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狡诈的赵爸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412334.html
文章摘要: 第六百三十一章 狡诈的赵爸,头眩目昏沉沉单音,抟空捕影浑厚货主。

    今年燕大放假的时间比人大早了两天。

    赵子秋想跟家里找个趁放假在燕京多玩两天借口,永乐娱乐开户:好能在燕京多待几天。

    很多在燕京上学的学生在放暑假的时候都会晚走几天,和同学们一起组织在燕京好好玩玩,赵贤良也很理解,便特意批准了她在燕京多待一个礼拜的请求。

    得到老爸的首肯之后,赵子秋便一直惦记着等放了假之后,无论如何都要死缠着李牧几天,这段时间李牧一忙起来很少有时间陪她,以至于她心里多少有些小女人情绪,李牧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

    但是,赵子秋和李牧都万万没想到,赵贤良一开始那么爽快的答应赵子秋,其实只是一个麻痹她和李牧的计策,他这个狡诈无比的计策让李牧和赵子秋都觉得两人有足够的时间过二人世界,所以不妨安心等到赵子秋放假再说,可到了赵子秋放假的前一天,赵贤良忽然给赵子秋打了个电话,告诉赵子秋:“我让秘书给你订了明天晚上八点钟的机票,你今晚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学校最后一天课之后就直接打车去机场,到时候我跟你妈一起去机场接你。”

    赵子秋一下子就傻眼了,之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一手?这变卦变的也太突然了!

    赵子秋忍不住问他:“您不是答应了让我在燕京多玩几天吗?现在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是啊,我变卦了。”赵贤良坦坦荡荡的说:“你要是想玩,过几天让你妈和你小姨带你去夏威夷,你小姨一直说要过去度假,正好你妈最近也没什么事情,让她带着你一起去。”

    “我不去!”赵子秋当即拒绝,抗议道:“我就要在燕京待着!您之前答应过我的,我不管,我等一个星期之后再回去。”

    “你敢!”赵贤良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道:“明晚你要是不回来,我跟你妈第二天一早就去燕京亲自把你带回来。”

    赵子秋还要抗争,赵贤良却毋容置疑的说道:“就这么定了,这件事没得商量!”

    说完,赵贤良便直接挂了电话,留下赵子秋一个人委屈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赵子秋这才意识到,爸爸根本就是在骗自己,先是麻痹自己,然后再来个出其不意,太阴险了。

    心里委屈不已的赵子秋立刻给妈妈打电话,把事情在电话里跟妈妈倾诉一遍,求妈妈道:“您帮我跟爸爸说说好话,让我在燕京待几天再回去好不好?”

    谢芸也只能无奈叹气,说:“你爸这次态度很坚决,我看你还是先回来吧。”

    “可是我都跟李牧说好了……”赵子秋声音一颤,眼泪就流了出来,满腹委屈的说:“他一天到晚忙的不见踪影,好不容易才让他答应我放假后好好陪我几天……”

    谢芸听见女儿微微的哽咽声,不免心疼自己这个傻姑娘,死心塌地跟着李牧,却连李牧的底细都不清楚,他手里握着那么多的事情,真忙起来估计也确实顾不上儿女情长,可谁让她偏偏选了个这样的男朋友,赵贤良也是过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跟自己女儿玩这种心思,这是跟谁过不去呢?

    谢芸安慰女儿半晌,叮嘱女儿先别急,等自己给她爸爸沟通过再说,随后谢芸挂了电话便直奔赵贤良的办公室找他算账去了。

    赵贤良正埋头看文件,门没敲就被人推开了,他不用想也知道来的是自己老婆,谢芸辞去大学教授的工作之后一直在自己的企业里工作,为自己分忧解难,两人办公室离的不算远,几步路就能杀过来。

    赵贤良抬起头来的时候,谢芸已经到他办公桌前了,双手抱肩上下打量着他,皱眉说道:“赵贤良你也真有意思,把你那点尔虞我诈拿去诳你闺女有意思吗?”

    “有意思。”赵贤良哼哼一笑,放下手里的文件,说道:“好好的放假不回家非要在燕京玩什么?燕京哪她没去过?她心里那点想法你还猜不出来吗?”

    谢芸气鼓鼓的说道:“我干嘛要猜啊?子秋眼看快二十的人了,我管她这些做什么?累不累?”

    赵贤良撇嘴一笑:“你累我不累。”

    “你这个人……”谢芸火了,反问他:“你到底想管她到什么时候?她跟李牧的事儿你现在心里还反对着呢是吗?”

    赵贤良急忙说道:“哎,我可没有啊。”

    谢芸咄咄逼人的问他:“那你这是干嘛呢?跟孩子玩这点小心思干什么?”

    赵贤良表情也逐渐严肃了起来,说:“谢芸,她跟李牧的事情我不管,但是这件事不管怎么样都得有个度,平时他俩在燕京上学生活恋爱的我想管也管不了,但不代表我什么都可以给他们开绿灯,你说她好好的放了假不回家在燕京做什么?还跟同学一起在燕京玩几天,真当她爹傻啊?我要真答应她,那她放假不回家的这几天我连觉都睡不踏实,男人疼闺女的心情跟你们老娘们疼闺女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你懂吗?”

    谢芸一见赵贤良这么认真严肃,再仔细想想他的话,自己倒也真的理解他,父母辈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子秋这点小心思确实瞒不住父母,以着赵贤良这二十年来疼女儿的方式,能默认接受子秋跟李牧的事情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时候也确实得考虑考虑他的感受。

    可是另一方面,女儿也确实让人心疼,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谈恋爱,谁不是整天朝思暮想的,半天就不愿意分开,李牧这小子本事太大,折腾这么多事情就够难以想象的了,前段时间听说还把香港一个颇有实力的望族给举家逼到澳洲去了,他这样的人,也自然不可能跟其他在校大学生那样,有充足的时间去谈恋爱,难免会委屈了女儿。

    想来想去,谢芸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她没再继续跟赵贤良争吵,而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赵子秋回了个电话。

    赵子秋接通电话,还心怀期待的问:“妈,你跟爸爸说了吗?”

    “说了。”谢芸语气中透着无奈:“你爸不同意,有些时候你也要为他想想,平时他想到你,就想着你在燕京上学,尽量不去想你跟李牧的事儿,可你放假了还不回来,你说他心里能舒坦吗?”

    赵子秋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说到这件事情,她心里也确实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爸妈曾经在自家别墅里碰巧撞到了自己跟李牧在那里过夜,所以她也难免心虚。

    谢芸这时候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子秋,要不你就听你爸的,放假就先回来,你一回来你爸也就放心了,到时候让李牧到杭城来看你,妈请他吃饭,他要是敢说忙,你就说是我说的,要是他连我的面子都不给,我看你也别跟他在一起了。”

    赵子秋知道妈妈这句话也是玩笑意味居多,不过她既然都这么说了,这件事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斡旋的余地了,于是赵子秋只好说道:“我知道了妈,明天晚上我就回去。”

    谢芸放下心来,说:“妈明天去机场接你,不让你爸去了,省着你看见他生气。”

    “我不生气,您和爸爸一起来接我吧……”

    赵子秋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却也实在是没其他的办法,只能给李牧打电话,告诉他自己一放假就得回家的消息,李牧没想到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心里立刻意识到,以她爸爸的谨慎,未来两个月时间里想见到赵子秋怕是不那么容易。

    算下来,李牧和赵子秋也只剩下这一晚上的时间。

    于是李牧跟赵子秋约好,直接开车去燕大接她,原本赵子秋第二天还有课,但是她已经不准备去了,提前收拾好了行李,就等着李牧过来了。

    燕大门口,赵子秋推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站在路边,含笑看着李牧的车进入自己视野,一直到在自己面前停下。

    这一刻,赵子秋把明天就要离开的事情抛到脑后,想到的只是自从来了燕京上学,每一次回家都是李牧开车来学校接自己、再把自己送去机场,对于她这个初次离开家、北上一千多公里来求学的女孩来说,能在异乡遇上李牧,怎么想都是满心的欢喜与庆幸。

    李牧下车帮赵子秋把行李箱塞进了后备箱里,两人都上了车之后,李牧问她:“明晚就回去了,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或者想吃的东西?”

    赵子秋眉目含情的看着李牧,难忍娇羞的说:“没有,我现在就想跟你待在一起,一分钟也不想分开。”

    李牧伸出手,用指背轻轻在她发烫的脸上摩挲片刻,柔声说道:“好,从现在开始,一分钟也不分开。”

    赵子秋眼眸中满是惊喜:“你说的,可不许变卦。”

    李牧点点头,问她:“晚饭还没吃吧?想吃点什么?”

    赵子秋说:“咱们买点菜去我那吧,我来做晚饭。”

    李牧神秘一笑:“不去你那儿,待会我带你去个地方。”

    赵子秋不知道李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李牧却故弄玄虚的说:“走,先去买点食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