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2/92375/23577469.html
文章摘要: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番茄酱妖人快步流星,针眼口轻舌薄将兵。

    李牧一直坚信,影像是传递观念和思想的最佳载体,这也是为什么他这么注重这次纪录片的拍摄与剪辑,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把每一个华夏人都带到春城、带到孙孝忠老人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那个山村去亲眼看、亲耳听,他能做的,就是用影像把一切都记录下来,然后将它传递给全社会。

    李牧在发布会上播放的这段视频,已经是寻找幸存飞虎队员项目的第三版宣传片了。

    最早的版本,只是对拍摄素材的粗剪,播放给几百个每天只知道花钱、泡妞的富二代们,把这些人感动的泪如雨下,然后捐了八千多万人民币;

    第二个版本,增加了美国老飞虎队员的相关素材,以及国航鲨鱼嘴涂装波音747起降时的震撼片段,让人触动最深的,是华夏、美国老飞虎队员们时隔六十年在机场相聚的那一刻,上一次离别是还是青壮年,这一次重聚,所有人都已是耄耋之年.播放给李雪建老师在内的所有演员,同样把所有演员感动到无以附加;

    第三个版本,是在第二个版本的基础上进行了更加细心的剪辑与编排,又增加了一些新的素材所成的终极版本,从1937年到2003年,飞虎队、国军空军六十多年的经历,都浓缩在了这个版本中。

    它有当年珍惜的空战画面,有深山里寻找孙孝忠老人的片段,有美国飞虎队员们启程前面对镜头的口述历史,也有当年飞虎队鲨鱼嘴战斗机,与现今国航鲨鱼嘴747的飞行特写,有当年华夏、美国飞虎队员们意气风发的合照,也有如今两国老飞虎队员相拥哭泣的影像,有当年驼峰航线的空中拍摄、春城上空的空战画面,也有如今春城机场的繁荣祥和。

    当画面刚开始的时候,视频中所呈现的,是当年笕桥中央航校日常训练的视频,由于这都是珍贵的历史记录,所有记者的吸引力便都被吸引了过去;

    随后,淞沪会战打响,整个航校开始西迁;

    再接着,国军空军开始与日军空军在各地交战,空战的真实影像全是黑白画面,虽然没有色彩,却比彩色的画面更增添了几分壮烈;

    当他们看到孙孝忠老人在那破败至极的茅草屋里,说出“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名句时,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潸然泪下。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一位老兵,对这个民族的所有情感,在这十个字中被凸显的淋漓尽致。

    视频中,当老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画面逐渐变黑,随后画面中呈现了当年烈士陈怀敏在江城空战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画面,与画面同时出现的,是李牧精心挑选的背景音乐——《1492征服天堂》。

    这首极其磅礴而悲壮的音乐在经过了19秒的前奏之后,忽然出现的集体哼唱,瞬间如同催泪的炮弹,轰炸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之所以选择这首音乐,是因为李牧当年就被这首音乐彻底催泪。

    当年的一部名为《士兵突击》的电视剧,当张毅饰演的班长史今,在退伍后坐车经过天安门前痛哭流涕时,这首音乐让那时的李牧在电视机前哭成了一个傻逼。

    从那时起,每当听到这首纯音乐,李牧就禁不住回想起电视剧中的那一幕。

    当年,这音乐在电视剧上、烘托现代军人的爱国之情就已经让人感动不已;今天,还是同样的音乐,在当年的真实影像中、展现战争年代老兵对这个国家与民族的流血牺牲,成了这些视频影像最佳的衬托,音符与画面结合,产生了奇妙的化学作用,以至于每一个音符、每一个画面,都能够直达内心,让人感受到心灵上的震颤。

    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刻,现场便再无其他任何声音,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幕,在这种充满了震撼的影像资料面前,所有人都没能绷得住自己的泪腺,在这一刻,每个人都意识到,他们今天所看到的,是他们目前所知的所有慈善项目中,最让人震撼、最让人心痛、也最让人惭愧与愧疚的一个。

    之前所有的慈善项目,做的再感人,也只是能够一定程度上激发起人们的同情心与捐款欲,人们会同情没学上的孩子、会同情失去了健康身体的残疾人、会同情那些有先天性疾病的婴幼儿,但他们不会对这些群体有任何惭愧与愧疚感,因为他们虽然觉得这些群体可怜,但本质上自己并不欠他们什么。

    可是老兵不一样。

    画面中,那些不顾生死、驾驶飞机在祖国的长空中与侵略者拼死鏖战的飞行员,他们流血牺牲为的是国家与民族,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子孙后代,他们有的已经牺牲了,有的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消逝了,仅存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活的这么艰苦,但他们谁也没有向这个社会伸过手。

    没有老兵说国家亏欠他们,更没有老兵说民族亏欠他们、人民亏欠他们,他们无一例外的把当年的牺牲视作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在战争年代抛洒热血,然后在和平年代潦倒一生,哪怕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也从来没有对这个社会伸手要过一毛钱、一粒米,这些出生在和平年代的记者们,以前没关注到这个群体也就算了,现在终于知道了他们的故事、知道了他们为这个国家、民族所做的牺牲、知道今天的和平、发展完全基于他们当年的流血牺牲,结果看到他们这些真正的老英雄现在过着这样穷困潦倒却又不卑不亢的生活,又怎么可能不惭愧、不对他们心生愧疚?

    事实证明,社会虽然冷漠,但大部分人的血还是热的。

    现场每一个记者都深深被这段视频做触动,他们红着眼睛、流着泪,却目不转睛的看着,连自己流泪也浑然不知,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本身是来参加一场新闻发布会,他们忘记了他们一直迫切期待的演员阵容,他们忘记了与李牧相关的八卦、也忘记了在发布会上刁难李牧、挤兑李牧来获取新闻话题的初心。

    其实,记者们之前在惦记的最后两点,在视频中已经有了隐晦却又十分明确的回应。

    视频中,几次闪过李牧的画面,云省的深山峭壁上有他,怒江头顶的过江钢索上有他,孙孝忠老人破败不堪的茅草屋里有他,云省军区医院的病房里有他,迎接国航747的时候也有他,老人们在酒店共同度过元宵节的时候还有他。

    这下记者们终于知道,李牧在媒体面前失踪的这些天究竟在做什么了,原来他筹建了一个这样一个意义重大的慈善基金会,并且亲自发起并参与了慈善基金会的第一个公益项目,也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让每个人泪流满面的寻找幸存飞虎队员行动!

    李牧通过这段视频,让全社会意识到关爱老兵的重要性与急迫性的同时,也用实际行动,告诉全社会,老兵不死慈善基金会,自己不只是创始人以及发起者、出资者,自己更是一个置身其中、亲力亲为的亲身参与者,一个身价过百亿美元的互联网大亨,一头扎进云省的深山里,试问有几个同级别的富豪能做到?即便是比李牧低几个档次的富豪也做不到吧?

    在众人灵魂正在受到极大震撼的时候,视频已经接近尾声。

    背景音乐声渐渐淡出画面,画面中只剩下孙孝忠老人,他还是坐在他那间破败至极的茅草屋里,面对着摄像机,他苍老的脸上带着微笑,说:“社会不亏欠我什么,当年那些一起并肩作战的袍泽弟兄们,都是一腔热血想抗日报国,报国报国,军人报效国家,就像是孝顺自己的父母,是我们生下来的责任与义务,是我们没尽责,才让日本人进来横行了这么多年,如果说亏欠,也是我们当年亏欠了国家,亏欠了当年死在日本人手里的那些平民百姓……”

    老人说完这话,微笑的面庞忽然多出两道泪痕,老人拭去眼泪的画面被剪辑师放慢到了0.2倍,慢镜头让人们看清了老人拭去眼泪时,表情中那一闪而过的哀伤。

    画面渐黑,随后,深沉庄严的旁白声,搭配着白色的字幕,在画面中央呈现出来:

    “1937年夏,孙孝忠老人跟随笕桥中央航校整体西迁至春城,同年秋天,孙孝忠老人的父亲为躲避战乱,携家人一家七口从杭城迁徙至金陵定居;

    同年12月,金陵陷落,全家人自此,在长达六十余年的时间里,音讯全无,后经志愿者查证,在金陵大屠杀的遇难者名单中,找到了老人的父母、兄妹以及长嫂六人的名字,老人的侄子时年三岁,志愿者未曾在遇难者名单中找到他的名字,但相信他也已经在大屠杀中不幸遇难;

    1952年,孙孝忠老人在劳动改造期间,他的爱人陈金玉因无法维持生计,带着独子孙廉礼离开家乡,至今下落不明,老兵不死慈善基金会受孙孝忠老人的委托,现向全社会求助、帮助老人寻找爱人与独子的下落,希望任何知道相关线索的好心人,能够主动与老兵不死慈善基金会联系。”

    视频的最后,在大屏幕上再次浮现出十个字:“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