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从未体会过的残酷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076500.html
文章摘要: 第四百三十七章 从未体会过的残酷,干完功名富贵从无到有,硬膜外枕戈待敌说几句。

    杜薇说,那个英国妹子一整天都没回复她的信息,Email没回,MSN也没回,估计是专注于做背包客了,还没有抽出时间来上网。

    李牧也知道心急没用,便让她顺其自然,现在只能等对方什么时候上线才能建立联系。

    除了MP3播放器,李牧手头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首先就是YY。

    上线一周的时间,YY用户就突破了五千万,并且增速依旧很快。

    与QQ所谓破亿用户不同的时,YY的用户活跃程度太高了。

    现在的QQ有大量的重叠账号以及僵尸用户,相当一部分人拥有两个甚至更多个QQ号,更有相当一部分人极少登陆,平均登陆频次甚至超过一个星期。

    也就是说,YY现在的五千万用户,除了一部分可能存在的重叠账号之外,剩下的几乎都是互联网的高活跃用户。

    根据开心农场提供的同步数据显示,五千万YY用户里,有四千一百万人绑定了贴吧与开心农场ID,也就是说,高活跃用户超过了四千万。

    四千万人所带来的,不只是一款软件的火爆,还有一大笔增值服务的现金流入,短短七天,YY的增值服务吸进突破了一个亿。

    牧野科技的测算专员认为,以目前的用户基础计算,目前YY的每月在增值服务方面的营收能力应该在两亿元左右,而现在有许多厂商主动联系牧野科技的商务人员,希望能够拿到YY推广资源的报价表,他们希望能够在YY上投放广告,李牧没有同意,他的指示很简单,YY暂时不接受任何广告投放。

    牧野科技不接受广告投放的消息很快就在业内传了出来,互联网行业没几个蠢人,送上门的钱李牧都不要,并不是因为他狂妄自大,也不是因为他不在乎钱,而是相比钱来说,他更注重用户体验。

    坊间传闻,QQ只是卖对话框的广告,一个月的收入就能超千万,以之前QQ庞大的用户群体以及展示效果来看,它是值这个价格的,甚至会更多,这也是为什么腾训一直不需要融资的原因之一,因为它确实太会利用现有资源去赚钱了。

    李牧觉得,如果在YY的对话框上,模仿QQ搞几个不断闪动变换的横条广告,对用户体验的影响太恶劣了,市场上只有自己一家的时候还好,用户没什么选择的余地,可当市场上还有竞争对手的时候,这种事情李牧就不愿意去做。

    所以,李牧放话给牧野科技的商务部门,只要QQ的日活用户还高于30万,YY就不考虑接广告的事情。

    这话被商务部门直接传达给了有意在YY上投放广告的商家,顿时在互联网行业掀起轩然大波。

    有人说牧野科技太狂妄了,有人却觉得它这么做正是最好的选择;有人说牧野科技竞争手段太粗暴,也有人觉得这种手段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李牧这句话,就等同于后世刘镪东在组建京东图书部门时,为了打压当当而给图书团队提出来的要求:图书音像部门三年内不许给公司赚一分钱毛利,或者五年内不许赚一分钱净利,否则就会把整个部门开除。

    刘镪东的意思很简单,而且和李牧现在释放出去的意思一样,那就是:我可以一分钱不赚,也要把竞争对手搞死!

    商场上来不得任何怜悯,前几年国内的互联网比的是谁更好看、谁更好用,现在李牧要比的是:谁饿肚子能活的更久、谁扒光了丢进雪地里能活的更长,这是未来数年后互联网竞争的模式,对现在的互联网人来说,就已经是从未体会过的残酷了,而互联网如果再等十年,竞争手段会更加残酷,演变成:大家把所有的钱拿出来拼命往外撒,看谁能吸引更多的人抢、看谁能撒的更久谁就赢,当然,一般竞争到这种程度,到最后基本上是双方都扛不住了,然后收起刀枪握手言和,再把所有家当拼凑到一起,停止撒钱,转而开始一起从用户身上套钱。

    最近的腾训本来就因为YY的诞生而风声鹤唳、一片狼藉,原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用户不断流失而毫无办法,现在李牧忽然放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整个公司上下更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李牧的狂妄深深刺痛了整个公司,但真正刺穿他们心脏的,却是赤&裸&裸的现实。

    QQ虽然已经开始着手开发群功能和个人卡通秀功能,但是照这个趋势看,没等他们把功能开发出来,QQ的日活就已经降到百万人以下了,现在公司账上虽然还有大几千万,可是收入在不断下降,马上就会出现入不敷出的状态,如果到了那一步,离倒闭也就没多远了。

    一群高管在苦苦思忖对策的时候,南非的MIH集团代表从香港赶赴深市,手握腾训33%股份的他们真的着急了。

    眼下,腾训的股权结构还很简单,团队占了大概60%,MIH集团占了33%,剩下的7%在IDG手里。

    但是,团队的60%股权又比较分散,就连马总自己也没能达到33%这么高的比例,所以,现在公司真正意义上的大股东就是MIH。

    历史上,MIH一直对腾训有着超乎一般投资公司无数倍的信任和宽容,他们从一开始就对腾训的未来抱有非常坚定的信念,所以他们才会从香港首富李家成长子的手里收走了腾讯20%的股权,又从IDG手里收走了剩下的股权,并且一直持股,除了上市之外,MIH从未主动减持过腾训的股票。

    可是……这他妈毕竟是上辈子的事了。

    这辈子,永乐娱乐开户:李牧卧薪尝胆、暗渡陈仓,给QQ挖了一个这么大的坑,眼看QQ即将跌入万丈深渊,MIH坐不住了。

    他们的代表、一个名叫迪恩·库伯的白人抵达深市与马总面谈,抛出了一个建议:QQ必须立刻放弃盈利,以牺牲盈利的方式来换取用户,这个时候,决不能再向钱看了,越向钱看,越活不长,所以,MIH的建议是:停止所有广告合作,QQ会员等增值服务免费赠送或者以极低的价格打折促销,或者想其他回馈用户的方式,总之都是为了拉近QQ与用户之前的亲密感;

    马总根据迪恩代表MIH提出的这点建议,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迪恩先生,说实话我愿意暂时放弃盈利来跟牧野科技对抗,但是腾训和牧野科技不同,腾训现阶段所有的收入全部来自QQ,而牧野科技的收入则是来自于开心农场,现在YY也只是放弃商业广告这一块的收入,而并没有放弃增值服务这一块的收入,如果腾训把增值服务和广告业务全停掉,那么仅靠账面上的这几千万,最多也就能支撑半年,庞大的团队需要养着、海量的服务器以及配套的带宽服务需要供着、公司其他的杂项开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没有收入真的坚持不了多久。”

    迪恩说:“马总,这也是我本次过来要跟您着重探讨的一个问题,我们MIH不愿意看着QQ倒下,所以,我们愿意在现阶段增持腾训股份,我们已经在和IDG沟通,把他们手里7%的股份收过来,我们也愿意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估值,从您和您的团队手里再收购腾训20%的股份,不过我们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所有的收购款都必须留作腾训的后续运营,您和您的团队不得套现。”

    说着,迪恩又道:“当然了,为了表示我们MIH愿意与您共渡难关的决心,我们愿意额外追加收购款的20%给腾训,一样全部用作运营。”

    MIH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不想任由QQ被YY击败,而使得自己手里的股份变得一文不值,他们想要再拿点钱出来搏一把,要输就多输一点,但若是腾训扛过来,那MIH就在这次投资里赚大了!这就是风险投资的真谛!

    若放在腾训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时候,想从IDG手里拿到那7%的股份,或者从创始团队里拿到更多的股份,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可能,也要付出极高的溢价成本才行,但是现在正在危难时刻,股份交易的价格有很大的下压空间,即便压不到太狠,最起码能把溢价全抹杀。

    马总略一犹豫,现在的情况,如果不跟牧野科技扛下去,可能QQ就死了,如果QQ死了,大家的所有努力都成泡影,账面上那点钱在给员工、股东发了遣散费之后基本上也就剩不下什么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退路,保守防御,到最后公司解散最多也就是拿个几百万走人,如果主动进攻,到最后最多也就是遣散了一分钱拿不到,如此看来,自然是要拼一把才甘心。

    不过,如果自己答应MIH的要求,MIH拿了IDG的7%,又加上自己团队的20%,那持股比例可就达到惊人的60%了,到时候MIH就是绝对控股,公司还能归自己掌控吗?

    马总思忖片刻,对迪恩说:“这样吧,具体的融资比例和估值,我们慢慢细谈,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能够谈妥一个双方都认可的比例和价格,那咱们就先签一个备忘录,然后我们给账面资金设定一个警戒线,如果资金到达警戒线,我们就按照备忘录签好的条款转让股权。”

    对马总来说,他从创业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如此狼狈过,从2001年中旬开始,他就意气风发的带领着QQ不断攀高,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没想到忽然冒出个牧野科技,给了自己当头一棒,虽说这一棒很疼,但如果因为眼前的疼,现在就就把公司大股东的位置拱手相让,他明显是有些难以接受的,但是,他也明白,如果等到自己真撑不住了再想转让股份,那时候的估值肯定也会跌的惨不忍睹,所以他希望现在先谈好比例和价格,然后等自己真扛不住了,再接受。

    迪恩以及MIH也都预料到马总会提出类似的要求,迪恩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了MIH的授意,这次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帮助腾训渡过难关,同时也确保自己之前的投资不会打水漂,所以如果马总不想这么早就转让股份,他们也不会强求,一切以解决问题为主,既然马总现在的意思是想先定好条款,然后再留给他自己一点念想,MIH自然也不会落井下石。

    于是,迪恩便说:“原则上我可以接受您的提议,不过备忘录具体的条款,我还得跟集团汇报过之后才能答复您。”

    马总点了点头,稍稍松了口气,说:“不要紧的迪恩先生,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彼此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这几天我安排你先在深市住下来,具体细则咱们慢慢沟通。”

    迪恩便道:“没问题,未来几天的时间,我就在深市待着了。”

    顿了顿,迪恩又道:“马总,刚才只是第一点,我这次来,集团还有一个建议,想让我转达给您。”

    马总急忙说道:“请说。“

    迪恩道:“我们也研究了一下牧野科技的YY,综合我们的一些分析师意见,我们希望QQ也能在产品开发上多发力,最好能够立刻在产品上找新的突破口,实话说,我们觉得如果现在QQ只单纯模仿YY的功能是必死无疑的,现在只能全力开发新的产品,争取在产品本身赶超YY才有可能逆转这个局面。”

    马总抿着嘴唇重重点头。

    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只是眼下忽然要开发新产品的话,大家都还两眼一抹黑,想用新产品逆转局面,那就意味着新产品一定要足够强大,短时间内去哪找一个强大新产品的构思?

    正此时,郭海明忽然一拍脑门,惊呼一声,说:“马总,您还记不记得,当初您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构思,是关于棋牌类游戏的,你当初说,如果有这样一个游戏大厅,直接整合进我们的QQ里,就能够秒杀联众……”

    马总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真真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也是被郭海明这么一点才想起来,其实在几个月以前,他就有一个牛逼的产品构思,当时他想模仿联众,弄一个QQ游戏大厅,但是因为自己有QQ这个强大的即时通讯软件在,就可以把用户以及用户的好友无缝转嫁到QQ游戏大厅上来,利用棋牌类游戏,增强QQ用户的粘度。

    只可惜,当初自己对局面太自信,把大部分的技术开发实力,都调配给郭海明做QQ渔场去了!

    一想到这里,马总心里懊悔不已,当初自己还想着等郭海明把开心农场干掉之后,再全力去做QQ游戏大厅,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一步步到了今天这个狗屁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