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60.html
文章摘要: 第35章,眼泪你无约稿独步当世,下议院阿瑟扫地以尽。

    抱着计筱竹学姐又肥又大圆滚滚的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有|意、思.书院

    计筱竹双手半支着床,永乐娱乐开户:抬着屁股被操得双眼紧闭,头发蓬乱,一叠声的只是叫个不停。她雪白的两个**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操得乱晃而乱晃着。

    “学姐!我操死你我操死你!”

    飘飘边操边叫。

    安琪看得血脉膨张,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静的计筱竹学姐会有现在的样子,那个有着书卷气的才女一样的计筱竹原来也有一样的长着浅浅黑毛的逼,被飘飘操时也一样的呀呀的叫啊!安琪几乎痴迷了。

    计筱竹现在似乎被后面的飘飘操的不行了,双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肥圆的大屁股尽可能的抬高。她头埋在床上,呀呀的叫声也似乎走了调。

    飘飘抱着这个比自己大三岁的校花学姐的大肥臀,一下一下的狠操!计筱竹竟被干得失神了,呜呜的失声哭了起来!

    安琪不明白计筱竹学姐怎么会被干到哭叫,却不知道计筱竹已被几次操得到了**!安琪知道飘飘现在已经是个玩女人的高手,安琪也听计筱竹学姐说过她是被飘飘强奸后才开始在一起的,安琪现在明白了,计筱竹学姐早就被强壮又会玩的飘飘搞得体验到了做为一个女人的最大乐趣,所以虽然被飘飘强奸失了身后的计筱竹学姐还是怀着矛盾的心情和飘飘开始了交往。当然,这些都是安琪自己猜测的,但是安琪觉得自己把计筱竹**以后痛苦的心情可能想的太简单了。

    那边飘飘停了下来,抱着计筱竹的屁股静静呆了一会,然后在计筱竹哭泣声中抽出了**。

    接着安琪看到站在计筱竹后面的飘飘双手按在计筱竹屁股蛋儿上,揉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嫩的大屁股蛋儿用手掰开了,安琪从后面清楚地看到了计筱竹浅褐色的屁眼!那是一个小小的闭着的**,外面长着一圈一圈的花纹一样的皱肉。安琪看得兴奋又奇怪,不知道飘飘露出计筱竹的屁眼干什么?却见飘飘双手扳着计筱竹的屁股蛋儿,把他那根大粗**向姐的屁股缝中顶去。安琪眼睁睁地看着那**顶在了计筱竹的屁眼外。

    安琪看着那铁棒一样的大**前端慢而坚决地捣进计筱竹的屁眼里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计筱竹也在同一时间失声叫了出来,“不是那里”

    计筱竹在叫过以后痛苦的哀求似的说。飘飘一点不为所动根本就不理她,执着的扳着计筱竹的屁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安琪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有半尺多长的大**在眼前直直的全部捣进了计筱竹的屁眼里!

    伏着身子的计筱竹痛苦的绷紧了身子,她显然不是第一次让飘飘操自己娇嫩的屁眼,但是那么的粗大的东西还是让她极度的不适应。计筱竹是那么文静,在学校里是蝉连三届的校花,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而现在她身上的三个洞却轮流被操!

    安琪傻了一样看着飘飘的那根大**一进一出的操着计筱竹的屁眼,原飘飘真的喜欢操屁眼呀!安琪有点惴惴不安的捂着自己圆圆的翘臀,非常害怕一会儿飘飘真的要来操自己的屁眼自己该怎么办。有、意思书院

    飘飘的**在学姐的屁眼里的进出很慢,安琪清楚的看见计筱竹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啊啊”

    计筱竹学姐强忍着回过头看着飘飘,“老公,疼”

    眼泪不知不觉地从计筱竹美丽的眼睛里流出来。这是整个过程中安琪听到的计筱竹第一句话。

    “学姐,我第一次干你屁眼的时候你不也疼吗?”

    飘飘安慰着计筱竹。安琪对于早就发生了关系的这两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安琪明白自己内心深处对此并没对此有什么厌恶,相反,飘飘的话刺激的安琪更加兴奋。

    计筱竹没再说话,回过头去。只是仍然呜咽着,安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大**与屁眼的结合处,看着大**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慢慢地安琪感觉那**进出逐渐快将起来。

    那样操了二三百下后大**进出的速度竟然和刚才在计筱竹那个洞她逼里的时候差不多一样快了,而计筱竹也逐渐安静下来。

    “学姐我操死你操死你的屁眼!”

    飘飘越操越兴奋。计筱竹呻吟着趴着身子抬着屁股挨操,飘飘的跨部一下下撞击着她的大屁股发出乒乒的声音。

    终于,安琪感觉时间过的好长,计筱竹学姐的**声越来越高昂,而飘飘正在操学姐屁眼的身体突然打了一个冷战,安琪看见飘飘快速地从学姐的大屁股里拔出了**,然后急急地把计筱竹的身子调转过来,让学姐跪在他面前。

    “啊!”

    飘飘浑身颤栗着,他闭着眼把他的大**对准了计筱竹的脸,“学姐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他喊叫着,安琪看见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他**前端激射而出,全射在了计筱竹学姐的脸上!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了声音,飘飘站立在那里喘息着。计筱竹坐回到了床上,她咬着嘴唇,找到了床头的一卷卫生纸,红着脸擦着自己脸上的那些粘液。

    第章 全部的安琪儿

    “你们两个,躲那边远干什么?给我过来!”

    我大刺刺地向着安琪和岑兰招手,两个光溜溜的美女无可奈何地向我走过来,岑兰羞得脸上通红,她虽然是在宾馆里以援交的身份和我认识的,但毕竟平时里也是个只敢悄悄看看黄网的女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她怯怯地向我身边靠来,边向我耳边轻声说,飘飘我怕!

    我这时很自然将她的腰身揽着,说不怕有我在。“你要是不在我就用不着怕了。”

    岑兰羞涩地说,她将头靠入我的怀里,怯怯的回揽着我,好像我是她唯一的依靠,感觉到岑兰那身极富弹性的肌肤,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顿时不断鼓胀,顶在岑兰身上,岑兰感到奇怪顺手一摸,抓在手上的是不住跳动的**,岑兰一愣,呀的一声慌忙放开!

    她的脸贴在我胸口的热烫得惊人,我从她不住大声的喘息声中,就可知道她所受的惊吓程度,此刻我的嘴温柔的贴在她脸上,小声说道岑兰我喜欢你,她听了之后也温顺的说,飘飘我也喜欢你呀,我的嘴一面轻沾她的樱唇,一面细声道学姐我要你!

    岑兰身子羞涩地说:旁边有人呢。我腻声说道我不管,这也是对你的惩罚!我将嘴压在岑兰的嘴上,舌头顶开她那紧闭的双唇,深深的进到她的口中不断打转,一会岑兰的舌头也开始热烈的回应,我们俩人舌头已像身子般交缠在一起,我双手也开始在她那曼妙的身子上四处游动,一触一颤,可见岑兰的身子十分敏感。

    我手探到她那尖挺的乳峰,我兴奋地用双手发力握紧,那极佳的弹性带给我手掌无比舒爽的手感,岑兰的身子不断扭动,我再用指尖轻捏她那细小的**,**不断涨大变硬,岑兰再也忍不住张口轻声呻吟,我时而将她奶头轻轻舔动,时而轻咬拉扯,岑兰细声哭泣,她像是无法承受我爱抚的刺激,我再向下探往她的秘处,只见她双腿紧夹不放,我先在她蜜丘上用手指梳拢着卷长的阴毛,一面在她耳边轻说:乖乖,快点打开哦。岑兰她才缓缓将双腿张开说道:羞死人了!

    我手指一探,**不断在那穴口流出,我在她耳边细说:岑兰你流了好多**!

    岑兰腻声说道:怪你!怪你!你还说呢。我再将她的身子翻转,一口吻向她那秘穴和在阴蒂上不住舔动,不多时,只见她死命将枕头一角咬住,双腿踢动着泄了身子,尖尖指甲也不觉刺入我的屁股肉。

    我再度拥住并深深的亲吻她,只见她全身像是骨头被抽了的瘫在我怀中,柔声说道:飘飘!今后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听到她像小媳妇儿那般温柔婉约倾吐,我也感动的说将会一辈子善待呵护她,等她回神后,我牵着她那宛若无骨的小手伸向我那**,这时她已不像先前那般无措,开始或轻或重的握住,并上下套弄,激得它再次像充气般不住涨大跳动,岑兰轻声说道:飘飘!你好大了。

    我要她将嘴儿张开,将**顶入她那樱桃小口,并在她将它吐出前,深深插入她的喉道中,惹得她不住作呕,但又无法吐出什么,只涨红脸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瞧她难过的样子,我不忍的抽回那大**,等她缓过气后,她又温驯的将我那**含入口中,几次后岑兰就逐渐将我**深深含入,双唇及舌尖轻舔马眼,偶而又用牙齿轻咬肉柱,真套弄得我好不舒服,不愧是常逛黄网的学姐!

    我的双手没闲着,一会抓住她那**房用力捏拿、一会又予重压,直叫岑兰一会轻声喊疼,一会皱眉也说不清言语,神情就似要崩溃了,我将大**抽离她那小嘴,扶着缓缓插向紧闭的**,在她轻呼中慢慢的插入深处。

    虽然她昨天晚上被我粗暴地强奸过,但此刻仍紧凑得频频呼痛,好不容易我那**终于插到底,但只轻拥她暂时不动,岑兰吁了一口气道:飘飘!学姐真的是你的人了。她见我并未自顾寻找刺激,体贴的让她休息,高兴的说出这句话。

    见她适应那刺痛后,我就逐渐加足马力开始驰骋,岑兰的身子随着我的抽送不住扭动,口中娇啼婉约,淫语不断,并随我动作加快更显剧烈,经我四、五百抽后,她全身打颤哭了出来,**不停颤动吸吻我那**,指甲更深深刺入我的背心,使得我抽送间都备感吃力,背心也吃痛不已。

    如此反覆数回后,她终于忍不住说:飘飘!学姐不行了,学姐的小逼都要被你搞破了。瞧她无力再承受的模样,我抽出我那**,我说,你还有一个洞儿没来帮忙呢!“飘飘不要,人家那里很痛的!”

    岑兰惊叫出声,看上去非常惶恐。

    我才不理她,我将岑兰身子翻转,强迫她趴跪在床上,我由后面将她抱住,分开她的臀肉舌头探向她的屁眼,岑兰有如遭受电击一般猛然回缩,但是早已被我料中,我用身子抵死将她的屁股压住,让她无法动弹,她试着无法争脱后,就轻声说道:飘飘!那儿痛的。

    我像铁了心一般,不管她又哭又叫,我都执意不理,不断用舌头舔弄她那已是涕肆纵流的屁眼,还将手指在她里面不住的探索,我像是小孩获得新玩俱那般,再也不肯松手,过不多时,我发现岑兰已经不作挣扎了,她那大肠壁肉将我手指紧紧包覆,还不断蠕动挤压得我好不舒服。

    岑兰已知道无力违抗我,她自己身理刺激的对抗更显得无能为力,终像发春的母狗那般追求我所能给她更大的刺激及快感,我最后提起胀得生痛的**,顶入她的屁眼,虽然已经充份润滑了的,也经我手指的洗礼,但我仍感觉到岑兰的屁眼里紧凑通行,夹得我阵阵倒吸凉气。

    我的大**在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慢慢地迫入岑兰的屁眼,在岑兰的哭叫中,我的大**非常辛苦的抵达终点,总算全根插入岑兰的屁眼里顶入到她的肛门深处,她紧紧的肛肉将我的**一圈圈包覆围束,感觉比前面的**还要紧密,屁眼里温度也非常高,舒服得我飘飘欲仙的。

    经过我暴力的迫入,岑兰昨天才被捅破的肛门顿时又破裂开了,缕缕的血丝像**一样浸满了屁眼,我也开始放力的抽送,由岑兰抽搐的肢体中可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