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51.html
文章摘要: 第26章,轰响徐少华萨克,嚣张一时明澈屏风。

    转奉迎,以前的梦想都变成了现实,我心里那份得意、那份快感就别提了。有意思~书院

    我一边抚弄着安琪披落在脸上的几缕秀发,一边欣赏她吞食我宝贝时的迷人神态,当感觉到**完全充血勃起后,我示意她停下来。

    安琪满脸惊喜中带着几分紧张兴奋,往前爬了爬,横跨在我身上,她一手撑在我胸口,另一手握着**,咬牙慢慢坐了下去。我的正牌女朋友本来就长得很清纯美丽,但这时却是满脸的妩媚,现在将那巨大**吞入**里后,她紧皱着眉头怕痛,却又露出一副撑得要死的舒服表情,那种淫媚入骨的神态让我觉得很爽。

    我的**实在是太过粗大,安琪不敢把它一下送入体内,一手撑着,一边扭腰,让那**一点点挤进去。饶是如此,那种强力刮磨的快感让她几乎达到**,**忍不住沥沥而下,顺着棒身流到了我小腹上。

    我可不满足这种慢慢的方式,突然用胳膊将她的手臂架开,安琪全身重力顿时失去了支撑,圆臀陡然滑落。极度强烈的快感让她一时窒息,两眼翻白,直到巨棒落底,**重重击在花心上,才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由于**过于粗长,虽然顶到了甬道尽头,还是有很大一截露在了外面,安琪甚至觉得屁股都没有挨到我的小腹,而手脚又被我架空,全身大半力道的支点都集中到我们交合处的花心上。那种惊心动魄的顶压,让刚从一个快感浪潮清醒过来的她,很快陷入了另一个快感浪潮。

    几乎没有什么激烈的动作,紧顶着娇嫩花心的**只是研磨转动了几下,就听见安琪“哦”

    一声长长的娇吟到了**。她皱眉紧闭了双眼,浑身不紧不慢发出一下一下的抽搐,而每一次抽搐伴随而来的是一大股浓热阴精,一直来了十几次,才慢慢停下来。**过后,安琪只觉得一阵无力感充斥全身,只想躺在我强壮的胸膛里,好好休息一下。

    然而,她身下的我正处在兴奋关头,当然不会这样停下来。我强有力的双臂握紧了安琪的双臀,用力一托,竟把她的身子举起来一些,**也退了出来,只剩下**留在穴内。

    “不要不要”

    安琪好像预感到我下一步动作,无力地呻吟挣扎着。我手上力道一松,腰胯向上一顶,巨棒顿时狠狠贯了进去,不少亮晶晶的**被压迫得飞溅出来。“啊”

    安琪尖叫一声,这一下就好象顶在了她心口一样,上半身软倒趴伏在了我怀里。

    我动作不停,继续托起安琪的屁股,腰胯配合着一抬一降,一口气便弄了十几下,记记重戳在花心上。“嗯轻点儿啊”

    安琪无助地搂住了我的脖子,承受着我猛烈的冲击。

    渐渐地,安琪的意识再次飞出了大脑,只留下无穷的快感流遍全身每一个细胞,根根汗毛也都爽得直立起来。有.意.思.书院我也感觉到了,包裹我**的膣肉再次出现阵缩性的痉挛收缩,重蹈刚才**时的覆辙。

    果然,又冲撞了十几下后,安琪抱着我脖子的手臂突然收紧,屁股一阵乱挺,再次到了**。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自己这次泄出的阴精出奇得多,穴心连连收缩,持续了二十多秒,身下的床铺已是一片水乡泽国,两人相连处更是一塌糊涂。

    突然,我也大叫了一声,双手死死按住了安琪的屁股,穴内的**一阵跳动,接着蓄锐已久的精液一股脑喷了出去。刚刚**后异常敏感的花心,又被这滚烫阳精击中,安琪发出一声极其舒爽的嘶吼,晕了过去

    等我们平静下来,门外又传来了颜菲不满意的声音:“小飘飘啊,你和安琪这么卖力地表演活春宫,是不是想让我们三个人买票啊?我知道你厉害,今天就别再折腾了啊?我还想睡个好觉呢。”

    我翻起了白眼,心想颜菲学姐你哪里是气愤我和安琪折腾啊?你是在抱怨我没法和你折腾才是真的吧!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可不敢留在女生公寓过夜,那被舍管抓住要上通报的,我将安琪放平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让我意外的是,三个女生居然都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出来,颜菲是似笑非笑地呸了我一下,骂了一句:“小流氓!”

    而席雅虽然一脸冷冰冰的,但那对亮闪闪的眼眸却包含着无比的哀怨凝视着我,看得我一阵阵的心怀愧疚。

    路静却是冷冷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像是看小猫小狗一样,无论是眼睛里还是表情上,都没有半点异动,让我很是沮丧。

    匆匆忙忙的打了个招呼,我就离开了女生公寓,走出美女楼时,我心里对自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让路静那个女人,见识到我的厉害!

    “小路啊,这个小家伙,真的很厉害吧?听安琪刚才叫得那么爽,我敢打赌小丫头肯定已经舒服得昏过去了!”

    颜菲笑嘻嘻地对路静说。

    路静淡淡一笑,永乐娱乐开户:端着自己的杯子喝水,却并不回答颜菲的话,让颜菲感觉到一阵气馁。她却不知道路静的心里面却在淡淡的冷笑,计筱竹与颜菲找路静几次询问时,在第一次路静就发现了两个学姐虽然打着为了维系安琪和男友的关系这种借口,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为了她们自己。

    特别是那位计筱竹学姐,虽然掩饰得很好,但那神情里偶尔流露出来的关怀和惊恐,让路静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蝉连了三届校花榜首的绝色学姐,难道真的会为一个根本就跟她不熟的新生学妹和男友的关系这么热心,热心到真的会担心他们分手?校花学姐担心的,只是自己会不会抢走那个看上去有点小帅的男生罢了。

    路静反而证明了糖糖说得没错,安琪的男朋友,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加大流氓,不但在和安琪交往时招惹了席雅,甚至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勾搭上了两个高年级的学姐其中一个还是全校最有名的校花!

    甚至路静都感觉得出来,这两个高年级的美丽学姐,一定经常和安琪的男友玩三人行至于那种行为是叫“双飞”还是“3p”没有任何经验的路静倒是不清楚,但想到居然三个人在一起荒唐,她就很有些不屑。

    对于那个叫飘飘的男生,路静既不讨厌,也不好奇,只是漠视。聪明绝顶的路静早就明白,这个世界上,因恨生爱的感情已经太多,而因为好奇而最终将自己陷进去的傻女人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她只是漠视,漠视着身边的这一切,无论是那个流氓男生跟安琪的放荡,和席雅的暧昧,还是与颜菲与计筱竹的荒唐,甚至还有他对自己的敌视和占有欲,路静都通统漠视,觉得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与感情纠缠,还没有她手中这杯水重要!

    第章 我是英雄?

    非常难得,今天居然没有任何女生和我约会,估计是因为在学校传言的风头上,学姐们在自动避嫌吧。下午没有课,我四处闲晃着,四处张望却发现体育馆里居然有着一场激烈的校际篮球对抗赛,要死不死的是,居然是我们经济学系和外国语文学系比赛!

    反正也没有事,我就坐在一旁观看,发现我们学校的学生打起球来真是十分凶悍,撞来撞去互相抢成一团,更狠的就互拉着对方的拉衣服,丝毫连一点形象都没有,我见了都傻眼了,这到底是校际赛还是nba啊?

    我们的学校,美女真的是太多,这有好处,美女多养眼嘛。但也有坏处,就是因为美女多了,经常性的就会引发男性动物们的争风吃醋和大打出手。

    外语系和我们经济系是学校美女最多的两个大系,看台上坐的基本上一大半都是漂亮养眼的姐姐妹妹,莺歌燕语地娇啼嘀加油声,肯定会让比赛的队员们热血沸腾的,难怪不得比赛会进行得这么惨烈!

    早知道就让安琪也来看比赛了,不让她去排那个破话剧我心里想着,毕竟我还是很有荣誉感的,外语系的那帮妹妹居然叫得比我们系的女生声音要大些,这怎么得了?输人输阵不输气啊,不过还好,外语系的只是妹妹声音大些,他们的篮球却是打得实在不怎么样,比分正在被我们拉大。

    我们系的妹妹们就开始倒哄了,外语系的妹妹见输了分就开始骂人,然后我们系的妹妹也开始回骂,紧接着两个系的男生也开始骂了起来,渐渐的看台上就开始闹了起来。

    路静和糖糖正坐在外语系的看台上,路静皱着眉头看着两个系的学生骂成一团,她觉得打球变得了骂架,实在是不怎么高雅。而对面那个系的家伙们还在高喊:“外语系的女人,让你们知道我们经济系男人的厉害!”

    有几个外语系的女生立即把手里矿泉水瓶子里的矿泉水洒向了就坐在她们不远处,喊得最起劲的几个经济系男生的裤裆,“有种的话,你拿出来让我们试试啊?”

    在那些经济系的男生愤怒的骂街声中,原本坐在几个外语系女生身边的外语系男生很快的站了起来,只是对那些女生说了句,你们退后,在下一秒钟,外语系和经济系的人已经轰然打在了一起。

    就像干草堆里丢下了一个火把,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朝着那片看台涌去,许多一时无法靠近那片看台的学生们都疯狂地敲打着手里的可乐瓶,巨大的敲击声杂乱而密集如雨,“把他们都打趴下!”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几个现场裁判和教师的喝斥声很快就被淹没在这样的声音中,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看着混乱到极点的场面,站在看台中的路静突然感到非常的无力,理智的她没有头脑发热地投入到这场两系大血拼当中,而是想着了将会到来的结局。路静知道凡是这样的群体斗殴事件,无论哪个学校都会处理得很重的,这样的群架谁赢谁输根本看不出来,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参与斗殴的所有学生们:扣分、记过、罚款、做检讨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还会追究刑法责任。而两个系的比赛队伍,都会被停赛一个赛季,不管谁有理没理,学校处理的结果都是各打五十大板!

    这样的结果估计是两个系的人都不愿意见到的,但是,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一个系的人会做出让步,路静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样的斗殴,也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后果,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因为路静看到就连糖糖和她公寓的两个脾气特别好的女生,都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朝着经济系那边丢了过去。

    似乎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谁能够挽回外语系和经济系的命运。

    “干他娘的!”

    我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东张西望地到处找家伙,我可不喜欢空手去打人脸上的硬骨头,左看右看了一番,我开始用力地扭着我原本坐着的那张体育馆里铁架子和木板为主材的座椅。

    “咔嚓”一声,那张半新不旧的座椅竟然被我死命的卸了下来,两个固定的螺栓呈现奇异的弯曲,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反正我只知道自己的额头肯定冒出了很吓人的青筋。

    我坐的是前排的位置,我的面前就是体育馆老式的,由大的空心铁管焊接而成的栏杆。我一拆下那张座椅,就直接砸在了那老式的栏杆上。“咣当!”

    一声,巨大的响声使得让我感觉地面和自己的骨头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个时候很多学生还在不停的叫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