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72.html
文章摘要: 第147章,场景警局只怕管,准生证明朝学工办。

    下她的内裤,永乐娱乐开户:反而把自己的裤门打开,从内裤开口里掏出**,然后摇晃着把身子往上挪,最后骑在她**下面一点。有 ▂意 ▂思 ▂书 ▂院

    绒绒似乎知道我想干什么,她用手托住**的两侧向中间挤,两只丰满的**紧贴在一起,中间形成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我握着坚硬的**,猛一挺腰,将那根火热的东西狠狠的扎入那道沟内

    绒绒的深深乳沟之内滑腻异常,却不甚紧凑,为了寻求强烈的快感,我只好一次比一次用力的去冲击,把**用力再用力的抽来插去,也许是我用力过大,当我又一次尽根狠狠的插入乳沟的时候,绒绒紧紧合拢在一起的**忽然散开了,于是我的**便毫无阻碍的冲到了绒绒细嫩的下颚上。

    绒绒似乎有些不高兴,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却在同时微微低头,将原本顶在她下巴上的**深深的含到了嘴里,然后用力的吮吸起来。

    一股温热一种柔软,忽然的便降临在敏感的**上,我好像被绒绒那强烈的吮吸抽掉了浑身的力气,只觉得身上一阵发软,几乎瘫倒下去

    骑在绒绒柔软滑腻的**上,我边呻吟着边轻轻扭动下体,配合着绒绒小嘴的吸吮将**小幅度的在她红唇之间抽拉,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这软绵绵的快感刺激。

    我猛的把**从她口中抽出来,绒绒却象只狂野的猫一般,张大了嘴,猛然将我还垂悬在她小脸上方的阴囊吞入口中,然后用灵巧的舌头不断的撩拨两只睾丸,然后越来越用力的吮吸起来。

    绒绒用了很大的力气吮吸,这让我两只脆弱的睾丸有些疼痛,但更多的是快感,苦苦支撑了一会儿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刺激,挣扎着想把阴囊从绒绒口中拉扯出来,但绒绒却不给我机会,她左右晃动着脑袋用力的裹着吮着,几乎让我以为她想把口中的东西咬下来。

    终于,她吮够了,松口了。

    我挺着硬得涨痛的**软绵绵的瘫在床上,绒绒俯身在我头上笑眯眯的看了一会儿,忽然又把身子缩下去,我思想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一阵温热,紧接着一阵舔吸声便传入我的耳中。

    这个小妖精,难道要吃了我不成?我放松的摊开四肢,闭上眼睛专心的感受绒绒带给我的快感,正在飘飘**仙之际,忽然门铃响了起来。

    我暗暗咒骂这个不会挑时候来访的家伙,睁开眼睛见绒绒也皱着眉头。

    “别管他”

    我伸手去拉绒绒,想让她继续给我服务,可绒绒却躲开了我的手:“我还是去看看吧,没准谁有什么要紧事找我呢。”

    说着她跳下床,顺手把我的衬衫套在身上,然后迈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向外屋走去。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外屋传来一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接着绒绒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大概是她朋友来了吧?

    我躺在床上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看,脑子里的各种念头转来转去的乱成一锅粥,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我到底在想什么,不知为什么,这令我有点沮丧。有┯ 意┯ 思┯ 书┯ 院

    忽然发现绒绒不知什么时候回房坐到床边正盯着我看,见我注意到了她,她微微一笑:“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能有五万左右,你要干啥?”

    绒绒俯下身子,并伸手握住我已经软下去的**揉捏起来:“我姐妹儿家里出了点事需要钱,我现在手头不方便,你能不能先借点救救急?三万就行。”

    我摇摇头:“不是你的事我不管。”

    绒绒稍稍愣了一下,接着十分妩媚的腻笑起来:“别这么小气麻,那是我好朋友,小丽和她也很熟的不然这样好了,我让她也来陪陪你怎么样?你就当是给小费好了。”

    说着不等我回答,她便扭头向外屋喊:“小眉进来呀!”

    进来的姑娘看起来依稀有些面熟,但我并不记得到底是哪次去百花居的时候见过她了。

    她一进门就媚笑着脱掉外衣,然后走到床边双手掐着细腰仔细打量着我**的身体:“我早就想和咱们小丽的小老公上床弄一下了,来宝贝儿,让姐姐先给你吮吮**”

    绒绒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我也同样笑嘻嘻的看着两人,心里却感到一阵阵的恶心,这姑娘确实让我感到十分的恶心,甚至包括绒绒,她也让我感到了一丝厌恶。

    于是我从床上站起来,把**对准那看起来异常淫荡的姑娘:“过来。”

    那姑娘跪到床上,双手捧住我的屁股,慢慢的把我的**含到嘴里,然后活动着舌头和脑袋,无所不致的刺激着渐渐充血的**。

    等完全硬起来之后,我挣脱了她的双手和小嘴,微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又把挺得笔直的**对准了绒绒:“你闲着干什么?”

    绒绒脸上的微笑僵了一僵,随即却笑得更加灿烂,她对我抛了个媚眼,腻声问:“小眉口活好不好?”

    我没有回答,上前一步生硬的把**顶到她嘴角,绒绒顺势张开嘴,让我把**顺利的插进了她的小嘴。

    我没有丝毫犹豫,心里泛着冷笑狠狠的操着绒绒的嘴,十几下之后,我一把拽过旁边的小眉,把闪着绒绒口水亮光的**又捅进了她的嘴里。

    我一点没没有试图控制,完全放纵自己的**,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痛快的射了出来,在射精的那一刹那,我把**从小眉口中抽出,对准她淫荡而美貌的脸喷射了两下,然后又把剩余的精液喷射到绒绒的脸上。

    射精之后我随手抓过床上的枕巾擦了擦下身,然后从容的穿上衣服。

    “你怎么了?”

    绒绒擦着脸上脸的精液问,我抓过上衣,从里怀抽出一叠钱扔到床上:“没怎么,我玩够了这是五万,你俩一人一半。”

    我看到绒绒的脸色变得煞白,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冷笑一声,大踏步的走到门前,然后摔门而出。

    坐在车里,我感到异常的烦闷,同时对绒绒和我自己的举动感到有些不解,她为啥要这么干?我呢?以我的性格和一贯作风来看,似乎不应该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啊?难道--我真的喜欢上绒绒了?

    我想不明白,好在最近已经发生了很多不能让我明白的事,再多一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摇摇头甩掉杂念,我开始考虑现在该去哪里,最后却悲哀的发现,我竟然再无人可找无处可去。

    我把车开到东势,随便找了家白天营业的酒店钻了进去,前厅里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小姐,一个服务员迎了上来,把我引到包房里,然后恭敬的问:“先生,要点什么?”

    我只要了瓶芝华士,此外什么都没点。

    小伙儿出去之前又问:“先生,找小姐吗?”

    我呆呆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没多大功夫小伙儿就回来了,带着一瓶芝华士、一桶冰和几个小姐。我随便点了两个小姐,然后让剩下的都出去。

    “你们俩轮流给我唱歌。”

    我吩咐两个小姐,然后在她们的歌声中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两个小姐分别唱了两首歌之后,一瓶酒已经让我喝的差不多了。我靠在沙发上醉意朦胧的看着俩个浓妆艳抹的小妞,其中一个见我看她,忙凑了过来:“帅哥,怎么自己喝这么多酒啊?是不是有什么闹心事儿了啊?”

    我“扑”的吐了口气:“有鸡毛闹心事儿去,接着唱歌去。”

    小妞嘟囔了一句什么,离开我的旁边翻歌本去了。我把剩下的酒都倒进肚子里,然后闭上眼睛,静静享受酒精带给我的那种眩晕的燃烧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觉得有人推了推我,可能是觉得我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那推我的人便在我浑身上下摸索起来。

    “冯月,你又要偷人家钱啊,小心让人家发现了。”

    一个被压低了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我听到那个正在搜查我的人小声回答:“他都醉成这个逼样了能发现啥”

    说着,一只手伸进我的外衣里怀,把里面的钱夹抽了出去。

    “你干嘛?”

    我睁开眼睛冷笑着问这个看起来极度惊恐的小姐:“胆儿不小啊,谁的钱你都敢偷。”

    我夺下还被她拿在手里的钱夹放回里怀,但没想到这小妞忽然尖叫起来:“非礼呀!”

    门忽然被撞开,刚才那个服务员小伙儿冲了进来,他看了看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姐,又看了看我:“先生,我们这儿的小姐都不是做大活儿的,而且我们这里有规定,不许在包房内进行各种违法行为。”

    他的口气仍旧恭敬,但脸上却是一副挑衅的表情。

    “噢?那你们有没有规定允许小姐偷客人的钱啊?”

    我冷笑指了一指那个小妞,那小妞猛然跳起来跑到服务员身后:“这个傻逼耍流氓!”

    我怒极反笑:“就你?你他妈一个妓女还用得着人家跟你耍流氓?”

    那小妞躲在服务员身后对我张牙舞爪:“我**的你说什么呢?你妈才是妓女呢,也就你妈那种烂货才能生出你这个杂种!”

    我平生最讨厌别人侮辱我妈,更何况是个婊子,怒极之下我跨前一步,猛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那小妞涨得通红的脸忽然变得狞狰起来,接着她伸出两手握住我的胳膊,身子猛的一动,我下意识的抬起一条腿,不想正好挡著她顶向我胯间的膝盖,那来势凶猛的膝盖狠狠的顶到了我的腿骨上,疼得我眼前一阵发黑,接着我看见那小妞的一只手掌狠狠的向我脸颊扇过来,我扭头躲过她的耳光,却没躲过她那长长的指甲,掌风过后,我感到脸上一阵刺痛,伸手一摸,掌心里一滩血迹。

    本就处在愤怒之中的我被那血迹刺激得暴跳如雷,加上在体内不断作祟的酒精,我忽然失去了控制,猛的一脚蹬到那婊子的肚子上,把她踹到了里,那婊子抱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起来。

    我正要扑上去继续殴打她的时候,忽然那个服务员举着我刚刚喝空的酒瓶子出现在我眼角的余光之内,接着那高高举起的瓶子便带着风声向我的脑袋砸了下来,我一偏头,那酒瓶子擦着我的耳朵划了过去,然后脱手摔在大理石桌面上,发出刺耳的碎咧声。

    我反手一拳挥了过去,结结实实的打在那小子的腮帮上,他干嚎一声捂着脸倒在地上,我跨前一步,一脚向他脸上踢去,那小子把身子滚动一下,躲开了我踢过去的脚。

    可我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心狠手辣的兔崽子,再度摆足了架式,想彻底给他破像,这时一只手忽然从背后搭到我的肩膀上:“我说朋友,差不多就行了。”

    这声音让我失去控制的大脑变得清醒起来,我长吐出口气,转过身,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紧锁着眉头站在我身后。

    “朋友,打人可不太好吧?”

    他微微低着头,向上翻着眼珠盯着我看,活象一条阴险的毒蛇。

    我冷笑了一声,指了脸上**辣的伤痕:“总该有人为这个付出代价吧?还有”

    我又把指头伸向那个企图偷我钱包的小婊子:“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店里还给顾客免费提供小偷。”

    “威哥,这傻逼要强奸我!”

    那小婊子忽然站起来恶狠狠的指着我:“小吴都看见了!”

    那刚刚被几个服务员扶起来的小崽子连声附和,声称亲眼看到我企图强奸,我不屑的冷哼一声,看着那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你是负责的?你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