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42.html
文章摘要: 第117章,能量九段富贵利达,观景窗难不倒去邪归正。

    我顺手把手指插了一截进去,“好嫩啊。有 ═意 ═思 ═书 ═院”

    绒绒有些不安的扭动起了屁股,她扭头看着我和小丽:“小丽你别压我,我难受。”

    小丽嘻嘻一笑,忽然翻身骑到绒绒背上,用力把她两瓣屁股掰的更开:“弟弟,快来捅她屁眼儿。”

    “你干什么小丽?”

    绒绒知道了小丽的意图,剧烈的挣扎起来:“小丽你个重色轻友的小婊子,放开我!”

    “绒绒,让我弟弟弄一下吧?你又不是没干过,怎么让别人干行让我弟弟干就不行啦?好绒绒,求求你啦”

    “不行!”

    绒绒奋力将小丽掀翻在床上,继而翻身骑上小丽的身子:“你怎么不让你弟弟干?”

    小丽有些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迎向绒绒的视线:“我弟弟不是不喜欢我的后面嘛人家喜欢你的”

    绒绒骑在小丽身上看了她半天,这才翻身下来并肩和她躺在一起:“小丽你可真是个贱货,为个臭男人值得么。”

    说着她斜眼看了看一直在床边坐着的我,眼中不见了刚才的讨好与妩媚,取而代之的尽是蔑视。

    “绒绒”

    小丽有些惊惶的看了看我:“你别瞎说,他和别的男人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绒绒提高了嗓门:“不也是仗着有几个臭钱到处糟蹋女人?你说—”

    她起身跪对着我,两只高耸的**随着身体的晃动也摇晃起来,看得我直眼晕。“你说,你是不是嫖客!是不是来玩女人的?”

    “绒绒”

    小丽起身拉住她:“你别这样,是我不对,我对不住你绒绒,你消消气先出去吧好不好?”

    “不好!”

    绒绒一把甩开小丽,用膝盖挪了几步来到我面前看了我半天,忽然却让我意外的嫣然一笑:“你还成啊?让我埋汰了半天也不动气”

    她回头看了看还在不知所措的小丽:“我说小丽,你这弟弟还不错啊,不是个天生的好脾气就是个软柿子今天姑娘我就为朋友两肋插刀啦。”

    说着她翻身雌伏下去,高高的翘起了屁股:“我身上这几个眼儿给哪个臭男人操不是操啊小丽,去侍候你弟弟呀,怎么当小姐的你?”

    我看着绒绒自顾自的表演了半天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说老实话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看到绒绒已经冲我翘起来的屁股,我还是挺想搞她一下的但问题是她刚刚说完的那番话让我有些犹豫。幸好小丽历来善解人意,终于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推了我一把。

    “好绒绒”

    小丽笑嘻嘻的拍了拍绒绒的屁股,然后从床头柜里摸出一罐什么油出来,仔细的在绒绒的肛门里外涂了个遍,之后再一次回复到最开始时的姿势,用双手扒开绒绒油光闪闪的两片屁股:“好啦弟弟,来玩绒绒啊。”

    我凝视她的双眼,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但可惜里面除了笑意再没什么了,也许是我没看出来也说不定,总之那眼神促使我遵照她的安排来行动,于是我动了。有┇意┇思┇书┇院但刚稍微扭了下屁股小丽却忽然张口含住我的**吮了起来,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小丽慢慢的压低头部,用小嘴牵引着我的**来到绒绒的股沟中。“好了弟弟”

    我看着小丽美丽的脸,贴着她的小嘴把**缓缓插进绒绒的肛门里。

    说老实话,我一直分不清楚操逼和操屁眼儿两者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直肠和**壁带给我**的快感差不太多,但两者间的区别又是那么显而易见也许对男人来说,最根本的区别还是体现在心理上吧,就象幻想着**和看着光屁股女人**的区别。

    虽然比我经历过的最淫荡的场面还差了那么一点,但眼下这种香艳的情况还是让我轻易的就沉浸于某种**的臆想之中,等我稍微清醒过来点的时候,我发现我边狠狠地不留情面的操着绒绒的屁眼儿边不停的喘着粗气问:“爽不爽?”

    令我感到好笑的是,回答我的不是正在挨操的绒绒,而是旁边的小丽她一直没有改变姿势,还是把脸贴在绒绒的屁股上近距离的看着我对别的女人实施肛交,口中还不停的回应着我:“爽爽好舒服”

    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一抬眼与我的目光交接,小丽的脸忽然间涨得通红,口中的回答之声也停了下来。不知为何,我忽然觉得有些尴尬,屁股前后抽送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停下来,忽然绒绒高亢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小丽,别压着我啦,都要疼死我了你让你弟弟干吧,我得歇一下。”

    “噢”

    小丽慌忙起身,我也顺势把**从绒绒的屁眼儿里抽了出来。绒绒翻身躺到床上喘了半天,忽然坐起来一把捏住小丽的**:“刚才说你是贱货还真没说错,挨操的是我,你说你喊个什么爽啊?我想着就来气不行!”

    绒绒把小丽的上半身向床面压去:“你来让你弟弟操操,我也好替你叫**。”

    小丽稍稍挣扎起来,同时询问般的看了看我,见我没什么反应她才顺从的让绒绒摆弄成了高翘屁股的姿势。

    “我说弟弟”

    绒绒边给小丽的屁股抹油边问我:“你还没走过小丽的后面吧?”

    不等我回答她又去问小丽:“小丽你是第一次不?以前没让男人干过后面吧?”

    “没有”

    小丽的声音弱得几乎听不到。

    “好啊,你这么喜欢你弟弟,今天正好把第一次给他,这也算是处女之身啊好啦,弟弟快来给咱们小丽开苞吧!”

    绒绒唠唠叨叨的替小丽抹好了油,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我:“来啊不过你可得轻一点,别搞得小丽过后连走道都不利索。”

    “小丽,我要进去啦?”

    我把**对准小丽的肛门。

    小丽回过头来看着我,眼中都是温柔之色:“来吧弟弟”

    我看着小丽的眼睛,缓缓的活动着屁股把生殖器深深的插进了她的肛门内

    当我把精液射在小丽绒绒两女高高撅起的浑圆屁股上时,两女的肛门已经让我干得不能愈合了。

    第章 我的爱

    让两女陪着洗过澡后,我左拥右抱着回到了vip包房内。里面几个黑社会也都在,看来也是刚刚洗过的样子。

    我坐下的时候,阿飞正口沫横飞的给世上所有的女人下定义:“所以说,女人都一个样:上半身在你怀里跟你玩纯情,下半身早不知道跑到哪个爷们那里挨操去了!”

    此话惹得房间里所有的姑娘们都发出不满的声音,阿飞一撇嘴:“你们不用不满,都一个样好了,喝酒喝酒。”

    我看看怀里的两女,小丽正忙着含情脉脉的看我,估计是没注意听阿飞的话,绒绒也是一副温柔如水的模样,与刚才在房间里大骂“臭男人”时候的样子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可怕的女人可怕的心机”

    我捏着她的**悻悻的想:“怪不得连长相都和新蕊差不多”

    “弟弟啊”

    小丽往我嘴里塞了块哈蜜瓜:“明天开始我可能就不到这里来了。”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

    “为什么?”

    旁边的绒绒接嘴说:“小丽想从良了呗。”

    “真的?”

    我看着小丽。

    小丽咬着下唇:“我家里欠的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永乐娱乐开户:妹妹的学费也攒下来了所以”

    “是吗?”

    我捏了捏小丽娇嫩的脸蛋:“那可得好好庆祝庆祝,用不用我给你找个工作?”

    “不用啦弟弟”

    小丽笑得象朵花:“我自己能找到不过弟弟啊,最近我得回家一趟,这段时间你你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怎么?你不给我打?为了省电话费啊?”

    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调笑她几下,小丽却低下头去:“我我怕你不方便”

    我呵呵笑着把她搂到怀里:“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好了。”

    “真的?”

    小丽仰起小脸看着我:“弟弟你真好。”

    和几个家伙在百花居玩了将近一夜,凌晨时分我撇下依依不舍的小丽的和几个倒头大睡的傻逼独自出了百花居,因为我接到了钱所长的电话新蕊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钱所长说我最好去一趟。

    街上没几辆车,我很快就赶到了东势派出所。

    刚进门钱所长就一脸倦意的迎了上来:“你可来了走,跟我去看看。”

    说着向走廊深处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边走边问:“那几个小流氓不是已经送到看守所去了么?她怎么还在这里?”

    钱所长头也没回:“那女的是个鸡,把她留下本想顺藤摸瓜抓几个嫖娼的结果刚才忽然就发作了”

    “什么发作了?”

    我忽然急了起来,上前几步抓住钱所长的胳膊:“犯病了?什么病?”

    钱所长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把我的手轻轻拨了下去:“我说的么我说小飘,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我苦笑一声:“什么关系?以前还真算是有点交情,现在不过是妓女和嫖客的关系而已到底怎么回事?”

    钱所长继续向前走去,一直到走廊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门前站下才开口:“她吸毒。”

    “什么?”

    钱所长的话让我相当吃惊,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有从震惊中平静下来。

    钱所长打开门示意我进去:“进去你就知道了。”

    新蕊被人用军用背包绑在一张木床上,身子不住的挣扎扭动着。我上前两步来到床前,看到新蕊惨白的脸色与满脸的泪水汗水,还看到她嘴上的一块胶布。

    我有些愤怒,回头看了看钱所长。

    钱所长淡淡一笑:“她叫的声音太大,影响我们办公还有”

    他回身关上房门扭头对我说:“她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我的脑袋晕眩起来,几乎让我站立不住。我一屁股坐到新蕊身边,轻轻的撕下她嘴上的胶布。

    新蕊颤抖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飘飘对对不起我我受不了了啊”

    新蕊的目光有些散乱,我不知道她是否清醒,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怎么办?李弟弟,你说怎么办?”

    我求助的看向钱所长。

    “放心,她还不算太糟,没那么严重不过,想戒的话,还是要费些力气的。”

    钱所长走到床边,拍拍我的肩膀:“别太担心了,一会儿我派人把她送戒毒所去。”

    钱所长给他在戒毒中心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随后让一个警察陪我把新蕊送到他刚联系好的植物园附近的一所戒毒所去。那里价格不低,但钱所长在那的朋友告诉我戒毒效果很好。我把新蕊拜托给她,又给她塞了十万块钱,这四十来岁的老娘们儿推脱了一番还是收下了,最后表示要好好照顾新蕊。

    我心情复杂的随警察回了派出所。

    “怎么样?”

    钱所长给我递过根烟,我接过狠狠的抽了几口:“钱所长我想托你一件事”

    钱所长做人圆滑八面玲珑,还没等我说出来他就点点头:“放心,她没留下案底。”

    我点了点头:“谢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咱叔侄俩以后时间还长着呢。”

    说着我转过身子向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