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13.html
文章摘要: 第88章,哀婉电子器件本溪,十不准当今世界长阳路。

    变成有形的火花了,心想先把她肛门破宫也没啥不好,等她动情时,再突然插她的包子穴破她的处女膜,那时让容易多了。

    于是我将挺立的大**转向路静,她看着我挺跷的大**有点害怕。

    路静紧张的说:“你必须答应我,绝不能进进我的**!”

    “路静!你肯用肛门帮我夹出来,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还敢去插你的**?”

    路静怯怯的说:“你别说的那么难听说好的,你只能插肛门喔!”

    “我一向说话算话!”

    我说着轻轻将路静拉过来,她雪白粉嫩的娇躯战战兢兢的靠在我胸前,微微的发抖着。

    我温柔的吻住了她柔腻湿滑的嘴唇,她有了心里准备,怯怯的伸出了柔软的舌尖任我吸吮着,我伸手轻握住她挺秀的双峰,揉捏着她早己发硬的乳珠,她的喘气粗重了,伸出玉臂紧抱着我。

    我温柔的将她扶倒在床上,壮实的胸部贴上了她的**的上半身,与她柔滑的肌肤紧得如此紧密,真是美如登仙。

    我伸手往下探,指尖过处,她柔滑的肌肤起了轻微的抽搐,我指间滑到她已**淋淋的**,她动了一下,含糊的说着:“你不能动那里”

    “你放心!我只是想用你流出来的水把你的肛门弄滑一点,这样插进去才不会痛!”

    路静点着头:“嗯!”

    计筱竹靠在床头微笑的看着我逐步攻破路静的心防。

    我的手轻抚揉捏着路静圆滑又充满弹性的美臀,抚得她连连轻哼,美女腻人的声音,听了骨头都快酥了。

    我将手指上沾满了她的浓稠滑腻的淫液,涂抹在她的肛门的菊花处,每当我手指触到她的菊花门时,肛门都会收缩一下,连带她那毫无赘肉的纤腰也立即挺动一下,刺激得路静不断的轻哼着。

    等到她肛门涂满了湿滑的淫液之后,我将路静那双雪白浑圆的美腿抬起来往两边分开,自己下身进入她分开的两腿中间。

    我将大**顶在路静的肛门口磨动着,这时低头清楚的看着离肛口门只有一寸不到的粉嫩而充满淫液的**,中间那道粉红肉缝渗出点点晶莹的雨露。

    没想到已经欲火高涨的路静这时还伸手盖在她的粉红肉缝上,半眯着美眸,两颊艳红羞涩的说:“你不能进别的地方喔”

    我将她那双匀称修长的美腿抬起来,扛在肩上,将大**紧抵在她已经湿滑无比的肛门口。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

    她又说:“听说插插肛门也会痛的”

    我吻她的嘴一下,温柔体贴到家的说:“我会很温柔的”

    我话才说完,下身用力一挺,粗硬的大**已经插入路静这位冷绝艳绝的美女肛门内。

    路静痛得大叫:“哎”

    我怕她又反悔,立即再大力挺进,整根粗长的**已经插入了三分之二。w.ww.heihei66.c.om

    她果然痛得受不了,推拒着我的胸部。

    路静惨叫:“啊!好痛不行不行!你快拔出来快拔哎”

    我不理会她的推拒,今天肛门破宫破定了,再用力一挺,整根大**已经尽根插入她的肛门,只见美女的菊花门已被我粗大的**完全撑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把我粗壮的**扎得紧紧的,比之插穴紧了许多,我舒服的全身泛起了鸡皮。

    由于肛门内插入了我的大**,撕裂般的痛楚,路静忍不住大声惨叫。

    路静表情痛苦的大叫:“哎求求你!快拔出来求求你!

    路静惨叫声中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口,用灵活的舌尖挑逗着她的嫩舌,上下翻腾触动她口内的性感带,也因我插在她肛门内的**不再挺动,她渐渐软化在我激情的拥吻中。

    路静的嫩舌与我的舌尖开始相互纠缠,她口内涌出了大量的津液灌入我口中,美女的香津如蜜汁甘露,我一滴不剩的吞入腹中。

    热吻使路静快要窒息,她扭头喘气,脸颊紽红,深邃迷人的美眸中闪动着激情的泪光。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温柔的说:“我们的**结合的好紧!”

    路静羞怒的说:“谁跟你**结合了?”

    她愤怒的开口,牵动了肛门内的壁肉蠕动收缩,像一双嫩手将我的**紧紧的握住,要不是我有防备,只怕这时就要喷射而出了。

    我深吸一口气,微微的笑着:“我的**跟你的肛门插在一起,这不叫**结合叫什么?”

    路静羞怒:“你为什么要讲得那么难听?”

    我死皮赖脸的说:“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抬起下身,路静基于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朝胯下看去,只见她粉嫩雪白的胯间,一丛被淫液浸得湿透的浓黑阴毛下是花瓣微开的粉红色肉缝,再下面离肉缝不到一寸处,有一根大**插在她的菊门内。

    看着菊门一圈圈褐中带红的嫩肉将那根大**咬得那么紧,路静脸颊上又出现了红云。

    路静不敢再看:“丑死了!哎!”

    我轻轻挺动一下**,路静又叫痛起来。

    路静楚楚可怜的说:“好痛!你能不能不要动?”

    我微笑:“好!我就不动,可是不动我就射不出来,你跟我就这个样插在一起,等到明天早上人文社会学院的人来上课,看到我跟你肉套肉的连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

    路静大叫:“不要!”

    这时旁边传来计筱竹的笑声:“你好坏!”

    计筱竹贴到我身边,弹性十足的硕**房揉磨着我的右胸,使我插在路静肛门内的**挺动了一下。

    路静轻哼一声:“痛!你别动!”

    计筱竹伸出柔软的舌头在我口内缠动了一下说:“好老公!我相信路静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你就别为难她了,我现在好想”

    计筱竹抓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胯下,**,黏糊糊的。

    “好!我听你的,不为难她,我来插你的美穴,帮你解决!”

    我说着就要抽出插在路静菊门内的**,不出所料,路静被我与计筱竹的对话,刺激得果然将她那双粉嫩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住了我的腰,匀称的小腿紧压着我的臀部,不让我抽出**。

    我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了?你不是一直要我拔出来?为什么又不让我拔呢?”

    路静脸颊羞红,不敢看我:“你动我就会痛!”

    计筱竹晶莹的大眼一闪,媚笑着说:“好老公!你就帮她加一点润滑剂嘛!”

    我笑着:“还是你聪明!”

    我说着就趴下身将我的嘴含住了路静的**,用舌尖逗弄着**上那粒已经变硬的嫩葡萄。

    路静受不住挑逗,美眸中一片迷蒙,额头见汗,开始轻哼喘气。

    这时计筱竹的手伸入我与路静的胯下,指尖在她阴核上揉动着,在路静的哼叫声中,我感觉到一股热流由她的包子美穴中流出来,顺着股沟流在我的**与她菊门紧密相连处。

    我立即趁着她湿滑的淫液挺动**在她的菊门内**。

    路静又痛叫起来:“哎呀!唔!”

    路静才张口叫,我的唇就堵住了她的嘴,在她唔唔连声中,我开始大力的挺动**,在她菊门肉进出**着。这时粗壮的**像唧筒般将她涌出来湿滑的淫液挤入她的菊门,菊门内有了淫液的润滑,**起来方便了许多,只闻“噗哧”声不绝于耳。

    **带动我的耻骨与路静贲起的美穴大力的撞击着,我不时扭腰用耻骨在她的阴核肉芽上磨转,刺激得路静开始呻吟出声。

    路静大声的呻吟:“哦我好难受哦你别再折磨我了哦碍…”

    在路静的呻吟中,她那似乎永不止息的淫液一股一股的涌出,流到菊门口,果然起了助滑作用,我感觉**插在一个火热的**里,**内肠壁的强烈蠕动收缩,那种快感,与插**美穴的滋味又自不同,似乎更紧凑些。

    路静被插得左右甩着头,秀发飞扬中她大叫着:“不要插了,不要插了,我受不了,我里面好痒我好难受哎哦”

    我贴着她耳边说:“让我的**插你的**,就能帮你止痒!”

    路静听到我说的话,永乐娱乐开户:立即用手盖住她的包子美穴,大力摇头:“不行!你要是敢插我那里,我就死给你看!”

    没想到她到这时,还口口声声不让我插她的穴,想到她一心要保持着处女之身,我就一肚子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插到肛门了,先好好享受再说,于是开始大力的挺动**,在她的肛门内不停的进出。

    我的大**肉冠在进出中不停的刮着路静菊门内大肠壁的嫩肉,或许是另类的快感,使得路静呻吟大叫。

    我俯身含住路静的一粒因充血而硬挺勃起、娇小嫣红的可爱**,用舌头轻轻卷住路静那娇羞怯怯的柔嫩**一阵狂吮,另一只手握住路静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路静喘息粗重的叫着:“快点用力好舒服我里面好热喔哦”

    善体人意的计筱竹适时来助兴,我感觉到她柔滑充满弹性的**房贴上了我的腰背,她**的身子这时贴在我背上,我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位美女上下夹在中间,肉与肉的厮磨,我全身畅快得要抽搐了。

    计筱竹将我的头扳向后,用她的柔唇吸住我的嘴,她柔滑的舌头在我口中绞动着,一股股灌入口中的甜美香津助长了我的淫性,粗壮的**更快速的在路静的菊门中进出。

    路静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腿弯,下体大力的向上挺动,迎合着我对她菊门的**,一股股的淫液蜜冲由她的美穴中涌出,将我俩的胯下弄得湿滑无比。

    我的耻骨撞击着她贲起的包子穴,**像活塞般快速进出着她的菊门,发出,“啪!”

    “噗哧!”

    “啪!”

    “噗哧!”

    的美妙乐章。

    路静大叫着:“哎好美雪”

    路静叫着突然伸手将扭头与计筱竹四唇相吸深吻的我扳回来,张开她柔嫩的唇就咬住了我的嘴,嫩滑的舌尖伸入我口中翻腾绞缠,美女的主动使我更力亢奋,下身挺动的粗壮**在她菊门内的进出已近白热化,肉与肉的磨擦使两人的生殖器都热烫无比。

    路静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我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我的肌肉里。

    我那粗壮无比的**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狭窄的娇小菊门,我的耸动**越来越剧烈,我那浑圆硕大的滚烫**越来越深入路静那火热深遽的幽暗菊蕾内。

    压在我背上的计筱竹也大力的挺动着她多毛的**顶着我的臀部,使我的**与路静的菊门插得更加密实。

    她浓密湿滑的阴毛在我的肛内口不停的磨擦,使我的快感到达颠峰,我再也控不住精关,一股一股乳白浓稠的阳精像烧开的水由壸嘴中喷出,灌入了路静肛门的深处。

    我呻吟着:“我出来了抱紧我夹紧我”

    出于生理本能,路静的肛门肠壁被我的阳精一烫,酥麻中,耻骨与她的包子美穴撞击揉磨也把她带上了**,突然全身颤抖。

    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缠着我,一股热烫的阴精由她的包子美穴中喷出,烫着我耻骨上的肉暖呼呼的快美无比。而我背上的计筱竹也适时在她凸起**与我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