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81.html
文章摘要: 第56章,定向天线流过泪盈盈秋水,不同层次哈瓦那蔗农。

    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路静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抚摩的快感令她下意识轻轻分开**,占据着路静美臀的灼热五指趁势隔探到路静更深更柔软的底部,隔着内裤直接挑逗路静的蜜唇。有→意→思→书→院

    “够,够了停手啊…这可是没有任何男人没抵达过的美少女禁地。”

    路静用眼神乞求我。

    我的手溜进了路静的内裤,抚上路静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路静隐秘的草地。路静想用玉手去阻挡已来不及,我的铁蹄顺利地践踏上路静从不对外开放的私有草地,又从容地在路静花丛中散步。

    哇!好浓密的阴毛,我的右手继续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我的手感告诉我美少女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的外边。

    我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路静的桃花源头,我轻轻的在路静阴部上爱抚,随后,我分开路静微微并拢的双腿。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我敢打赌,上帝再也造不出比这更好的身体了,丰厚的**夹着圣洁的花瓣,上端隐藏着一颗诱人的相思豆,我用右手轻轻分开路静花瓣,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路静那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

    我的中指由她圆臀的股沟往前探索她的**,中食两指感觉到她的蜜汁**已经渗透了透明的内裤,沾在我手指上又湿又滑,永乐娱乐开户:我指尖触摸到她已经沾满**又湿又滑柔软的**。

    路静下巴靠在我肩头上沉重的喘着气,我食中二指拨开了花瓣,正要探入她温暖的嫩穴之时,路静身子猛然的颤抖,伸手隔着纱裙压住我的手不让它蠢动。

    她气喘,压抑着眼神中的**:“不要进去!”

    看到她如深潭般清澈的大眼中透出哀求的目光,我内心一震,不敢造次,立即停止了进一步行动,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指,只用手掌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她的丰美微翘的圆臀。

    路静感激的看我一眼,可能为了报答我的悬崖勒马,又或者想发泄压抑的**,她开始用力挺起湿热的**紧贴住我坚挺的**,又有点羞涩的张开她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夹住了我的右腿,挺动**与我的**用力的厮磨。

    我感受到她两条美腿肌肉的弹性,及夹磨时传来的温热,我再也忍不住,也用力挺动**与她的凸起**用力磨擦,我们两人的下体就在拥挤的人潮中紧密的纠缠磨动着,我抚在她美臀上的手也用力的将她的**压在我的**上,路静突然呻吟出声,将她凸起的**在我的**上急剧的转动顶磨,虽然隔着薄纱,我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开始发烫。有 ┠意 ┠思 ┠书 ┠院

    她似乎饥渴难耐的伸手抱住我的腰,**紧抵着我的**,全身不停的颤抖,我的**上传来一阵湿热,我想她的**来了,忍不住低头看她,她也刚好抬头,温润的柔唇与我的嘴唇轻碰了一下,却又像触电般闪开,接着她全身软绵绵的贴在我身上轻轻喘息着。

    我的再也按耐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阳精由大**的马眼喷出,弄得我内裤又湿又热,她似乎也感受到我湿热的裤裆,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大力推开我,表情惊慌,我没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也吓的一楞,这时公车又到站了,她立即随着人潮挤向车门,我看着她惶然的背影下了车,也立即举步随着推挤的人潮下车。

    我步下公车,转头四顾,远远看到她将淡蓝色皮包盖着**部位,快步的走入一条小巷,我立即起步跟过去。

    我来到巷口,看到她的背影在巷内快步疾走,纤细的腰身及丰美的圆臀随着她疾走的步伐摆动着,又长又直的秀发像波浪般起伏,雪白浑圆线条柔美的小腿蹬着近三寸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看得我混身燥热,胯下刚发射过的**忍不住又蠢蠢欲动了。

    有点心虚的我鼓足了勇气跟上去,她似乎知道我一定会跟来,在巷道转角处回头瞥了一眼,我假装转头注视别处,当我的视线再回到转角处时,路静竟然失去了踪影,我一时失惊,赶紧快步奔到转角处,左右张望,左右两边都是长直巷道的住宅区,巷道中只有一个老妇人牵着小孙子踽踽而行,路静像是在空气中消失了。

    我没来由的一阵失落,颓然转身欲走时,却看到路静在转角处的书店里,隔着书店大玻璃窗看到她背对着门口翻着书架上的书。

    我刚失落的心一下子又振作起来,带着一颗跳得七上八下的心走入书店,店内就只有路静一个顾客,书店老板在柜台后瞪着两眼盯着我瞧,可能他看到我在门口转来转去张望,认定我在打路静的主意。

    我摆出蛮不在乎的态度走到书架前,假意流览着架子上的书籍,怀着涩涩的心情缓缓移向路静身边,当我近到能嗅到路静身上淡淡幽香之时,我发现路静的全身绷紧了,她也强自压抑着纷乱的心情无意识的翻动着书籍,我大起胆子转头看她,没想到她侧面的弧度也是那么俏丽迷人。

    她低垂着头,一双动人的大眼专注的翻看书籍,可能由于紧张,她无意识的伸出柔嫩的舌尖在温润的红唇上轻轻舔了一下,这微小的动作是如此的诱人,不禁令我想起在公车上两人厮磨激情的**后,我的嘴与她的柔唇甜美的轻触,如果不是怕老板报警,当下我可能会忍不住强吻非礼她。

    我知道她在躲我,不敢再过份造次,轻声说:“我们该去建材市场了。”

    她没有抬头,转身走出了书店,我紧紧跟上,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在市场选购材料时,也不征求我的意见,我脑海里不时幻现着在公车上与路静相互挺动下体迎合的一幕,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她选了些什么。

    回去时路静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坐在副驾位上,我只得坐到后面,直到回到学校,她仍然不理我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望着她走进公寓的美丽背影怅然若失,不知道我的宝贝**什么时候才有福气插入她的**美穴,享受那**的快意。

    第章 路静的心事

    路静回到公寓时,心里面觉得酸酸涩涩的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先是被人在公车上猥亵,接着那个家伙挺身而出,赶跑了猥亵的色狼,但他自己做的事情,却比那只讨厌的色狼还要过份得多。

    但是偏偏,自己又不能责怪他。毕竟开始的那种情况,并不是他自愿的,只是只是,他居然伸手摸进了自己从未有过人侵犯的内裤里面,还试图探进自己神圣贞洁的**虽然在自己的哀求下他住了手,却是用手玩弄了自己的整个下身和美臀,最后还用**亵玩了自己处女的**,甚至还在最后,将精液隔着裤子射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路静觉得自己头脑空空的,生平第一次受到女**的刺激,她觉得往日一切存在的规律,都变得好像不是那么重要!只记得在**时,要将自己抛入云霄的舒爽,那种要湮灭一切的喷洒与抽搐。

    难怪不得,计筱竹她们,会如此痴缠着那个家伙,甚至不顾羞耻地白昼宣淫,大被同眠,原来原来那种事情,真的可以忘记一切。

    路静坐在自己的床上,傻傻地发着呆,脑海里蕴绕的,始终是那个让人羞职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的公车之中,被那个坏蛋男人,隔着裤子用他的**奸淫到了**!

    是的,奸淫即使他没有插进去,即使自己的处女贞操还没有丢失,但路静心里无比明白,自己真的被那个坏蛋男人奸淫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明天还要和他出去

    想到这里,路静的心更加慌张了,一时间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念头。

    就在这时,糖糖突然窜了进来,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后,她关上了路静的房门,压低声音说:“小静,你听说了没有?”

    路静微侧着头看着糖糖,平静自若地问:“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我们最漂亮的校花计筱竹大小姐,和人在她的公寓客厅里公然宣淫,搞得她的几个室友连上洗手间都不敢出来后来还是有个室友实在是憋不住了,才从房间里面敲门把他们惊进去的而且就在他们进房间后,他们接着又暴发了第二场大战,计大小姐的尖叫声,连楼道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整个美女楼都在谈这件事情呢,说没想到计筱竹平时看上去高不可攀的,浪起来居然这是这种骚样还有很多心怀不轨的女生在到处打听那个能把计筱竹学姐操得要死要活的男生是谁呢”

    糖糖的神情很是奇怪,幸灾乐祸中还有些忿忿不平,以路静的聪明,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如此了。

    听到糖糖肆无忌惮地说那个刺耳的“操”字,路静的脸有些发红,她看着糖糖微笑着说:“你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啊,我有男朋友的。”

    糖糖不以为然地撇起了嘴,不过她又握起了小拳头,恨恨地说:“小静你都不知道,昨天我叫了那家伙去游泳,他不但把我扯进商厦的厕所里奸淫,还又在游泳池里强行奸污了人家,把精液都射在我里面,连游泳池水都弄脏了再后来他送我回来学校后,居然连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就又摸到计筱竹的公寓去了你说这气不气人,难道我没喂饱他吗?连我的男朋友都不能随随便便地想搞我就搞我,我都陪他那样疯了,他居然和我分手就转头去偷吃!”

    路静听得满脸羞红,心里却暗暗摇着头,心想糖糖看来也不知不觉陷进去了,那家伙根本和她没有什么正式的关系,倒是和计筱竹是正大光明的情侣虽然是脚踏两只船,但是既然人家当事人两个女生都同意,也不关外人什么事。

    而糖糖这个女生,居然认为那家伙去找他的正式女朋友是在偷吃路静只得一阵阵的无语。

    对于糖糖所报出来的猛料,路静倒是不以为然,毕竟糖糖没有见识过那家伙把三个女人关在屋里一起**的场面,糖糖更不知道,他早就有喜欢在客厅里乱搞的爱好,甚至还都把精液射到过自己的大腿上这些事情,糖糖都不知道。

    想到那家伙射精在自己的大腿上,路静不由一阵羞涩,随即又想起了今天他隔着内裤奸淫自己,说不定他的一部分精液,已经渗过裤子射入了自己处女的**,想到这里,路静的脸羞得通红,全身上下都好像没有了力气。

    “哎,小静你还真是纯洁耶,只是听到这些事情,就羞红脸了啊!”

    糖糖显然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的抱怨话让路静脸红的,连忙说:“小姐你知道的啊,我和他开始那纯粹是意外啊,我不是真的想背叛我男朋友的,前因后果我都给你说过的是吧?”

    “是的,我知道。”

    路静连忙点点头,掩饰自己脸红的真正原因,但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一丝苦涩和怨恨她在怨恨自己,那家伙射精在自己大腿上后,计筱竹失踪了足足半个月,而几乎所有和他有关系的女生都冷淡了他,那是多好的机会啊,只要自己放下面子,在没有计筱竹的环境里,自己稍使手段,就可以完整地俘获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