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75.html
文章摘要: 第50章,发表文章上访者摧朽拉枯,运输赏钱武昌起义。

    家这么熟,等我们清理好了别墅码头,就可以开过来了要建栈桥的啊,那可是深水游艇来的”

    我边说边一溜烟地跑了屋子里人太多,杀气太重,特别是路静,我从进门到出门根本就不敢看她的眼睛,倒是狠狠在她那短裙下的雪白大腿上剐了几眼想到她那如玉的肌肤上,曾流淌过我的精液,我就不禁一阵阵的热血沸腾!

    看到那个家伙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去,简直就像是忙得脚不沾地一样,路静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异样的感觉,她当然知道那个家伙刚才鬼鬼祟祟的一直盯着自己的大腿在死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心里在转动什么猥琐的念头!

    路静觉得自己的大腿上有些痒痒的,仿佛那乳白色的黏液还粘在自己的大腿上似的,那天他甚至还有几滴都射在了自己的内裤上流氓!路静在心里恨恨地骂,却在惊愕发现,自己的内裤竟然好像真的粘上了精液一样,变得有些湿漉漉的了

    小声地说一句,看完后能到书评区逛下不,有点私事请大家帮忙。有*意*思*书*院

    第章 吃奶费?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白芳也觉得自己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性感了。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的**,饱满硕大得惊人,而且因为分泌乳汁的原因,**经常沉甸甸的涨痛,**也经常不知觉地就湿漉漉的了。

    我坐在客厅里看着白芳收拾屋子,永乐娱乐开户:让我很奇怪的是,我走哪揣几张卡就是了最多带个行李箱,白芳居然是大包小包的甚至还有好几只大半人高的超皮箱她还真是把家都搬来了啊?

    白芳的小孩子嫩嫩的很可爱,可能是因为经济不好的原因,白芳经常不在小孩子身边,所以小婴儿也就习惯了独处,他睡在沙发上,自顾自地嘟着口水玩,一点也不吵不闹,我向来对小孩子没什么感觉的,只觉得他们只知道哭很烦的,但白芳这个孩子,却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边逗小孩子,边问忙碌个不停的白芳。

    白芳淡淡地回答了一句:“白活!”

    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白活?”

    有给自己的儿子起这么怪名字的吗?

    “像我们这种人,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

    白芳很平静地说:“只有能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我发呆地看着白芳,心中有点感慨,白芳没有理会我,继续在那里走来走去的忙碌着,她因为没带乳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只**房乳一晃一晃的。但白芳的腰并不显得臃肿,依然很有形,而且还是那么柔若无骨,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

    白芳在高职学院也应该是出了名的美人。因为她不光摸样长得漂亮,而且还有着mm的性感修长的身材,配上飘逸的及腰长发,每次上街都应该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不然昨天我也不会注意到她了。

    白芳的屁股很丰满,后臀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圆滚滚肉鼓鼓的感觉。腰细而柔软,因此走路时屁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一些,这就更加衬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着一股诱人的浪劲。有|意、思.书院在后面看白芳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

    白芳显然是个很勤快的女生,这间公寓虽然已经很整洁,但是她还是不满意,不停地在那里收拾着,我只好暂时由大少爷变成了保姆。帮她照顾婴儿,白芳则在那里做着清洁工作。

    “好了,很干净了,再擦下去地板都可以当镜子用了!”

    我看她准备第三次拖地板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你也忙了半天了,过来喝杯水休息一下吧。”

    白芳擦擦脸上的微汗,看了我一眼,然后收拾了东西去洗了个脸,她出来后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大少爷,你真好!”

    白芳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我的心头一荡,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忙推开了白芳,说:“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样。”

    跟她昨天冷冰冰的样子相比,今天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白芳蹶起小嘴说:“人家感激你嘛!”

    我说:“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再把我当保姆就行了。”

    我们正说着,白芳的孩子哭了,白芳忙把孩子抱了起来,白芳的儿子虽然刚刚满月,但长得很胖,这可能和白芳的奶水充足有关吧,小孩子长得很可爱。

    白芳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只**,把鲜红的**塞进了小孩的嘴里。白芳的**很大,发着耀眼的白光,直看得我有些头晕。白芳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看,撅起嘴娇嗔道:“大少爷”

    我也有些发窘,眼光离开那眩目的丰乳:“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吗!”

    白芳对我做了个鬼脸。

    过了一会儿,我说要回去了,白芳看到我要走,对我说:“大少爷,你一个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过来住吧,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

    我忙说:“那可不行,我还念书呢!”

    白芳扁扁嘴说:“你念书我还不知道,又不是天天上课,但说这离你们大学也很近啊!”

    我心想我那边还一大摊子事情呢,哪能跑来和你同居,那些美女股东们还不提着菜刀上门来砍人啊?

    白芳看到我不愿意,有些着急,抱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晃着:“大少爷,你说好不好嘛?”

    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里,白芳那两个丰满的**压在我的胳膊上,她的身体的体温和那种柔软的感觉从胳膊传过来,弄得我身体有些发热。我忙说:“这个要再研究研究。”

    看我执意要走,白芳对我说:“那你等一下啊。”

    说完抱着孩子就进她的房间去了,我正在纳闷她要做什么,却听到她的房间里传来了轻轻的呻吟声这个丫头,在里面干什么?我不由得浮想联翩。

    不一会儿,白芳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奶,对我说:“大少爷,你把它喝了吧。”

    我问白芳:“是什么奶?”

    白芳脸一红,说:“是人家的奶。”

    我一愣:“是你的奶?”

    原来她在房间里叫唤,是在自己挤奶啊,我晕倒。

    白芳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人家不是你的奶妈嘛人家的奶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胀得很痛,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以前都扔掉了,现在这可都是你花钱买下的,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嘛,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啊。”

    我很郁闷地道:“你干嘛自己挤啊?难道我不能直接喝么?”

    白芳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那可不行啊,人家只是收了你的奶水费,可没有收你的吃奶费哦你快喝了吧,一会凉了哦。”

    说着把那杯奶放在了我面前:“放在这儿了,喝不喝,随你啊。”

    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望着那杯奶发愣,我跟她签订的卖奶合同,是这么订的吗?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奶香扑面而来。我用舌头舔了舔,虽然不象牛奶那样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计筱竹学姐也知道这事情的,她是不会笑话我的,于是我张开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

    我出门时问白芳:“你今天不上课吗?”

    白芳在房间里回答说她请了三天假,我哦了一声,就走出了公寓,顺手帮她把门带上。

    我今天下午没有课,这会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于是就骑着机车在街上晃悠。

    我骑到学校附近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声叫我的名字,我停下车,看到叫我的居然是糖糖。糖糖一个人站在路边,看见到显得很兴奋的样子,她跑过来站在我面前,糖糖问:“飘飘!你会游泳吗?”

    我说会啊,怎么了?她高兴地说:“我们去游泳吧”

    我愣住,很古怪的看着她:“小姐,现在是十一月了好不好?”

    糖糖白了我一眼,说:“我有两张温泉馆的票啦,本来说找阿州去的,他居然说他要玩游戏,叫我自己一个人去,哼!”

    看着糖糖生气的样子,我觉得她挺可爱的,反正这会也没什么事,我就回答说:“那好吧,我陪你去。”

    她高兴起来,说:“那你先陪我去买泳衣!”

    “还要买泳衣啊?”

    我有些愕然。糖糖说:“我去年的泳衣都太小了!”

    她脸上一红,低声说:“我又长大了哦。”

    我上下打量她,“哪长大了啊?个子还是这么高!”

    “我不是说个子啦!”

    糖糖不依地跺了跺脚,胸前两团浑圆硕大的**抖起一阵波浪,我恍然大悟大悟:“再长大别说泳衣了,连内衣都得定做了!”

    糖糖美丽的脸羞得通红,向着我就啐了一口,我让她上车来,她居然说生气了我不道歉就不上来。

    我说:“是!老婆大人我以后不敢了!”

    糖糖害羞的说:“讨厌!不理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我赶紧拉住她的手,糖糖一见我拉住她,便举起手往我的胸膛轻轻捶打,接着说:“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还怪我!”

    我趁糖糖打来时便双手揽腰一抱,然后轻轻往糖糖的额头一吻温柔的说:“糖糖你就原谅我嘛!”

    糖糖被我的温柔给深深的感动,便轻声的说:“好啦!原谅你啦,以后你不可以乱说喔!”

    我一听十分高兴便往她那柔嫩的樱桃小嘴亲去,我们俩人深情的相吻,糖糖想想不对这里可是大马路,被人看见多尴尬啊,急忙的说:“飘飘!别这样这里人多!”

    我一听也对便不舍地放开了她。

    糖糖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小洋装,里面是白色低胸的v字领的背心,让她胸口秀出一道深深的诱人乳沟,还有一件极短的浅蓝色窄裙,整体的感觉十分性感,看的我两眼发直口水直流。

    糖糖包包没拿好就掉到地上,糖糖刚弯下腰去捡,我就发现她走光了,那条可爱的粉红色的小内裤露了出来,越弯下去就露了越多,而糖糖居然没有察觉,看的我欲火焚身**迅速膨胀,真想现在就扒下她的内裤,将我的**往她的**插去,但这只能想想不敢做。

    糖糖捡起包包后看见我那失神的样子,就问我:“你在想什么啊,瞧你这副德行!”

    我笑说:“我在想你啊!”

    我笑说:“谁叫我喜欢你!”

    接着我就扶她上我的宝马0。

    我起步有点急,糖糖粹然不防之下,猛地撞到我背上,她叫了一声,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腰,只听糖糖说:“喂!大色狼,你用背撞人家的胸部,害人家现在还在痛耶”

    我惊了一下说:“撞痛了啊!老公替你摸摸!”

    接着我就将反手伸进糖糖外套内,搓揉她那肥嫩丰满的**。

    糖糖连忙说:“你别摸了啦,专心骑车啦!”

    我笑着说:“你不是会痛吗?我替你摸摸呢。我技术很好的,放心吧。”

    糖糖有点喘气地说:“你再摸我会很难受呢!”

    我不管她只是继续搓揉,享受着她那肥嫩**的弹性。

    糖糖生气地说:“你上次就撞红灯了啦,你再摸,我就下车了哦!”

    我无奈地收回手骑车,只听糖糖笑着说:“这样才乖嘛!”

    糖糖紧贴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