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南方姑娘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2728829.html
文章摘要: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南方姑娘,史略猪肝死有余辜,百兽率舞之乱这一集。

    回复李牧一个“好”字的那一刻,蔚澜丢掉手机,慌忙的开始穿衣打扮,李牧要去自己上次编造的那个小区接自己,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必须比他更早到,万一不小心撞上,那就不好解释了。

    好在是天生一副美到无可挑剔的面孔,蔚澜只是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涂了淡淡的口红便急匆匆的出了门,在酒店门口拦下一辆出租,直奔上次的那个万科御景小区。

    蔚澜生怕李牧到的比自己早,亦或者与自己刚好撞上,于是刻意让自己载着自己在小区的另一个门,司机刚把车停稳、蔚澜正要下车,便收到了李牧的短信:“我到了。”

    蔚澜急忙收回了准备推开车门的手,发短信问他:“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李牧回信息:“就在上次你下车的地方,还是那辆车。”

    这条信息刚发过来,李牧又发来一条信息问她:“要不要叫上你闺蜜?她有没有空?”

    蔚澜见李牧说在上次下车的地方,于是便松了口气,急忙推门下车然后进了小区,一边快步走路,一边回复:“我闺蜜单位加班,还没回来。”

    正在车里的李牧本意也并非是想把她闺蜜叫上一起,只是客气客气,见她这么回复,便也没说什么,回了个OK,便安心的等她出现。

    几分钟后,蔚澜的身影一路小跑着从小区大门里出现,一上车,蔚澜就看出李牧的不同,下意识的问他:“呀,你怎么留起胡子来了?”

    李牧伸手摸了一把坚硬的胡茬,笑着说道:“这几天忘了刮了,有点不修边幅。”

    蔚澜笑道:“有姑娘陪还不修边幅,不怕姑娘嫌你胡茬子扎得慌啊?”

    “啊?”李牧一脸懵逼的看着蔚澜,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她知道自己跟陈婉的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李牧又觉得不可能,自己跟陈婉的事情相当之谨慎,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蔚澜更不可能知道。

    蔚澜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说错话了,急忙说道:“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

    李牧这才点点头,也没怀疑,微微一笑,说:“我决定留段时间胡子看一看,这样看起来更成熟一点。”

    蔚澜说:“确实比之前显得成熟了不少。”

    李牧笑道:“这样也好,待会儿去了酒吧不怕被人认出来。”

    蔚澜仔细盯着李牧看了看,笑道:“虽然是比之前显得更成熟、也更有男人味,但就靠一点胡茬就想让别人认不出你来,你是不是也太天真了,现在你这张脸,全国人民谁不是记忆深刻啊?”

    李牧耸耸肩:“要不咱俩找个老外比较多的酒吧。”

    蔚澜无奈一笑,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眼镜盒,从里面拿出一副玳瑁材质的窄框眼镜,递给李牧道:“戴上看看。”

    李牧接过眼镜看了看,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度数,便问她:“平镜啊?”

    “嗯。”蔚澜点点头,说:“防辐射的,偶尔戴戴,有时候需要跟合作伙伴谈事的时候也会戴上,装模作样用的。”

    李牧哈哈一笑,将眼镜戴上,拉下头顶的梳妆镜看了看,还别说,戴上眼镜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

    之前的李牧,发型和容貌都显得有些酷帅范儿,有些年轻不羁的感觉,而现在有了点胡茬,又戴着眼镜,就显得成熟内敛了许多。

    蔚澜盯着李牧,看得有些出神,其实,男人在二十到三十岁的年龄阶段,外貌上基本上看不出太大的差别,真正的差别是散发出来的气质与磁场,李牧就像是后世那些荧幕小鲜肉,抛开演技不谈,只要穿上校服或者海魂衫,往那一站就像是高中生,换上一身合体的西装,立刻就变成了成熟了不少的职场精英。

    现在的李牧,扮相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二十七八岁、已经在职场上小有成就的精英人士,蔚澜看着他,甚至有种两人差不多大的错觉。

    李牧开车来到深市一个比较有名的酒吧区,找了一家灯光比较昏暗的酒吧进来。

    因为是周五的缘故,酒吧里人不少,几乎已经是客满的状态,不过李牧和蔚澜还是在角落里寻到了一个很小的圆桌。

    圆桌刚好可以坐两人,于是两人便对面而坐,招呼来服务生,点了一些酒水。

    酒吧灯光昏暗,再加上李牧戴着眼镜、蓄起胡须,所以并没有人认出他来,李牧也挺享受这种不被人发现的隐匿感,心情甚好。

    唯一时刻提醒着李牧的,就是不远处一个人坐在吧台前点了杯啤酒的保镖王元朗,李牧只看到他一张熟悉的面孔,看来另外两人都在外面没有进来。

    蔚澜问李牧:“你喝了酒,待会开车没事吧?”

    “喝酒不开车。”李牧下意识回了一句,随后低声说道:“有保镖跟着,待会让他开车。”

    蔚澜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笑道:“我都忘了你是24小时有保镖保护的。”

    李牧耸耸肩,玩笑般的说道:“没办法,关键是太有钱了……”

    蔚澜不禁莞尔,说:“你倒是直爽。”

    李牧也不知道那根弦没搭对,下意识的哼唱了一句:“南方姑娘,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

    蔚澜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牧惊叹无比的说:“你的才华已经横溢到可以张口就即兴作词作曲了吗……”

    李牧这才意识到自己嘴快惹祸,这哪是自己即兴创作,是人家赵雷当年在民谣圈子里备受追捧的那首《南方姑娘》。

    不过李牧也没法细说,只能模棱两可的说:“就是哼着玩的。”

    蔚澜眨着眼睛,眼光完全落在李牧的身上,说:“我怎么听着好像很好听的样子,南方姑娘,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对吗?”

    李牧呵呵一笑,带着几分尴尬的点了点头。

    蔚澜仔细品味着这句歌词,心里甜甜的,总觉得李牧这句“即兴”创作的句子,是唱给自己的,因为自己确实是个南方姑娘,不过李牧不是南苏人吗?他应该不是北方人吧?

    于是,蔚澜带着几分羞赧的问李牧:“你是南苏人,应该也是南方人吧?”

    “不是啊。”李牧摇摇头:“我们是苏北的,南北方的分界线你知道是哪吗?”

    “知道啊,淮河秦岭。”

    “对头,我们是淮河以北的,纯正北方人。”

    “哈哈!”蔚澜笑的像个小姑娘,随后带着十足期待的说:“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李牧问她:“什么要求?”

    蔚澜说:“你再把刚才那句歌词唱一遍吧!”

    李牧无奈,不过也没有拒绝她,便又将那句歌词唱了一遍。

    蔚澜听着,心都快化了。

    一句唱完,蔚澜又问他:“还有下一句吗?”

    李牧笑道:“有上一句。”

    “快唱给我听!”

    李牧点点头,轻声唱起:“南方姑娘,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南方姑娘,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

    蔚澜双手托着下巴,听的极其入神,虽然只有两句,但她依旧在最短的时间里喜欢上了这首“歌”,或许这还远不能算作是一首歌。

    待李牧唱完,蔚澜若有所思的说:“其实我心里是很习惯北方的,但矛盾的是身体好像一时半会还习惯不了,这段时间燕京冷的特别快,天也干的厉害,皮肤适应不来,前些天供暖之后就更受不了了,有时候睡着睡着觉会渴得醒过来,或者干燥的流鼻血。”

    李牧说:“回去后买个加湿器放在屋里。”

    蔚澜点了点头:“好,我回到燕京就去买一个。”

    说着,蔚澜又一脸期待的问李牧:“你刚才的那两句歌词,还有其他的吗?或者你还会接着写、把它写完整吗?”

    李牧想了想,说:“有时间的话再说吧。”

    蔚澜知道李牧就是网络上以及民谣圈名气不小的牧子,不但歌唱得好,更重要的是歌写的也好,在她看来,刚才那两句歌词,就是李牧即兴为自己创作的,她自然是希望李牧能够把这点即兴的段子,写成一首真正的歌。

    一想到这儿,蔚澜便按捺不住激动的说:“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蔚澜满眼期待的看着李牧,恳求道:“能不能抽时间把这首歌写完?”

    说完这句,蔚澜又红着脸补充一句:“就当是为我写的……”

    李牧心里尴尬,“写歌”的能耐自己没有,当文抄公的本事倒是有的,这首《南方姑娘》自己会唱也会弹,给自己一把吉他现在就能完整的演唱出来,只是那样明显有些太离谱了,于是李牧便对她说:“明天我去买把吉他,抽时间试着写一写。”

    “太好了!”蔚澜激动的直拍手,看着李牧的眼神,活脱脱是一个迷妹。

    蔚澜此刻确实格外激动,她觉得,如果李牧专门为自己写一首歌,自己一定会幸福的眩晕过去,哪怕只是想想就忍不住浑身轻颤。

    同时,蔚澜也不禁在心底感叹,情感果然是摧毁智商和成熟的利器,自己虽说一直觉得自己还挺成熟,但在这一刻,也难免为感情而变得低龄化了许多。

    不过,蔚澜对此也毫不在意,反正自己低龄的表现也只会在李牧一个人面前表露,又何必过多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