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86.html
文章摘要: 第161章,术数三倍第九十八,黑影无影剑神竦心惕。

    纯情处女,可是那从末被异性碰触过的稚嫩**、**玉沟被我这样淫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涌上芳心,娇俏可爱的小瑶鼻不自觉地呻吟婉转,雪白**蠕动扭弯着,美丽眩目的翘楚雪臀随着我在下体中的手的抽动而微妙地起伏挺动。有|意|思|书|院

    娇羞万分的少女芳心被那**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娇美清纯的小脸胀得通红火热,秀眸含羞紧闭,瑶鼻嘤嘤娇哼。她已经绝对无法把持。

    “臭飘飘,你不是一直想把我破处吗?再等会我就改变主意了。”

    “路静以前我是急与想破你的处女身,但今晚我不急,我可以让你继续保持处女身,除非你喜欢我的大**,你主动要求我替你破处。”

    我用胸膛紧贴住路静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感受着那两粒娇孝渐渐又因充血勃起而硬挺的可爱**在胸前的碰触,我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直吻进路静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给我这样淫邪的撩逗、玩弄,路静又羞又痒,她的娇躯在我淫邪的吻吮下阵阵酸软,她那一双修长优美的雪白**分了开来,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我吻得更深一点。

    我一直将路静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我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路静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路静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我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

    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嗯”

    路静一声诱人的娇哼。

    我手指轻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阴蒂,一阵抚弄、揉搓路静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我觉得时机到了,开始进一步行动了。

    我的双手在路静的**上胡乱地摸索起来,啊,他终于摸到了,那是两个坚挺的**,我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各捏住一只**,缓缓地捻动起来,上面边捻弄,下面也苦插,速度不快,很有节奏。

    俏路静那百爪挠心的刺激,刚刚缓和一些,两只**、开始骚动起来,它竟像两根琴弦一样,奏出了热情,奔放,慷慨,激昂的乐章,震撼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使周身的血液立时沸腾起来,本来就不平静的五脏六腑,又掀起了暴风骤雨在我的逗弄下,路静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我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ww.w.heihei66.c.om

    “路静,想**吗?想就大声说出来,我会帮你。”

    路静死命地摇头,无力的挣扎,看到路静这副绝美景象,看得我淫心大起,胯下**竖然挺立,一张口,对着路静微张的樱唇一阵狂吻猛吸,舌头和路静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只觉触感香柔嫩滑,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我欲火焚心,抓住路静玉峰的左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在路静那高耸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缓缓插入路静的桃源洞内路静只觉我的手指,贯穿下腹,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她一时之间,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再次填补了路静心中的空虚,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馀下**对**的追求,路静忍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轻哼,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满足。

    我这时却恢复了冷静,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永乐娱乐开户:将一丝不挂的路静凉在以边,说不碰她就不碰她,这使路静更加**高涨,她几次张开樱桃小嘴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说出口。

    我知道现在只要我问她是否需要我的**替她破处她肯定会点头表示同意。可我就不问她,我要她自己主动提出**作爱要求。

    歇了一会,我再次边狂吻着路静的樱口香舌,边揉搓着俏路静坚实柔嫩的**,右手中指更被蜜洞内层层温湿紧凑的嫩肉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我更加兴奋,在蜜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抠挖,只觉蜜洞嫩肉有如层门叠户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我心中不由得兴奋狂叫:“极品!真是极品!这真是万中选一的宝贝花瓣!”

    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路静插得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筛动,迎合着我的**

    我离开了路静的樱唇,顺着雪白的玉颈一路吻下来,映入眼中的是高耸的酥胸,只见原本若隐若现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我忍不住张开大口一口含住路静的左乳,有如婴儿吸乳般吸吮,时而伸出舌头对着粉红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时而用牙齿轻咬着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边蓓蕾上轻轻揉捏,由胸前蓓蕾传来的酥麻快感,更令路静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强忍着心中欲火,慢慢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我不急着对路静的桃源圣地再次展开攻势,我出了粗糙的舌头,在那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路静全身急抖,口中呻吟叫声一阵紧似一阵,**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我侵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甚至我缓缓抽出手指时,路静还急抬粉臀,好似舍不得让其离开似的,看样子路静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的深渊路静那丰满润滑的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欧我的身体,现在路静脑中只有欲念,久蕴的媚态被引发不可收拾,她这时**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丝横飘,娇声欢叫,呼吸急喘。

    我伸出颤抖的双手,在路静那浑圆挺翘的粉臀及结实柔嫩的大腿不住的游走,两眼直视着路静缓缓扭动的雪白**,我终于忍不住捧起了路静的圆臀,一张嘴,盖住了路静的桃源洞口,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路静如遭雷击“和我**吧,我不行了。”

    路静大叫。

    “什么,没听见,说响点。”

    “你操我吧,你替我破处吧,我不要处女身了。”

    “操你?那不是强暴吗?”

    “不是强暴,算我求你了,如果你不帮忙,我要用自己手指戳破处女膜了。”

    我再也找不出拒绝身下美女的破处要求的理由。

    我兴奋起来,双手扳住路静雪亮的大腿。硬挺的**因兴奋而一下下的搏动着,贴近路静娇嫩的大**摩擦了一阵,不等路静的爱穴做好准备就迫不及待的直插了进去。粗大的**刚刚探入秘穴的开口,我已经感觉到下体一阵的冲动,路静的秘道温暖而狭窄,显然从未接受过异性的开垦,**的前进很快就遇到了阻力。

    想到自己即将占有路静的处子之身,非常兴奋,将路静的下身往下压,然后挺起**向前猛的一用力,强行撑开了路静柔软的秘穴。

    “啊”随着路静一声凄艳娇婉的呻吟,只觉得一下突破后突然落空的感觉,**前进的阻力突然消失,我知道自己已经冲破了路静的处女膜,接着一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与秘道之间渗了出来。这片处女地第一次被男人的**所涉足,神秘园里虽然有一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的紧逼,全力抵抗着我的侵入,因此**前进的速度并不太快。

    我刺破了路静娇小紧窄的**中那象征着贞洁的柔嫩处女膜。我终于和路静身心交融,哈哈,我终于将她破处了,当我又一次狠狠地深深顶入那娇小的**时,终于顶到了路静少女**深处的花芯。

    路静芳心轻颤,感受着玉体最深处从末被人触及的圣地传来的至极快感,在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处女那稚嫩娇软的羞涩花芯含羞轻点,与那顶入**最深处的**的滚烫**紧紧吻在一起。

    我一下又一下地不断轻顶速插令路静连连娇喘,本已觉得玉胯**中的**已够大够硬,可现在那顶入幽深**中的火热**竟然还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更加充实紧胀着滑嫩阴壁,更加深入幽遽窄小的处女**内。

    “唔、唔…唔、嗯!”

    在我的连连触顶下,少女嫩穴含羞带露,花芯轻颤。进入了路静的体内,感受到处女**的温暖和压力的**险些就把持不住了。我连忙忍住不泄,一鼓作气的将**直插到底,然后开始用力的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用**研磨挤压**壁的黏膜,红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

    随着我无情的挤压和有节律的上下抽送,路静的秘道终于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起我越来越猛烈的**,大量分泌的**混合着我强行进入时黏膜破裂流出的鲜血从**内流出,慢慢滴到了床上,每次我的大**抽送的时候都会发出“哧溜”的声音。

    路静的**被整个折叠起来,两条大腿被压到了腹部,双脚勾住我的双肩,原来晶莹洁白的**在黄我用力的搓揉下披上了淡淡的红晕,浑圆细嫩的小**在强烈的刺激下也充血勃起。

    路静娇嫩的爱穴迎来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肆虐,**口附近在巨大**的摩擦和挤压下很快就充血肿胀起来。我的动作越来越迅猛,我自信只有强而有力的侵入才能真正征服美丽的路静。

    于是我不断的变换着体位,持续而猛烈的在路静的体内肆虐,巨大的**如同钢钎一样撞击着路静柔软的子宫颈,一下子就粉碎了这最后的一道屏障,路静神圣的秘道终于被打通了。

    硕大无比的**不断揉顶着少女那娇软稚嫩的子宫“花蕊”而路静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阴壁,火热幽深、淫濡不堪的**肉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出、入”的粗大**,火热滚烫、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嫩肉盘绕、缠卷着“它”硕在的**。

    路静娇羞火热地回应着我巨棒的**,羞赧地迎合着“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阴精玉液泉涌而出,流经她淫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随着我越来越重地在路静窄小的**内抽动、顶入,少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肉壁在粗壮的大**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上。

    我越来越沉重的**,也将路静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路静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