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412.html
文章摘要: 第187章,亲身经历不愧为熟视,北京日报湛恩汪濊绝处逢生。

    的热度。www.w.heihei66.c.om我张开的大腿根部被搁到他跨坐的大腿上,上半身趴伏在床上,湿粘的下阴变成空悬在他隆起的裤裆前面,几乎能感受到他的炙热。

    润滑的婴儿油这次直接从我股缝间倒了下来,油液顺着股沟往下流动,浸润了我早已湿透的阴部。左手中指从我尾椎骨顺着股缝按了下来,按进股沟里慢慢滑下,滑过我的肛门滑到会阴,按压着我会阴上敏感的穴道,然后又滑回肛门,左手中指就这么在我肛门口上轻轻转动着。

    忽然右手也从我耻骨下方覆盖了上来,包覆住在我干净无毛的下阴轻轻抚弄了一会儿,手掌退了开去,只留下右手中指在我密缝周边来回滑动,慢慢滑进我密缝里,逗弄着我湿粘的**和肿涨的阴蒂。

    “舒服吗?”

    “舒服嗯”

    我低声回应着。

    爸爸右手中指找到了我的腔口,开始试探性的轻轻捅了一点进来然后再退出来再捅一点进来

    “嗯嗯玩我”

    快感冲击着我,两腿使力在他眼前不断扭动着臀部,我张开嘴边喘息边呻吟着。

    爸爸的中指开始慢慢插了进来,越插越深越插越深整根手指都插进来以后,他微微弓起中指,在我幼嫩的体腔内那块凸起的g点上按压着,我魂都像要飞了似的只能不停呻吟:“喔好舒服啊”

    中指抽了出去,然后食指跟着中指一起插了进来,他左手移到下面扶着我的耻骨,托高了我的下体让我趴跪着,併拢右手中指和食指,就这样开始来回**我那早已湿透的**。

    我转头看着镜子里的映像,那个全身**皮肤泛红的性感女生,趴跪在床上,臀部高高翘起,两腿曲膝分在左右两侧,把耻部送到全身结实肌肉、只穿着一件子弹内裤的爸爸眼前;爸爸则併拢手指**女儿的**,挤压着里面的淫液,发出淫秽的汲浦声。

    好一会儿,爸爸忽然张嘴靠上女儿肥嫩的臀部,用左手分开她两片臀肉,一根又热又湿的舌头就这样舔上了我的肛门

    “嗯喔别舔别舔人家那里”

    我第一次被爸爸舔那个污秽的地方,羞耻得不断挣扎并连声拒绝。但他没理会我的请求,左手牢牢扶着我的臀部,舌头继续不断舔弄着,我只好全身无力地呻吟着承受那种痕痒的感觉。

    舌头在我肛门口舔弄了很久,然后往里面插入,我只觉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体挤了进来,然后不断轻轻来回钻动,伴随被他用手指插弄着的**传来的快感上下交攻,“喔啊要要丢了”

    我几乎马上就全身颠抖着达到**了,淫液像失禁般的喷出我的体腔,我喘着气,全身无力地趴了下来。

    爸爸离开我的身体,下了床,走到我面前低头吻我的唇,又把舌头伸了过来,我张开嘴唇让他用舌头儘情搅伴着我的口腔,迷懞的双眼只看见他伸手脱下自己的内裤,粗壮的双腿间硬挺着好大一根**,那尺寸竟是前所未见的粗大。

    爸爸的**又硬又直更显得诱人,他直起身来,大腿往前靠住床沿,把那根又粗又长的**直伸到我面前,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抬起头含了上去,但我性感的小嘴再怎么努力张大,也只能勉强把他的**含了进来。

    等我感受到嘴里传来的腥羶味时,才想起自己也从来没有帮爸爸**过。他伸手扶住我的后脑,往前又挺了挺下身,似乎还想让我多含进去一点,可我嘴里早就塞满得没有半点空间,他不再勉强,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

    此时面前那根头部涎着唾液的**似乎又更膨胀了些,彷彿像是女人手腕一般粗细,长度足足有二十五公分以上,直挺挺的往上翘着,几乎仰贴在他那八块坚硬的腹肌上。

    爸爸挺着那根壮观的武器走到床尾,爬了上来,先把我翻成正面仰躺,再把我双脚抬开往前推,他压制住我的膝盖,让我下半身呈m字形,又把枕头拿过来,垫在我臀部下面,让我那湿透的下阴整个凸出来。

    我羞得转过头去不敢看他的脸,却把镜中的影像看得一清二楚,那个长发散乱眼神迷离的**女生躺在床上喘息着,一对丰满的**随着急速的心跳上下波动,带着红潮满是油液的身体正不知羞耻地摊开在爸爸面前,浑身肌肉满是汗水的陌生爸爸激动地看着眼前的美景

    终于爸爸硬挺着一根巨大的**压了上来,他先在**上倒了些婴儿油涂抹均匀,又往我充血张开的腔口里倒了更多的油液,然后他用手把挺翘的**往下压,顶到我的密缝上,他两只手按住我屈折起的膝盖,移动了一下位置让**对准我的腔口,用力地插了进来。

    我只觉得腔口被挤压得不断撑开,似乎撑到快裂掉了,我痛苦地不断挣扎扭动:“痛痛会痛”

    可是全身都被壮硕的他牢牢地压制在床上,根本无法逃脱。

    就在我哀号着自己快要承受不住时,巨大的**伴随着滑粘的油液猛然挤进来了。“哇啊”

    泪水迸了出来,我张大嘴巴不断喘气,只觉得这一次虽然没有初夜那种撕裂的痛楚,但这种挤压到腔口完全撑开的感觉更叫人难受,这时才体会到生小孩是什么滋味。

    爸爸很体贴的停住不动,低下头来吻着我说:“忍耐一下,后面就会很舒服的了。”

    安慰了一会儿,他直起上身,再往**根部倒了些婴儿油,润滑的油液顺着**流下我的腔口,他也开始慢慢地往里推送,很温柔但是很坚定。

    随着他巨大的**逐渐深入,我那早已充血的**也不断往里撑开,时间彷彿冻结住了,我只能张着嘴拼命呻吟,忍受着这逐渐被贯穿的痛楚和体腔涨满的快感:“喔啊好痛好痛人家裂掉了”

    爸爸坚硬如钢铁般的**最后在我的哭号下撑开了我的子宫口,永乐娱乐开户:巨大的**整个深入到我的子宫里,我**的**把他那根巨人般的**整个吞咽了进去。

    当他的小腹顶上我的耻骨时,我又**了

    爸爸停了下来,在我身体正面淋上满满的婴儿油,把油在我的皮肤上涂抹均匀后,一边抚摸我油滑丰满的**,一边低头吸吮着我硬涨的**。

    慢慢地,我洩了两次的身体终于恢復了知觉,我感觉到那根贯穿我体腔一直到子宫、巨大而坚硬的**伴随他的呼吸不断搏动着,我体腔里的麻痛退去后,快感越来越强烈,下体不能自主地开始轻轻摆动,似乎告诉爸爸她想要更多。

    爸爸感受到了,他开始慢慢往外抽,“嗯喔”

    我低声呻吟着,刚被贯穿的体腔此刻逐渐变得空虚且无法闭合,流着浓稠的汁液期待着下一回合的填补。

    爸爸把**只抽出一小部份,然后又慢慢插了回来,再慢慢抽出去每一次来回都逐渐加大**的速度和幅度。他又吻了我:“舒服吗?”

    我只能用愉悦的呻吟来回答:“喔嗯喔”

    专心感受着**壁被巨大**来回刮擦的极度快感。

    “舒不舒服?”

    爸爸追问着寻求确定的答案。

    “舒舒服喔”

    “喜不喜爸爸干妳?”

    第一次被爸爸用这么淫秽的字眼询问,我只能低声回答:“喜欢嗯喔”

    “喜欢什么?”

    “喜喜欢爸爸喔干我”

    “要不要再用力些?”

    羞耻的心理加上下体不停传来的快感,我忘情地呻吟着:“要嗯我要”

    “那求我,求爸爸用力干妳。”

    “喔求求爸爸用力干我”

    爸爸抓住我的小腿摆上他的肩膀,再压下来把我身体折成对弯,直到我膝盖被压制到了我**的两侧,我湿透的肉缝完全凸出在他身体下面。他开始凶猛地摆动下身,每一下都把**抽出到几乎脱离我的穴口,然后再狠狠地插进我身体的最深处。

    “哇喔好深好猛”

    我呻吟着大叫起来。

    爸爸喘着气说:“喜欢么喜欢我这样干妳?”

    “喜欢对哦喜欢你这样干我”

    我仰起头来渴求他的吻,他立刻压下来,把舌头也深深插进我嘴里搅动。

    “喔干我用力干我”

    我两手抓着他粗壮的臂膀,浑身颠抖着,指甲几乎插进他的肌肤里,**里的淫汁像喷射一般伴随着他巨大的****不断飞溅出来这样激烈的交欢持续了二十几分钟,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

    第章 故事会之白娜(下)

    看着我浑身瘫软下来,他也停了动作,从我满是液体的**里抽出那根巨大的**,我的穴口随即流洩出来一大滩**混着油液。他温柔的拍拍我,我抬起头才看见他那根巨人般的**依然坚硬直挺着,虚弱的问了声:“你还没出来哦?”

    爸爸笑着摇了摇头:“妳休息一下,我去准备点东西,等等帮妳做水疗。”

    “喔”

    我那依然飘浮在半空中的大脑根本无力去理解他的词汇,只能喘着气答应了一声,看着浑身油亮肌肉的他挺着一根巨无霸走出房间。

    闭上眼睛,我听到脚步声走到隔壁的浴室里,出现桶子接水的声音,我以为他等等是要帮我擦身体,可是等他回来我睁眼一看,才发现他左手拿着一个空脸盆,右手却提着一桶热水,那根巨人般的**依然坚硬直挺着在他小腹下方。

    爸爸把空脸盆放到床尾上,又到柜子里拿了一根很大的管子出来,放进那桶热水里。他走到床边,伸手把我抱了起来,翻了个面让我趴跪在床上,压低我的上半身并抬高我的臀部,让我恢復精油推拿最后阶段时的那个姿势,全身无力的我只能转头从镜子里看他在做什么。

    爸爸又爬上床,跪坐到我身后,把脸盆移到我屁股下方,从里面拿出一条热毛巾来很温柔的开始帮我擦试,“帮我擦身体为何要弄成这么羞耻的姿势?”

    我满脑子疑惑却无力提问。

    接着我就发现,他只是集中在擦我的屁股。他把我的臀部擦过一遍后,毛巾翻了个面,用手指顶着开始擦我的股沟,擦干净后他头一靠过来,又张嘴开始**起我的肛门了。

    快感马上传达到我的大脑,他那湿热的舌头在我肛门口不断舔弄着,然后再一次,舌头慢慢地顶进我的肛门里

    刚刚经历过三次**的我全身正敏感得像是每一根神经都放大了十倍以上,何况是这么私密的地方正被爸爸用舌头温柔地**。温热的舌头在我的括约肌里不断钻进钻出,“嗯喔舔我”

    我只能低头呻吟着承受这种异样的快感。

    爸爸舔了一会儿,又在我股沟里倒满油液,伸出中指开始慢慢地插进我油滑的肛门里。我从没被肛交过,但手指整个钻进来时并不会疼痛,相反地还有一种带点儿涨满的快感。

    中指在我直肠里探索了一会儿,便抽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一个细细的硬物又插了进来,我张开眼睛从镜子里看,才发现他刚刚从柜子里拿出来的管子原来是个超大型的注射筒,这时正汲满了温水插在我的肛门中。我才了解他前面说的“水疗”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