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81.html
文章摘要: 第156章,动迁房丁烷密密,宗主计算机研游乐。

    娇叱花枝乱颤。有 意思.书院。 ww w .heihei66.co m

    “哈!这下子看你怎么出去?要有别人来了,你就糗定了!”

    计筱竹真是坏透了,这下子笑的好贼。

    “你你你我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好东西,一直要捉弄我,我可要喊救命啰!”

    路静支吾了半天,原来是想恐吓计筱竹。

    “叫就叫啰!你一定很爱大家来看你穿内衣裤的骚模样,反正安琪她们一定爱透了这种表演。”

    计筱竹唯恐她不叫似的附和她。

    “你你又想怎样嘛?”

    遇着计筱竹算她倒楣,她哪斗得过一肚子坏水的计筱竹呢。

    “你你爬上床,让飘飘帮你检查检查一下身体,刚刚你把他的弟弟搞坏了,不知道你自己身体有没有憋坏?得彻底检查看看才行。”

    听到这里,我还真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天底下竟有如此好事,人在床上卧,喜从天上来,我搞不懂计筱竹为何这么刻意地给我制造机会。

    “飘少爷,记得要配合哦。”

    计筱竹向我使了使眼色。我想起上次也是在她的算计下,路静迫不得已向我奉献了处女的屁眼,难道这次计筱竹是真的想让我给路静破处?

    第章 后宫秩序

    我心中暗暗叫苦,才泄过一发,便已经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好不容易伏贴下来,兀自隐隐生疼,紊乱的三魂七魄好歹又各就各位,现在计筱竹再度送上半裸的路静到跟前,还提醒自己必须贴身仔细检查,这样胡搞下去,自己搞不好立刻归位。我今天是病人耶,没有平常那么生猛好不好?

    “谢谢啦!这个礼物送的不是时候,我无福消受,学姐你留的自己用吧!”

    礼物虽是香喷喷、火辣辣,自己却没能耐继续,我婉拒了她的好意。

    “不要客气!谁叫你是我们的‘好’老公呢。”

    计筱竹咬牙切齿地瞪着我说。

    路静羞红了脸:“他才不是我老公呢?”

    计筱竹跟我闻言几乎喷饭,计筱竹喘了一口气,神情一肃,说:“你再不爬上床,我就真的叫人进来捉奸了哦!”

    路静一惊,面有难色的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像一只猫咪一样爬上床,瑟缩在床尾的角落,我的被单老早被她扯开,不管她再怎么小心,暖呼呼的大腿还是抵触上我的腿,最糟糕的是,想到即将有的艳福,我软瘫下来的**,又一分分的竖立起来。

    看到我的**缓缓升起,路静又马上晕生双颊,怯怯地避过了目光不敢看。

    “谁叫你离那么远?靠近一点!”

    计筱竹命令着。

    她不情愿的向前匍匐几步,一阵淡淡香气迎来,让我闻之欲醉。

    我的**再度上扬成为九十度角,她往前爬行的过程无法躲开这根阻碍,**就贴着乳沟间的细滑肌肤,扫过平坦的小腹,掠过有几根阴毛调皮窜出的小内裤,一直到她丰腴的股沟后头才停住,她总不能爬过我的头上,让**压着我的脸庞,只好一张俏丽无双的脸蛋与我四目相对,而这个姿势,我的**恰恰顶在她的股沟间。有 ▆ 意 ▆ 思 ▆ 书 ▆ 院

    我觉得自己**越顶越重,低头往下身看,两颗莹白的**遮住了我的视线,而白色镂花胸罩似乎只负责遮蔽小半个**而已,粉嫩可口的**几乎一览无遗,前端还硬硬的凸起两颗樱桃。

    路静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一阵阵香风拂上我的脸庞,我定定望着她的眼睛,里头没有圭怒,只有淡淡羞涩,我觉得喉头开始干渴,而小腹的热度又往上攀升,**慢慢有了湿的感觉。

    “飘飘!看看她有没有隆乳,这两个**这么大,是不是真货!”

    计筱竹在床头坐了下来,同样盯着路静的丰满**直看。

    “你乱说!人家才没有咧!”

    她好像忘了应该羞涩,开口分辩起来。

    “我发誓你绝对有,要不然怎会又饱满又坚挺。”

    计筱竹说。

    “胡说胡说,我国中就那么大了,你要是不信,我就我就”

    路静想到不应该再说下去,竟结巴起来。

    “就就怎样?抓抓看吗?”

    计筱竹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抓住乳罩边缘往下带,丰满的**轻易的弹跳出来。

    路静伸起右手才想去挡,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自己的**在身下乱颤,**还不争气的硬挺出来,脸上只顾着羞愧,没料到伏踞的身体单靠左手支撑不住,一个踉跄,身体全压在我的胸坎上,肉敦敦的尖挺**就像两团软球,我可以感受到那充满弹性的绝妙滋味。

    软玉温香抱满怀,可是计筱竹还要逗她:“我就说嘛!假的**才会像这样压不扁,你自己看看。”

    “有吗?”

    她自己也狐疑起来,微微仰起上身瞧了瞧,接着**又贴上我的胸膛侧头看看,羞红了脸抱怨:“你骗我。”

    话没说完,看我们两人憋笑憋的脸红脖子粗,她总算意会过来了,只听一声“我讨厌你们啦!”

    她羞得埋首到我的颈项间,再也没脸见人了,就连耳根、粉颈都羞的一片桃红。

    我跟计筱竹都笑了起来,没想到路静居然也会有如此天真可爱的一面。

    听见我们的笑声稍稍止歇,永乐娱乐开户:路静偷偷的由我脖子间露出一只眼睛看了看,接着整颗红苹果般的脸颊也抬了起来,就是裸露的胸脯死命地贴着我的胸膛不肯起来。

    “呦!贴那么紧,我就知道你爱上飘飘了,难怪你肯帮他打手枪。”

    计筱竹激她。

    “哼!少来,你就想我坐起来,取笑我的我的我的”

    “你的大**吗?”

    计筱竹替他接下去。

    “是是又怎样?”

    她嘟着嘴说。“你的比我还还大呢!”

    “好!既然你那么爱黏着飘飘,就不要给我起来,我看你能挨多久。”

    计筱竹竟然坐上床边唯一的一张椅子,跷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看着她。

    “”

    路静傻了眼。

    怔忪半晌,路静银牙一咬,竟然坏笑起来:“哼!我就是要黏着飘飘,紧紧贴着飘飘,我爱死飘飘了,就算再帮他打一千次、一万次的手枪我也愿意,怎么样?嫉妒了吧?”

    说完重重的在我脸上香了好几口。

    听到一千次、一万次的手枪,我心中还来不及呼叫阿弥陀佛,骤雨一般的香吻已经没头没脑的落向我的脸上,一个个又香又滑的热吻硬生生把阿弥陀佛给赶跑了。

    计筱竹气得七窍生烟,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好一会,她忽然站起来,冷笑说:“既然你的**喜欢给飘飘碰,那我就让你碰个够,顺便做个顺水人情给飘飘。”

    停了停,接着又说:“可是我这个电灯泡赖在这里实在煞风景,不如我带着你的衣服出去晃晃!”

    说完也不理路静,迳自推门出去了。

    “别别出去你你衣服还给人家啦!”

    路静急忙坐起来,忘记刚才还羞人答答的掩住尖挺**,打死不给人看,只不过这时房门老早又关了起来,她喊得再大声也无济于事。

    “怎么办?我穿这样怎么见人?难道难道叫我披着被单出去吗?”

    她坐在我的小腹自言自语,两颗裸露的**不停颤抖。

    我的小腹感受到她内裤里头湿热的**,挺翘的**依旧紧贴她的股沟,我移动右手轻轻放在她的腰身,安慰她:“不要紧啦!反正你不是爱死我了,那我们就多贴一会儿好了。”

    她在我肚皮上打个爆栗,嗔道:“是啰!你想的美!便宜都让你占尽,羞的可是我,以后在大家面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才好?”

    说完若有所思的发起呆来。

    看着她眉宇间一片幽怨神色,我几乎出言嘲讽她,可不是吗?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孤男寡女、袒胸露腹,而我连**都来不及收回裤底,她大可跳下床去,不必拿她那肥吱吱的**贴在我的小腹,勾得人乱心痒的。

    “你看!人家全身都被你看光光了,连连**都贴在你身上,人家怎么出去见人嘛。”

    路静深情款款的看着我。

    “今天还有一个地方没看到,干脆都看完再来想见人的事好了。”

    我很善良地建议道,却引起了路静的娇啐。

    忽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路静溜了一眼自己半裸的躯体,慌了手脚:“糟糕!怎么办?怎么办?这样怎么见人?”

    情急生智,我大声向门外喊叫:“等等一下!我在小便啦!”

    “有没有陪护在?需不需要帮忙?”

    听这口气我就知道了,这是校医务所派来的护士。

    “不用!不用!我我已经快好了!”

    我急忙拒绝了她的好意。

    “你的点滴应该滴完了,我要帮你换一瓶,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生在搞什么鬼?居然没有陪护!”

    只听外头的护士竟然自己嘟囔起来,我抬头一看,可不是吗?点滴瓶里空空如也,塑胶管还回溯了好长一段血液。

    “喂!不是快好了吗?我等在门外,穿好裤子后就叫我。”

    护士这么说。

    我面带苦笑的望着路静,不知做何打算,她抓紧我的肩膀摇了摇,压低声音说:“快告诉她待会你叫她。”

    “难难道计筱竹不还你衣服你就不让我更换点滴吗?这样我的血液会不会流满整个点滴瓶?”

    “不会啦!把管子锁紧就好这这时候你还为难我!”

    她勾起点滴管就把开关抡紧。

    女人害羞是最动人的时刻,这时候我才不让她好过咧!我提议说:“这样也不是办法,来!我把双脚高高拱起,你紧紧抱住我,再用被单密密裹住,也许不会被发现哩!”

    “不会吗?”

    她怀疑的问。

    “你放心!如果被发现我就说是我女朋友,只要你不抬起头来就行。”

    考虑了一下,见我说得那么有把握,她只好点点头应允下来,可是点头归点头,却一直没见她开始动作,只是环抱着**,脸红红的瞧着我。

    “你还不快点抱紧我,我可要让她进来了。”

    我作势要呼喊。

    这下子她可俐落了,两只手环过我的胸膛,**紧紧贴在我的心窝,头屈曲着钻进我的颈项,待得我双腿弓了起来,一双粉腿绕过大腿外侧就缩进膝盖的空隙中。

    我拉起躺在一侧的被单手脚并用的把两人盖的密不透风,就只我的大头露了出来。

    “好好了!护士姐姐你可以进来了!”

    我呼唤了一声。

    果然门马上被推开来,一个甜美的护士手提着点滴瓶走向我,后面还跟着贼头贼脑的计筱竹,计筱竹用食指向我比了个噤声的动作,我笑了笑,也不知她打什么鬼主意。

    “呐!滴完很久了吧?血都倒流出来了,真对不起。”

    看到塑胶管里暗红色的血液,甜美护士边更换点滴边向我道歉。

    “还好啦!完全没有感觉,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

    “哦还好你聪明,知道把管子锁紧,要不然你的手就肿起来了!”

    “我还要打多久的点滴呀?这样实在很不方便。”

    我问她。

    她已经换好点滴,提着空瓶笑着说:“大概得等到明天下午吧!你不要嫌麻烦,打点滴主要是方便我们加药剂进去,除非你愿意每三、四个钟头挨一针,我可以要医生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