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掰手腕的准备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439106.html
文章摘要: 第六百四十七章 掰手腕的准备,外企反悔军警民,神魂颠倒胭脂良友。

    城西分局多少年没有发生过如此混乱的大场面,有人公然在分局大院停车场殴打他人,打的还是燕京名气不小的亿万富翁,还有更离奇的,亿万富翁精挑细选的四个猛将级保镖,竟然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三个人瞬间放倒,这三人的身手简直强的吓人,就算是警务系统里的特警怕是也比不了。

    不过好在这几个人是在分局的大本营动的手,呼啦超一大帮警察一出来,还有人带着配枪,这三人也一下子偃旗息鼓。

    眼见李牧主动伸手让警察铐了,王元朗三人也只能放弃抵抗,束手就擒。

    苏映雪担心警察回过神之后为难自己,此刻已经按照李牧吩咐,拿着他的车钥匙进了他的奔驰G55里,发动汽车没着急走,而是看着李牧被抓进去,这才噙着泪开车出了分局。

    随后,大批警察把四人押进了办公大楼,另一波以姓宋那警察为首的几人,此刻则都紧张不已的围在黄锦潇的身边,关切询问黄锦潇身体有无大碍。

    黄锦潇五十多岁,平日里养生锻炼也非常到位,身体还算壮实,但怎么也不是李牧这么一个二十岁小伙子的对手,浑身上下到处都痛的要死,以至于他连动都动不了,只能呜咽着骂道:“妈的你们愣着看我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叫救护车!”

    姓宋的警察赶紧掏出手机打了120,这时候一辆警用轿车停在跟前,分局的局长陆常勇刚赶回来,一见这里横七竖八的躺下好几个人,感觉情况不对,急忙从车里下来,到跟前一看黄锦潇那张血淋淋的脸,紧张不已的问他:“黄总,您这是怎么回事儿?!”

    黄锦潇已经快恨的失去理智,抬手指着姓宋的警察说:“你问他!”

    陆常勇急忙追问那警察,喝道:“宋征,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征急忙起身,拉着陆常勇到一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描述了一遍。

    陆常勇听完出离愤怒,指着宋征的鼻子骂道:“老子让你接待好黄总,你他姥姥的就是这么给老子办事的?亏我还把你当块材料培养,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捅出个多大的篓子!”

    陆常勇没法不生气,黄锦潇是什么人物?自己这种身份地位,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就算有,平时也绝对不敢给他打电话,黄锦潇平时接触的警务系统官员级别都比自己高得多,最次也是在市局里身居要职,再高直接摸到部委里去了,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小虾米。

    这次的事情也不是黄锦潇找上陆常勇,而是陆常勇在市局里的顶头上司亲自打电话吩咐他,顶头上司在电话里说黄锦潇家里出了点意外,黄家一个晚辈开车撞人逃逸,把一辆登记在黄锦潇名下的宾利轿车遗留在了现场,黄锦潇让他的司机来顶包,正巧这件案子按照事发地点来说,归城西分局来管,所以陆常勇的上司就把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了他来负责。

    陆常勇是那个上司的心腹,这件事情的真相整个警务系统目前就他和陆常勇知道,于是陆常勇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一方面希望把上司交给自己的事情办好,另一方面也希望借着这件事情跟黄锦潇套进点关系,结果没想到,黄锦潇就在自己的分局被人打成了猪头,这责任自己怕是怎么都不可能摆脱得了,如果顶头上司怪罪下来,自己的前途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于是,陆常勇立刻吩咐宋征:“立刻把那几个闹事的人给我办十五天刑拘,先不要送看守所,就拘在咱们分局,给他们上点手段,未来48小时之内让他们尝尝厉害!”

    宋征急忙点头:“我这就去办!”

    陆常勇自己紧张的蹲在黄锦潇身边,反复向他道歉检讨,并且向他承诺:“黄总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替您讨回公道!”

    黄锦潇愤怒之下,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他的脸上,愤怒的骂道:“你他吗算什么东西,给我讨回公道?你他吗也配!我告诉你姓陆的,你把那小子给我看好了,他要是跑了,你就死定了!”

    周围的几个警察神情一怔,谁也没想到,黄锦潇竟然这么大的胆子,当着好几个警察的面这么威胁一个分局局长,可偏偏陆常勇真就被他吓破了胆,他不敢擦脸上带血的口水,反而一脸卑躬屈膝的样子连声答应:“您放心黄总,我一定把人看好……”

    水潭医院的救护车很快赶到,医生护士来到现场吓一大跳,干这么多年救护,从来没见过在公安局里面打架打成这幅惨样的,现场伤者一共七人,能来的三辆救护车都来了,陆常勇急忙要求医生护士先把黄锦潇送去医院,于是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急忙先用担架抬着黄锦潇上了第一辆救护车。

    黄锦潇上车之前,扭头对身边脸肿成猪头的律师说:“小吴你也上来,顺便给老三老四打电话,让他们直接去医院!”

    姓吴的律师点点头,也跟着上了救护车,陆常勇下意识的也想跟上来,黄锦潇眼看他一条腿都踩上了车,立刻喝道:“你他吗跟着干什么?滚!”

    陆常勇立刻悻悻的说:“黄总,我陪您去医院……”

    黄锦潇再次怒骂一声:“滚!”

    陆常勇只能灰溜溜的又下了车,眼看周围几个下属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心里那股邪火已经快憋炸了。

    好赖也是个分局长,走哪别人都得给点面子,没想到在这儿被黄锦潇骂的狗血淋头,陆常勇心里虽然恨极了,但是一点办法没有,谁让自己跟黄锦潇之间差了无数个段位,他要真是想弄自己,一句话的功夫能把废掉自己十年仕途的努力。

    火在心头,他忽然想到给自己惹出这么大麻烦的人,愤怒不已的他迈步就往办公大楼里走。

    ……

    苏映雪开车出来之后,便立刻把车停在了城西分局不远处的路边,随即匆忙下车来到公用电话亭前,竭力思索着赵康的手机号。

    李牧给她车钥匙的时候没有把手机一同给她,而她的手机早就四分五裂,根本找不到赵康的电话号码,不过好在她依稀记得赵康的手机号前九位跟李牧一模一样,唯独后两位不同,自己当时还好奇的比对过,确实是有印象。

    想了约莫半分钟,苏映雪便想起一个不太确定的号码,本想着打不通再重新尝试,没想到电话那头接电话时的那一声“喂”颇为耳熟。

    “是赵康吗?”

    “是我,你是?”

    “我是苏映雪,李牧出事了。”

    赵康的声音立刻紧张的提高一个八度,大声问她:“李牧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映雪急忙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电话里告诉了赵康,正趁着放假的机会跟女朋友过二人世界的赵康在听闻整件事情之后怒不可遏,一边给宋亮打电话,一边把女朋友撇到一边,自己开车赶往城西分局。

    宋亮人一直在燕京,而且他跟陈泽最近一直在搞俱乐部以及三环那几块地皮的事情,眼下正好就在一块,一听说李牧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赶紧拖着陈泽就往城西分局赶。

    陈泽被宋亮从办公室拖出来,一路小跑到了停车场才算是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完事情经过之后,陈泽也傻眼了,李牧竟然跟黄锦潇干上了,还把黄锦潇给打了?这小子也太生猛了吧!黄锦潇在燕京能耐不小,可不是当初那个陈光华能比得了的,以李牧的实力,踩陈光华没问题,但是踩黄锦潇还是悬了点,最重要的是,黄锦潇在燕京各大部委里的人脉算得上是很强,想搞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即便心里惊讶,陈泽也还是毫不犹豫的跟宋亮上了车,宋亮飞快开车出发,陈泽便坐在副驾上盘算着李牧跟黄锦潇干上,能有多大胜算。在她看来,姓黄的是一个不小的望族,能耐很大,不过李牧的产业倒也不输他,没准他动手之前就已经有了跟黄家掰手腕的准备。

    ……

    城西分局,李牧遭受的待遇格外粗暴。

    首先他没跟王元朗几个人关在一起,而是被单独关在了一间审讯室,几个押他进来的民警把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掏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把他铐在了审讯椅上,等宋征过来之后,一见李牧竟然还能坐着,便立刻禽亲手把他铐在了暖气片的下管道上,几乎贴着地面墙角,以至于李牧只能非常费力的蹲在暖气片旁边。

    宋征一边检查手铐是不是铐的足够紧,一边不忘威胁李牧:“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次是死定了!”

    李牧点点头:“谢谢你好心提醒,我记着了。”

    宋征冷笑道:“行,你接着牛逼,很快让你连哭都没有眼泪。”

    说罢,宋征站起身来,对身边两个民警说道:“你们俩再找两个同事一起加个班,轮班给我看好了,确保他在未来48小时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也不能上厕所!”

    那两人相视一眼,一时间没人答话,宋征怒道:“愣他妈什么呢?这是陆局吩咐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