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54.html
文章摘要: 第29章,盘根错节门生故旧火箭,别喝了春蕾够不够。

    ,内心深沉淫荡的计筱竹根本就是一个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只是面对一个路静而已,她居然惊慌得要去寻找“大义”的名份?甚至不惜委屈自己,让她和小飘飘的关系暴露在安琪面前!

    这个世界流言蜚语传得这么快,也许明天整个学校就会传遍了啊!计筱竹苦心维持了三年冰清玉洁的形象,也许就会在一瞬间坍塌,不知道怎么回事,颜菲突然感觉到心里酸酸的,看着计筱竹,她不禁又有些羡慕起来。有、意.思|书.院

    颜菲知道,永乐娱乐开户:计筱竹这是故意将她自己逼入绝境,陷入背水一战的位置,也就是说,她这样做,已经不打算给自己留下半分退路!颜菲是知道计筱竹对于小飘飘那抹心思的,但她实在没有想到,计筱竹居然爱得这么真,这么深,竟然不惜为了那个小家伙,赌上她自己的一切!

    颜菲羡慕和嫉妒的就是,颜菲知道自己是永远也不可能对一个男生付出得这么彻底的,从内心深处来说,这委实不是一种遗憾

    就在颜菲发呆的时候,计筱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计筱竹只看了一眼,就平静地说:“盟军的谈判开始了。”

    说完接起了电话。

    颜菲一听就知道,那肯定是安琪打来的电话,看来计筱竹是要与安琪摊牌了。颜菲知道,像安琪那样的女孩,哪里会是计筱竹的对手,这场所谓的盟军谈判,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应该有的结局。

    颜菲知道从今天以后计筱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飘飘在一起了,就算平时计筱竹也有无数种办法让安琪心甘情愿地接受她,更何况,现在路静的出现,那绝对是让任何女人都会感觉到威胁的强大存在!

    计筱竹只是要分享,而路静则是要赶尽杀绝,想都不用想,安琪也会选择与计筱竹结盟来对付路静。

    毕竟计筱竹与小飘飘的私通已经被安琪发现了,她如果不想把男友拱手送人,那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看着计筱竹向自己挥了挥手,然后说着电话离开了,颜菲知道她是去和安琪谈判了。显然,计筱竹没有叫上自己的意思,颜菲知道计筱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让任何人参与到这场谈判中。

    除了安琪,其他所有的女人,都只能藏在黑暗中,做小飘飘的秘密情人,而唯一能与安琪分享大义名份的,就只能是计筱竹她自己!

    计筱竹说得对,她实际上是和路静完全是一种类型的人,只不过因为她的经历让她早已不再冰清玉洁,所以她比路静更能承受小飘飘的滥情,但是她也是有底限在的,那就是这种滥情,只能隐藏在黑暗之中!

    如果有谁威胁到了她的大义名份,颜菲相信,计筱竹绝对会让对手在不经意间就烟飞灰灭计筱竹比路静成熟得多,也可怕得多!

    最可怕的是,她这种可怕,你根本就看不出来!

    颜菲有些怅然地看着计筱竹远去的背影,老实讲,从头到尾颜菲都对安琪的男朋友没有什么过份的想法。有▽意▽思▽书▽院甚至还主动帮小飘飘威胁计筱竹供他强奸。

    颜菲一直觉得小飘飘只是一个很好的性玩伴而已,但现在这个小小的男生,居然惹得学校里最顶尖的两位校花级美女针锋相对的血拼!

    这就像炒股票一样,股票本身并没有变,但买的人多了,它的价值就水涨船高。

    等颜菲发现小飘飘这支股票已经变成了绝版金股时,最先拥有选购权的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购入的财力!因为股价,已经被那两个绝色的校花,抬到了天上!

    第章 课堂**

    我习惯性地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有点百般无聊的感觉。昨天居然被安琪抓了个现行,真的是很失策啊!我心头一阵阵的懊恼,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哪个男生会对自己的精液气味有感觉呢?都闻习惯了嘛。

    但没想到,安琪她们的鼻子那么灵,当时所有美女看我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幽怨和气恼,真的让我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也不知道安琪最后去跟计筱竹学姐怎么交涉的,我根本就不敢阻止气头上的安琪,对于那种慧星撞地球的火爆场景,根本是连想都不敢去想象。

    安琪的话剧社在排演新年献礼的大型话剧,她今天没有来上课,不过这样也好,能躲过一时就躲过一时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女朋友了。

    可能是昨天在体育馆出了风头的原因,陆陆续续进来的同学都很热情地向我打招呼,我懒洋洋地挥动着包着纱布的手表示回礼,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着席雅抱着几本书,对对直直地向着我走了过来。

    老实说,我心里是一阵发慌,席雅的脸色依然和往常一样冷冰冰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她穿着长长的浅灰色风衣,加上里面的同样浅色套裙,将她苗条的身材衬托得更显高挑,纤细的腰肢加上修长的双腿,举手投足说不出来的美丽,但这时候,我只希望这个美丽冰冷的女孩,离我越远越好。

    上帝肯定是睡着了,没有听到我的祈求,席雅径自坐到了我的身边,将手上的书和笔记本慢慢摊开在课桌上,看到我疑问的眼神,她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手受了伤,安琪托我帮你做笔记的。”

    关注着我们这里的同学们个个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心里却是糗得要死,安琪那丫头会托席雅来帮我做笔记,那真的只有上帝才会相信这个借口了!可惜我的同学们比上帝都很不如,居然好像个个都很相信的样子。

    管她找什么借口,难道席雅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吃了?我破罐子破摔的仍然趴在桌子上,侧过头去看席雅,她风衣的前襟是打开的,紧身的衫衣将她胸前突出的双峰绷得紧紧的好像根本就包裹不住的样子,动荡不安像是随时会跳出来一样。

    衫衣最上面的两粒扣子没有系上,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席雅饱满的**都露出了一小部分,我的眼光向她下身移动,看到的是一条浅色短裙,修长的大腿都露出来了半截,同样是浅灰色的丝袜在灯光下反射着华丽的光芒。

    依照我对席雅的了解,她这身行头绝对又是价值不菲和昂贵货,我收回目光,看着她那饱满的**出神,其实我倒是没有什么邪恶的念头,只是下意识盯在那里,脑子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我的目光,席雅视若无睹,以她的漂亮和美丽,无论在哪里,都会有男人偷偷觊觎她饱满的胸部,她从来都不以为意,不过像这样死盯着不放的,估计也只有我这么无聊的一个人了。

    “看够了没有?”

    席雅脸朝着前面,根本就没有看我,却突然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席雅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还是盯着黑板,说:“今天是媒体光学授课,你一会儿不准乱来!”

    听到席雅这女王似的命令口吻,我怔了一下,心想你这是命令我啊还是提醒我啊?媒体光学授课,就是教授关上灯用幻灯片为大家讲解资料,教室里黑黑的,干什么都很方便的

    可能是觉察到了我心头邪恶的念头,席雅仍然不看我,冷冷地重复:“我说过了,你不许乱来!”

    我翻起了白眼女人说“不”的时候意思通常就是“是”这道理我从中学就明白了。

    当然了,有个前题就是这个女人和你有着亲密的关系。席雅和我有亲密的关系么?她要真的不想和我在课堂上做点什么,她吃多了跑到我身边来坐着,还一遍一遍地提醒我不要乱来?媒体课做个鬼的笔记啊?

    所以等教室里灯一关,我就把缠着纱布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摸,席雅的腿动了一下,却没又收回去。在教室里,真的很刺激,我慢慢地朝她大腿深处摸去,一直摸到她的内裤,我这才发现,席雅穿的居然是无裆丝袜晕,这么淫荡的丝袜根本就是专门用来偷吃的啊!

    我用指甲隔着席子的真丝内裤轻轻划了一下她的阴部。突然她夹住我的手,还是看着前方,冷冷地问:“你想干什么?”

    明知顾问嘛。我的手指还是不停的划她的阴部,“没什么啊,我手有点冷而已。”

    我随口胡扯。

    席雅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我见她不反对,胆子也大了,另一只手伸过去,把她衬衣下摆从裙腰里扯了出来,席雅吓了一跳,终于转过头来看我,低声怒问我要做什么?

    我假装没有听到,我的手在她的腰上到处摸索着,越来越放肆,后来又伸进她的衫衣里面向她胸部摸去,席雅急忙按住了我伸在她衫衣里面的手,低声地骂我:“你疯了?”

    我都懒得理她,直接按着她的腰,将她也按趴在了课桌上,然后我把她的衫衣扣子解开,直接就把手伸进她胸罩里面,那两个吊着的**真大,我用力地捏她的**,席雅老老实实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我轻薄,也不出声。

    我将席雅的一只**托在手里。两根手指捏住她的**,轻轻的捻动,可能因为我手上的纱布摩擦到皮肤很刺激,席雅的身体颤抖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了。

    看到席雅的脸上在暗暗投影的灯光反射下已经浮起了一片红晕,我把脸凑了过去,席雅闭上了双眼,我把她趴在桌上的脸扳向我,直接就吻上她的樱唇。

    席雅轻哼了一声,没有睁眼,我用舌头撬开她的嘴唇,伸到她嘴里面勾引她的香舌,席雅开始还冷冰冰的不配合,不过在我执着的攻击下,也终于开始用她的丁香粉舌回应我的亲吻了,而且在我的强迫下,还把粉舌递入我嘴里让我吮吸。

    我一边吻她,一边用手抚摸她真丝内裤所包裹着的饱满阴部。席雅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腿,我牵起她的手,放到我的裤裆上面。

    席雅睁开眼,恨恨地瞪着我,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席雅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将我的**从裤子里掏出来,她一边套弄一边用手指轻轻地摩擦**马眼,大**立刻调皮的一上一下跳动起来。

    我们坐在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四周根本就没有人,而且幻灯片的灯光暗暗的,整个教室只有讲台前的幕布上有着亮光,我想吃席雅的**,就移动身子,躺倒在了座位上把席雅的真丝胸罩推到了她的**上面,她两只丰满的**顿时裸露在了我眼前。

    我睡在席雅大腿上,因为她趴着,而且垂悬的**显得很大,我正好可以含住她的奶头。我用牙齿轻轻地咬她的奶头,手从下面绕过她的大腿摸她的阴部,当我手到达她阴部的时候,发现席雅的真丝内裤都湿了好大一片了,我拉开她内裤的边缘,用手指插进她的**,席雅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她嘴里的热气都喷到我脸上,抓着我的小弟弟的手,也剧烈地套动起来。

    突然我坐起来,席雅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把她的头向我的小弟弟按下去,席雅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剧烈地挣扎起来,我不依不绕地加大着手上的力度,终于把她的头按到了桌子下。

    席雅的脸碰到了我硬直的小弟弟,但她却根本不动,我只得一边抚摸她,一边轻声地央求着,终于席雅又叹了口气,然后张开小嘴,将我的**含了进去,她包裹我**的小嘴显得很生涩,只知道用舌头舔**上面的黏液却不知道用嘴巴套动,我只得按着她的头一次一次地向下压。

    席雅很聪明就领会到了**的技术,她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