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35.html
文章摘要: 第110章,陶醉二老顺风使舵,这五种护体夺胎换骨。

    下。www hehei66 com

    “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一次?”

    我动了动身子,永乐娱乐开户:四肢却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纵欲过度了。苦笑一番,摇摇头。

    她也不作声,一双手已攫住了我的**,任意的恣玩。我全身无力但**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甚至还感到勃起时的辣辣痛苦。

    当她的舌尖在**缠绕时,一种兴奋夹着痛苦涌上来,真说不上来是快乐还是难过,她骑到我身上,用她女人的优势让我进入体内,忘情的自顾的摆动起来,这时**传来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阵一阵的痛楚,这简直是被她强暴嘛。

    好啊!妳想强奸我,先让我好好的干你吧!

    我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对**大力揉弄,猛然咬住**让她发出惨痛的叫声,我已丝毫不再怜香惜玉,顶开她用力夹紧的大腿,让**在她体内胡乱的冲撞,用坚硬的棒子捣破最软的肉壁,用睪丸撞击最私密的部位。

    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手掌一边一个地捏住**,将我的脸埋入她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靠到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上阵阵浓郁的**。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挺立在爱抚渲大的乳晕上,强烈地散发出饥渴的电波。

    我抽出**,扳开颜菲雪白的大屁股,坚硬的**挤开她潮湿的屁眼,肆无忌惮的进入肛门,温软的**进去后是一种黏滑紧密的感觉,加上一点类似手掌略微紧握的压迫,还有一种热度的包容。坚挺的**插进她并拢的直肠中,承受着**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欲火,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肥臀,狂暴地使她的屁股更加靠紧。双手施力在她的肥臀上,使她屁股细嫩的皮肤上下撞击我的睪丸。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嘛。”

    她的叫声一声尖过一声,早已分不清是快乐的叫春,还是痛苦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体传上来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剧痛,我只知道我要狠狠的干她。

    “不要不要!我不要!”

    我抓住她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绷的大腿,更猛乱的用**撞打她的屁眼,用**挤压她的直肠。

    “我不要了我痛啊飘飘,我受不了了屁眼好痛你放了我吧!”

    颜菲从来没有被我操过屁眼,看来真的是痛得很厉害。

    我大力地又**了几十下,颜菲学姐开始哼哼起来,我看她似乎早已没有刚才那种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放进嘴里吸允。

    “啊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插进来了痛死了。”

    “唔唔哼哼快点慢点啊重一点慢啊啊插深一点哼嗯”

    “妳真是个**,今天我决不饶妳。”

    “唔唔哼哼啊大力点慢哼哼深一点啊插死我了哦”

    我恶狠狠的把**再一次猛插入屁眼深处,听到她舒爽的**声音,却更燃起我的**,我握着**更用力摆动下体,让她一声一声的大叫,直到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知道即将要出来了,挺身压紧**,她高翘着肥臀,**在她直肠中喷洒、浓稠的液体灌满整个屁眼,我喘息了良久,才满意的抽出。有 ▓意 ▓思 ▓书 ▓院

    “你这是个变态”

    颜菲捂着自己流淌着鲜血的屁眼,雪雪呼痛,恨恨地盯着我。

    我呵呵傻笑:“学姐,以前你男朋友都没有玩过你这里啊?”

    “他们倒是想呢,我会愿意吗?”

    颜菲哼了一声,又怒视着我:“就只有你这只小鬼,一点都不心痛人家,强按着就乱来真的好痛哦”

    “学姐我还想操你屁眼”

    我摸着她肥翘的圆臀,腆着脸说。

    “操个屁,痛死我了,你这只变态的色狼,去操你的计筱竹屁眼去!”

    颜菲怒道。

    我呵呵笑:“早操过了,计筱竹学姐屁眼的处女也是给我捅破的呢。”

    “你还真是个变态的色狼啊!”

    颜菲捂着自己的屁股,发出了一声惊叹。

    第章 大事件

    大事件,我家老头子来了。

    我家老头子是来追车的,不知道我把他的劳斯莱斯开车后,这段时间他是不是真的开老妈的宾利在混,但是他之所以过来,主要还是来找金叔的,金叔来了台湾,居然窝在我这边鬼混,在老头子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罪恶,所以他得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地杀了过来。

    当我赶到立慈饭店时,迎头盖脸便遭到了老头子的一阵痛斥,说金叔来这么多天,我居然隐瞒不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胆大包大,态度非常恶劣。一阵狂轰乱炸让我晕头转向,半天都不敢说一句话。

    还是金叔看不下去了,在一边说:“老李,你就别折腾儿子了,我让他不说的,他敢说吗?”

    老头子这才气咻咻的说:“关键是这小子,还把我的车开走了!老金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切,一辆破车,还得瑟上了!”

    金叔不屑地看了老头子一眼:“你不会说,你跑过来,还要把那车要回去吧?”

    “怎么不要啊?我那可是劳斯莱斯耶!”

    老头子肯定不会在意金叔的眼光,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就丢人吧!”

    金叔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斜着眼睛看我家老头子:“我那有辆百年幻影,也是劳斯莱斯的,要不你拿去凑合?”

    我一听就跳了起来:“金叔,拿给我凑合吧!”

    百年幻影耶!我拷!

    金叔瞪了我一眼:“拿给你泡妹妹?这车全球才三十五辆,你坐上去简直就是浪费了,还是拿你老头子坐吧反正他那么爱劳斯莱斯,老李先说好啊,两千五百万,少来跟我叽叽歪歪的,不要就拉倒!”

    “要要!”

    老头子乐得眉飞色舞的,“听说这车在大陆都被炒到四千万了耶,唉老金你不会后悔吧?”

    “一辆车而已,后悔什么?”

    金叔不屑地道:“最近看上了部布加迪威龙,把车库腾腾,都挤不下了”

    我缩在一边不说话了,布加迪威龙是什么概念?光是一辆布加迪eb.6威龙就要一百五十万美元,折合新台币将近五千万了算了吧,我还是呆在墙角画圈圈了。

    “傻小子愣在那里干什么,进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金叔笑着对我招了招手,浑然没把我家老头子看在眼里。

    我跟在老头子和金叔后面进了包房,看到大圆桌边已经坐了五六个人,每个人都足可以当我的叔伯辈了,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两个满脸横肉的大叔,对我说:“这两个是关西王座和太阳会的要角大胖哥和来飞哥,道上有什么事情,找他们摆平就是了。”

    两个大哥看着我满脸带笑连连点头。

    我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金叔:“我会有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当然没什么事情了,你一个学生,难道人家还会进学校找你麻烦啊?”

    金叔嘿嘿笑着说:“但是你马上要开学会所了啊,还有别墅,名车,大游艇什么的,你知道这些东西多惹人眼红么?还有我不是给你盘下了间酒吧么?那更是惹事的行当啊,小飘啊,虽然你不用在道上混,但认识些朋友,总是好的嘛。”

    听金叔这么一说,我只得点了点头。关西王座和太阳会,这个我倒是知道的,这两个本地帮派都是属于一个大黑帮的分支,但是却一点都不和谐,经常在街头械斗,要是走在街上看见有小混混骑着机车挥着西瓜刀砍人的,八成都是这两个帮派中的,还有一个黑帮叫风飞沙的也很有名,听说老大是搞沙石运输的,不过前不久被人挂了,据说就是在座的这两个老大中的某一个做的。

    “这个是警察第二分局的杨局座,不管是你的酒吧还是别墅,都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哦,这个是东势派出所的钱所长,有官面上的事就找他们两个。”

    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指,“那个老杨老钱,你们一会把电话留给我小侄儿啊。”

    不等两个警察头子说话,金叔手又一指:“这个,是你们这里的民意代表,本市立委陈可娇女士,你得叫她做姐,听见没有?”

    我看着这个女立委,心头叫了一声我拷,早听说政治玩美女,美女玩政治,这个陈立委还真的是个美女哦,熟女美妇!

    陈立委听到金叔让我叫她做姐姐,一张脸早就笑得乐开了花,对于眼下这种本市黑白两道齐齐出来捧一个小家伙的场面,她倒是处之泰然,一点都不惊讶,估计是平时这种场面见得多了,不过想想也是,凭金叔的面子,别说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了,就算扔到东亚西欧,那也是山口组和黑手党抢着巴结的人物啊!

    没见大片都在演,黑社会交易最喜欢什么,极钻啊,这东西比黄金还保值呢。

    “还有这位,市政府秘书处王主任,市长几年一换,他却是雷打不动,在这位子上蹲了十几年了,嘿嘿称得上是官场一霸!”

    金叔毫不客气地指着一个胖子对我说:“这六个人,基本上可以保着你在这座城市里横着走了,不过你也别惹事啊!听见没有?”

    我猛点头:“知道,我哪里会惹事啊!”

    别人只要不来惹我,就行了啊。

    “我倒是知道你不会惹事,但你小小年级,搞这么多生意出来,没人罩着,别人会把你连骨头都吃下去的!”

    金叔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行了啊,这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啊?”

    老头子不高兴起来,在一边嚷嚷,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倒知道他是你儿子呢,可是你李家拿得出来什么啊?”

    金叔不屑地说道:“屁的个钻石大王,出了这岛,谁认得你啊?”

    老头子的脸被金叔说得一阵阵发白,金叔又说:“而且你知道你这小崽子前不久对我说什么吗?他说我要是不便宜处理给他汽车,他就来泡我的女儿听到没有,老李,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我的女儿可是才五岁”

    我赶紧把头埋到了桌子下面去,没办法,金叔太厉害了,大庭广众的,居然扯起了这个

    这顿饭吃得我焦头烂额的,根本都不敢看老头子,倒是金叔叫来特意来罩我的几个人都和我聊得很开心,也不知道他们拿了金叔什么好处,反正一个个的都跟我像亲人似的,电话住址甚至汽车牌照都留给我了。

    反正一句话:有事随叫随到,没事喝茶打炮和陈立委不能说这个,暧昧了。

    吃过饭,金叔扔给我一堆文件,就跟着老头子走了,临走时,还是开走了我的车那本来就是老头子的,只不过金叔答应老头子的百年幻影还不知什么时候送到呢,老头子拐了我的车走,也是理所当然的。

    转眼间大家都散了,我闲着也没事,看着手上的文件,想了想,就招了部车,去这个酒吧看看。酒吧位于科学工业园的生活街,这地点确实不错,附近全是高收入人群,养活这么个小资酒吧简直是毛毛雨的事情。

    我去之前打了个电话,所以到的时候,酒吧的员工也都在等我,基本上都是些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