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47.html
文章摘要: 第22章,时乖运乖圣地永波,目标责任斑衣戏彩实兵。

    可测,我的**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有意思书_院

    席雅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捷运色狼!但我知道我是在强奸这个曾经被我强奸过的美女,相同的是,那次也是在车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好,但还是这么不讲理地做了,而席雅大概也认命了,所以放弃了反抗

    我用手伸进自己下体和席雅的贴合部位帮忙,我把自己的**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阳物卡在席雅的两腿开叉处中间,我惊喜地发现席雅的阴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席雅的双腿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我的**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席雅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的**一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大腿夹自己的**,这使我兴奋异常,**的硬挺度增加了,也更粗了。

    车又过了一站,我感到有些来不及了,我要实施刚才那个想法了。我把自己得已经涂满席雅淫液的**重新慢慢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我非常熟练地找到了我的目标席雅的肛门,我丝毫没有给席雅准备的机会和考虑的时间,狠劲地插了进去。

    由于我凑得离席雅很近,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席雅“噢”

    的一声叫了出来。但是这声叫在嘈杂的车厢里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我也明显地感受到席雅肛门口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也丝毫没有准备我会对她这个地方突如其来的侵犯。

    我利用了席雅淫液的润滑作用挺进了她肛门里,不过我很清楚,她的肛门肯定没有被开发过,所以涂了淫液我也进入得很辛苦,想到上次在车上破了席雅**的处,这次又是在车上破了她肛门的处,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可我完全地进入后,察觉到席雅的肛门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刚刚进去时的反应非常激烈,看来肛交让她吃了很大的苦头,她一定非常的痛。

    我开始小幅度的****。我感到席雅的直肠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一开始那阵因为突然的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一种平静和从容的方式有节奏的收缩和放松。这种有规律的律动明显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我很清楚,那种运动是在逼迫我很快可以射精。因此我又奇怪起来,这个席雅的肛交技术很有天赋啊。要不是她如此紧迫的肛门,我都以为她是个肛交老手了。

    这个美女身上让人感觉迷惑的地方太多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愿意多想了。我现在要完成这次侵犯才是首要的,就是说,既然席雅已经被逼得只能接受我的侵犯而在用动作催促我快点完事,那么我也要配合才是。

    四周密集的人群,我也不敢干得太久,席雅的直肠收缩的刺激,让我迅速射精的强度,而我也不想控制了。我的双手抚摸的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席雅臀部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果然这个部位不是光好看而已,感觉竟也是美妙无比啊!这么想着,**上的承受的刺激达到了极限,我准备射精了。有◣意◣思◣书◣院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滚烫的精液一股接一股有力地冲出了自己的身体,注入席雅柔软的身体里。席雅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加快我射精的速度和加强力度。我迎合着,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精液热烈的喷涌而出。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射精,使我痛快非常,而席雅的肛门和直肠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

    我爽够了,我慢慢抽出自己的**,**上还有残存的精液,整个**都是湿乎乎的,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在席雅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席雅的臀沟因为粘液的作用,十分的幼滑。最后,还觉得没有擦干净,接着又在席雅的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这才小心收回**,拉好裤子拉链。

    我在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之后,永乐娱乐开户:觉得这次强奸活动虽然告一段落,但整个事情远未结束,我显然不会甘心,寻思要找时间在床上彻底地体验一下席雅的妖媚才行。这个妖精一般美丽的席雅,上次在车上匆忙给她破处,这次又匆忙地和她肛交,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也觉得这真是个尤物,不可轻易放过。正想着这些,突然,席雅的手往后伸过来,用一个手指准确地勾到我的手指,然后猛力在我手上掐了一把。这个动作如此的细小,除了我,车厢里谁都没有发觉。我是聪明人,我知道这是席雅在向我渲泄她的气愤,不过我刚才强奸她肛门时,肯定不但比这痛得多,而且还流了血,我还有什么好和席雅计较的呢?

    第章 席雅女王

    我和席雅走出车厢,这是大站,而且是市中心,几条捷运线在这里交汇,人流拥挤,席雅的脚步有些踉跄,我搂着席雅,席雅早就披上了风衣,稍稍宽大的风衣虽然不如里面的紧身衣裤使她周身的线条那么惹眼,但她不同一般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要不是她穿着黑色风衣,一定可以看到席雅正痛苦地迈着外八字的鸭子步。

    席雅除了掐我,还是掐我,气乎乎的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走出了捷运车站,周围人少了,她才生气地低声说:“你这是强奸,你这是耍流氓,你这是性侵犯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

    我猛点头,很诚恳地承认错误:“学妹,我有错,我悔过我有罪,我下跪”

    席雅差点被我怠赖的样子气晕过去,她死命掐着我,羞恼地骂道:“你是死变态,大变态上次就在车上强奸了人家,这次又在车上强奸人家不但强奸,还还强奸人家那里”

    越说越气,席雅抬起脚就想踢我,不过她随即痛苦地“啊”了一声,两只脚都软了下去,一时间都站不稳了。

    我当然知道席雅这是扯痛了才被破处的屁眼,急忙紧紧搂着她免得她软倒在地,席雅虽然屁眼痛疼得直冒冷汗,但还是不依不饶地掐着我,嘴里不停地碎碎念:“叫你变态,叫你变态”

    掐着掐着,她突然流下泪来,低声问我:“为什么你一直不来找我?”

    我呆了一下,心想妹妹,我倒是想来找你,但你也要我忙得过来啊!不这这话我可不敢对她明说,只得道:“我怕你怪我”

    “你在车上强奸人家时,你就不怕我怪你了?”

    席雅气愤地说,任谁一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是在一个非常浪漫的环境中发生的,可怜的席雅遇上了我,不但处女膜是在汽车上被强行捅破的,现在连肛门的处女也在捷运上被我强行捅破了,她的气恼那是可想而知的。

    “亲爱的,一会我们去学校外面租套公寓,把那当做我们的爱巢好不好啊?”

    我含情脉脉地柔声说道。虽然我已经租了一套公寓了,但难道让席雅和颜菲这对校内室友又在校外成为室友,那我不是疯了?直接找死还容易些!

    席雅怔了一下,美丽的脸不但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阴沉下来,冷冷地说:“你是想包养我让我做你的姘头?”

    姘头?我一阵暴汗,心想这个席雅,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难道不是吗?”

    席雅冷冷地说:“你不和安琪分手,却又要和我悄悄在外面租房子,那不是想包养我当姘头是什么意思?”

    “那个”

    我干笑着解释:“应该说是金屋藏娇比较恰当!”

    “正式的叫法,就叫姘头!”

    席雅冷冰冰地道:“你是这个意思,对吧?”

    我有些无可奈何了,看来这个席雅,跟颜菲与计筱竹,甚至左雪和凌雨都是不一样的,她的意思就是我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须得给她一个正式的名份,换言之就是我得和安琪分手,然后让她成为我正式的女朋友!

    但我能和安琪分手么?我这个人虽然比较滥情,但却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被颜菲成天欺负来欺负去的了。

    看我一直不说话,席雅冷哼了一声,突然说:“一会儿我们去租房。”

    我惊喜了一下,谁知道又听到她说:“我付钱!”

    我怔了一下:“什么意思啊?”

    我知道席雅全身上下都是极为昂贵的名牌,连内裤都是几千元一条的,但难道我自己没钱么?租个房还要女人给钱,那我成什么人了?

    席雅冷冷地道:“我给钱!”

    我有些气恼地道:“为什么啊?”

    “因为我给钱,那就是我在包养你了!”

    席雅冷冰冰地说:“你就只是我包养的小白脸而已!”

    我差点气晕过去我成了女人包养的小白脸了?这时我看到了席雅脸上的泪水,我突然明白了,这个骄傲的小妖精,只是在用这种方式,维护她那点可怜的自尊而已如果租房的钱是由她出的,那她就不是在与别人分享男朋友,而是在包养别人的男朋友,虽然这是很明显的自欺欺人,但我还是被她的用心良苦感动了。

    “对不起。”

    我低声说,搂紧了席雅纤细的腰肢。席雅虽然满脸是泪,但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你同意我包养你了?”

    “同意同意。”

    我一连说了两遍,诚恳地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女王,我就是你包养的小白脸了!”

    “那你跟我来!”

    席雅说了声,然后直接就走进了一家宾馆,甩出一张信用卡开了间房,我被她弄得晕头晕脑的,跟在她后面,实在不明白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戏!

    不过看到席雅蹒跚而倔强的背影,我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个她的意思,她这是想行使女王的权利对我进行宠幸吧?我与席雅始终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宾馆的大楼,席雅还是一直往前走。

    这个宾馆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也是三星级的,我不知道席雅订的房间是几层几号,席雅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走廊天花板上的每隔三五米就有一盏灯,席雅的头顶不断被灯光照亮又变暗,变暗又照亮。她走路的姿势千娇百媚。

    我的步伐很重,这里已经的非常的安静,我确信席雅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我的脚步声,不过她根本不回头看一眼。这个走廊不长,大概三四十米的样子,不过我好像觉得走了很久很久了。

    在快要到尽头的时候,席雅拿出房卡划开了走廊旁边的一个门,我也跟了进去。这只是一间普通的钟点房,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样子,房间并不大,灯光暗暗的装饰得也很简单。

    我进去的时候,席雅已经面对我了。她摘下了墨镜,虽然灯光很暗,但我还是看到她美丽无比的脸,魅力四射!那是怎样漂亮的脸啊。轮廓精致到无可挑剔,一双亮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高雅、性感、骄傲的气质。现在,还有一种深深哀怨和气恼在里面。

    她靠在了墙上,把风衣脱了下来,扔在一旁的床上。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我几乎是冲上去,直奔主题。

    席雅已经微微仰起头,我的嘴立即凑了上去和席雅接吻。而我的双手直接压上了席雅高耸的**肆意地揉捏着。而这个妖精般的席雅则更是直接,一手索性伸到我的下体,隔着裤子用力地搓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