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411.html
文章摘要: 第186章,顽抗新科第十二版,叛徒秘密结婚催化剂。

    ,**着全身黝黑壮硕的肌肉,只穿着一件雪白色的低腰三角内裤。有↑意↑思↑书↑院

    爸爸头歪在一边好像是睡得很沉,并没被铁门开啟的声音吵醒,依然保持同样大字型的姿势仰躺在沙滩椅上。

    我羞红了脸偷偷瞄着这个应该在游泳池畔才会出现的画面,眼神不能自主地顺着他那宽阔厚实的胸肌,移到六块壁垒分明的腹肌,最后聚焦在那两只粗壮的大腿之间,他身上唯一的那件紧窄的白色内裤上。

    我虽然从没交过男朋友,但从部份书籍和一些杂志的介绍里了解到,男人睡着时多少都会有生理反应。

    要命的是熟睡中的他刚好就正在反应期间,白色的裤裆处隆起一大包巨大的帐蓬,把连住裤裆细细的布条拉撑得几乎要断掉似的,单薄的布料让帐蓬上明显地凸印出男性性徵的形状。

    不曾直接面对男性器官的我看着爸爸健美的身材和巨大的亢奋,只觉得自己脸上的羞红逐渐往下漫延到全身,狂乱的心跳声中一股温热慢慢集中到了小腹下方,两腿间湿润的几乎无法站立。

    我赶忙转身走到自己房门前,正要开门却一个不小心,整串钥匙从颤抖的手中滑落,“匡当”一声掉在门前的地板上,只见爸爸睁开惺忪的睡眼,抬头看了看身前这位满脸晕红蹲下来捡钥匙的女儿。

    爸爸什么话也没说,躺平回沙滩椅上,好像这样把身体裸露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根本无需遮掩甚至是说声抱歉什么的。

    我压着胸口的心跳,赶忙躲进了房间,等到脸上的红晕消退后我才发现,全身都是汗水,私处的粘液更是让身上的内裤湿了一大片。

    我打开窗户透了透空气,看看窗外的视野,确定没人能窥探到房里的景像之后,我脱光了衣服享受了一下窗外吹进来的微风,随手从昨天刚整理好的衣柜里找出一套内衣裤来换,想了想又觉得应该先去冲个凉把身体洗干净再穿。

    虽然浴室在外面,但爸爸都这么大方了,我又何必一定要衣冠整齐?下定决心后我围上浴巾,开了个门缝偷看一下外面,我想先确定一下爸爸是否还沉睡着。

    阳台上只剩下一张空着的沙滩椅,“太棒了!”

    我想,他一定是回房去了。

    走出房间还没走到浴室门口,却已经听到里面的水声,我的心又狂跳起来,不能自制地悄悄走到浴室门前。

    浴室门半掩着并没完全关上,我靠了过去,他全身**背对着我站在莲蓬头喷洒的水花下面,宽阔的背肌下结实的腰线,接着是爸爸紧翘饱满的臀部。我意乱情迷地偷看着这具完美的背影,眼睛无法离开那水花流过的圆润臀肌,完全忘了少女该有的矜持。

    爸爸背对着门口冲了一会儿水,忽然转头拿取放在旁边的洗发精,瞄到门缝外那个只围条浴巾双颊晕红的少女,他盯着我看了看,从水花中伸出手来把我拉了进去

    接下来的过程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深刻的印象是他在水花中把**的我推靠到墙上,曲起我的双腿盘住他的腰。有」意」思」书」院他强壮的双臂抱着腾在半空中的我,低头**我的**,同时把硬挺的**顶进了我早已湿润的身体,撕裂的痛楚加上令人窒息的快感,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我的亲生父亲。

    接下来的整个八月,我们都是一碰面就是急着脱掉彼此的衣裳,我尽情享用爸爸的**。他用粗大的**努力探索着我的私密,把我带上一波又一波的**,最后伴随着我狂洩的淫液,射精在我幼嫩的**里。

    由于妈妈不在,整个家变成我俩专属的享乐国度,在浴室里、他床上、我床上,甚至是光天化日的沙滩椅上,全是喘息和呻吟。

    九月开学了,我才发觉平常都很正常的生理期这次迟到了,我惊慌得乱了一切。

    下了课回家里,刚睡醒的爸爸抱住了我又一次重复同样的行为,把他浓烈的**发洩在我湿滑的体内,从**平復下来后,我抱着他满是汗水的粗壮身体,终于无法自禁地哭了出来。

    一周后爸爸扶着我走进一家妇产科诊所。刮宫的疼痛让我尝试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剧痛,我甚至一度认为这是上天对我的罚款,为此我发誓要停止和爸爸的**关系。

    我向爸爸宣布了我的决定,我感觉到他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反对。由于流产,我的身体变得很虚弱,爸爸特地去学了中医按摩,那天他回来时,拍了拍我的腿,叫我把长裤脱掉。

    我心跳了一下,想想不脱应该也没办法按摩,便站起来低着头解开皮带等到裤腰滑落到大腿时,我看到自己今天穿的内裤,霎时羞红了脸:“完了!今天穿的是小丁!”

    可是已经脱到这样了,总不好再拉回去,一咬牙,我的牛仔裤就这么滑落到脚旁,还好这件丁字裤的布料不会太透明。

    爸爸说:“来,趴着。”

    “还要趴着?”

    不过想想这样也好,至少避开只穿一条丁字裤面对他的尷尬。我抱持着这种鸵鸟般的心态在床上趴好,把害羞的念头深深埋进床上的枕头里。

    爸爸倒没有什么怪异的举动,只用手调整了一下我大腿的位置:“放轻松。”

    爸爸把我的左腿向外拉到床沿,这下我变成两腿分开趴卧在床上,只除了股沟里那条细布挡住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外,整个下半身从臀部到脚趾全暴露在他眼前,还好我总习惯把耻毛剃得很干净,要不然肯定跑出来见人了。

    爸爸把手搓热,很快地,一股热力便传达到我的左大腿上:“我给你做个推拿。”

    “推拿?好啊!”

    想想自己刚好也累了一天。

    “那妳等我一下,我去拿油。”

    他走了出去。

    我忽然想到他说的“拿油”“难道是要用油推?那不就连衣服都要脱了?”

    我忐忑不安地想着。

    果然他拿着两大瓶婴儿油回来后,第一个举动就是拉起我的t恤:“来,把上衣脱了。”

    想想反正连臀部都见人了,我停止心中的挣扎,抬起上身让他拉掉我的上衣,再趴回床上。我里面穿着件无肩带的胸罩,“就当作是在海边吧!”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爸爸把矮凳搬到床边坐了下来问我:“这件可以也脱掉吗?这样背部推油比较方便。”

    他碰触着我胸罩的背扣,我只好“嗯”了一声,他便解开了背扣,胸罩的背带从两侧滑下来。

    原以为这样就好,没想到他忽然伸手抬起了我的前胸,把压在我身体下的胸罩整件抽走,这下趴在床上的我身上就只剩下一件性感的丁字裤了。我羞得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墙壁上的镜子映照出房间里完整的景像,一个皮肤白皙的漂亮女生近乎全裸地趴在床上,只有腰间一条细细的布料显示着她还保有最后的**。

    坐在床边穿着背心的爸爸倒是没乱瞄眼前的美景,只是专注地拿起婴儿油,转开瓶盖,接着粘滑的液体便从我背脊上倒了下来。

    厚实的手掌贴上我的身体,很仔细地把婴儿油涂满我整个肩膀和背部,他先试试按捏我的脖子:“会不会太重?”

    我羞得只能用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接着他便抿着嘴唇开始专心工作起来,两手按捏我的颈部和肩膀的穴位。

    等我完全放松后,他又往我背上倒了更多油,开始用手掌顺着我的脊椎推到我的腰际,再往回拉到我的肩膀。每一次来回,他的手掌都往两侧移出去一些,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掌越来越往我身体的两边游移,心跳不由得加快起来。

    最后在他小指碰触到我**边缘时,他改变方式,开始用手指按压我涂满润滑油夜的后背。现在变成由下往上,他从我腰际按起,手指像律动的音符一般在我背部往肩膀的方向移动,一直按到肩膀后,永乐娱乐开户:再回到腰际,每来回一趟,手指的力道就更放轻一些。

    到了最后,他的手指已经变成若有似无般地在我肌肤上轻轻滑过了。他不断来回这么抚弄着我整个后背部,我只觉得身体发热、皮肤泛红,阵阵快感随着他手指的动作直冲下体,两腿间那条细布很快地变得湿润粘腻了。

    背部按完后,他用手掌接着开始往下推了,当碰到我丁字裤的细腰带时,似乎觉得有点不妥地停了下来,拉着那条带子说:“这件也脱掉好吗?不然等等会沾到油哦!”

    我已经羞得无法言语了,只能微微抬高臀部,任由他拉着那条细腰带把我的丁字裤整件脱了下来。我相信他一定看到我裆布上那块湿粘的痕跡了。

    爸爸拿起油往我**的身体倒了下来。温热的油液从我的臀部一直往下淋到两只小腿,他温热的手掌按了上来,很轻柔的帮我把下半身的油液涂散开来。

    爸爸很小心地避开了中间部位,手掌只在外侧活动着,仔细地揉过我左半片的臀肉后,再往下一路按压我的左腿,然后换右半边。

    等到右边小腿按完后,他停下来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好热,我可以擦个汗吗?”

    房间里的确很闷热,我转头看着镜子里的他,整件背心都湿透粘在身上了。我“嗯”了一声,以为他只是要擦汗而己,没想到他转身走到柜子前拿出一条毛巾,脱掉背心把上身擦干净后,接着把长裤也脱了。

    全身只剩下一条黑色的三角裤,一丝不挂的我根本不敢出声,只能脸红心跳地看着他拿着毛巾擦拭大腿上的汗液。擦干净汗水后,他放好毛巾再回过身来,壮硕的肩膀下是两大块胸肌和壁垒分明的腹肌。

    爸爸只穿着一件超紧身的黑色低腰子弹内裤,我看到他粗壮的大腿根处那隆起的裤裆,羞得只能把脸埋回枕头里。

    爸爸回到床边又开始用手指点压的方式,一样是越来越轻、越来越轻从我饱满圆润的臀肉到修长性感的双腿。他来来回回专注地像是爱怜般的在我油滑的肌肤上轻轻碰触着,我只觉得自己的淫液正从耻缝里渗漏出来,大腿内侧一片粘腻。

    忽然他走到床尾拉着我的双脚,左右张开,然后他爬上床,在我膝盖间坐了下来。他像是骑马一样地跨坐在床上,再把我左右膝盖分别搁在他大腿上,在手掌上倒了些油,开始从膝盖往上按捏我的大腿内侧。

    手掌慢慢向上一直游移到我的大腿根处,我虽然看不到,但也知道自己早已一片湿粘的下体正完整地呈现在他眼前,只羞得我全身泛红、不断轻喘。

    爸爸开始用手指抚弄我大腿内侧,轻柔得已经完全是在挑逗我两腿间的每根神经。他的手指顺着粘滑的油液一直往上抚弄,在我**旁边停住,按压我大腿根处最内侧的穴道,然后又退了回去,他没直接碰触我最渴望的地方。

    这样却让我的**高涨到无以復加,我的淫液在他面前不断流洩,我的密缝整个充血张开。他的手指又滑了回来,还是没碰到我炽热的部位,只是在我密缝两侧流满淫液的皮肤上轻轻抚弄着,我知道他的手指一定沾到我的汁液了。

    我忍不住开始发出呻吟了:“嗯嗯喔”

    在他眼前轻轻摆动着我光滑无毛的下体。他没理会我的暗示,还是继续抚弄着,持续的刺激终于让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低着头不知羞耻地张嘴恳求:“玩我嗯求你”

    手指很快停了下来,两手抬住我的大腿往左右大大张开,他移动身体坐近过来,近到我湿粘的下阴几乎能感受到他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