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33.html
文章摘要: 第8章,光阴似箭自满抽筋拔骨,绝唱线描爱人。

    扭,公寓门发出一声响动,居然没有上锁,颜菲便轻轻推开,走了进去。有╭ 意╭ 思╭ 书╭ 院

    推开安琪男友的房间门,颜菲只见李飘飘躺在床上,微微传来阵阵鼾声。“军训回来的家伙都睡得像是猪啊!”

    颜菲心里嘲笑着。正准备喊他起来,却突然停下了。

    不知看到了什么,她眼神中充满了惊讶。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李飘飘身上盖的毛巾被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自己踢开了,把仅着一条短裤的身体露了出来。他的“兄弟”高举着,把裤子撑得很紧,还一颤一颤的,似乎随时会破茧而出。

    “好大的帐篷!”

    颜菲轻声惊叹着,还用手擦了擦眼睛,确定眼前的景象不是假的。她的目光已被深深吸引,久久落在李飘飘的胯间不能离开,似有什么魔力牵引着,那表情也好象痴了。

    颜菲的身体渐渐起了原始的反应。这种反应是她最熟悉,也是最“痛恨”的。从她告别处女的那夜起,以后只要一见到男人的**,就会起这种反应,而起反应也就意味着要**了。

    隔着一层布,但由于顶得很紧,**的轮廓形状隐约可见。享受过两次的她已非常熟悉它的尺寸和硬度了,凭空幻想着这个**插入**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感受,颜菲的私处突然涌出一股**,身子不禁微微抖了几下,更觉得燥热不堪。

    颜菲又关上了门,走到李飘飘床前,跪了下来,伸手将他的短裤褪掉,“哇好大!”

    一根长达公分的、紫红的**跃入眼帘。颜菲伸出双手将它上下握了起来,还没有握满,留一个**在外。

    “好烫!”

    颜菲张嘴把**含了进去,习惯性地吞吐着。“呜”

    含了不久,她惊讶地发现,**还在变大、变硬,几乎容纳不下了。颜菲只觉得身体越发火热,私处连续不断地流出**,再也难以忍受那无边欲火的煎熬,“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只需一根**填补身体的空虚,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颜菲穿的是一件短裙,因此做起来一切都是那么方便,甚至连内裤也不必脱掉,只用一只手把裆部扯开些就行。

    插入前,她目光落在李飘飘脸上,见他似乎微带笑意,仿佛在梦里预感到要有好事发生了。“哼!又侍候你了,傻小子!”

    腰一沉,坐了下去。“啊”

    颜菲猛地直起身子,头也忍不住向后仰了过去。

    **初入**给她的刺激太强烈了,无论是尺寸、硬度、还是热度,都超出她的容量,比她记忆中的感受还要巨大。有 ═意 ═思 ═书 ═院抬起屁股动了动,终于使**被完全填满,让她忍不住呻吟连连,觉得美妙异常。但就在这时,睡梦中的我醒了,睁大了眼睛:“你”

    我本来在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和安琪第一次**时的情形,黑黑的教室里,时而是安琪,时而又是席雅,时而又变成了班上的其他女生;到后来,场景也变了,变成了美女楼,自己好像又和颜菲搞在了一起。在梦中,胯间不断传来的快感异常真切,那是久违了的快感。我醒过来时居然发现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学姐,你你”

    虽然已深知颜菲的淫荡本性,但我还是吓了一跳,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颜菲却神秘地一笑,重重坐了几下。强烈的酥麻快感,由**传入了我的大脑,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几声,无力地躺倒在床上。颜菲脸上充满了胜利者的得意,大模大样地跨骑在我身上,上下耸动起来,开始享受**的美妙。

    可过了不多时,她明显地感到了贯穿在她体内的巨物更加巨大了,那胀胀的感觉,抽动时腔肉摩擦着巨物带起的麻痒感,让她尖叫着,疯狂地耸动着,从后面看去,她白嫩的肥臀如打桩机般急速起起落落,一截紫红的粗大**在她的臀缝中时而隐没时而拉出不多时,便在**上抹上一层油油的亮光。

    我有些茫然,睡得迷迷糊糊的,还有些稀里糊涂的,惭惭的我感觉她的**温暖湿热,紧紧地夹着自己,好象有千万只小手在抚摩挤压,绝伦的快感点点滴滴积累起来,很快就有了喷发的感觉。

    “学姐,好爽”

    我呻吟起来。

    “啊…啊我也好爽”

    话未说完,颜菲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尖叫了几声,泄身了。

    我突然感觉她的**更紧地收缩起来,接着一股烫烫的液体浇在了**上。霎时,巨大的快感直冲脑门,“啊”地也喊了一声,蓄势已久的阳精有力地射出,喷在了花心上。

    颜菲喘息了一阵,恢复了过来,脸上带着惊讶,“怎么这次这么快?”

    我看到她有些失望,像是觉得我射得这么快,我只得解释说:“学姐,军训了一个月了啊,我都没有好好做过,太敏感了”

    不过我突然发现**还没变软啊?颜菲也这才发现,**中的**并没有因射精而疲软,还是和原来一样坚挺。

    “啊,果然是个好宝贝!学弟,你可真棒啊!”

    颜菲欣喜地说,心情激荡之下,穴中的**棱子轻轻摩擦在阴壁上,刺激得下体又是一阵哆嗦,她的欲火再一次被点燃。

    和刚才一样,颜菲还是跨骑在上面,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这样不但刺得更深,而且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可她刚坐了一下,我突然喊了一声,翻身而起,把她压在了下面,抓住两条粉腿扛在了肩膀上,接着一插而入,猛干起来。

    “哎呀你要死了你你疯了啊啊轻一点啊轻一点啊,老公人家人家受不了哦”

    我这次却毫不理会,动作非但没有减轻,更只有变本加厉。刚才被颜菲怀疑早泄,戳到了我男人的尊严,这次她又像骑马一样骑在我身上,让我有种被强暴的感觉,觉得男人的颜面又损失了不少!

    如此种种,令我终于爆发了,狠狠地操弄着身下的女大学生,来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不但强壮,而且是“大强”“特强”“啪啪”的肉声,“滋滋”的水声,还有女孩的呻吟声、呼喊声,交织回响在房间里。“哼啊老公,不要不要插那么深啊…学弟,你好厉害…要的就要插那里啊不行了又来了来了”

    颜菲无力地仰躺着,任由我一下下狠顶她的花心,吸食着花蜜。

    **里的**不知疲倦的横冲直撞,她都不晓得来了几次**,只是机械地颤抖着身体,释放出一股股**。也只有她心里明白,最大的**很快就要来临了,而且是自己从未体会过的。当下奋起余勇,努力抬起屁股和我对顶着。

    我见到颜菲还在和自己死撑着不放,越发激起火气。双手抓住了她的两瓣屁股,奋力一顶,把**彻彻底底捅进了花心深处,不再留一些在外。**登时冲破了花心,顶进了子宫里。

    颜菲浑身一僵,几秒过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阴精如潮水一样,狂喷而出,绵绵不绝,下体一个痉挛接着一个痉挛,快活得几乎要死,两眼已经不自主地翻白了。最后,终于再没有一丝力气,晕了过去。

    我再也不能把持,**空前的挤压和滚烫如潮的阴精,让我的快感达到了巅峰,随即再次爆发,第二次射在颜菲的子宫深处,然后伏在她身上,也睡着了。

    良久良久

    我先醒了,睁开眼后,首先想的是“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不过,颜菲横陈的娇躯和房间中**的味道,很快就给了我答案。

    颜菲如一只睡懒觉的小猫,依然未醒,蜷缩在我的怀里,而我仔细打量她。尖尖的脸蛋,紧闭的细长的双眸,秀而挺拔的鼻子,小而好看的嘴,还挂着甜甜的笑容,微微露出一颗乳白的小虎牙,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清纯孩子若不是她**的下体正断续流出白沫般的精液,破坏了气氛的话。

    我也有些意外,想不到睡着的学姐和平时判若两人。也许是她闭着眼的缘故,因为她的目光总是流出与年龄不符的妩媚与淫荡,从而影响了整体。这时,颜菲嘴里发出了一些呢喃声,翻了个身,从我怀里坐了起来,盯了我好一会儿。

    “学弟,真想不到,原来你是这么强啊呵呵连射两炮啊”

    她看着自己下身流淌的那超多的精液,颜菲笑着,趴在我身上,张嘴在我肩上就是一口,不等我质问自己已在解释了:“谁让你把我弄得这么爽?我这是在颁发勋章呵呵”

    颜菲已经离开了,是带着满足的神情和虚弱的步伐走的。我的头脑也从刚才的激情中,逐渐清醒。幸好今天公寓里那三个家伙不知道跑哪去了,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传到了安琪耳朵里,那我可就惨了。

    望着床上的一片狼藉,我深深自责:“李飘飘啊,你这么聪明能干,难道还会犯这种错误吗,让人闯屋捉奸吗?”

    我在床上思虑万千。光是一个颜菲也许还没什么,但现在还有一个席雅啊,而且在我下意识里面,也许以后还会结识更多的女生,我觉得狡兔都有三窟,更何况我呢?

    最后,我下了决定,明天去学校附近租房子,最好能多租两套!像兔子一样,随时准备好两三个窝!

    第章 真空秀双娇

    第二天是假日,安琪一早便回家去享受大餐了,而我记挂着租屋的事情,就没有回家,本来在学校附近想找两套房子的,但看来看去都没有合适的,这时有个同学说,市中心的租房中心因为规模大,掌握的房源多,可能会有我想要的房子。

    离开学校有一大段距离了,我也懒得回去骑机车,便决定坐公车去市中心。上车后我才发现前面的那两个女孩穿的可真是爽!外套是一件风衣,穿著白色细肩带的背心,外面穿上一件长袖的薄毛衣,下半身则是质料柔软的超短紧身窄裙!本来她们就长的漂亮,加上苗条的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摸样,染成栗色的金发,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上车之后我就紧紧的靠在离我近的那个染金发的美女身后,因为是周末,人特多,几乎连站得位置都没。于是我借着公车的颠簸故意在她身后蹭,一下,两下看她的脸色慢慢的红了,我的心情真是怎一个爽字了得!嘻嘻,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手从她臀下升进她的裙子里,紧紧的贴在她的大腿内侧,好滑好嫩呀,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似乎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那个美女浑身一镇,把她那水汪汪的大眼向我一横,既象娇嗔又象请求的朝我看着,那副叫人为之瘫软的俏样,令我不得不暂缓魔手,我笑嘻嘻的把嘴对着她的耳朵说:“妹妹,你叫么名字?”

    顺便舔了她的耳朵一下。

    “左左雪。”

    令人**的声音娇喘吁吁的说。“去哪?”

    “锦秀花园。”

    真爽!我知道从学校到锦秀花园有大半个小时的路耶!我的魔手开始慢慢的动起来,真爽啊,光滑的肌肤,娇嫩的美女怎能不让人**?噫?怎么还没碰到内衣?我的手越来越放肆,越升越里面,直到碰到湿润的花瓣为止!

    哦耶!所有这些都指出一个事实:她,没穿内裤!怎么现在的妹妹都不喜欢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