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01.html
文章摘要: 第76章,南北长鱼游釜底书店名称,新发明鲁豫有约韦弦之佩。

    悦此时有点醒悟,但她还不敢确定。有◇意◇思◇书◇院明明隔着丁字裤的,怎么会一点阻拦都没有呢?小弟弟好像已经全部进去了,完全塞满了**,而且挺得很深,已经顶到花心了。

    乐悦不敢确认,她尝试着抬起臀部,她想看看小弟弟是不是真的隔着丁字裤,也能**自如。她慢慢地抬起,小弟弟慢慢地退出蜜洞,她又往下一沉,小弟弟又全根没入蜜洞之中。乐悦不敢再动,只爬在桌子上不停地喘气。稍停了一下,她似乎还不死心,还没彻底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又慢慢抬起臀部,只让**含着**,**的根部却留在外边。她偷偷朝底下瞅了一眼,马上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脸蛋顿时涨得通红。

    “你你你骗我”

    乐悦看着我的小弟弟毫无阻拦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急得语无伦次,几乎是要哭了。这也难怪,她觉得只要我的小弟弟不是真正的进入,怎么玩她都还能接受。但现在我的小弟弟已经真实地插在她的**中,这就意味着再次真正的出轨。想到这里,乐悦感觉到她的承受底线已经被突破,感觉到心理将要崩溃,她挣扎着抬起臀部,小弟弟一下子从她的**中滑落出来。

    之前我几乎是一动不动地享受着乐悦的套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这仅仅是开始,我怎么舍得让这么娇嫩的女警从我身上离开呢?我知道她以为有丁字裤隔着,就不算**,没有丁字裤隔着,那才是真正的进入,真正的**,真正的被我占有了。但我并没有违反我的诺言,我并没有脱下她的丁字裤。她的丁字裤挂着她的臀部,只不过是丁字裤的底边已经被挪到了一侧,永乐娱乐开户:我的小弟弟才能长驱直入她的身体之中,这只能算是一个意外!

    我马上卡住乐悦的腰部,不仅不让她抬身,还让她重新又跌坐在我的大腿根上。本来小弟弟离洞口就一寸之遥,我一使劲它马上重新钻进乐悦的下体,而且是连根插入,直抵蜜洞花心。乐悦一点准备都没有,刚刚得到休息的**又一下子被**塞满,直插得她不禁“哦”

    地长吟一声,瘫倒在我的怀里。

    我趁机又咬住她的耳朵说:“阿悦,我没骗你。你看看,你的丁字裤还在啊,我没脱下它。”

    “可是可是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啊?”

    乐悦有气无力、有哭无泪地说道。

    我安慰乐悦:“别人不会知道的。阿悦,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吗?我天天都在想你,想得到你。而且今天也不是你的错的,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进去的,可能太滑了吧。”

    这房间里,哪里还有别人啊,那个土邦公主,早就进梦乡去见她的印度大神了吧!

    “骗人,你是故意的。”

    乐悦嘴巴呶了起来,虽然像是在责备我,但已没有了刚才的伤心和心慌,而是多了几份娇滴滴,多了几份羞涩。

    “好,好,我的宝贝,就算我是故意的,那也是爱你爱得太疯狂的缘故啊。”

    我一边说,一边继续大口大口地吻着她的耳垂。有↑意↑思↑书↑院

    “恩恩好痒,不要亲人家的耳朵啦。恩恩这次我就当是意外,下次不许再这样了。知道了吗?”

    乐悦一边娇声说着,一边情不自禁地扭动下身,小弟弟便在温暖湿润的蜜洞里四处挺进,和蜜洞里的嫩肉亲密接触起来。

    女人就是这样,在男人的攻击之下,只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让。先是不让抱,让抱之后又不让摸,让摸之后又不让进去,进去之后又说下不为例其实男女之间有了第一次,还会没有第二次吗?

    心是这样想的,但我嘴上还是很老实:“好,好,就这一次。但你这一次要听学弟的话,完全把身子给学弟我哦。”

    “坏蛋,你现在不是已经完全得到我了?”

    乐悦故意嘟着嘴巴,又掐了掐我的大腿。

    “这不算完全得到。刚才是无意的,现在我们要好好做。”

    我说。

    “怎么好好做?”

    乐悦红着脸问我。

    我笑而不答,慢慢把乐悦的身子反转过来,正对着我,小弟弟依然坚挺地插在她的蜜洞里面。然后双手托住她的臀部,使她的整个身体的重心掉在我的两腿之间。乐悦很乖地听从我的摆弄,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坐定之后,我将她的臀部往上一提,**便往前一挺,直抵花心;又一松劲,乐悦的身体便往下一沉,阴蒂便跟**的根部产生磨擦。乐悦“啊”的一声,一下就陷入到极度的享受之中。

    各位狼友可能知道,使用这一招,男方可以不用花太多力气,只是借势使力,但女方的**却是全方位地受到攻击。**始终撑满**,不留半占空隙,自然会使女方的充实感、快感一并迸发,**不停。果然,乐悦在我这一招的攻击之下,没几个来回便香汗淋淋,娇啼不断。她闭着眼睛,咬紧嘴唇,却不断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脸上是痛苦之极,却又是快乐之极。

    我贴过吻上她的嘴唇,她松了松牙根,我的舌头便和她的舌头绞在一起。啊,果然是甘甜无比,鲜嫩无比。此时此刻,我们的上身,我们的下身,都在亲密无间地“亲吻”着。乐悦显然没有受过这样全方位的刺激,身体不停抖动,情绪也陷入到极度的兴奋之中。

    “好哥哥,情哥哥,快快爱我,快快爱我。我都给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乐悦疯狂地叫着。

    这时我的情绪也兴奋到了顶点,如果我一松劲,便会泄了。可对着这么一个美人儿,我怎么舍得轻易了事?我放缓节奏,让小弟弟在蜜洞里慢慢寻找,慢慢挺进,不停地变换着方位攻击蜜洞里的嫩肉。然后还用托住她臀部的手加入战斗。我的中指悄悄地滑向乐悦的屁眼,沾上她的淫汁,慢慢地挤进她的小洞。

    乐悦发现了我的阴谋,她快速地抖动臀部,想摆脱手指对屁眼的侵扰。但她的抖动只能使我的手指更润滑地挤进她的屁眼。我猛然一使劲,半截手指就插了进去,直接在她的屁眼中搅动起来。

    “啊,不”

    乐悦的身体一下全绷紧了,下坠的重心使我的小弟弟完全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股湿热的液体把**全部淋透。我知道在我的前后夹击之下,乐悦要喷精了,这是女人**来临的最明显的特征。我想越到这时候越要我冷静,便静气凝神,加快**,每一下都使小弟弟直插到乐悦**的最深最嫩处。只听见“啪啪”的交配之声,和乐悦的“啊啊”的娇啼之声,混在一起,此起彼伏,美不胜收。

    “哦”

    乐悦释放出最后一点能量,先是身子绷紧,脚指绷直,然后在长长的一声喘息之后,整个人都瘫在我的肩头,任由我再做继续的**。

    第一次和乐悦**就让她达到了**,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我如同受到鼓励一般,准备放手一搏。因为我的小弟弟还挺在乐悦的蜜洞里面,它还要向蜜洞发起最后一波攻击!

    没想到正是关键时候,却听到房间外面喊道:“埃丽娅公主,请问休息了吗?农场提供了风味小吃做宵夜,请问要不要品尝一下?”

    被这么一喊,我和乐悦都警觉地竖起身子。这时我们才想到埃丽娅还在屋里。不知她听到我们的动静没有?还好,房门紧闭,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看来埃丽娅只知道我们在工作,并没有想到我们在里面正做着好事呢。但被她这么一喊,我们的疯狂倒是冷静下来了,两人只对视着,动也不敢动。

    乐悦高声回答道:“暂时不用了,我们在工作呢,待会儿我们自己出来吃。”

    说完俏皮地向我眨眨眼,我一激动又吻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马上重新绞在一起,谁也不愿分开谁。

    末了,乐悦抬手揪一下我的鼻子,嗲嗲地说道:“坏蛋,人家都要被你折腾死了。”

    我也不说话,只是用亲吻她的耳垂来作为回答。乐悦禁不住我的挑逗,又开始急促地呼吸起来,还热烈地还我她的亲吻。被她这一弄,刚才有点疲软的小弟弟,立马昂首挺胸,一柱擎天,在乐悦的小蜜洞里活动起来。

    乐悦惊讶地“啊”了一声,这才醒悟我还没射,而她已经**了。想到这,她的脸扑的一下又红了,但她还是硬着嘴皮嗔道:“你答应过人家只做一次,下不为例的。”

    “你已经来过一次了,可我只能算半次。来,让我把剩下的半次做完吧。”

    说着便托着她的臀部,前后使劲地**起来。

    “不行,不行,我要工作了。”

    乐悦一边说着,一边假意地挣扎着身子。

    “好,好,你学你的,我做我的。”

    我正想着变化一下体位,就顺着乐悦的意思回答道。

    乐悦明白我的意思,慢慢地向着桌子转过身体,小心翼翼地不让小弟弟从**中滑落出来。待坐定后,又扭头向我撒娇:“我工作时,不许你捣蛋。”

    然后莞尔一笑,拿着鼠标假模假样地动起来。

    我一想今天是谁听谁的?于是故意虎着声音说:“乐悦警官,你今天的工作任务还没完成。你必须排除一切干扰,把工作完成!”

    “是,飘飘同学。”

    乐悦轻松地回答,还故意稍微翘了翘屁股。

    我自然也不客气,从后面压住乐悦丰满的屁股,挺腰上刺,前后**。不一会儿,乐悦也进入了状态,伏在桌上“嗯嗯呀呀”地呻吟起来,工作当然也就被我打断了。

    我故意逗她:“别光顾着享受,快做事啊。”

    乐悦侧过她那张俊俏的脸蛋,用手捶了我一下说:“坏家伙,你这样弄,我怎么写啊?”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硬撑起身子,电脑上操作起来。

    我看她刚一动,便突然用劲向她的子宫深处顶去。乐悦马上“哦”了一声,身子一阵颤动,手中的鼠标也落下了,她不停地娇啼:“坏家伙,小坏蛋,欺负人,欺负人”

    这种**的感觉别有情趣,乐悦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规律,一边配合着小弟弟的一进一出,一边在电脑上操作,真可谓是**工作两不误啊。

    也不知过了几分钟,正在我们兴致勃勃缠绵之时,突然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不好,埃丽娅出来了。”

    乐悦心里一慌,直起身子想站起来。

    我知道埃丽娅出来只需几秒的时间,要想收拾整齐肯定是来不及的。情急之下,我却死按住乐悦,不让她站起离开,相反还握住她的手,一起操作电脑。

    “吱”的一声,土邦公主就睡意朦胧地走了出来,边走还边伸了个懒腰,那硕大高耸的巨**房,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你们还在工作吗?真是不好意思了。”

    埃丽娅看见乐悦就坐在我大腿上,却没反应,只是客气了一句,看来还在半睡半醒之间。

    “公主,你醒了啊,刚才外面说山庄提供了风味宵夜,你有兴趣吗?”

    乐悦端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动不敢动,只是嘴里说了一句。

    “有宵夜啊,正好有点饿了呢。”

    埃丽娅笑了起来,这时可能她才发觉乐悦是坐在我身上的。但她一时也没在意,所以也没细想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反而突然关心地问道:“你们也一起吃点吧?”

    我看这个土邦公主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和乐悦的异样。于是我镇定地说:“我们正在整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