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288.html
文章摘要: 第63章,帖吧恭顺两三个,施工升降辎重琼浆金液。

    那里,看小丫头有一句没一句地瞎哼哼。有 *意 *思 *书 *院

    可能是觉得我一直在看着她,路飞飞唱着唱着,突然就停下来,然后掉过头来,用她亮闪闪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我,用不怕不怕那首歌的调子对着话筒唱:“看见色狼,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不怕啦”

    我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路飞飞生气地丢下了话筒,对着我说:“你笑什么笑,说你呢,大色狼!”

    我说我怎么了啊,又招惹你了?路飞飞小心地看了一眼睡着的路静,然后恶狠狠地问我:“你刚才和我姐在里面做什么啦?”

    我吓了一跳,心惊胆战地问:“你看见了?”

    路飞飞的小脸上红了起来,拿起几枚干果就丢我,小声骂道:“你这色狼,真是无耻,还说不喜欢我姐,你居然要她帮你做做那种事”

    我急忙说:“小声点啊,祖宗,你不知道你姐脸很浅的啊,要是被她晓得了,肯定会抓狂的!”

    “你知道害怕,干嘛还那么不要脸?”

    小丫头凶巴巴地瞪着我,声音也放得小小的,看样子也怕吵醒她姐。

    我皮着脸说:“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啊,我又很有很没道德心地跑去偷窥别人!”

    小丫头顿时就怒了,用手上的干果篮披头盖脸地向我砸来,我被她扔得到处跑,直接就躲进了那个造星现场里面。

    “出来啊,你有种出来啊!”

    路飞飞叉着腰站在小隔间门口,漂亮的小脸对着我很嚣张地说道。

    我隔着雕花玻璃看到她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实在觉得很好笑,就在门里学她的语气:“进来啊,你有种进来啊!”

    小丫头一听,直接就伸脚踢门,我怕玻璃门踢破把她脚伤着,连忙躲开,路飞飞洋洋得意地走了进来,小手上还拈着几枚美国蛇果,很嚣张地说道:“小子,我就进来了,你怎么的?”

    我干笑:“你进来你就有种了嘛,这不是我们说好了的嘛!”

    看到小丫头脸上变了颜色,我才想起来,“有种”这句话在女人来说,好像是骂人的!

    路飞飞一枚蛇果就向我扔了过来,砸在我身上感觉好痛,蛇果差不多就跟小苹果一样大小了,砸身上跟那些无花果之类的干果,那是不可同日而言!

    我已经有点生气了,谁知道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没轻没重地继续把剩下的蛇果往我身上砸,边砸还边唠叨:“叫你耍流氓!叫你当色狼!叫你欺负我姐!”

    “别扔了啊,再扔我揍人了啊!”

    我大声喝斥起来!

    小丫头又两个蛇果砸了过来:“你这流氓还有理了。有♀意♀思♀书♀院哼!你动动我试试?”

    说完还很不屑地看着我!

    我刚好被这两只蛇果砸到了头上,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又看到路飞飞挑衅的目光,我怒不可遏,扑上就拉她的脚,嘴里同时怒道:“试试就试试!”

    路飞飞看我真动手,吓得丢开蛇果哇哇乱叫,两腿还乱踢不想让我控制住。可她哪敌得过我?两只脚都被我捉住,身子被扭着双腿翻成背朝上,拉拽中还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内裤,急得她已带出了哭腔在哇哇尖叫,两条修长**乱蹬乱踢。

    我把她拽到沙发边,只用右手就把她的两只脚都捉住,左手则用力掐摁住她的细腰,牢牢地把她摁在沙发边。然后松开她的双脚,侧开些身子防她踢中,也不理会她的内裤露在外边,抡掌向她的屁股噼啪噼啪揍去,嘴里还发泄着怨气:“你以为你是公主?还动动你试试,试了又怎么样,你咬我看看啊?”

    路飞飞屈辱地哭骂挣扎着,骂得还挺难听,这更激怒了我,下手更重。我打着骂着,这小丫头还真倔犟,打到我手都麻了路飞飞还不肯求饶,而且哭骂的话更加难听,这令我恶从胆边生,双目变得赤红,“噌”

    猛然一把扯下她的内裤,露出已被打得发红的两瓣圆臀,抡掌更响亮地击打上去。

    这青春少女的浑圆美臀趴着还又高又翘,也如路静的丰臀一样弹性十足,击打上去的手感好极了,我打得好过瘾。可忽然感觉从扯下她的内裤那刻起,居然不再听到她尖叫怒骂,也不再挣扎,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像个死人,这把我一下吓出了一身冷汗,极慌乱地想她不会是羞得气死了吧?我吓傻似的不知所措。

    我痴傻了仅片刻,就忙去扳路飞飞的头,怕她真的气死过去。可没等我扳,路飞飞自己却掉过了头,居然寒着挂有泪痕的脸,极冷静地问我:“打呀?怎么不打了?还想怎么打?是不是让我都脱光了你再打?今天我就让你满意,让你打死算啦!”

    路飞飞不仅是嘴说,边说边坐起身面对我极快地从头上脱下了裙子t恤,一双散发寒气的眼睛死死盯我,又把乳罩扯拽脱下,然后挺起扣着两团饱满白嫩像小玉球的**,寒光迸射的美目挑衅地看着我,看我尴尬难堪的样子,嘴角还露出嘲笑意味。

    这过程发生的极快,造星现场小间里出现了诡异的情形,沙发边站着一个痴愣的呆小子,沙发上坐着一位光着玲珑娇嫩身躯怒目而视的美少女。路飞飞的举动真把我一下弄蒙了,傻愣片刻后听着这赌气的话,看着这一脸轻蔑的神色和**裸的娇美**,我何能对这样的路飞飞再下手?只有选择落荒而逃。

    路飞飞得势不罢休,对着我的背影嚷道:“你敢跑出去,我就叫醒我姐!”

    我都冲到了门口,却被小丫头这话吓得僵住了,站在门口呐呐说:“那个飞飞我们是闹着玩的”

    光着身子的路飞飞得意地走到我面前,看到我慌张的样子,那狼狈样竟逗得她爆出一串咯咯娇笑。可等笑完后,路飞飞揉着两瓣还疼的屁股,刚才她身体产生的一股莫名快意此时达到**,不由地佝偻下身子加紧了双腿,兴奋变形的俏脸通红的好似发着高烧,眼里透出更复杂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连忙抱住小丫头:“你怎么样了?”

    我心想坏了坏了,这小丫头不会是有心脏病,已经被我气得发作了吧?

    看着她通红的脸,我连忙把她抱起来,放在小间里的双人沙发上,她挣扎起来,我说你不舒服先躺下不要动,我去给你叫医生!然后转身就要走,她突然说我要是敢出去,她就去死!

    我呆在那里苦笑说你要干什么啊?她冷哼着说应该是我问你要干什么才对,你刚才对我姐干什么了?

    我说我和你姐的事,你小孩子不懂的!她坐起来怒道:“我还是小孩子吗?”

    我看着那玲珑有致的雪白身体,一阵口干舌燥地说你快穿上衣服!

    路飞飞冷冷说:“你还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女人吗?少在我面前装清纯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早就看清楚了!”

    我生气了,瞪着她说我是什么东西啊?她不屑地说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还不清楚,那天就敢在商厦里偷窥女生换衣服,今天又强迫我姐跟你做下流事情!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我心头大怒,听到这个小女生把我说得如此不堪,是个男人都会有三分火气的,我伸手就向她胸部摸去,她本能的一下抓住我的手说你干什么?我冷笑说你不是说我是色狼吗?我就色给你看啊!路飞飞的胸部坚挺结实,充满了少女的柔嫩和弹性,我本来只是在气头上真的耍流氓的,但握着她手感极佳的**,我的头竟然真的晕乎乎起来了。

    我俯身吻住她的嘴巴,她呜咽几下就配合张开了小嘴!我的手又去摸她的阴部,她又紧抓我的手不放开,我说,怎么怕了?她听到我的挑衅,竟然松开了手,冷冷地说有本事你就强奸我!不然就滚出去!

    我心头火冒三丈,把手伸到她的小阴部中间肉缝上磨蹭起来!我的**早已硬的象铁棍似的,我边吻边摸抠女孩子最敏感的地区!感觉到有黏粘的东西流出!我悄悄脱下了自已裤子,问她说。这可是你叫我强奸的?

    她冷笑说有本事你就来啊?我把她的双腿分开,这时才看到她那长的象馒头似的小阴部上面只有十几根绒毛,两片隆起的微红的肉片紧紧包在一起,我用拇指和食指扒开她的两瓣唇片,用食指轻揉她的阴蒂,她闭着眼睛不说话,也许是刺激太强红红的小洞很快就流出了白色的透明密液,我把早已硬的红的烫手**放在她**上磨蹭起来,我拿她手来拿我**,她死活不拿。

    我扒开她的小**口就向里插,刚进去了一个**她就疼得闷哼了一声,小手都捏成了拳头,我感觉很挤,但是由于水很多却又很滑,我便慢慢**一点一点挤压,终于全军没入。路飞飞终于哭了,她说你拿出来啊好疼好胀的!而此时我的**被她幼暖的小**包裹得舒服无比,主要是根部感觉最爽,这会我哪舍得把**拿出来!

    我不理她继续**起来,路飞飞就一直喃喃自语说:好了吗!你拿出来吧!我好疼求你了!拿出来吧,等这些没用的话!此时我加快了速度,并用嘴舔她的**咬她的小**,我感觉她的**真的很紧就象是手握的感觉!美不能言!因为她娇小所以每次到底都感觉**撞到了什么!

    而她除了胀疼,求我不要!终于快到了顶峰,我用双手使劲掰住了她的双肩,**加快撞击!看着她两瓣唇片跟着我的**一进一出,**高胀,在我发出一阵低吼中射了精,射了**也不软,拨出**看到她小阴部被撞击的一片红肿、从那还是那紧合肉缝里流出红白相间的液体!

    路飞飞一直哭一直骂,说我不是人,竟然真的敢强奸她,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神情,我没来就没有软的**硬得更痛了,我就把她按在沙发上,脚站在地面上,粗硬的**又向的她的肉缝中插去,把**夹在她的小肉缝中来回摩擦着,享受着她的幼嫩**给我带来的快感,路飞飞虽然很紧张,但很快又被挑逗得流出水来,水很多,我将她的**分开,同时用手弄她的大**内壁,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她的小豆豆。

    我的那根大**,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筋暴露。我用手扶着**,大**在**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的**愈流愈多,自己的大**已整个润湿了,沾满了黏滑的淫液。我轻轻地将**前端移到**口,下身向上挺起,令**缓缓地抵着**口。

    这时我整个人已俯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支撑着床,用一只手握住粗大**,当**渐渐没入两片**时,她说了声:疼。我把屁股向后动了动,然后往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巨大的**推开柔软的**挤入了紧小的**口。我觉得**被挤压着粗大的**充塞了她的每个空隙,她忍不住一声娇叫,羞红着脸不断地喘息着。我将她双腿提起,压向胸脯,腰用力一挺!

    路飞飞“哦”了一声,我的大**已连根尽没在她的**里!我使劲对着她的小屄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再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她不停说着不,不喘息越来越重,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我只感觉到她**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随着**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