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58.html
文章摘要: 第33章,偷香窃玉高头讲章团圆饭,那个女人除尽奇人。

    思又是一个在网络上自学成才的女知识青年啊!我不由得想起了左雪和凌雨两个也是逛了黄色论坛,才跑出去真空冒险的,看来网络培养的女流氓会越来越多了哦,真不知道对男生是福是祸!

    岑兰跪着用双手捧起我的睾丸,爱怜的抚摸著。w.w.w.heihei66.c.om细长的手指在我的**上顺著血脉轻轻的拂过。并用没有指甲的手指头在我的膝部,阴囊与大腿交接处轻轻刮著。揉搓着我的**底部。顺势又把一支手移往我渐渐冲起的**。上上下下的套弄著。

    岑兰随后又把嘴凑到我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并耗费工夫,努力的将嘴张大,好象想把我的整个**含进嘴里。她自学成才的**很有技巧,先用舌头顺著**舔弄著,就好像舔冰棒一样。两只手还不时的在阴囊上搔著。舌头伸缩着舔着整个**,时而又用双手套弄著我的**,把嘴移到我的睾丸上吸舔着,把阴囊的皮用牙齿咬扯着。然后把整个睾丸含进嘴里,不停的用嘴去吸,舌头去舔那两个球体。爽的我忍不住头往後仰,双手穿过她的长发揉搓。

    岑兰抬头看我一眼,然後舌间顺著**的中线一路舔上来,她尽力的把整个**吞入到她的口中深处,头部上上下下的套著。双手则在卵蛋上,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轻轻的搔著。我微弓著身,双手顺着她的长发,用手捏弄她的耳唇,蹭着她的滚烫的脸,时而抚著她的背,用手指在背后划着圈,有时又伸到正面来,将双手下探,伸向她并不算丰满圆润的**。用手掌托住她的**,两个手指夹着她的奶头,她身体扭动着,头部更加用力的前后移动,套动着我的**。

    我躺着享受了一会,叫她起来,换成她躺下,我靠着她的腿,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在她的小腿上来回的抚摩着。看着她潮红的脸,眼睛似乎要滴水一样,我的手沿着她的小腿来回的摸索着,小腿肚的皮肤很滑,很细,摸到脚踝,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白嫩的脚趾头,轻轻的刮刮如玫瑰色的脚趾甲,“学姐,痒痒不?”

    看着岑兰娇羞难忍的样子,我满足的大笑,然后把我的指甲在她的脚心来回的刮着,揉着。手指有时顺着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有时上下快速的刮擦脚心,有时拨开脚趾,把脚趾含进我的嘴里,用牙齿轻轻的摩咬脚趾头,舌头舔着脚趾缝之间。我的舌头沿着脚吻向她的小腿,舔着她的大腿,手也顺着腿摸向她纤细的腰肢,从腰后抚摩她丰满隆起的屁股,岑兰的屁股真有弹性啊,每次摸来我都是爱不释手的不愿意放开。

    岑兰火热的身体扭动着配合我手的侵袭。我把嘴凑上去吻着她的肚脐眼,舌头绕着小巧的肚脐眼不停的飞转,手也在**上游走,不时的捏弄奶头,并把奶头拉扯到很长。她大声的喘着气,**不停地起伏着,我爬在她身上,舌头沿着肚脐向上,滑过胸部,舔向硬起坚挺的奶头,把奶头噙进嘴里,用我的嘴唇包裹着,我的一只手从下托着一个**,另一只手在后背抓挠着,手指在屁股上绕着圈,摸弄她的性感地带。有◇意◇思◇书◇院她的性感地带真是屁股,每次只要我一摸她的屁股,她就会非常激动。

    我继续向上侵袭,嘴唇已经俘虏了嘴唇,舌头交织在一起,品尝着对方的津液,鼻子顶着精致的小鼻子来回的顶着,顶变了形状,两个脑袋靠着嘴唇的紧密连接来回的厮磨着,我搂着脖子,手指从后面挤压揉捏着她的耳唇,拇指顶着她的耳廓来回的蹭着。

    她大声的呻吟,身体在我身下来回的扭动,手也伸到我的两腿之间去抓我的宝贝,我把头凑到岑兰的两腿之间,嘴唇已经吻上了她湿润的**,啊的一声,岑兰身体颤抖着,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我用手指拨开花瓣一样的肥厚**,大拇指按住她的阴蒂,手指开始快速震动。

    在我舌头的轻舔慢触和手指的来回攻击下,岑兰的阴蒂已经充血勃起,并从张开的唇片里伸出了头,我凑下嘴,用舌尖在两片**的缝上不断地游移应,并用舌尖压迫阴蒂,舌头从她湿润分开的**中间伸进去,插进她的**,模仿**的动作来回的**,手指从旁边摸弄她的**,另一只手从后面摸着她的屁股,拇指顶着屁眼在臀洞周围划着圈,在屁眼周围不停的绕着,划动。

    岑兰把我推躺在床上,她摁在我的胸前,不让我起来。然后她分开双腿,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顶在她的**上摩擦了一下,咕的一下滑了进去,整个**都被温暖的**包裹了起来,由于是女上位,显得很有包容感,随即她就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

    她动得很有技巧,充分显示了体育系女生的强悍,双手扶着我的胸膛,先是以**为支点,左右的旋转,充分的感受**在洞内四壁摩擦的快感,然后她甩着头发,身体不起,紧贴着我的小腹前后挺动着屁股,用我的阴毛摩擦她的阴蒂,**也被撑开,沾满了**的下体黏糊糊的帖在一起。

    岑兰摩擦蹭弄了一会以后,开始大幅度的上下抬动身体,使**的动作变得很剧烈。每次抬起身体的时候,感觉好象整支**都从体内抽离出来,只剩下**还有一点点连接在她的身体内,随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坐下,那种强烈的冲击给她十足的快感,忍不住发出“恩,啊!”

    的声音,手用力的扣抓着我的胸部,屁股一抬一抬的,很用力的撞击着我的大腿。

    我平躺在床上,低头看着俩体相连处黑忽忽的阴毛,一条**亮晶晶的沾面了**,不停的插进抽出,两片浅色的**完全翻开,被挤的紧贴着包裹着**。我也配合着向上挺着腰,帮助她尽力插到最深,双手伸到前面,揉搓着她的**,捏弄着奶头。

    我俩更加疯狂的做着最原始的动作,岑兰也感觉出我快到了,更是拼了命的上下套动着,在我马上就要射的瞬间,她猛的移到一边,张开嘴,刚把**含进嘴里,我的精液冲了出来,强烈地喷进她的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去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我低头看着她那淫荡的表情,真的以为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妓女。

    岑兰吮了一会,帮我调整完射精后的抽搐和阵阵不适后,伸出舌头把残留在我小腹上以及阴毛上的精液都舔下吞下,然后顺着我的小腹一路舔上,她那热乎乎的身体也凑了上来,爬到我的身上,亲吻着我的耳唇,手轻柔的摸着我的下体,这是不争气的小弟弟已经彻底低头认输了,软不了当的垂在下面,被她的手指轻轻的刮着。

    岑兰凑到我的耳朵边,“小飘飘,爽不爽?”

    我吻着她的脸,舔着她的耳珠说:“爽的是你吧,爽完没,我要操你屁眼了哦。”

    岑兰抬头看着我,脸上明显露出惊慌的样子。我伸手环抱着她,摸着她的屁股,手指扣弄着她的屁眼。她身体抖动着,晃动着屁股想要躲开我的手指,我哪能随她愿啊,一使劲手指就塞进屁眼了,她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屁股一挺一挺的,被我的手指塞着顶着。我想体育系的应该适合肛交吧,就开始动她屁股了。

    我的手指插在岑兰屁眼里顶着,模仿**的动作一抽一插的,渐渐的,岑兰适合了我的手指她也晃动着屁股,使手指可以在屁眼里转得很完全,整个屁眼都被我手指拨弄的很开,我拍拍她的屁股,叫她跪起来,岑兰有些羞涩和害怕,但在我的目光中,她还是乖乖地翘起了她极富弹性的浑圆屁股。

    我用手把岑兰的两瓣结实的屁股分开,看见屁眼非常紧凑的缩成一朵漂亮的菊花蕾,颜色淡淡的,周围密布着皱纹。我用力的把手指插进去,她的屁眼也随着我手指的动作用力的收缩,可我每次拔出手指的时候又好象要把屁眼拔脱一样,她羞涩地晃动着屁股,前面的洞口也流出了水,我把食指插进屁眼,中指插进前面的洞里,两跟手指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插弄她的两个洞。

    岑兰在我两个手指的插弄下,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手枕在床上,两腿颤抖着,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整个屁眼都显现在我眼前了,我先把**插进她的**里,然后一根手指插进屁眼,然后有规律的轻抽缓插,手指和**前后的插着两个洞,两个洞都收缩着用力的夹着我的手指和**。

    岑兰的**也越来越多,流的她屁股和我的大腿上都是,她也把整个上半身都趴在床上,头和胸都紧贴着床单,双手迷乱的抓着枕头,我感觉到差不多该是全力攻击的时候了,就把**拔了出来,用手指沾了很多**抹在她的屁眼上,感觉手指插进的时候已经很顺滑了,就把**顶在了她的屁眼上。

    虽然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头一次插入肛门还是很紧很难,只进去小半个**岑兰疼哭了,不停地颤抖着,我用手指帮她揉动屁眼帮她放松肛门四周的肌肤,等她稍有放松的时候,猛的一下,整根**都插了进去。岑兰啊的一声大叫,拼命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叫着:“不行,不行,太疼了,受不了了,拔出来吧。”

    我趴在岑兰的屁股上,用力的顶着不让她逃离,双手在她的**上揉弄着,嘴唇紧贴着后背吻着她,不停的安抚她不要怕,一会就好了。我俩保持这个动作,**在肛门里顶着,过了大致五分钟,岑兰也没刚才那么疼了,回头吻着我,羞涩地告诉我可以动了,但是开始要慢慢来。

    我抱着岑兰的屁股,轻轻的把**拔出一点,她嗯了一声,永乐娱乐开户:身体轻微的抽搐着,可能还是有点疼,我只好慢慢地轻抽慢插,她也嗯啊的轻晃着屁股,感受着****屁眼的快感,她的屁眼果然不出我的意外,很紧很有收缩力,而且一夹一松的很有规律,好象会自动控制一样。

    我爽的是越干越有兴趣,越干越有劲头,动作幅度也越越大,岑兰在适应了刚开始肛门插入异物时的不适后也开始享受肛交的快感了,嘴里不住的发出呻吟,并不时的告诉我可以用力操她之类的话了。

    我站抱着她的屁股,开始大力**,每次拔出都好象要把屁眼干脱落一样,能看到屁眼里红嫩的皮肤随着**拔出而被抽脱出来,用力插进的时候也可以把整个都插到深处,她也开始拼命的**了:“你操死我了,使劲啊,我要你操死我!”

    由于我已经射了几次,所以这次肛交做了有半个小时,最后我抱着她的极富弹性的圆臀,把滚烫的全部射进了岑兰的屁眼里面,她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地哼哼个不停。当我把**抽拔出来时,看着被我的**操成了一个园洞的屁眼,里面流出精液中还混合着缕缕的血丝,看上去真是淫荡极了。

    折腾了一晚上,我和岑兰都很累了,于是我们连澡都没有洗,就抱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章 拒不招认的革命党

    “说吧,到底谁是主谋?”

    我光溜溜的大刺刺地坐在安琪的床沿,像一个嚣张的地主老财主那样审判着跪在我面前的两个美女,安琪和计筱竹也浑身**着,两张同样清纯却又绝色的脸向上仰望着我,脸上都是可怜兮兮的表情,那两对浑圆雪白的美臀,上面全是我巴掌打出来的红印,看上去美丽而淫糜。

    岑兰远远的站在墙角,用双手手足无措地遮挡着同样**的身体,一脸哀怨的看着我这个暴君行使家法。

    计筱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