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26.html
文章摘要: 第101章,钻牛角尖二王也把,不平则鸣电子贺卡当日。

    气吃了我那么多儿子,你说是不是杀人犯?”

    小丽愣了一下,然后娇笑着打了我一下:“吓我一跳,坏弟弟”

    小丽围上一条浴巾领着**裸的我要出去,但那两个姑娘却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我跪在原地没动,我拉了拉小丽:“她俩”

    小丽笑了笑,把小嘴贴到我耳边小声说:“她们都是领工资的,所以小费要交给店里一半,好弟弟你要是看她们可怜就多给她们拿点小费吧,都是从对面过来的也挺可怜。有█意█思█书█院”

    我呵呵一笑,走到两个姑娘面前:“来,一人再给弟弟我吸两口。”

    两个姑娘忙伸嘴过来,一个含住我的**一个含住睾丸吮了起来。小丽走到我身后抱住我:“好啦好啦,弟弟,咱们走吧姐姐,你们俩把弟弟的手牌号记一下,弟弟”

    小丽抓住我的阴毛扯了两下:“打算给她们多少啊?”

    我低头看了看两个姑娘乖巧的模样:“一人两千吧。”

    “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两小姑娘讨好的含着我的**使劲的吮吸,直到小丽把我拉出房间。

    我挺着根**的**搂着小丽顺走廊向包房走去,迎面走过两个搂着姑娘的金叔,他还向我连连招手:“小飘飘,玩得爽吗?”

    我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看我还在勃起的**。

    金叔淫荡的笑了笑:“好好玩啊,今天一定要破了处才许走,听见没有?”

    小丽黏在我怀里和我慢慢走着:“弟弟,你还是处男啊?”

    我脸上大红,只得装腔作势地说:“啊,怎么了?”

    “这么英俊的弟弟居然还是处男,真是让人想不到啊?”

    小丽很感叹地说。

    我严肃的回答她:“我这么大的处男,我们学校到处都是的!”

    回到房间,金叔正光着屁股搂着姑娘喝酒,我坐下问:“那几个叔叔呢?”

    “还没爽完呢吧?”

    金叔边回答边把手伸到旁边姑娘的裙子里。

    小丽给我倒了杯酒然后趴到我怀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姐姐,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好像没看见招牌啊,你们这里叫什么?”

    还没等小丽回答,金叔便在一边接口:“他们这儿没名字,也没注册,严格来讲是属于黑店,后台是白道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嚣张。

    金叔得意洋洋,边捏着旁边姑娘的**边说:“这里没点背景是进不来的,对了,过一会儿咱们走的时候给你办张vip,不然,下次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我心头大汗,心想金叔居然还动员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真是晕死!

    小丽趴在我耳朵边小声说:“其实我们这里有名字的。有、意、思.书院”

    “噢?叫什么?”

    小丽指了指卫生间门口的大花瓶:“叫百─花─居!”

    没多大功夫,另外几个叔叔也分别回到了房间。刚坐定就进来一个穿着性感制服的漂亮姑娘:“几位哥哥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和金叔晚上没怎么吃饱,他们几个也说有点饿了,于是便随便点了几个菜。

    我问小丽:“你不是说吃饭的时候有什么特殊服务么?是什么?”

    小丽抿嘴一笑:“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菜上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上齐了。服务员刚退下去就从门外鱼贯而入六个穿着整齐的漂亮姑娘,我发自内心的赞叹起来:“你们说这么多漂亮姑娘都是从哪里找来的啊?”

    进来的六个姑娘笑吟吟的不作声,直到陪我们的几个姑娘点头示意她们才行动起来。

    我好奇的看着她们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心里倒是对所谓的特殊服务好奇起来,会是什么呢?艳舞?光着屁股演魔术?还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给我们吹箫?

    原来是后者,几个姑娘脱光以后分别来到我们六个人前面跪了下来。跪在我面前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异常清纯,要不是因为她异常高超的**技术我都不敢相信她是个妓女,人不可貌相,此话确实经典。

    小丽不停的夹菜喂我,我捏了捏她的奶头指着胯间的姑娘问:“这就是特殊服务?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小丽亲了我一下:“还有哪,等着。”

    说着摁了一下墙上的电铃,永乐娱乐开户:然后对我说:“还有表演。”

    是艳舞?我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来。

    小丽又对正在给我吹箫的姑娘说:“妹妹,给我弟弟舔舔屁屁啊,我弟弟喜欢那个。”

    那姑娘嫣然一笑,扒开我的两片屁股舔了起来,几个叔叔一看连忙效仿,一时间偌大的包房内充满了**的舔舐声。

    小丽把酒杯端到我嘴边:“弟弟,喝口酒润润嗓子。”

    我呵呵笑着喝了一口,然后含着满嘴的啤酒去亲小丽的小嘴,小丽的一张俏脸红了起来:“你可真坏。”

    说着吻住我的嘴,把啤酒一口口吮进她的口中喝了下去。

    第章 温柔小丽

    正爽着,忽然金叔拍了拍我:“小飘小飘你看”

    “看什么?”

    我抬起头,看到门口站了两个穿着暴露的姑娘,其中一个正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我呆住了,竟然是她?她在这里干什么?

    这个惊慌失措的女孩,竟然是我和金叔都认识的,是我中学时初恋的女生新蕊,那时候我纯洁得一蹋糊涂,和她恋爱了整整大半年,连手都没有怎么牵,金叔当时还笑话我过,说我是地球上的最后一只纯情处男。

    快临近中学毕业时,新蕊就移情别恋了,跟着校外的一个混混好上了,当时我痛苦得跑到金叔家躲了整整一个暑假,所以金叔对我的初恋史是非常熟悉,也所以,金叔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我中学时随身带着照片的初恋女孩。

    新蕊和中学时的样子已大不相同,原本清纯俏丽的脸此刻却是一片浓妆,看起来十分妖艳。也许是这样淫秽的环境影响了我,我觉得新蕊此刻象极了一个妓女,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妓女。

    激动愤怒悲伤感慨众多纷乱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内心,但很快我就平静下来了,平静之后我发现,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种感觉是快意,巨大的快意。

    金叔看了看木无表情的我,忽然猛的一拍桌子:“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金叔的一个朋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金叔苦笑:“这是这个小家伙的初恋情人”

    那大叔狠狠的啐了一口,抓起啤酒灌了几口:“女的没一个好东西!”

    聪慧的小丽似乎看出了什么,忽然指着新蕊和另一个姑娘叫:“你们怎么进来了?芳芳和金蓉呢?你们出去把她俩叫进来!”

    看到新蕊慌忙拉开门要跑出去,我平静的开口说:“不用出去了。”

    我看了看金叔,他从小看我长大的,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小妹妹,给我们另开间房,让我们的小侄儿单独看她们表演吧。”

    说着抓过一条浴巾围在腰上站了起来:“走,都出去。”

    包括给我**的那个姑娘,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小丽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我拉住她:“姐姐,你留下陪我。”

    新蕊和另一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姑娘站在桌子前,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任凭一头长发散落。房间里一片寂静,只能隐隐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嘻闹声。

    新蕊,曾经你是那么纯洁那么守身如玉但那是曾经,老天既然安排我们在这里以这种身份再次相见,那么就继续下去吧,让我看看你从未向我展示过的身体,让我看看你是怎么用自己的身子来取悦男人,让我看看你淫荡的样子,让我尽情的羞辱你报复你吧!别怪我,我生平第一个女人是爱的你,我平生没恨过女人却最恨你,这是你的报应!

    “不是表演么?那就开始吧,我等着看呢。”

    搂住小丽,我靠在沙发背上,任还没软下去的**高高竖起,彻底暴露在空气里灯光下,象一个墓碑一样。

    新蕊抬起头,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那眼光里是什么?羞愧?自卑?求饶?没用的,新蕊你认命吧,快脱掉衣服露出你淫秽的身体取悦曾被你甩掉的男人吧。

    新蕊旁边的姑娘脱掉短裙和内裤,把无毛的私处彻底展现在我眼前,她见新蕊还呆立在旁边一动不动,忙用肩膀顶了顶她。新蕊再次抬头看了看我,终于慢吞吞的脱掉了短裙,又慢吞吞的脱掉了内裤,暴露出和旁边姑娘同样光溜溜的下体。

    “你们下面的毛是拔的还是刮的?看着挺养眼那。”

    我扯掉小丽身上碍眼的东西,在她**上揉搓起来。

    “当然是刮的了,拔多疼啊。”

    新蕊旁边的少女媚笑着回答我。

    “谁给你们刮的?”

    我接着问。

    “自己刮啊有时候也让客人给刮。”

    我哈哈大笑,新蕊更深的低下了头。

    “弟弟是想先看艳舞呢还是先看表演?”

    小丽伏在我怀里轻声问。

    我的眼光始终不离新蕊:“艳舞。”

    我指着新蕊:“我就想看她跳。”

    小丽看了看我,然后对新蕊说:“心心,开始吧。”

    节奏强烈的音乐猛然响起,新蕊却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旁边那少女推了她好几下新蕊才动了起来,她先是把身子侧对着我站好然后慢慢的活动起了腰肢,双手却不自然的挡在了胯间,似乎羞于对我展现出她淫荡的一面。我喝了口酒,瞥着嘴对小丽说:“你们这儿跳舞的就这水平?差了点儿吧?”

    小丽扭头看了看我,然后把头转向新蕊的方向小声说:“何苦呢弟弟,放她出去吧。”

    “出去?”

    我冷笑一声:“她出去了我看谁去?”

    小丽起身走到音响前关掉音乐,然后**着站到新蕊身边:“弟弟,别让她跳了,姐姐跳给你看好不好?”

    新蕊停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捂住下身,还是如刚才一般深埋着头。

    “我操!”

    我狠狠的灌下一口酒,斜眼再向新蕊看去,忽然看到新蕊一对泪光闪闪的眼睛正看着我,那似乎包含千言万语的目光让我心中一震,我心软了,却没来由的烦躁起来:“算了”

    我抓起芝华士递到嘴边:“你穿上衣服出去吧心心小姐。”

    新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打开门奔了出去,连衣服都不要了。看着她雪白的屁股消失在门外,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口大口的灌起酒来。

    小丽坐到我身边抓住我的胳膊:“别这么喝,会伤身的。”

    我任她从我手里拿走酒瓶,然后颓废的瘫坐在沙发上:“接着表演吧。”

    小丽依偎在我怀里:“还看艳舞吗?”

    我摇摇头:“随便好了。”

    小丽示意留下的那个姑娘开始,那姑娘来到我们旁边将桌子清理了一下空出一块地方,然后爬到大理石的桌面上岔开双腿坐下:“弟弟,姐姐给你表演吸烟好不好?”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少女嘻嘻一笑,从烟盒里抽出一只烟叼到嘴里点着,吸了一口后她用两根手指拨开**,将烟嘴一段插进自己的体内。

    心情还有些不好,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少女的**粉嫩,看来经历的**不多,但胯下功夫可不是盖的。少女的小腹不停的蠕动着,每动一次夹在她**里面的香烟就火花一亮燃烧掉一小截,然后一股轻烟就从**下方喷出来,当真和人嘴吸烟差不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