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40.html
文章摘要: 第115章,三边钳形表村镇,功到自然光通信天年不齐。

    新蕊轻轻的推了推还在盯着电视荧屏发傻的我。www hehei66 com

    “没什么”

    我顺势躺了下去。

    新蕊俯身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飘,你真的变了好多。”

    “是吗?”

    新蕊饱满的**垂悬在我的眼前,但看着它们我却没有抚摸的**:“你看我都哪里变了?”

    新蕊叹了口气,趴在我的胸膛上:“你从前看我的时候眼睛里象有团火在烧象是要把我吃了一样现在你看我的时候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

    我感到胸口一片冰凉,新蕊哭了:“我伤你太深了”

    我双手枕着头静静的躺着,新蕊象是睡着了一般趴在我身上一声不响,房间里只有电视里的日本女人还在哼哼唧唧的淫叫个不停。

    新蕊动了,她的身子慢慢的钻进毯子中,最后蜷到我的两腿之间。下一刻,我的**便被一张有些凉意的嘴含住。

    她的技术十分纯熟,只含了一小会儿,我萎缩在她口中的**就蓬勃着勃起了,塞了她满满一嘴。新蕊边翻卷着柔软的舌头边活动着脑袋对我的**展开无所不至的抚慰,极度放松的我在她的努力下很快就射了出来。

    新蕊钻出被子站到床边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拿起她散落在地上的挎包走进卫生间。

    我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厌倦,忽然渴望到外面去吹吹冷风,于是我穿上衣服打算和新蕊说一声,推开卫生间的门发现新蕊正把一只手机向包里塞,看来是刚打过电话,我没在意,刚想对新蕊张口说我要出去时新蕊却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神情有些慌乱:“你你穿衣服干什么?”

    “哦房间里太闷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不不”

    新蕊扔下包扑到我怀里:“别走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别走”

    说着她似乎有些激动起来,把我推向房间然后搂着我倒在床上:“我还要你再疼我一次好不好?好不好嘛?”

    她不等我的回答就解开了我的腰带,从裤子里将**掏了出来迅速的用嘴含住。新蕊显得很疯狂,拼命的活动着脑袋用嘴套动我的**,她的举动虽然让我有些诧异,但我还是在她的刺激下再度勃起了,于是我长吐口气,静静的躺在床上任她将我的**吞吐不止,静静的等待着**的来临。

    正当新蕊边为我**边向下拉我的裤子时,房门忽然被打开,几个人冲了进来,接着我满眼便是镁光灯那刺眼的闪光。我下意识的去推新蕊的头,却发现她死死的抱住我不松手,口中也一直含着我的**。

    这一刹那,我什么都明白了。

    门外传来小杨和人争执的声音。见镁光灯已经停止闪烁,便平静的推了推新蕊:“好了,你该放开我了。”

    新蕊松开双手,跪在床边将脸埋到柔软的床上。我把**收回裤子里系好腰带,这才坐起来看向房间里的两个男人。

    他们都很年轻,看来不超过岁,其中一个手中拿着照相机。www.w.heihei66.c.om

    “兄弟,爽完了?怎么样?我老婆很好玩吧?”

    个子稍矮的那个小子一脸得意,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吧,打算怎么解决?”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们几个的相貌,然后把脸埋到双手中,脑袋里却飞快的转着念头:这几个小流氓是谁?他们的脸陌生得很,绝对不是在新势这一带混的,看来是从外面临时进来专门勒索我新蕊,你可真够意思啊,几年不见居然都干上这个了,还真让我惊奇。

    我抬头看了看门外,小杨已经不见了,只有另外一个服务员还在和守在门外的一个小子争吵着。我放下心来,派出所离这里很近,正常速度走个来回也用不了十分钟,这几个勒索我的小流氓很快就会领教到台湾警察打击黑社会的手段和决心了,自求多福吧包括你新蕊。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

    那个小子走到我身前,一把将新蕊拉起来扯到身后:“老兄,你看你和我媳妇儿的春宫照值不值五十万?我要得不多吧?”

    我看了看和不敢我对视的新蕊,又看了看他:“要是我不给呢?”

    “不给?”

    他撇了撇嘴:“那你就等着到街上去捡你的照片吧嘿嘿,老兄,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身败名裂”

    走廊里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于是我微笑着打断他的话:“兄弟,我不知道你做过多少次这种事,不过这次你失算了,你从我这里一分钱都得不到。”

    他脸色一变,恶狠狠的上前一步揪住我的衣领:“傻逼,我告诉你”

    “松开!”

    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我扭头看去,前几天才认识的派出所的钱所长带着两个警察正向我们走过来。

    “警官”

    我拨开新蕊“丈夫”的手迎上去:“您刚才都看到了,我不但被人敲诈勒索还受到暴力侵犯,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钱所长表情严肃,眼中却露出浓浓笑意:“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守法公民的利益受到侵犯,也不会放过一个不法份子!”

    说着他转过头去对包括新蕊在内的几个人威严的说道:“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啊不是的,警官,这个人勾引我老婆!破坏他人家庭!我有证据!他勾引我老婆的样子都让我们照下来了!”

    那个小子指着另外一个家伙手中的相机大叫起来。

    “噢?”

    钱所长回头看了看那个人手里的相机又扭头看了看我,我微微点了点头,钱所长对着他带来的警察一摆脑袋,其中一个便一步上前将照相机抢下来:“交给我们吧!”

    正说话间门口又闹烘烘的来了一伙人,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大胖和来飞这俩冤家带着几个手下来了。一见钱所长也在大胖便迎了上去:“呦,连派出所的警官都来啦,辛苦辛苦啊”

    打了个哈哈之后大胖走到我面前:“怎么回事儿?我接到小杨电话就过来了就是他们几个?”

    我点点头,大胖一斜眼看向几个勒索我的小子:“你们是哪儿的?居然跑我们太阳会地盘上来玩仙人跳,是不是不想混下去了?”

    显然这两个黑帮要角比起钱所长来更让几个小子害怕:“大飞哥我们我们是”

    “不管你是谁!知道他是什么人么?”

    大胖指了指我:“这是我们小侄儿嘿,你们胆子可真不小啊嘿嘿嘿”

    大胖阴森的笑了几声:“去吧,跟警官去,出来的时候别忘了洗干净脖子嘿嘿嘿”

    几个小子险些瘫了下去:“胖哥”

    “好啦,走吧!”

    钱所长带着两个警察用手铐把几个人铐在一起,然后走到我面前暗暗将一卷底片塞到我手里:“需要你的时候我们会通知的,希望到时候你会配合我们的取证。”

    “谢谢,谢谢警官为市民主持正义!”

    我装模作样的和钱所长握了握手,心里不由得感叹金叔真是未卜先知啊,早就给我布置好了。

    钱所长暧昧的对我眯了眯眼睛,然后清清嗓子转过身:“走吧!”

    新蕊出房间的时候频频回头看我,可怜的样子令我有些心软,但她的所作所为并不值得原谅,新蕊,这都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

    “走啊小飘!”

    大胖搂住我的肩膀:“我给你找几个小妞压压惊。”

    见我还在盯着新蕊看,永乐娱乐开户:大胖捅了我一拳:“还心神不定的那?放心,肯定不给你找这样的”

    “哦?”

    我回过神来:“哦,那就好那就好走吧。”

    第章 小丽的眼泪

    大胖看了看我:“到百花居去吧。”

    “百花居?”

    “对,就是那里。”

    大胖站了起来:“饭也到那里吃吧。”

    大胖他们都有车。但大胖却挤到我的兰博基尼上,车开了老远大胖才和我开口说第一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头靠到座椅上叹了口气:“你不是知道了?”

    “也就知道个大概听说那叫新蕊的女的是你的初恋情人?她和你吃饭期间没有什么暗示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暗示没有,眼泪倒是不少算了,别提她了。”

    大胖摇了摇头:“这种女人操那几个小子已经被扔到看守所去了,要不要我找几个弟兄进去废了他们?”

    “不用了”

    我摇了摇头:“算了吧。”

    百花居里一如既往,只是不见了小丽在那些姑娘中间。问过了那些姑娘之后才知道小丽昨天开始就没来了。我站在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却告诉我对方没有开机,小丽跑哪儿去了?

    我没来由的有些烦躁起来,大胖大概是看出来了我熟悉的姑娘不在,指着那群姑娘对我说:“那边姑娘那么多呢,再找一个不就得了”

    说着他拉我走到姑娘们前面:“来,挑个风华绝代的!”

    我抬头在姑娘们脸上扫了一遍,然后指着后排一个长相与新蕊颇有几分相似的女孩狠狠的说:“就是她了!”

    大胖看了看那个姑娘,又挑着眉毛看了看我然后凑到我耳朵边上小声说:“晚上别太狠了,别忘了我们出来混的也是怜香惜玉的。”

    进到包房刚刚坐定我就把陪我的姑娘一把搂到怀里在她白嫩的脖颈上狠狠的吮咬起来,同时粗暴的撕开她身上旗袍开襟,把她的**从胸罩中拨出来狠狠的搓捏不止,姑娘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大胖几个人平静的看着我在那姑娘身上施暴,陪他们的几个姑娘却惊叫起来。大胖伸手拉住我在怀里眼泪汪汪却不敢挣扎的姑娘的手:“妹子,多担待一点,我兄弟今天心情不好。”

    我看到他在说话的同时将一卷现钞暗暗的塞到姑娘手中。

    一时间我有些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我长吐口气松开怀里的姑娘,然后闭目靠在沙发上。不一会,一个温暖柔软的身体投到我的怀中:“弟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来,喝点酒吧”

    我睁眼看了看她,然后接过她手中的啤酒:“刚才没弄痛你吧?对不起啊,确实心情不太好。”

    “没关系的。”

    她抱住我的胳膊嫣然一笑:“刚才还真吓了我一跳呢,总听小丽说你怎么好怎么好,没想到弟弟原来也有这么粗暴的时候啊”

    说着她把红彤彤的小嘴贴到我耳朵边上腻声说:“小丽不在,今天我就替她好好侍候弟弟弟弟,你还没问我的名字呢。”

    我喝了口酒:“姐姐芳名?”

    她咬唇一笑:“蓉蓉。”

    “噢?是不是姓黄啊?”

    她娇笑着打了我一下:“才不是呢我不是那个蓉,是绒毛那个绒啊。”

    “呵呵,那你下面是不是绒毛很多啊?不然怎么叫绒绒?”

    “嘻嘻弟弟过一会自己看看不就知道啦。”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我心情好了许多,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美女和酒是男人最好的开心剂?我呵呵一笑:“人家小丽对我可是百依百顺,你呢?”

    她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是啊,弟弟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比小丽还听话。”

    说着她拿起我的一只手塞到她还没有扣上的衣襟里按住圆润柔软的**:“弟弟,你刚才可捏痛我了,给妹儿揉一揉好不好?”

    我在她的**上轻轻揉捏起来:“不小啊?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