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22414.html
文章摘要: 第189章,政办发锰矿行风,韩国菜跳绳性交痛。

    一种“怎么能让爸爸插自己那里”的耻辱。有≡意≡思≡书≡院

    爸爸用左手环抱住我的腰,慢慢地上下摆动身体,“喔喔好粗好硬”

    那根巨大的**开始在我直肠里进进出出。我终于知道那些外国人为什么会热衷于此道,比起**那种带点朦胧的快感,肛交虽然不太舒服,但感受更深刻、更强烈,我甚至能直接体会出肛道中那根硬物的长度与粗细。

    爸爸一边这样**着我的后庭,一边伸出右手去抓起刚刚丢在床尾的那根假**,转开开关后从前面插进我的**里。

    “喔嗯舒服玩我”

    我靠在他厚实的怀里,尽情享受下体一阵阵强烈的畅快。

    “喜不喜欢?”

    “嗯喜欢喔”

    “喜不喜欢爸爸干妳屁眼?”

    “喜喜欢干我干我屁眼”

    **和油液顺着插在我两个洞里的硬棒流了下来,把地板都弄湿了。他动作越来越大,“喜欢爸爸用什么干妳屁眼?”

    他嘶吼着。

    “喔喜欢喜欢用用”

    “用大**!”

    “对喔用大用大**”

    “说!说妳喜欢爸爸用大**操妳屁眼。”

    “我喜喜欢爸爸用喔用大**啊用大**操我干我屁眼”

    爸爸猛然站了起来,抓着我的腿弯把我抬起再重重放下,假**从我的**里掉了下去,我全身的重量完全只靠着那根插在直肠里的巨大**支撑着。

    爸爸抱着我转个身侧对着镜子,把我双腿放了下来,我们一起看着镜子里那淫秽的景像。

    “好不好看?”

    “好好看嗯啊”

    皮肤白皙的长发美女一对丰满的**前后波动,浑身满是油液的翘着臀部,承受着背后爸爸的淫辱,爸爸全身壮硕结实的肌肉泛着汗水恍如机器般快速的运动着,挺着一根粗大硬直的**贯穿在女儿的肠道里。

    “喜不喜欢这样抹上油然后被爸爸干?”

    “喜喜欢”

    “抹上油再被干爽不爽?”

    “爽喔好舒服”

    “那明天我再帮妳抹油。好不好?”

    “好明天明天抹油”

    “抹上油后再让爸爸操妳屁眼?”

    “对喔让爸爸干我操我屁眼”

    我全身都失去了知觉,只剩下被贯穿的肠道里传来剧烈的快感,随着肛门里那根**的猛烈**,只觉得自己的肠子好像整条都被扯出身体外了。我张嘴边呻吟边喊着那些自己从来都不敢使用的下流词汇,似乎讲得越下流越淫秽,我的快感就越强烈。

    “用大**干妳淫荡的屁眼。”

    “对用大**干我淫荡的屁眼”

    “说!说妳是个喜欢让爸爸操屁眼的淫荡女儿!”

    “我喔是个喜欢喜欢让爸爸操操屁眼的淫荡女儿!”

    **猛然像是野兽一般抓着我狠命嘶咬,我的**不断从穴口滴落下来

    我还在**的顶峰上失魂落魄,他就往后退把硬挺的大**抽出我肛门外,再把我身体转过来,抱起我的腿弯,让我正面环抱在他身上。

    我的**压着他厚实的胸肌,他张口吻住了我,往上一顶,再把那根沾满油液的超大**顶进我正在渲洩中的**里。那颗巨大的**顺着油滑的淫液不断深入我的体内,再一次撑开我的子宫口,直接顶进了我的子宫。

    “哦啊干死我吧”

    我吐出他的舌头,像只无尾熊般挂在他雄壮的身体上,狂乱地吶喊着。

    爸爸抱着我不断举高放下:“干死妳!用大**干死妳”

    “喔干死我啊用大**干死我”

    我们身上满是湿热的汗水跟粘液,像是疯了一样地猛烈姦媾着。我已经忘了自己今晚来过第几次**了,只觉得体内那根大**越变越大、越变越热,像是火炬一样烧穿了我的五臟六腑。

    就这样他抱着我,“要射了!”

    他狂吼着:“我要射在里面”

    “喔不不要射在里面”

    我低声的喊着,但**中狂洩着淫液的我根本无力抗拒。

    “啊干妳!用大**干死妳!”

    他把我搂得紧密得不留一丝空隙,下体拼命往前推进,似乎是想把他全部的身体都挤进我的穴里。

    “求你喔求你射射在我屁眼里面”

    我想用另一个比较无害的途径让他发洩。

    “不!我要射在妳**里面!”

    他还没回答,那颗巨大的**已经挤在我子宫里开始不断颠动。

    “不喔不要射在小逼里面”

    我只能以虚弱的双手使劲地想推开爸爸,但粗壮的他根本不理会,低头张嘴咬住了我的**。

    “干死妳!全射给妳全部射进去”

    在他的大吼声中我只觉得下体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像温泉般从他賁张的马眼中喷射进来,几乎灌满了我的子宫,我也跟着洩了最后一次。

    “哦射全射给我射到我身体里面”

    我这时什么都不在乎了,张开口狂喊着,**像喷尿一样狂洒了出来,眼前一黑,我昏死过去

    第章 故事会之陈静(一)

    白娜的**故事非常刺激,听得我忍不住又在她屁眼里射了一次精,当她捂着流淌着精液的屁眼离开后,陈静温柔地坐了上来,用她紧润滑的屁眼裹住我的**教育大学幼儿教育学系的学生会主席,无论是文采还是相貌,都是堪称一流的,所以她讲的故事,也就格外出色。

    一个大约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东面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它就占据了有多平方米。楼前到院墙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铺着水泥板。紧挨着南面的院墙种着一些竹子,而小楼的前面也砌了一个小小的花坛,里面种着菊花,月季。八月时节,月季花开的正艳西面就是大门了。就象传统的中国庭院一样,这个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闭得严严实实,从外向里难窥一斑

    楼梯在东北的拐角上,从楼梯上来是走廊,出了楼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卫生间前的。下面一楼的这个房间是用来做厨房的。沿着向西的走廊,从中间的房门进去是二楼的客厅,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卧室。这个小楼楼上和楼下的结构是一样的。

    一个午后,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大地。二楼的客厅中空调吹着凉风,陈力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用手中的遥控器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又换到另一个台百无聊赖。十七岁的陈力一米七四的个头,由于在学校中喜欢运动,健壮的肌肉把t恤撑的紧紧的。他已经上高二了,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

    陈力回头看去,西边卧室的房门开了,他的姐姐陈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她穿的睡衣短得盖不住雪白的大腿,纱质的衣料更是朦胧地透出她曲线玲珑的的身材。

    陈静今年二十岁,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长像更是美丽动人。现在是教育大学幼儿教育学系的大二学生,随便帮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过也用不着她干什么。因为是暑假,所以,后来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饭,逛逛街。

    陈静推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她洗澡去了。浴后陈静更是妖艳,妩媚。

    陈力看着姐姐,湿润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着陈静的身体,她没穿胸罩,两个小**把睡衣顶出两个小点,几乎可以看到它的颜色随着陈静的走动,不停的跳动。

    陈力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静的胸前。他异样的眼光被陈静觉察到了,陈静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脸上有点发热,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永乐娱乐开户:推开门,回头一看弟弟仍旧盯着自己。白了他一眼:“小鬼,没见过啊!”

    “砰”的关上了房门。

    ‘没见过啊!’陈力心里一毛。难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还是只是随口说出来而已。唉,不管它,还是先看了再说。陈力从沙发站起来,悄悄地来到走廊上陈静卧室的窗前。

    这个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力发现陈静的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拢露出一丝缝隙,而那次陈静也是浴后正在换衣服。陈力将姐姐动人的身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从此,陈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恶的念头,每天偷窥陈静美丽动人的身体成为他最大的期待。

    陈力将眼睛凑到窗户上,从窗帘的缝隙向内窥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样:陈静站在卧室中,睡衣已经脱掉了,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内裤穿在身上,却也无法阻挡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暴露出来,因为那个内裤太小了,只不过束在她的股沟中而已。

    陈静站在一个大镜子前梳理着长发,她的**雪白丰满而坚挺,两个如红樱桃般艳丽的小**在乳晕的衬托下骄傲的向上挺立着,**的下部和根部之间,因为重力的缘故,画出一道耀眼的弧线,一对**更是因她梳头的动作不停的晃动

    陈静望着镜中的自己,她对自己身体很满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这样身材、相貌的。她的腿很长,大腿丰满,小腿圆润。她的腰很细,也很软,真好像春风中的柳枝一般。陈静看着自己,禁不住地点起脚,动了动腿,晃了几下腰。又给镜中的自己一个灿若春花的笑脸。

    陈静放下梳子,双手捧起两个**轻轻地揉搓,晃动。每当夜深,睡不着觉的时候她总会这样放松、发泄自己。不过现在她却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窥自己。

    少女的感觉总是灵敏的,陈力还没看几次,陈静就觉得有些异样,发觉了陈力的行为。她没阻止他,而是更放纵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让他更从容的看清楚。刚才自己随口说出那句话,陈静真是有些担心把他吓得不敢来了。不过,他还是色心不改,就再奖励他一下吧!

    陈力看到姐姐几乎全裸的身体时,已经不能自己了,他的**迅速的膨胀起来,顶的裤子高高的,还有些涨痛。现在看到陈静在抚摸自己的**,陈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开裤子的拉链,将**拿在手中揉搓着

    “哗”房中陈静突然来到了窗前,将窗帘、玻璃全拉开了。陈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还在揉着**,却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抚爱的那对**几乎碰到了他的脸上。

    短短的一瞬间过去了。陈力跳起来就跑,穿过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倚在门上喘着气。而几乎是同时陈静也跑了出来,推着陈力的房门喊着:“开门,弟弟,开门!”

    “开门,小力,开开门。”

    陈静一边喊,一边轻轻的拍着陈力的房门。

    陈力的脸色苍白,倚在门后。心中忑忐不安,口里喃喃道:“唉,坏了这怎么办,完了”

    陈静仍在叫着门,陈力虽然惊慌不已,可是听到陈静的叫门声,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自己的姐姐总不能不见面啊,说不定好好给姐姐认错,她能原谅自己。于是心中一横,转身拉开了门陈力看着眼前的陈静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