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74.html
文章摘要: 第149章,爬过申冤吐气好远,思政伯特我终于。

    人,这令我十分感兴趣。有╮意╮思╮书╮院

    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那家伙象只无头苍蝇般乱窜,忽然发现那家伙左右出现了几个面目不清的人,手里拿着碗口粗的棒子向他扑去,然后就是一顿暴打,打了不知多长时间,那些人走开了,露出躺在地上被打得惨不忍睹的那个家伙,我飘过去看了看他,发现这位仁兄七窍流血瞳孔扩大十拿九稳的嗝儿屁了。

    这可是暴尸荒野啊,连阴曹地府都进不去,只能做个孤魂野鬼,看着怪可怜的,我善心大起,把他沾满鲜血的脸擦了擦,本打算找个坑给埋了,却猛然间目瞪口呆的发现这个被打死的人-居然是我!

    一股极度的恐惧让我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我想大叫,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发不出声音!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夫!你怎么了?啊?怎么了啊?”

    一双小手把我从恶梦中带了出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惊奇的见到一只机器猫正在我眼前摇晃着大脑袋,莫非我还在做梦?不然这漫画和电视里才会出现的玩意儿怎么会开口管我叫小姐夫?

    “小姐夫你怎么了?”

    眼前又出现了一张脸,我晃了晃脑袋又揉了揉眼睛才认出这张脸是加加的。

    加加穿着一件印着机器猫的睡衣跪在我旁边。

    我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床上。

    可能是见我恢复了正常,加加长长的吐了口气,“你可吓死我了小姐夫”

    说着她拿过一条毛巾给我擦脸上的汗,“小姐夫你做恶梦?刚才你浑身发抖,嘴里还‘呃呃呃’的直叫唤,把我给吓坏了你看你流了这么多汗小姐夫你还疼不疼?”

    “你一直在这里守着我那?”

    我拉下她的手,“都这么晚了,你快去睡吧,明天没课吗?”

    “没关系的,我是下午的课”

    加加摇了摇头,一缕发丝从我脸上吹过,我这才发现加加的小脸离我的头很近,近到我的皮肤能清晰的感觉到从她口中喷出的清新呼吸。

    我的目光在她脸上转了转,然后不由自主的顺着她雪白的脖颈向下溜去,顺着她因俯身而敞开的睡衣领口一直看到那对带着乳罩的坚挺**

    当我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深深的乳沟收回,转到加加脸上的时候,我发现她正一脸红晕的看着我,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流光闪动,那其中有慌乱有紧张有娇羞有迷茫,如果不是离得这么近,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发现原来少女的目光会流露出这么复杂而生动的情感。

    “加加。”

    我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近的脸,忽然发觉这小丫头已经沉浸到某种臆想之中了,于是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加加轻轻的啊了一声,身子迅速的直了起来,可脸上的那抹红晕却延伸到了脖子上。ww w hei hei66 co m

    她的眼神有些慌乱,动作也有些失措,舞动着毛巾又要给我擦脸。

    我按住她的手,“别擦了,小姐夫没事,你回房睡觉去吧。”

    加加愣愣的看了我半晌,好半天才轻轻的答应了一声,然后顺从的下了床,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站了下来回头对我说:“小姐夫,我姐回南部老家去了,大概要明天晚上回来。”

    我有些奇怪,“你们老家那边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完吗?”

    加加摇摇头,永乐娱乐开户:“不是的,是我表姨父去世了,我姐是回去参加葬礼的那个、那个小姐夫我回去睡了,你要是不舒服就喊我啊。”

    我点点头,示意她快去睡觉,却猛然发现外屋射进来的灯光将她裹在睡衣里的身体曲线照得一览无余。

    加加出去了,我打开台灯,顺眼看了看时间,发现居然还没到半夜十二点,怎么我感觉象是睡了很长时间呢?挨了顿打,虽然不算厉害,但看来身体机能和精神状态多少还是受了点影响。

    我正坐在床上胡思乱想,房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加加的声音:“小姐夫你睡没?”

    “没呢,有事吗?”

    “我姐的电话,你要不要接?”

    我“嗯”了一声,随即发觉加加听不到,便喊:“进来吧。”

    加加拿着无绳电话走进来,把话筒递到我手里,然后转身出去还关上了门,我这才把听筒放到耳朵边,“喂?”

    “弟弟你没事吧?加加说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小丽急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我感到心里一阵舒服,不由自主的笑出来:“看把你急得,我这不是好好的和你说话呢吗,别瞎担心了。”

    “我能不担心吗弟弟,我现在就动身回来,你先好好休息睡一觉,我很快就会到的”

    我正想让她别着急回来,谁知平时性子不是很急的小丽却一反常态,很快的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也不接了。

    我躺在床上继续胡思乱想,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这次睡得很香很沉,连梦也没做一个。

    醒来天已大亮,身上虽然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比之昨天的痛楚要好上很多。

    我伸了个懒腰打算起床,胳膊放下的时候才发现旁边还躺了个人,我扭头看去,见小丽双眼通红扁着小嘴正幽怨的看着我。

    “宝贝儿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翻过身子抱住她,小丽钻到我怀里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脯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我听到她小声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

    我边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揉揉捏捏边问。

    小丽忽然抬起头象小鸡啄米般在我脸上唇上亲个不停,“坏弟弟都担心死我了以后可不要再象这次一样吓我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我可怎么活啊?”

    看着小丽哭得红红的双眼,我怜惜之心大起,这么个美丽又可怜的姑娘本该过更好的生活,但才脱身出风月,又要没名没份的委身在我身边,连个最起码的承诺都没得到过不是她不够好,也不是她不够爱我,但我给不了她婚姻,其实应该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给她这些,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

    算了算了,不要想这么多了,还是好好的享受一下小丽的美好身体吧。

    我一直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身子,从**到屁股到私处无所不至,摸得小丽娇喘不止,丰满的身子不住的蠕动,但是当她感觉到我那正硬邦邦地顶在她大腿上的**后,原本情乱意迷的她却忽然清醒了过来,“弟弟,你还有伤呢,现在可不能这样啊”

    我没理会她,变本加厉的撕下她的衣服,然后翻身骑到她的**上,用**堵住了她的小嘴。

    小丽挣扎着把**吐了出来,“来,弟弟,你要是真想要就躺下,姐姐来侍候你”

    我低头盯着她的眼睛摇了摇头,小丽的嘴角渐渐向下弯去,“求求你了,好弟弟,别这样,你舒舒服服的躺着让姐姐给你吮不好吗?”

    说着她的眼睛又湿润起来,我叹了口气,终于放弃了固执,从她身上下来躺了下去。

    小丽腻到我身边拼命在我脸上脖子上亲吻,“好弟弟别不高兴啊,姐姐好好侍候你还不行么?”

    见我不说话,她缩身下去伏到我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在我的阴囊上舔了起来,然后猛然低头,把整根**都插到自己嘴里。

    她深深的含着我的**,埋在我阴毛丛中的鼻子急促的喷着热气,头却一动也不动,只是微微活动着口腔内部刺激**,没多久我就被刺激得浑身发软,口中也不受控制的发出呻吟。

    小丽听到了之后又用力的把嘴向下压了几分,喉咙紧紧挤压着我的**。我再也忍受不了这被动的刺激,猛然把她的头拉起来,然后起身跪到床上,让小丽四肢着地的跪伏到我身前,一张小脸对正了翘得高高的**。

    我一手端着她的下巴一手握住**的根部在她嘴唇上摔打着,摔打够了后把**在她伸出来的舌头上擦了擦,然后捅进了她湿润的小嘴

    我捧着小丽的双颊,把根儿**飞快的在她嘴里**,而小丽那不停蠕动着配合我的舌头让我的快感加倍,很快我就感到精意欲来。

    我运足力气大干苦干了几十下,终于在后脊一阵酥麻中美美的射了出来,第一股精液刚刚射到她嘴里,我猛然把**抽出,随即第二股精液喷射了出来其实不是喷射,精液是流出来的,而且量不多,是不是我的性生活过于频繁了?

    舒服完了之后,我边喘息着边用半软不硬的**在小丽仰起来的脸上来回磨蹭,把她脸上的精液匀开。小丽腻笑着用嘴追逐着我的**,显得十分淫荡。这时,门忽然毫无征兆的被打开了,加加口里喊着:“你们怎么不出来吃饭呀!”

    冲了进来,却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我和小丽也没反应过来,双双保持着那淫荡的姿势直愣愣的看着加加。

    三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呆若木鸡起来,房间里弥漫着淫糜的气味,十分十分的淫糜。

    第章 春梦了无痕

    小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那还挂着点点精液的小脸忽然变得通红,然后甩掉正被她叼在嘴里的**,又用力的拉过床罩十分迅速的围到我的腰上。

    然后我也反应过来了,忙顺势躺下去钻到被窝里,可加加却象傻了一样还在呆呆的看着我们,这倒是令我感到奇怪,她也不是没见过我和小丽**啊?头几天不是还偷窥来着么?

    小丽此时也已经穿上了睡衣,她见加加还呆在门口,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加加”

    加加眨了眨眼,乌黑的眼珠终于转动起来,她看了看小丽,然后伸手指着她的下半身说:“姐,你裤子忘穿了。”

    小丽嘤咛一声,迅速的钻到被子里把全身掩盖起来,我呵呵一笑,眼球向加加看去,加加没有丝毫要出去的迹象,还是呆在那里不动,我看着她隐藏在睡衣下的青春**,不由抛了个媚眼过去:“你还不出去?等着看我跳艳舞么?”

    话音刚落小丽就在被窝里捏住我的**狠狠扭了一下,我倒吸一口冷气,狠狠在她屁股的部位拍了下去:“你轻点,别给我扭下来了!”

    加加这才脸色飞红,低头扭捏了好半天,好半晌才抬起头来:“那…那我可出去你们快穿上衣服出来吃饭吧,我给你煮了皮蛋粥哩”

    加加出去后小丽从被子里钻出来,皱着好看的小鼻子熊我:“你这个色狼,是不是看上我妹了?”

    我脸色一正,严肃的告诉她:“胡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加加那种青苹果的,我喜欢的是你这种风骚的姐姐。”

    小丽嘻嘻一笑,猛的掀开被子:“你看你看,都硬了,还说你不是色狼!”

    我一翻身骑到她头上,把**往她嘴里塞去:“那是因为你光着个屁股勾引我!”

    小丽半推半就的给我裹了两下,然后吐出来苦着小脸向我求饶:“好弟弟,我都吃了一早上**了,想换换口味吃点别的,好不好嘛?”

    我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说你吃腻了?”

    小丽含住我的睾丸狠狠吮了一口,然后媚笑着说:“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怎么能吃腻呢?我都恨不得吃到肚子里”

    说着她把我掀下身子,然后吱着牙象条母狼一般扑到我胯下:“看我不把你咬下来嚼烂!”

    说完卡卡作响的咬着牙。

    我慌忙跳下床,惊恐的指着她说:“你你你别过来!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