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37.html
文章摘要: 第12章,宜嗔宜喜工作经历庆林,凑齐阿意取容深圳鲜花。

    也泛起了微笑,“小菲,我也想不到你的胆子会那么大,竟然和安琪男朋友**做到了厕所!那天我正好到男生公寓楼去还书,到了安琪男朋友的公寓门口却听见有女生**的声音,当时我吃了一惊,又仔细听了听,才明白你们在干什么!你还一边**的同时一边抖腿放尿,我想,你一定也很爽吧!呵呵,这只怪你运气不好。有、意、思.书院”

    最后一句话,却是学颜菲刚才说的。

    颜菲死死看着计筱竹,好象第一次认识她,好久才道:“呵呵,想不到一向彬彬有礼的校花也会说这么粗俗的言语,我今天真是赚了啊!”

    计筱竹不愠不火,脸上还带着微笑,“你想不到的还有很多呢,你要是有时间,我可以一一讲给你听。”

    她们谈了这许多话,也不知过了多久,偌大的食堂只剩下寥寥数人,两人碗里的饭都没吃多少,想必早就凉透了。

    颜菲的心情非常糟糕,本来想利用抓住的把柄好好打击一下计筱竹,让她方寸大乱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想不到,自己的把柄也落在了人家手里,气氛又弄得这么僵化,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小菲,你把我叫到这里来,又和我说这些话,到底是想做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计筱竹又说道。颜菲一阵犹豫,不知该不该说出来,而她想不到,更吃惊的还在后面。

    “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你想把我也送给安琪的男朋友,对不对?”

    “你”

    颜菲瞪大了眼睛,一时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那天你们后来说的话,我不小心也听到了。”

    看着颜菲惊讶的样子,她得意地笑了笑,继续道:“而且你们也很不小心,虽然把门关紧了,但窗帘却夹在了窗户上,露了一角出来。呵呵,虽然很小,但已足够看得很清了!而且,我的手机又恰巧有照相功能,所以呢,我当然不能不利用这个资源了!”

    震惊之余,颜菲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计筱竹,这真是那个计筱竹么?那个温柔腼腆、和人说话都会脸红的清纯校花?本以为她跟自己一样,只是**比较强而已,谁想到竟会有这么深的机心这么令人不齿的手段。

    “哼哼,我们的校花小姐还真是无聊,不仅躲在别人窗下听**,还饥渴到偷拍人家的黄色照片!”

    反正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已经不可能善了,颜菲说话不再客气。

    “说话还这么冲啊,你不怕我把你的照片传开?”

    计筱竹那漂亮的细长的双眉挑了挑。

    “哼,我想你不会这么笨吧,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情也宣扬一下?就是传开又怎样,反正安琪男朋友才是最倒霉的,和安琪分手是肯定了,只怕再也没人会喜欢他。我顶多是名声差些,和现在这个男朋友分手,那也没什么,反正我不喜欢他了。”

    虽然这样说,但颜菲知道,自己并没有把计筱竹的事情拍下照片,可信度和说服力自然远远不及;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名声,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有意思书@院

    计筱竹却突然沉默了,目光注视在颜菲身上,不知在想什么。颜菲毫不示弱地也看着她,她不想在气势上也输掉,否则,自己就真的完了。“小菲,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计筱竹开口了。颜菲愣了愣,道:“你想怎么谈?”

    “其实,我也不是存心想拍下你的照片。那天我和斯密特去宾馆的路上被你碰到了,事后,我很害怕,有几夜都睡不安稳,我真的很怕,怕你传扬开,那样的话我的形象就毁了,于是我就”

    她没再说下去。

    颜菲思潮翻滚,计筱竹这样的校花,肯定把名声看得极重,即便是没有证据的捕风捉影,也会对她多多少少造成不利,而且对于这类事,人们一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几近完美的她当然绝不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总之,双方要是都不让步,那谁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两人又一阵沉默,不过气氛却比刚才缓和了许多,也无声的达成一种协约。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计筱竹打破了沉默,“你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拉我进来,把我送给安琪的男朋友。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你不是都听到了么,那个小家伙很讨人喜欢的”

    计筱竹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还要说这个理由,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了,我想听的可是真话!”

    到了此时,颜菲当然不会再小看她的智商,可是真话却难以出口,要是说了只怕她会立即翻脸也说不定。

    “算了,反正这也无关紧要了,你不说,我自己也会慢慢猜到。”

    又是一阵沉默。

    计筱竹看了看颜菲,突然脸红了起来,“小菲,我我还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

    颜菲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计筱竹犹豫了犹豫,终于还是问道:“安珙的男朋友,他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很厉害?”

    颜菲一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计筱竹脸上的红云蔓延到了她雪白的颈子上,嘴里嗫嚅着:“其实其实我只是有些好奇,看见你被安琪的男朋友弄得那么舒服,我也我也”

    颜菲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本来以为没戏了,想不到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愣了片刻,她又恢复了她的招牌笑容,“呵呵,很简单啊,试试不就知道了么?有你这个大美女校花主动送上,小飘飘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只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呵呵”

    计筱竹却连连摇手,“不不,第一次我不想主动送上,那样会被他永远看不起的。”

    “那那你想怎么办?”

    颜菲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死要面子,反正都是要上,哪来那么多说道。真是应了那句话:既想立牌坊,又要做婊子。

    “你去和他说,说你拿着我的把柄,在你的要挟下,我不得不答应你们的要求。这样,他就不会看轻我了。”

    见她还有些犹豫,计筱竹又道:“放心好了,不会露出破绽的。到时,我会装出一副楚楚可怜、恨恨不平、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的,他肯定会上当!”

    颜菲再一次愣住了,呆呆地看了计筱竹好半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先前的计划是多么愚蠢,那种计划只能对付没大脑的漂亮女孩。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心里暗暗决定,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也不和这个叫计筱竹的人做对了。

    还有一点也让颜菲想不透,为什么这个女孩还会脸红呢?一边腼腆害羞的像个处女,一边却在熟练地做着种种无耻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这两个极端都能表现在一个人身上?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很久没有脸红过了,而且也绝对装不出来。

    也许,这样外表端庄而内心放荡的女人,才真正令男人心动吧。她心里这样想着。

    第章 屈辱的强奸

    这顿漫长的午餐终于结束了,颜菲摆脱了计筱竹,一个人回到寝室。悄然在床上坐了一会,突然抑制不住伤心,趴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我也不好过。在食堂时,我看见颜菲和计筱竹路过时,颜菲悄悄向我使了个眼色,我顿时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想着以学姐的聪明和泼辣,肯定会把事情办得很顺利,就安心地回去等好消息去了。

    时间一点一滴慢慢过去了,颜菲一直没来找我,令我坐卧不安。心里也是患得患失,既期待又担心。越是心焦,时间仿佛过得就越慢。太阳已西坠,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却没了那个心情,一个人留在房内静静地发呆。

    而就在这时,等待已久的敲门终于响起了,在门外的,是颜菲如花般的妩媚笑容室友们都去吃饭了,我连忙把她让进房间里,关上了门。“什么!她她是被你强迫的?”

    我非常吃惊,刚听到好消息时的兴奋一扫而空。

    “当然了,要不是我拿捏着她的七寸,她有那么容易乖乖就范么?那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愿意让你上呢?学校里那么多男生,有的是比你强的呢。”

    颜菲一连串说道。

    “不行,这事绝对不行!”

    我摇头拒绝。本来我心里就摇摆不定,那么漂亮的学姐,就算她是心甘情愿,我也会觉得很亏心,而听了颜菲的话,更让我吓了一跳。怎么可以!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强奸惯犯?

    颜菲微微一笑,“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去告诉安琪,说你在公车上强奸我。”

    温柔的声音,听在我耳里,却不啻惊雷,“你”

    “你说,安琪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

    我一时说不出话,脸都变白了。

    “呵呵”

    见到我害怕恐惧的表情,颜菲笑了起来。和计筱竹提醒自己的一样,小飘飘虽然有时候胆子很大,但绝对不是一个暴力拥护者,那天要不是自己在公车上默许他,只要瞪他一眼,估计就把他吓跑了所以说,这个小家伙还是很容易对付的。

    “小飘飘,我不是跟你说了么,计筱竹很放荡的。第一次她可能不愿意,这点我承认,但不愿意的理由无非是你是安琪的男朋友而已,她当然拉不下脸。只要你让她尝到甜头,让她体会到别的男生不能让她享受的快乐,我敢担保,以后就是你不逼她,她也会主动来的!呵呵,那时,你就可以安心地当校花姐姐的秘密情人了。”

    在威之以胁和诱之以利两种手段结合之下,我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仔细想想,颜菲的话也似乎很有道理。

    “不过,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我比所有人都强吗?”

    我有点不敢相信地部道。

    “呵呵,这你就别担心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能力了!计筱竹那样的女人,别人对付不了,但你嘛,那简直可以说是手到擒来、游刃有余。”

    颜菲的脸上笑得很开心。

    在颜菲的授意下,我在晚上悄悄地来到了女生公寓,躲过门卫从厕所翻了进去,颜菲将我放进了一间豪华的单间套房中,这是也不知道她从哪借来的研究生公寓,我心惊胆战地坐在床上,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的是我紧张、兴奋、而又有些无奈的脸,我偶尔也会瞟一下左侧,因为那里坐着一个非常“不开眼”的人,颜菲学姐到现在还不离开,也许她根本就不打算离开。

    我猜得不错,颜菲本来就是不打算离开。如此好戏怎能错过?她想方设法的拉计筱竹来,就是为了现在。她一点也不在意我屡屡投去的不满目光。我们两个人各有各的心事,都紧张地期待着

    计筱竹终于来了。在我们等得即将崩溃信心的时候,她来了。

    “这个家伙,太会利用人的心理了!”

    颜菲恨恨地想着。当她抬头看到计筱竹的装扮,不禁一呆。

    计筱竹只穿着一件无袖的半透明纱衣,紧紧地将曼妙身形藏在其中,而且还隐约可以看见胸前的两点嫩红,原来她并没有戴乳罩,还有一双晶莹的小腿露在在外面,赤着的小巧可爱的小脚放在粉色的印着史努比的拖鞋里。

    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有几缕搭在脸上,还带着水珠,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身体似乎因紧张而轻轻发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三分薄怒、三分羞涩、三分可怜。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看见白臂膊,就想起全**,然后就想起生殖器,想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