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机会来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004878.html
文章摘要: 第四百二十章 机会来了,达到高潮小背心速配,多孔砖流行音乐狐鸣枭噪。

    当晚得知一对狗男女第二天要在马薇薇家里约P的事情,李牧觉得机会来了。

    他第二天早上专门约徐建军出来见了一面,在茶馆包厢里跟徐建军说了自己的全部计划,确定徐建军全部都接收并且明白了之后,才主动提前结账走人。

    徐建军坐在只剩下自己的包厢里,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摸着口袋掏出一根烟来点燃,抽完之后才忍不住感叹一句:“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阴损,如果按他说的干,那简直就是缺德啊,可他又加了十万块钱,这就有些尴尬了,而且,更尴尬的是,为什么一想到他这个计划,自己就忍不住觉得很爽呢……”

    几天的跟踪下来,徐建军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正常男性,对展运这种玩潜规则的老流氓也有些不齿,对展运老婆张娟那种泼妇、市井小民的嘴脸也颇为不爽,所以,一想到李牧的全盘计划,他本能的感觉异常期待。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急忙把烟熄灭,随后起身走人,同时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到张娟工作的街道办附近就位,等自己过去。

    十点半,徐建军跟自己的几个手下碰了头,把大概的分工安排下去,随后便躲在车里盯着街道办的动静。

    十一点,张娟准时从街道办走了出来,骑着自己的小摩托车走了,准备到儿子学校附近的一个菜市场先买点菜。

    不过刚骑车出来,在一个丁字路口忽然被一辆进口400排量的摩托车撞到了车前轮,幸亏张娟的速度很慢,对方也提前刹车,所以两辆车只是轻微剐蹭了一下,没有大问题。

    惊魂未定的张娟堪堪把住车身没有摔倒,顿时便对着撞自己的摩托司机吼道:“眼瞎了还是你爹死了啊?不会看路啊?”

    对方带着镜面头盔,看不到面部表情,不过却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心情:单脚撑地支撑住摩托车,另一只脚只用了不到五成力气,就把张娟连人带车撞飞在地。

    倒地的张娟虽然并无大碍,但情绪恼火得很,可还没等她发泄出来,对方一拧油门,引擎一阵轰鸣之后,连人带车蹿没影了。

    张娟气疯了,爬起身来原地骂了几句,随后便给自己老公展运打电话。

    展运正在和几个中层领导一起讨论《非常访谈》收视率下降的事情,接到张娟电话只是例行公事的说了一声:“喂。”

    张娟怒不可遏的说道:“老公,刚才有个王八蛋骑摩托车把我给撞了,还踹了我一脚跑了!”

    展运皱起眉头,问她:“什么情况?”

    张娟便把刚才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道:“我不管,你得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找出来!”

    展运一听没什么大事,就是她嘴欠才挨的打,也就没往心里去,敷衍着问她:“看清对方车牌号了吗?”

    “没有,好像没挂牌。”

    “那你记住他长相了吗?”

    “没有,他戴个大头盔,什么都看不见。”

    展运说:“那我上哪给你找去?”

    张娟气鼓鼓的说:“那你找警察啊!你是电视台的台长,你让他们查,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查清楚的!”

    展运一阵头大,急忙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对张娟说:“这点小事儿也值当找警察?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抓住他能怎么样?给你赔礼道歉、赔你个三百五百的你就满意啦?那找警察大动干戈给你查人、抓人,不欠人情吗?欠了人情不要还吗?欠人情是三五百能解决的吗?”

    张娟没想到自己还指望着老公替自己出气呢,结果他把自己说了一顿,心里一阵不爽,刚想跟展运吵吵,展运又说:“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在外面不要总是那么强势,一点亏都吃不了,今天这事儿,你要是不骂人家,人家会踹你那一脚?”

    “你……”张娟气的语塞,永乐娱乐开户:展运不耐烦的说道:“哎呀我不跟你说了,你赶紧接孩子去吧,对了还有,我晚上有应酬,得晚点回去。”

    展运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张娟自己一个人拿着电话生了半天闷气,最终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把气强咽下去,骑上小摩托准备去菜市场。

    来到菜市场,张娟把摩托车停在门口,从前车篮里拿出手提包进了菜市场,可等她要掏钱付账时才发现,钱包竟然丢了。

    自己下班的时候明明检查过,确定钱包和手机都放进了包里之后才出来的,一路上也没打开,怎么就没了呢?

    张娟把包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发现钱包的影子,顿时仿佛被割下一块肉一般心疼不已,那可是自己上个月刚托人从香港买的Gucci钱包,花了将近四千块钱人民币,还没用一个月呢就不见了!而且里面还有自己的证件和银行卡,以及好几百块现金……

    于是,张娟急忙打电话报警,附近的巡警很快找过来,带她到附近执法岗亭做简单笔录,可当警察问起张娟具体细节的时候,她一问三不知。

    中间出了被摩托车蹭了一下,她全程没停过车,而且撞车的时候自己一直盯着那个戴头盔的家伙,他不可能在眼皮子底下偷自己钱包。

    警察最后判断,应该是在她到了菜市场停车之后、进菜市场买菜掏钱之前这段时间被偷的,菜市场人本来就又多又杂,小偷混迹其中也是十分正常的。

    张娟问及警察什么时候能抓到小偷、把钱包找回来,警察只能说:“我们已经立案了,会尽快侦查,如果有进展,我们会和你联系。”

    张娟急了:“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警察摊开手说:“我也没法给你保证。”

    现在城市天网系统还根本没开始建设,城市摄像头覆盖率很低,除了银行之外,菜市场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监控设备,所以查起这种小偷小摸的案子来非常麻烦,警察心里也都有数,一般已经发生的街头盗窃案很难及时侦破,大多数是现场抓获小偷之后,对他进行起底,进而能够追回一点赃物,再联系被盗人来认领,但找回来的机率非常渺茫。

    张娟急了,威胁几个办案警察:“我老公是电视台的副台长,这件事儿你们要是一直没有下文,当心我让电视台来曝光你们!”

    说完就又给展运打电话,诉苦自己丢了钱包的事情,还把警察不当回事的态度跟展运抱怨了一通。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钱包丢了就去找,光打电话给我有什么用?”展运快烦死了,屁大点事都应付不来,就知道给自己打电话,钱包丢了老子能给你找回来还是怎么的?

    张娟没想到打电话给老公求安慰,结果反而被指责一通,可还没等她再开口,恼火不已的展运三言两语就把她打发了,之后便借口有事要处理,直接挂了电话。

    张娟对展运的态度开始有了很大的不满,自己被车蹭、被人踢了一脚,他不当回事儿,现在自己钱包丢了打电话找他诉苦,他还是不当回事儿,连一句起码的安慰都没有。

    这时候,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说她老公是电视台副台长的事情是真是假,趁着张娟打电话的当口,再回头去看张娟留下来的信息,家庭地址一栏写的确实是电视台家属院的地址,于是为首的警察便安抚承诺道:“张女士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全力侦破,一旦有结果,第一时间通知你。”

    张娟见自己的威胁起了一些作用,对方的态度也重视了许多,情绪稍稍缓和了一点,一看时间,竟然十一点四十了,也顾不上继续掰扯,急忙离开岗亭,骑车去学校接孩子。

    钱包丢了,也没买上菜,恼怒不堪的张娟只能一边往学校赶,一边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把今天遇到的倒霉事说了一遍,然后说中午带孩子去娘家吃饭。

    张娟一直在心里感叹自己今天真是走了背字儿,但却不知道,这个背字儿才刚刚开始。

    吃过饭,张娟把儿子留在娘家午睡,自己骑车赶回家拿了张卡取了点钱,回到街道办,她一下午都在为中午发生的两件事情生气恼火。

    下午,张娟下班之后第二次来到菜市场,准备买些晚上的菜回去,她买了些蔬菜,又讹了一些葱姜蒜之后,便来到肉摊前,问了排骨的价格,肉摊老板说排骨七块五一斤,张娟就顺口说:“那给我来三根。”

    老板点点头,拆开三根排骨放在称上称了称,道:“两斤一两,十五块七毛五,您给十五块五。”

    张娟说:“你帮我剁了吧。”

    老板也没多说,拿过刀便娴熟的把排骨剁成小块,正要装袋的时候,张娟急忙开口说道:“别急,你把两头的大骨头给我去掉我不要,就把中间的小排挑出来重新给我称一下。”

    肉摊老板一脸为难的说道:“大姐,我们这排骨就是按根卖的,称完了剁完了您说您只要中间的,那这剩下的我咋办?”

    张娟皱着眉说:“剩下的你留着继续卖啊,还能怎么办。”

    肉摊老板说:“继续卖也没人要啊,只能便宜卖,我们本来就是小本生意,你这样我们也难做啊。”

    张娟不高兴了,嗓门也大了几分:“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我不想要你还强买强卖啊?有没有王法?”

    肉摊老板一看不少人都被她这一嗓子吸引了过来,便硬着头皮说:“这样吧,您只要小排也行,每斤您给加一块钱,我重新给您称一下。”

    “凭什么?”张娟顿时嚷嚷道:“你自己说的七块五一斤,现在又跟我涨价,欺负人呢?”

    这下围观的人变得多了起来,肉摊老板见不少人都用质疑和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当即认亏道:“行行行,算我倒霉,我给你重新称一下。”

    说完,肉摊老板快速把小排挑出来,重新放在称上称了一下:“一斤三两,九块七毛五。”

    张娟这才满意的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十块的,随后又放了回去,连带着纸币和硬币凑了九块四,递给对方道:“没零钱了,这些差不多了。”

    肉铺老板认栽了,摆摆手:“行行行,没有就没有吧。”

    张娟心满意足,拿了排骨就想走,这个时候,一个年轻小伙子看不过去了,站出来指着张娟大声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人家排骨按根卖七块五一斤,你自己跟人家说要三根,人家给你称完了、剁好了,你又说不要两头、只要中间,还要按照七块五的价格付账,完了还少给人家三毛五,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干这种事不嫌丢人啊?”

    许多围观者并不知道事情一开始的原委,他们还以为是肉摊老板欺负女人,经过这个年轻小伙子出来打抱不平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妇人厚着脸皮占别人的便宜。

    张娟一看周围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顿时就火了,怒骂那年轻小伙子:“老娘买东西,有他妈你什么事儿?是你哪个爹没穿裤衩,把你给露出来了?”

    小伙子听到这话也不生气,冷笑着说:“你瞅你长那逼样,跟个老茄子似的,看见你我就想吐,你当我乐意搭理你?你要是本本分分买东西,谁懒得管你?”

    张娟哪受过这种侮辱,闯荡大街小巷、菜场商场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她挤兑别人,啥时候被被人挤兑过?而且这小伙子骂人骂的实在是难听至极,一下子就把她气的暴跳如雷,伸手就要去挠那小伙子,嘴里骂道:“我艹你大爷的,你看老娘今天不把你那张嘴撕烂!”

    年轻小伙子压根不给她上来撕吧的机会,毫不犹豫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她脸上,骂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丑成啥样,还想艹我大爷,我大爷掐半拉眼珠也瞧不上你这种丑货!”

    这一巴掌力道挺大,打的张娟脸上火辣辣的不说,整个人一蒙,借着那股劲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指着那小伙子撒泼道:“你敢打我!我老公是电视台……”

    “电你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