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取一补三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1973566.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九十章 取一补三,窠臼重大事项我忽然想,墩布儿女之情扬声。

    一下子想到了这件事,苏伟民对正在进行的饭局便彻底失去了兴趣,满脑子都在琢磨去年夏天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李牧的父母是西岭煤矿的工人、郭林是西岭煤矿的矿长,这本身就存在了发生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在刑侦上来说,两条线索已经具备了上下贯通的可能;

    郭林包小三、贪腐并且与吴冬关系极为密切,吴冬撞死人肇事逃逸、据称当时郭林也在车上,这几条关键的线索,当初都是先从网络上爆出来的,其中郭林被爆在先,吴冬被爆在后,按照时间先后、逻辑关系可以看得出,吴冬之所以被曝光,就是因为有人要搞郭林,他只是因为与郭林有灰色利益交易,而被拿来当工具的倒霉蛋罢了。

    当时市局的局长杜成和苏伟民都对背后曝光郭林、吴冬的势力非常好奇,但之所以没深入追查下去,一方面是因为当时市局确实不具备互联网侦查的经验和能力,另一方面,这股势力实在是太神秘又太神通广大,即便是他们也不敢随便招惹。

    现在想想,能把互联网玩的那么熟练的,也就非李牧莫属了,他都能在一年时间里创下这么大的事业、被央视称之为互联网骄子,在网上搞搞郭林、吴冬,对他来说肯定是易如反掌。

    想通了这一层,苏伟民就已经在心中笃定,当初这一切必然是李牧所为,不会再有其他可能。

    得到这个结论之后,苏伟民心里一下子堵的厉害,他做梦也想不出来,自己能够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竟然是因为李牧。

    如果不是李牧针对郭林,那么吴冬恐怕就不会被牵连其中,李嘉伟之所以倒台,与郭林并没有什么干系,主要是他收了吴冬的钱,想帮吴冬隐藏肇事的证据,从而被杜成发现了命门,在那之后,杜成才动了在走之前扳倒李嘉伟、再扶持自己上位的心思。

    整个捋下来,苏伟民心里已经明确的意识到,如果不是李牧,自己根本不可能坐上海州市局局长的位置,早在一年前,李牧就已经帮自己爬过了一段靠自己的话、十年也爬不完的仕途历程。

    ……

    午饭过后,李牧的父母在市局副局长亲自陪同下先行回家,李牧则受邀在市委办公大楼的一间会议室内,与丁思成、民政、工商、税务的一把手举行一次内部座谈,原本会议没有计划让苏伟民参加,不过丁思成临时把苏伟民留了下来,点名要求他与会。

    名义上,李牧是要回来为海州市孤寡老人捐款,但实际上,他是想借机会跟海州市委接触一下,为父母在海州的安全以及方便寻求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座谈会一开始,李牧便先抛出捐款的事情,开口对丁思成说道:“丁书记,我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海州人,对海州感情深厚,本来我是很希望他们能跟我一起到燕京定居,但是他们出于对海州的感情,还是决定要留在海州。而且他们一直想为海州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尤其想捐一笔钱给海州的孤寡老人,解决孤寡老人的基本生活以及养老问题。”

    丁思成以为李牧是要以他自己的名义捐款给孤寡老人,没想到竟然是想以他父母的名义,于是便顺着李牧的话,赞叹道:“李总的父母果然是极具社会责任感。”

    李牧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又说:“他们的社会责任感确实很强,不过眼下他们自己正准备把咱们海州的百货大楼承包改造,资金占用较大,所以捐款给海州孤寡老人的事情,就由我来代他们捐赠。”

    丁思成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心里明镜一样,李牧先说他父母想捐赠,又提他父母想承包改造百货大楼的事情,这其实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自己父母在海州的事情,希望市政府多上点儿心。

    李牧继而又道:“捐赠总额暂定为一千万,这一千万全部用来改善海州孤寡老人生活问题,希望市政府民政部门能够成立专项基金,专人监督、专款专用,确保钱都能够用在刀刃上。”

    丁思成道:“李总尽管放心,这件事情市政府会亲自监督。”

    李牧满意的说:“那就好,有市政府的领导帮忙监督,我个人也就放心了。”

    说着,李牧又道:“另外,因为我个人可能长期在外,所以父母在海州多少有些照顾不到,我最担心的就是父母的安全问题,所以希望各位领导能够多费点心,父母的安全能得到保障,我在外也就能更加放心。”

    丁思成早就猜到李牧这次回来肯定是为了父母的安全问题,于是当即便道:“李总,这一点我们之前已经有过讨论,您父母安全的问题,海州市局自然责无旁贷,未来我们会派出最有经验的优秀干警,7x24小时保障你父母的人身安全。”

    李牧听闻这话,当即感谢道:“那实在是太感谢丁书记了。”说着,李牧又看向苏伟民,笑着说:“苏叔叔,以后这件事情要劳烦您和市局的警官们多帮忙了。”

    苏伟民面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说:“我会安排协调好专人来负责的,请尽管放心。”

    李牧说:“由于市局要额外投入专门的警力来保护我父母的安全,我个人愿意在未来的五年内,每年赠送给市局二十辆警用车,共计捐赠一百辆警车,作为对占用警力资源的补偿。”

    丁思成急忙说:“李总,你是海州人民的骄傲,你父母的人身安全,是海州市政府、海州市公安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怎么能说是浪费警力资源呢。”

    李牧说:“警力资源是属于整个海州市民的,我为父母争取特殊待遇,虽然有我自己的理由和原因,但我侵占了市民的警力资源这也是客观事实,所以我捐赠二十辆警用车,就是为了弥补我自己浪费的这部分警力资源,更是为了保证市民的权益不会受到侵占。”

    李牧可不想哪天万一有人在小报或者小网站上做文章,说自己为了父母的人身安全,私自调用海州市的警力资源,所以李牧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自己要求海州市政府、市局保护父母人身安全的客观事实很难隐藏,那就干脆坦荡荡,同时再用其他手段堵住别人的嘴。

    如果捐赠警车,李牧就不怕任何人借题发挥,我是借用了海州市局部分警力没错,但我也不是白白使用,现在警车普及率不够高,市局警察机动能力较差,我以后每年拿出三五百万来,赞助市局二十辆车,车多了,警察执勤的效率也就更高,等于我变相弥补了被抽调的那部分警力给市局带来的效率缺失,这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苏伟民听说这话之后,心里也是激动不已,市局警车整体数量较少,而且大部分是十万公里以上的老旧车型,属于半月时间在执勤、剩下半月时间在修车厂的类型。在这种大环境下,整个市局的警力快速调动相对困难,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也受到很大的限制,警车数量不足,市区例行巡逻的警车数量也整体偏低,巡逻警车少了,犯罪率也会随之增加,打架斗殴、小偷小摸案件一直呈上升趋势。

    苏伟民从上任的时候就希望市政府能给市局多增加一批配车,但是每一次得到的结论就是两个字:没钱。

    在经济发展为核心的指导思想下,市政府有限的资金也都投入到了经济建设当中,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给市局。

    苏伟民多次奢望,以海州这么小的城市,如果自己手头能多出十辆警车,将其全部投入到街头巡逻,整个海州的治安就一定能够提升不少,可是每一次申请都被市局打回来,打回来的理由是:相信市局能够克服眼下巡逻车不够的局面,市政府财政预算不多,当下努力发展经济才是第一要务。

    苏伟民眼看市政府不批预算,又主动找省厅需求帮助,但没想到省厅给的回复是:眼下南苏省一个省会城市、十二个地级市、二十二个县级市,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不缺警车,就连省厅眼皮子底下的金陵警车都不够用,又哪有能力顾及到海州市局。

    可是,让苏伟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李牧一开口就直接许诺每年给市局捐赠二十辆警车,这可是至少三百万啊!这批车如果真的到位,那市局的机动性一下子就能得到巨大提升,相比保护李牧父母所占用的那点警力来看,李牧这每年二十辆警车为海州市局带来极大的便利和效率,简直是给市局的超高回报了。

    丁思成也没想到,李牧为了父母安全,出手竟然这么大方,捐赠给民政系统的钱先不说,五年一百辆警车,这可至少就是一两千万,他觉得,自己的诉求并非让李牧捐钱,而是借机和李牧建立一定的关系、为将来谋取更多的人情与便利,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说道:“李总,保护你父母的安全是海州市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对此有任何异议,所以你也完全没必要额外做任何补偿。”

    李牧明白丁思成的意思,他不想李牧算的这么清楚,因为李牧这种取一补三的做法,会让这其中的人情成分显得极低,如果自己让李牧取一补零、甚至取二补零,这里面的人情成分就自然大得多了。

    不过李牧似乎不准备领这个人情,他坚持道:“丁书记,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如果您不接受,那我也没有脸面让海州市局帮忙,只能从外界寻找其他类型的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