色,也就是饰演黑皮的黄博现在是什么情况李牧还不清楚,李牧印象中两年前拍了一部管虎的《上车走吧》,在那部低成本电影之后、在拍《疯狂的石头》之前,他好像跑了很多年龙套,一直到2005年的《生存之民工》才算是开始崭露头角,现在他的演技是不是足够撑起《疯狂的石头》,李牧心里也没底。

    不过李牧也没追问,一切等宁昊的剧本写出来之后再说。

    《老男孩》的优先重播权在中午时就有了归属,宁昊在李牧的首肯下,以两百万的价格把优先重播权给了湘南卫视,价格比其他家的报价略低了一些,不过牺牲一点利润,对李牧来说也是一种投资,湘南卫视从《还珠格格》第一部播出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国内卫视台第一,是李牧心目中最合适的合作对象。

    由于事情的节奏非常快,宁昊给湘南卫视传真了一份合约之后,湘南卫视便立刻把款项打入了牧野映象的对公账户,然后他们给《老男孩》的重播定档,原定的节目后移,在七点半的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准时重播《老男孩》。

    由于其他电视台的重播时间定档在晚上十点钟,所以为了尽可能的打好这个时间差,湘南卫视从中午开始,就不断的在多套电视节目低端连发飘字广告,预告七点半重播《老男孩》的消息。

    琢磨一晚上该如何危机公关的耿建勇快要急疯了,眼看昨晚《老男孩》首播的恶劣影响还没来得及补救,湘南卫视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重播安排,这简直是逼死人的节奏。

    耿建勇托人联系电视台的相关负责人,希望对方能够停播《老男孩》,或者对《老男孩》进行剪辑、剪掉与冀神老白干相关的片段,但均遭到了拒绝。

    原因很简单,牧野映象的要求是一帧都不能剪,他们免费拿人家的版权播出,如果还侵犯合约条例的话是会被追责的,而《老男孩》这么火爆,不让他们重播就更不可能了,耿建勇对这些电视台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客户,甚至有的都没有广告合作关系,对方自然不会卖他面子。

    而湘南卫视的宣传力度还在不断加大,到了下午,一些直播的新闻类节目甚至都在节目中以新闻的形式报道了《老男孩》,并且同时预告了湘南卫视今晚的优先重播时段,看来湘南卫视是要不遗余力的在晚上七点半之前把这个消息尽可能推的更广。

    耿建勇急的团团转,直接联系银行,通过自己在银行的熟人把耿洋手头的银行卡冻结,永乐娱乐开户:然后电话打给自己昨晚离家的耿洋,撂下狠话:“今天不解决这个问题,你从今天起,一分钱都别想从家里拿。”

    耿洋没预料到他老子会玩这么一手,如果早知道,他肯定会办张新卡把卡里的钱都转移出来,但是现在晚了,他所有的银行卡都出于挂失保护状态,虽然他有自己的身份证件,可以挂失补卡,但必须要返回开户行办理,他老子能从当地银行把他的卡冻结,自然也能让当地银行拒绝给自己补卡。

    如果没有钱,耿洋在燕京就活不下去,他在燕京每天的开销不低于五位数,可是银行卡全部冻结之后,他的现金只有几千块钱。

    耿洋顿时急了,找唐全商量解决办法,唐全的意思是,李牧这么阴险,自然是不能放过他,可是眼下被家里断了资金来源,耿洋别说找李牧报仇,连在燕京活下去的能力都没有,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所以他竭力建议耿洋先向李牧认怂,打个电话求饶,哪怕装孙子,也得把眼前的危机渡过才行。

    唐全这么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耿洋也算是自己的一个金主,他如果没了资金来源,自己无形中也有很大损失,再一个,他跟李牧有矛盾,但惹不起他,现在耿洋跟李牧有矛盾,唐全更希望能够进一步激化耿洋对李牧的仇恨,让他跟李牧装孙子道歉,绝对是一个好办法。

    若是耿洋采纳了自己的建议,不管李牧接不接受,他心里对李牧的恨意都会因为他的卑躬屈膝而大大增加,若是李牧恰好又接受了耿洋认怂的举动,在《老男孩》微电影的事情上放他们家一马,耿洋就能恢复资金来源,而且,以耿洋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也绝对不会领李牧的情。

    一举两得。

    耿洋对唐全的提议相当抗拒,让他给李牧卑躬屈膝?还不如把他杀了,或者还不如让他拿把刀去找李牧拼命。

    唐全只能一脸兄弟我懂你的样子,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说:“兄弟,你想想,李牧这小子好歹也是身家按亿算的人,正常情况下,你我加起来也就是勉强能跟他比划比划,可你要是没了资金来源,咱俩就相当于断了一只手,而且还是最强壮的那一只,怎么跟他玩?”

    耿洋一脸酱色,咬牙说:“妈的,我就是心里气不过,给他道歉?还不如砍了我…”

    唐全看得出耿洋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些许妥协,只不过嘴上逞强,还想跟他自己找点台阶,于是他便急忙宽慰道:“兄弟放心,你只要忍一忍,退一步渡过眼前这关,以后咱们总有机会让姓李的千倍百倍还回来。”

    耿洋艰难的点了点头,恨恨道:“等这件事过去,我特么弄死他!”

    唐全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这就对了,忍辱负重不是件坏事,反而是一雪前耻的动力。”

    耿洋掏出手机,迟疑再三还是给李牧拨了过去,上次两人曾经在电话里有过短暂的交流,而那也是两人从赵康挨打之后到现在唯一的一次交流,紧接着,李牧就给耿洋来了这么一个猝不及防的大杀招,直接奔着他的家业来了,下手又狠又准。

    李牧也没想到耿洋会给自己打电话,接到他的电话,李牧语气冰冷:“你打我电话有什么事?”

    耿洋紧攥着拳头,说:“李牧,咱俩的事儿是咱俩的事儿,你不该对我家里下手,这不厚道,也不合规矩。”

    李牧嗯了一声,说:“咱俩的事儿,你打了我朋友,也不合规矩,算下来也是你不讲规矩在先。”

    耿洋刚想辩驳,李牧不耐烦的说道:“你有事说事,如果还是这种废话,那我就挂了。”

    唐全急忙在耿洋身边低声提醒他:“要能屈能伸,以大局为重!”

    耿洋的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语气也试着软下来:“那个,上次你朋友挨打的事情,是我不对,我道歉,也愿意赔偿,多少钱你说个数,钱的事都好商量,只要你把《老男孩》里面关于我们家冀神老白干的片段删了,以后咱俩就井水不犯河水。”

    李牧说:“我不缺钱,我朋友也不缺钱,你拿个百八十万的,我们也瞧不上。”

    耿洋心里憋火,强忍着问:“那你说,你想怎么解决。”

    李牧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朋友说你打他时开的那辆法拉利还挺嚣张的,你今天晚上七点半之前,把那辆法拉利开到海州来赔给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