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矜持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226838.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二十一章 矜持,我呀内控狐死兔泣,养胃高原肇事罪。

    胡正道刚从外地回来,永乐娱乐开户:这次606寝室终于在李牧租住的房子里聚齐了。

    这次胡正道回来也给大家带来一个好消息,和雅楠妈妈配型成功的供体已经来到燕京,被安排进了雅楠妈妈所在的医院,开始接受术前检查了。

    胡正道心力交瘁的忙了这么久,眼下终于算是如释重负,酷爱足球的他今晚吵吵着要跟大家一醉方休。

    六人买了一大堆的酒菜来到裕城花园,吃吃喝喝、玩玩乐乐,顺便看了一场有些无趣的球赛。

    德国和爱尔兰踢了个1:1,一直1:0领先的德意志战车,在最后阶段被效力于热刺队的二流前锋罗比·基恩逆转,这是本届世界杯卡恩的球门第一次被攻破,第二次和第三次则要等到最后和巴西的决战了。

    球赛看完,李亚唯心情颇为不爽,爱尔兰那个他都不认识的前锋毁掉了他欢庆胜利的心情,薛剑锋依旧处于头顶绿油油、心里惨兮兮的状态之中,所以这两人极有默契的喝了不少啤酒。

    李牧跟胡正道多聊了一点关于王雅楠妈妈的事情,据胡正道说,如果一切顺利,最快本月下旬就能手术,王雅楠妈妈的身体状况虽然不太好,但比当初进ICU的时候已经好了一些,医生说可以支撑移植手术。

    李牧也终于松了口气,如果手术成功,不仅是王雅楠母女俩的事情,胡正道以后也能轻松许多,他这段时间的付出确实太多了,别说其他人,就连自己这个曾经活到三十几岁的中年人都对他相当敬佩。

    一直到将近十点半,喝得有点大舌头的李亚唯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对李牧说:“牧哥,晚上跟我们一起回寝室呗?”

    李牧笑着说:“我今天就不回去了,明天早起还有事。”

    “有啥事啊,你明天不是过生日吗,大家说好了晚上一起给你过,还有嫂子,你忘啦?”

    李牧说:“我没忘啊,饭店都订好了,云海居洱海厅,你们明晚七点到。”

    胡正道说:“明天雅楠来不了了,要在医院陪她妈妈,让我跟你道个歉,另外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李亚唯迷迷糊糊的听到生日快乐四个大字,忽然说:“哎呀,要不咱们今晚都别回去了,在这儿陪牧哥守岁吧,到十二点就是他的生日了。”

    李牧笑骂道:“快滚,我要你们一帮大老爷们陪我守什么岁,再说一个寝室都夜不归宿,这也太高调了。”

    李亚唯嘿嘿一笑:“我也就是跟你客气客气,瞧你那个紧张的样子,你说,是不是晚上有妞要来陪你守岁?”

    李牧摇了摇头:“没有,你要是乐意留下我也没意见。”

    李亚唯说:“算啦,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我跟其他哥几个一起回寝室睡觉。”

    李牧把醉醺醺的几个人送到楼下,看着他们相互搀扶着过了天桥,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回家。

    虽说李牧对过生日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一个人回到裕城花园的房子里之后,他还是难免有些唏嘘感叹。

    这是李牧重生后的第一个生日,等到12点过后,他才刚刚满20周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20岁的躯体内,居住着一个三十多岁、来自未来的灵魂。

    很多时候李牧会觉得孤独,孤独并不是因为没人陪伴,而是因为没人可以倾诉,或者没人能够理解自己,20岁,创下如此一份事业,李牧已经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但是这个成就背后,是一个永远无法与任何人分享的秘密,就连生他养他的父母都不可能分享,这秘密在李牧心里,注定是要死守着走完这一生的,这种感觉并不好,久而久之李牧甚至担心自己会得抑郁症。

    上次和陈婉酒后长谈,李牧曾经故意半真半假的说及前世,那算是李牧一种变相的倾诉,用一种别人听不懂,或者听懂了也不会信的方式,去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这虽然有些隔靴搔痒,但也算是起点作用。

    李牧预计等自己老了,自己会去写一本用自己的语言和逻辑进行加密的自传,在里面用某种方式隐秘的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等自己百年之后再公开,若有人能参透其中奥妙,世界一定会引发一场激烈的讨论,就好像被当代人怀疑是穿越的王莽一样,没准还能让自己的身份成为千古谜案,最后被人拿去写成小说、拍成电影,那样倒是也挺有趣的。

    一个人又喝了点酒,李牧站在阳台上俯视着霓虹闪耀的燕京城,心里忽然涌上一股豪情,以后,他一定要在这座城市中矗立起一座属于他的地标性建筑,不敢说我来我见我征服,也至少要让自己在这个城市里留下清晰的印记,借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存在。

    十一点钟,李爸给李牧打来电话,笑着说:“儿子,再过一会儿就20岁了,你现在有什么感想没有?”

    李牧笑道:“没什么感想,就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李爸说:“二十岁是最好的年纪,人生也不过才走了不到四分之一,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享受生活,再过几年,你会觉得这几年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不要到那个时候想起来又觉得后悔。”

    李牧很是受教的说:“谢谢爸,我记得了。”

    李爸乐呵呵的说道:“这次还是你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在爸妈身边过生日,你妈本来还说要去燕京陪你过生日的,被我给拦住了。”

    李牧好奇的问:“为什么啊爸,你跟妈要是一起来燕京待两天也很好啊。”

    李爸说:“你都这么大了,我可不想过分干扰你的生活。”

    李牧说:“主要是我现在事情太多,不然就趁着生日抽空回家待两天了。”

    李爸说:“男孩子太恋家不好,可以放在心里记挂着,但不要三天两头往家跑……”

    李爸的话还没说完,李牧便听见妈妈不太高兴的说道:“你别在这跟儿子瞎说啊,要是以后儿子回来的少了我饶不了你!”

    “哎呀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

    “去去去一边去,让我跟儿子说会儿。”

    李妈强势的抢过电话,随后声音立刻温柔了无数倍,笑着说:“乖儿子,生日快乐!”

    李牧傻乐呵道:“谢谢妈!”

    李妈问他:“你生日准备怎么过?”

    李牧说:“明天跟寝室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意思意思就行了。”

    李妈好奇的问:“就你和寝室的室友吗?”

    李牧嗯了一声,说:“就几个室友。”

    “哎呀。”李妈感叹一声,说:“儿子,够年龄谈恋爱了,别总是每天都跟室友混在一起,要多接触接触漂亮女同学!”

    李牧笑道:“妈,我谈女朋友了。”

    “是吗?”李妈惊喜的问他:“哪儿的姑娘?”

    李牧说:“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跟爸爸一起到汽车站送我去金陵,当时有一个女孩子……”

    李妈激动的说道:“噢噢噢!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姓苏的小姑娘吧?当时她爸妈也在,你说你谈女朋友了,就是她吗?”

    李牧也没隐瞒,坦诚道:“对,就是她。”

    “不错不错!”李妈欣喜的笑道:“我第一眼就挺相中那个女孩的,模样好看,人也很有气质,大大方方的,绝对是少找的好姑娘,她爸爸好像是咱们海州的公安局长吧?”

    “是的。”

    李妈笑道:“我儿子是真有本事!连公安局长的女儿都能追到手,不简单!”

    李爸这时在一旁追问:“真的吗?真是那个姓苏的小姑娘?”

    李妈道:“小牧说了,是她!”

    “嘿!”李爸笑道:“好样的儿子,那姑娘绝对是万里挑一,你可得好好把握啊!”

    李妈插话道:“什么时候把她带回家里吃顿饭?

    李牧笑道:“以后再说吧,现在年纪还小,带回家吃饭你们不怕邻居说闲话啊?”

    李妈说:“谁爱说就说去呗,有这个好的未来儿媳妇,别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李爸说:“你也得考虑考虑人家小姑娘的情况,这么早就来咱家,人家能好意思吗?”

    李妈笑道:“我就是顺口一说,先不带回家也没关系,小牧你知道自己把握好就行。”

    李牧便道:“放心吧妈,我心里有数。”

    李妈说:“妈知道你心里有数,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

    李牧说:“那你和我爸也早点休息吧。”

    “行,再次祝我的乖儿子生日快乐!”

    李妈那边收了线,李牧心中感叹,这辈子爸妈的性格比上辈子要开朗得多,两人眼下对生活的态度,简直比上辈子的这个时间段要乐观无数倍,上辈子的这个时候,正是他们最辛苦的阶段,而这辈子的这个时间,却是他们四五十年来最感觉轻松也最感觉有成就感的时刻。

    正感叹着,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打来电话的,竟然是赵子秋。

    李牧接通电话,便听赵子秋问他:“李牧你在哪呢?”

    “在裕城花园,怎么了?”

    赵子秋说:“我正好路过你楼下,要不要下来见一面?”

    李牧心里一直想着她,但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间段路过自家楼下,便脱口道:“要不你上来吧,下面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赵子秋说:“我就不上去了,一个人大晚上的去你家多不合适。”

    李牧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忽然变得这么矜持了,一下子分的这么清楚,倒是让他心里涌上些许失落。

    失落之余,李牧也只好说:“那你等着,我这就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