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79.html
文章摘要: 第154章,听懂三重底激活,风味小吃超高亮末如之何。

    的声音,这声音我熟得不能再熟了这是女人的呻吟声!

    加加在干什么?

    我悄悄来到门前,从门缝向里看去,加加正坐在书桌前,面前的电脑屏幕中正播放着a片,一对男女疯狂的纠缠在一起,可让我受到强烈刺激的不是a片,而是加加!

    她浑身一丝不挂的坐在椅子里,张着小嘴急促的呼吸,两眼死死的盯着显示器上的画面,而两条腿大开着分别搭在书桌上,两只小手一只在自己的**上不住的搓捏,另一只伸到胯间剧烈的活动着,我只能看到她的斜侧面,看不到那只手正在做什么,但从她的动作和反应来看,她分明在**!

    眼前的情形让我体内的一股热血分成两路,一路冲上我的脑袋,另一路向我胯间涌去,**在一瞬间便坚硬的树立起来,甚至呈一种只在我早上才能达到的角度高高翘着。w.w.w.heihei66.c.om

    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它套动起来,可双眼还死死的盯着加加那青春的丰满的**。

    此刻加加已经不再看着电影了,她的头高高仰着靠在椅子背上,小嘴一张一合,断断续续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而她的两只手活动得更加剧烈,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加加的身子剧烈的弓了起来,她一阵阵的哆嗦着,口中发出一声奇怪的长音,等她急促的喘息着瘫在椅子上平静下来以后,我那晕沉的脑袋才开始重新转动,并且替我分析出了刚才加加喊的那个长音是什么词,加加在她**的时候喊的是小姐夫。

    我的心跳猛然间加快,手中的**也在同一时刻猛然的抽动着喷出了精液,那精液一股一股的喷射到门上地板上,我几乎可以听到它射到门板上时发出的声音!

    射精之后的**并没有软下去,在加加那美好身材的引诱下,我还保持这亢奋的**,这让我几乎想冲进房里将加加压到身下狠狠干她一番,可我还是压制住了这诱人的念头我转身回了屋,一把掀开小丽身上的被子,然后喘息着扑到了她身上。

    小丽被惊醒了,可她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迅速的进入了状态,她分开两腿缠到我的腰上,并把已经有些潮湿的阴部用力的向上抬起,摩擦着我的**

    我一次又一次在小丽身上发泄着,直到床外天色放亮,我才浑身大汗的从她身上爬下来。

    小丽看起来却没有劳累一夜的样子,显得精神极了。

    她下床拿来毛巾把我身上的汗擦干劲,然后又擦净了自己,这才钻到我怀里:“你可折腾死我了弟弟,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想干那个了呢?”

    当然是因为加加,可我也不能和她这么说啊,所以我只好老着脸皮,挺深沉的告诉她:“是因为你睡觉的样子太诱人了。”

    小丽咬唇一笑,一头扎到我怀里:“你这个人,喝多了还这么有精神那那你以后天天都喝那么多好不好?”

    “什么?”

    我瞪起眼睛:“你这不是要我命么?你这个小婊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和小丽闹了一会儿,我发现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身上也不象奋斗了一夜一般疲劳,既然如此便没有理由再呆在床上,于是我们便起床了,小丽服侍我洗漱完毕,然后出去做早饭。有◇意◇思◇书◇院

    我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发现加加正呆坐在沙发上,她见我出来,脸上忽然腾起一片晕红,可一对眼睛却还盯着我看。

    我想起她昨夜的样子,永乐娱乐开户:心里不由一阵痒痒,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如平常的坐下打开电视,然后不知所云的看了起来。

    我斜着眼睛一直偷看正侧着头看电视的加加,发现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同时也不时的偷看我一眼,我忽然发现,似乎有一种暧昧的气息弥漫在我们两人之间对我来说这是可以找到理由的,加加昨夜干的事情和她**是的呼喊让我面对起她来有些尴尬,可加加呢?难道她偷看了我和小丽**?她以前又不是没看过,也没见她那时候面对我是这个样子啊?

    昨晚?我忽然想起我在加加门口那猛烈的射精!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精液都射到了她的门上!

    我连忙起身装着拿东西回卧室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仔细的在加加的门上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干干净净,昨夜分明射在门上的精液如今已经一丝痕迹都看不出来了,没有别的解释,这是加加擦的。

    回到沙发上,加加好像知道我去干什么了一般,脸红得象花一般,连她裸露在睡衣外面的胸脯肌肤也染上了一层胭脂红。

    虽然我脸皮厚,可这会儿还是不自在起来,正不知道干什么好,小丽在那边叫我们:“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加加的脸色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她三两口喝下一碗粥然后一抹嘴儿:“小姐夫,今天你再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呃?”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她:“今天吗?今天我要上课。”

    加加白了我一眼:“你不是受伤请假了吗?不想带我出去玩就直说呗”

    请假了?我还真是忘记这事情了。不过我还是决定回学校看看。

    我没有带小丽和加加出去玩,两人也没出去,一直在家里陪我。快到走的时间,我才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回卧室,小丽也跟了进来,替我穿好外出的衣服,又给我梳了梳头。

    回到客厅的时候,加加已经回自己的房间了。

    穿好了鞋正要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了小丽一直在微笑的脸,我能看得出来,她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她张了口:“小丽,你和我一起去吧?”

    小丽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一些,但她还是摇了摇头:“你自己去吧,我等你回来。”

    我没再说什么,凑过脸去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那我走了。”

    小丽扶着门目送我下楼,刚看不到她却又听她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弟弟啊,别再喝那么多了。”

    我想起今天早上小丽和我的调笑,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章 生病

    回到学校,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到了安琪的公寓,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我美女们的大本营了,而且好久没有看到安琪,我还真有点想她了。

    安琪的公寓空无一人,显然都上课去了,我摸出钥匙开了门,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可能是这几天伤累交加的,竟然不知不觉就那样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睡就出事了,我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体周遭白茫茫的一片,仿佛飘浮在天际云端正往极乐世界飞升而去。鼻端是浓冽的消毒水味,喉头干凅发烫的就快迸裂,整个人像错过天堂入口似的由暖洋洋、舒茫茫的涅槃状态瞬间摔入全身火辣辣的无比深渊。

    “恶”

    我挣扎着嘴里发出干渴的喉音。

    “哦醒来了!醒来了!”

    是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

    “睡了十几个小时也该醒来了。”

    是计筱竹的声音。

    睁开刺痛的眼睛,入眼是一团模糊的人影,围绕自己站成了一圈。勉强睁了睁沉重的眼皮,我看清楚这是安琪的房间,我躺在安琪的床上,而床旁这时站满了人,有计筱竹、安琪,席雅、糖糖、岑兰、白芳、左雪,凌雨。

    “水给我水”

    我的喉头干的可以吞下一整个太平洋。

    “校医说发烧刚退不要喝太多水!”

    甜美的声音原来是计筱竹,她端过一杯水交到我手上,嘴里不忘嘱咐着。

    “发烧?”

    我怔了一下。

    “是啊,你发烧了,而且全身是伤,把我们都吓坏了。”

    安琪眼中含着泪,把我小心翼翼地搂在怀中。

    “是谁将你伤得这么厉害啊?”

    席雅也是满脸的担忧:“报警了吗?”

    我笑了一下,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将事件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女生们听到后心里的担忧倒是减轻了不少。当然了,我是刻意隐瞒了有关于绒绒和小丽的事情,这些美女们都不知道我居然在外面包养了两个妓女外赠一个加加。

    计筱竹温柔地说:“你少说点,还没有好呢。”

    我看着手上扎着的输液管,愕然道:“这是校医来扎的?”

    豪华公寓就是有这点好处,校务处因为收了高昂的管理费,基本上随传随到。

    “你安心休养吧!学校那边我们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计筱竹看着我说。

    我怔了一下:“校管处会允许我在女生公寓休养?”

    “哦,因为你身上有伤口,移动不便,而且安琪又是你的女朋友,所以就特许了。”

    计筱竹笑道:“当然了,我们私底下悄悄还塞了一个大红包来着。”

    “少爷,你饿了吗?我去做东西给你吃。”

    这时白芳一旁插话进来哪里会不饿呢?也不知有几个小时没进食了,前胸早已牢牢贴住后背,连胃都瘪了。

    “饿啊!饿啊!白芳你给我做个宫保鸡丁饭嗯再加个苦瓜排骨汤,最好还有几片红西瓜就这样随便吃吃好了!”

    “随便吃吃还这么多?你现在是病人,只能吃粥!”

    白芳脸上又好气又好笑,推门走了出去。

    女生们都知道白芳的事情,也知道她是我的全职保姆,倒是没什么人有异议,我看着一屋子的美女,有些困惑道:“你们不做事啊?全守在这里做什么?该上课的上课,该玩的去玩,该学车的去学车!”

    “好了好了,飘少爷不耐烦了,大家都出去客厅坐吧。”

    计筱竹连忙道:“给我们少爷留点新鲜空气。”

    女生们虽然都不愿意,但计筱竹现在明显是她们的老大,只得叽叽咕咕地走了出去,计筱竹看着我温柔一笑,说:“飘飘,我们把安琪留下来陪你哦,安琪,好好陪着飘飘”

    停顿了一下,计筱竹又说:“别让他干坏事!”

    安琪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在女孩子们的轰笑声中,还是强忍着羞涩坐到了床边。

    人去屋空,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下来了,我看着安琪,心头有些惴惴不安的,这个小女朋友一向又乖又听话,而且对于我的花心风流,都是默默地包容和迁就,看到她憔悴的面容,我轻叹了口气,低声说:“老婆,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我望着点滴瓶里大半瓶生理食盐水正自冒着一圈圈的气泡,由瓶底的米粒般大小,上升到水面扩散成拇指般的尺寸,一个个气泡接连成弧状的珍珠项圈。我心里乱纷纷的,觉得生活的轨迹不正似这剔透的空气泡泡,稍不经意,每个环节都可能造成心湖上的巨大波澜。

    我打着点滴,确实有些累了,在白芳进来喂我吃了半碗粥后,我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被阵阵尿意刺醒过来,却看到床前居然有着一个女孩子正在悄悄地抹眼泪,那绝美的面容与冰清玉洁的气质让房间里似乎都明亮起来了,竟然是路静。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诧异,白天醒过来时,路静并不在啊。

    路静伸手扶着我欲起的肩膀,低声问:“你要做什么?”

    “我上洗手间。”

    我看了一下还吊着的点滴,有些皱眉:“怎么还挂着啊?”

    她低下身子在我床边摸索好一阵子,我心下奇怪,问她:“你在干嘛?”

    “拿便器啊,你身体不好,校医专门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