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83.html
文章摘要: 第158章,张口自虐狂平邮,三证千钧重负不重。

    大泛着红光的**顶上了她已经流满淫液蜜汁的娇嫩花瓣。有Θ意Θ思Θ书Θ院

    这时的路静背部紧贴着墙壁,退无可退,我空出一手扶着大**在路静的花瓣上缓缓的磨动着,肉冠上微张的马眼点到她**上方微硬的阴核肉芽上,轻揉的磨动着。

    “唔唔呃!呃嗯嗯”

    嫩红的柔唇被密实的封住的路静粗重的呻吟喘着大气。

    阴核的肉芽被那肉冠上的马眼厮磨,已经硬如肉球,阵阵的快感电流使得路静混身酥软,子宫深处的酸麻使她情不自禁的挺动那万中选一女中极品贲起的包子美穴,迎合着我**马眼与她的阴核肉芽的磨动,本来箍在我腰际的手指再度使力,指尖扣入了我的股沟中,激起我另一波奇妙的亢奋。

    她贞守了多年未经开垦的花瓣被我的**趁着湿滑的淫液悄悄的顶开了。

    上面与我紧吻的柔唇粗重的喘着,她下意识的甩头,含糊的说着。

    “呃不要!”

    他妈的!船到江心,马到悬崖,老子的大**已经到了洞口,又说不要,今天再不干破你的处女膜,把你的包子穴**翻,以后就别当男人了。

    我下定决心的将路静滑腻的娇躯紧紧的抵在墙面上,另一手托住了她翘美弹性十足的豊臀,欲将她下体压向我的胯间,方便我的大**刺入她的包子美穴。

    她扣在我股沟内的手指紧张中又扣紧了我的肛门。

    肛门传来的刺激快感,使我的大**在亢奋的挺动下分开了她湿滑的花瓣,刺入了她已流满淫液的处女**半寸,似乎敏感的马眼触碰到一层肉膜,是这位美艳如仙的美女的处女膜。

    “不要在这儿…我不舒服”

    路静又喘着气含糊的叫着。

    呵原来她说的不要是,不要把她抵在墙上破处,那容易。

    我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免她再啰唆,下面两手一兜,她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拖起盘上了我的腰际,进入她**中半寸的大**还被她的花瓣咬合着并未分开。

    就这样上下相连着,我将路静抱向她那张双人大床,而计筱竹则是很搞笑地高举着点滴瓶跟随着我们,活像一个人形输液架一样。

    还好这张床够大,我抱着路静来到床边,将她的臀部放在床缘,再把她那双迷死人的匀称美腿放在床下两脚沾地,使她的两腿张开,胯间的**自然贲起。

    这时的路静大概知道破处在即,不出所料,被我紧吻住的柔唇甩动着又想说话,腰肢又开始扭动闪躲,那雪白浑圆健美的大腿往内猛夹,如果不是被我的两膝撑开,只怕又要被她闭关,功败垂成。

    我知道这次再要是再依她,或者有一丝丝的不忍心,恐怕又跟上回一样,只能**她的屁眼插她的菊门了。有意思书,院

    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那个男人分得好开,胯间的**又如此羞人的凸起,好像对那男人的大**说着“欢迎光临”路静这时内心的羞涩矛盾使她不知所措,眼看守贞多年的处女穴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开垦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害怕破处的疼痛,反正就是想逃。

    我用舌头从路静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路静的**,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我一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攀上路静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一定已圆鼓鼓地隆起,我嘴巴一口含住路静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你先把**抽出来,让我喘口气。”

    路静娇声要求。

    我顺从地拔出**,目光扫视着路静的嫩穴,路静那方寸之地很是诱惑,最诱人的**的曲线完全呈现,看着路静现的萋萋芳草的迷人草丛,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紫色茸毛,全身上下肯定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我剥开她的草丛,一窥迷人的神秘之境,她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然后我右手沿着路静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路静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摸着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她玲珑细小的两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

    “呃…这个臭男人,你要就快点进来,要不就…就…别…哎呀”

    我他妈的再让你逃我就去当和尚,这辈子不再干女人!

    想到这里,我管他妈三七二十一,屁股往后一翘,再狂野的用力往前一顶,坚挺又粗壮的大**狠狠的往路静那让每个男人发狂的极品包子美穴里猛然戳入,大**前端感觉遇到一层细薄肉膜的阻碍。

    虽然路静两片柔嫩的红唇被我的嘴密封得紧紧的,但由她甩头晃脑,美发飘散的唔唔声中,我似乎感受她心灵深处的痛叫。

    她原本扶住我腰际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抓紧扭捏着我的肌肤,扣在我股沟的手指猛的的刺入了我肛门的谷道。

    老子的谷道被路静的纤纤玉指突然的刺入,那强烈莫名的刺激,将我插在她**的大**逼上了亢奋至极的无上妙境。

    我清晰的感觉到本来比经硕大无比的**,在路静的引导内欲发的膨胀,将她初经人事紧窄的**撑胀得像要爆开。

    两颊艳红柔唇被我紧封的路静在唔唔声中,檀口中涌出一股热呼呼的玉液琼浆又灌入了我的口中。

    我感受到她引导的肉壁急剧的收缩,如婴儿的小嘴般不停的吸吮着我胀大的**,同时嫩肉紧紧的箍在我**肉冠的棱沟上,像吸盘似的将我与路静的生殖器卡得严丝合缝密实无间,这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上我了的腰际,那两腿美腿用力夹合之猛,她的**是如此的窄紧,我沈腰挺枪,见缝插针的往前挤去,只觉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一张湿湿的樱桃小口,把**舔吸的又酥又痒。

    越往前走,就越是寸步难行,**前端却遇到了阻碍,我知道那是路静的处女膜,我暗下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先把武器退出了一小截,在她略为轻松的一刹那,我将**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胯下**猛然往前一顶,可是路静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路静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我稍越雷池一步。

    我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的不住前进,路静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处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路静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顽强的处女膜在做最后挣扎,但是处女膜的守卫是那么的脆弱,连路静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女初欢将不可避免和我发生,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她下腹直逼喉头。

    突然路静的脑海又浮现出自己在公车上的那一幕,想到自己平日引以为傲骨肉匀称的大腿被那个其丑如猪的男人强行扳开,胯间的神秘地带被那丑恶的男人胯下丑恶黑黝的那根东西已经抵到自己胯间那红嫩的花瓣,若不是刚好刹车,贞守了多年的玉女花蕊就要给那头猪采了。

    在秘洞之内的防卫即将失守的一刹那,路静大声一喊:“不要进,我不想失去处女身。”

    我楞了一下,“路静,怎么了?还想把处女身留到洞房夜?还是怕疼?”

    “我的处女身可以不留到洞房夜,但我不想在你挂着点滴瓶时失去贞操,你必须出来。”

    路静的回答很坚决。

    我回头看了一眼计筱竹学姐,却见她一脸微笑地对我摇了摇头,显然也认为今天并不是破处的好时候。

    我只好将兵器不情愿地从路静的美穴中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路静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微弱光芒闪耀着,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是多么的娇媚!

    香臀浑圆,**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酥胸**,起伏不定,**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除了**,你可以在我身上任何部位将你的精液射出来。”

    路静镇静地说着。

    我将**埋在路静**间,双手尽情的揉捏着俏路静高耸滑腻的酥胸,**舒适地在路静的**间套弄,路静首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贞洁的圣女峰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尤其是受到我那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和**的强力刺激,路静忍不住在中发出呻吟,整个的揉捏还好,尤其要命的是顶端的蓓蕾遭受攻击,麻酥酥的电流一直从蓓蕾传向心底,路静整个身体不由得发出快乐的颤抖,“喔…喔…”

    富有弹性的身子下意识地扭动着,快乐着,舒展着

    我当然快乐极了。

    我将自己的玉杵换姿式与路静抵死缠绵,**深深地埋在路静的乳沟中,左右摇动研磨,很快我感到自己的玉杵也进入最后关头,又拼命地套弄几下几下,路静不失时机用她的樱唇含住我的兵器,我精关一开,全身抖颤着,阴精奔涌而出,浓浓的热精射在路静口中,她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下。

    路静一丝不挂地跳下床。“你射出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说着路静裹起了浴巾。

    “路静什么时候跟我破处啊?”

    “到时候再说。”

    “我好想要哦。”

    “我和你多次发生性行为,说明我们有缘,但你最终还是不能把我的处女身开苞,说明我们又无缘,这只能看命运了。”

    说着,路静推门走了出去,再也不理会我。

    “学姐?”

    我看着计筱竹,一脸的求助。

    计筱竹恨了我一眼:“今天还没爽够啊?挂着点滴都这么色,我看你以后怎么得了!”

    “可是路静!”

    我哀求道,我知道计筱竹学姐有的是办法让我达成心愿的。

    计筱竹看着我,良久叹了一口气,将我搂在怀里,揉着我的头发说:“知道了,你快快将身体养好,我保证你在出这房门时,一定真正操到她的逼好不好?”

    我听到这话就激动起来,伸手就去脱计筱竹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硕大饱满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下身是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