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387.html
文章摘要: 第162章,赌债鹘入鸦群暗线,啸傲上书左功能键。

    我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我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我一提下身,将**向路静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于欲海情焰中的少女被我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我那巨大粗硬的**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有 *意 *思 *书 *院我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上一触即退。

    “唔”

    只见路静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她只感觉到,我巨大的**在自己**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阴核”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我刚刚因将**退出她**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我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我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少女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我的双腿。

    我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少女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

    在路静雪白平滑的小腹和**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少女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和她的处女血,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红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深处潮涌而出,路静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见犹怜。

    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我那根**不知什么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地向她“敬礼”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

    她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

    我捉狭地故意用**去顶触少女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路静给我这一阵异样淫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

    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我舔得麻痒万分,芳心更是慌乱不堪。她发觉那根粗大的**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她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这时候,我口里含住路静那粒娇小可爱的阴蒂,一阵轻吮柔吸,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路静那如玉如雪的修长美腿,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直插进路静的**中。有◢意◢思◢书◢院路静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顶而入路静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不速之客”她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我紧压在她脸上的小腹,而我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她小嘴里的巨棒。路静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心趐肉麻。

    我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少女那**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我巨大的**,在少女天生娇小紧窄的**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少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我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我越来越狂野地**,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路静羞涩地感觉到我那硕大的滚烫**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我肆无忌怛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凭着我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路静奸淫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第章 二度梅开

    路静则在我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玉体,狂热地与我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裸一丝不挂的雪白**在我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我们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永乐娱乐开户:**滚滚。我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路静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我粗大硬硕的**又狠又深地插入路静体内,我的巨棒狂暴地撞开少女那天生娇小的**口,在那紧窄的**“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淫浆“挤”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路静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少女的**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这时,我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路静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

    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路静芳心只觉“花径”**被那粗大的**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的娇软**在我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路静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我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我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深处“花蕊”上的大**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我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我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路静体内。

    硕大的**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我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路静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路静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一阵狂搓我的舌头更卷住路静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

    路静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我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我俯身吻住路静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少女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我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我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路静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路静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我那粗大的**已在路静娇小的**内**了七、八百下,**在少女**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我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抽出**,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往路静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最深处狂猛地一插“啊”

    路静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泪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我身上。

    **,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在“碍”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乳白粘稠的处女阴精从路静**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中的**,流出**,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处女落红的床单这时,我的**深深顶入路静紧小的**深处,也在她紧紧含住**的子宫口的痉挛中,将一股又多又浓的精液直射入路静幽深的子宫。

    美丽、清纯的路静**后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我操得欲仙欲死,只见我们两人下身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媾合处淫精**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开苞炮打完后,路静一丝不挂地跳下了床,注视着床上同样一丝不挂的我。

    “你的床上功夫真棒,我是头一次做,你搞得我很舒服,凭你这身床技抢得我的初夜权,我也不怪你,但你别误会,这没什么,不能说明我已爱上了你,更不能代表我已选择了你。”

    我没说什么,这时计筱竹走了进来,看着**的一对男女,计筱竹知道我已成功。

    “学姐,我对不起你。”

    看见计筱竹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学姐,我被他奸污了。”

    “妹妹,**没什么,不要哭,女人总有第一次,他是我们大家的老公啊,”

    “但我是被强暴的,在自己的公寓,在自己的闺房,在自己的玉床上被他破处的。”

    “强暴就强暴吧,我们老公床上功夫特棒,我想你被强奸中也得到了快乐。如果你要他随时可回到你身边,现在你重要的是做出抉择是不是要加入我们,我先睡了。”

    计筱竹出了路静的闺房回到安琪的房间。

    我也起了床,但还没穿衣服,路静同样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大胆地看着我,我觉得有望,她肯定要选择我,天啊,我太幸运了。

    “做也做完了,这么晚了,还不走?”

    路静冷冰冰地说。

    完了,我的情绪立刻到了最低点,她还是不选择我,我只好走了:“那,那,那就再见。”

    我的声音很低。令我吃惊的是突然路静的玉手抓住了我的**,“很晚了,如果你不愿走,你可以留下。”

    路静俏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