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599.html
文章摘要: 第190章,良师益友大接访咒文,栖冲业简窘困体育学院。

    陈静仍旧是只穿着那只小小的内裤,**着身子。有意思书.院首发不同的是刚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窥,而现在姐姐完美诱人的身躯就在自己的面前。雪白的皮肤看着就是那么的滑嫩,更有阵阵的幽香扑鼻而来半天陈力才喃喃地说道:“姐、姐姐,刚才是我是我错了,姐姐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而眼睛却还贪婪地盯着陈静那对诱人的**。

    陈静看着陈力痴呆的目光,还有未拉下的裤子拉链,轻轻的一笑,伸手轻拍了一下陈力的脸颊。

    “还没看够啊,这几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我错了,我不该”

    陈静**着走进了陈力的房间。

    “小力,你长大了,会偷看女孩子换衣服了”

    “”

    “你是不是还偷了我内裤和胸罩?”

    “我我”

    “什么呀,老实说。”

    “是是我拿了”

    陈力低下了头,不敢再瞧陈静。心中却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却还光着身子在我面前干嘛。”

    “还给我吧。”

    陈力转身拿出钥匙打开书桌的抽屉,两件内衣就在里面。这是今天上午,陈力在外边看到在晾晒的,不由自主就偷了过来,刚刚不过闻了几下上面的香气就被姐姐发现。陈力更是觉得无地自容了,低着头,红着脸,手足无措。陈静走过去坐在了桌前的软凳上伸手将它们拿了过来,看着弟弟的紧张的模样暗暗发笑。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这个样子在你面前你还不明白吗。

    “小力,你还偷看过别的女孩子吗?比如说在学校。”

    “没有在学校学习紧张的很,怎会有种心思呢。我以前从来也没去想过看这个”

    “那为什么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见了你在换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换衣服吧。”

    “”

    “小力,看着我姐姐美吗”

    “”

    “怎么不说话。”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换过衣服回来**了”

    陈力简直有点急了,这事也要问吗。可是,从他从小就爱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时是不是还想姐姐”

    “”

    “是不是想着抱着姐姐”

    “”

    陈静看着陈力,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傻弟弟就会越来越紧张,吓到他可就不妙了。陈静把手从陈力的裤子的拉链口中伸了进去,又从内裤旁边将陈力软绵绵的**拉了出来。

    “姐姐,你干什么”

    “小力,别急。你没做错什么。你长大了,女孩子的身体吸引了你,又有什么错?再说**也是正常的。”

    陈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换衣服时,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姐姐呀?”

    陈静将陈力的的皮带松开,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向下脱到小腿处,陈力的**在陈静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开始膨大起来。

    陈力激动起来。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陈静抱了起来。来到床前把陈静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双手抓住陈静的**又揉又搓。

    陈静微微的喘着气,躺在床上任由陈力放肆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亲吻。陈力从来没有亲近过异性。此时他只觉得姐姐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润滑、清香;就这样让他抚爱上一万年他也愿意。终于,男性的本能使他将陈静的小内裤也扯了下来,他扑到了床上将陈静压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帮帮我”

    陈静知道陈力想什么,但是她却把陈力从自己上推开了,下到地上。

    “小力,我知道,你想干姐姐,可是”

    “姐姐,刚才是你对我说”

    陈力有点发急的坐了起来,他那充血的**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着。

    “小力,你别急,姐姐又没说不行”

    “来吧,姐姐。”

    陈力将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怀中。由于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刚好将陈静圆圆的屁股抓在手中,陈力更是爱不释手。

    “小力,你听我说,姐姐一定会给你的。让你上我,但今天不行。好吗?”

    陈力放开了陈静,望着她。

    “姐姐,为什么”

    “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姐姐不会骗你来,让姐姐帮你把它消化掉”

    陈静说着蹲在陈力的双腿之间。用手拿住自己的**把陈力的**紧紧的夹在乳沟中,然后晃动着。

    “弟弟,这样行吗”

    “姐姐,好真好,你的**好软真舒服”

    陈力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这种游戏,只有五六分钟他就把持不住了。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陈静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

    八月的天夜幕总是拉上的很晚,已经七点三十分,天空还是很明亮,但是房间内却已经暗了下来。楼下客厅中已经打开了电灯,桌上摆好几碟菜肴,陈力坐在餐桌旁边。陈静仍在外边的厨房中忙碌着

    这时庭院外响起两声汽车的笛声,陈力听到了跑出去打开了大门,一辆两厢小车驰进小院,几乎把院中的空隙占得满满当当。

    陈力和陈静的父亲陈健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今年四十四岁;五年前他和的妻子同在本城的一家大型企业工作,那时他和他的妻子者是蓝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深爱着的妻子那一年被工厂的一次严重的事故夺走性命,永远的离开他去了。他的妻子美丽,贤淑。他和他的妻子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事故之后,由于他和他的妻子在平常工作中表现出色,在单位中人缘不错,所以单位赔偿了他一笔可观的金钱。但是,他再也不愿在那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地方待下去了;从此,他再也没回到单位去过。领导来和他谈了几次,见无法说通他,而且理解他的心情,就为他破例提前了办理退休的手续。

    他在家闲呆一年,气质消沉,那时他看起来就像有五十多一样。后来,他终于想通,他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为了他们也不能再这样了。他租了一个摊位卖水果。结果,财运亨通,生意越做越大,现在他已经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做各类的商品的贸易,手下还有二十多名的员工。整天生意上要待人接物,不能不注重仪表,现在看来,反比五年前那个蓝领工人还要年轻。

    “爸爸,您回来了。”

    陈力问好。

    “爸爸回来了?饭就好。”

    陈静在厨房中也喊道。

    “回来了。”

    陈健就在小花池旁边的水笼头上洗了一把脸。走进客厅,坐在餐桌前。陈力也随着父亲坐好了;这时陈静也端着最后的两碟菜肴走了进来。

    “去,洗手去。”

    陈静对陈力说。陈力调皮的用手捏起了盘中的一块菜放在口中,跑去洗手了。

    陈健看着他年轻美貌的女儿,又想起他的妻子。多像啊,清秀瘦长的脸庞,高挑丰满的身材。就连那抿嘴的一笑,轻责人的语气、语调,都是那么的相像…

    “爸爸,你怎么了”

    陈静轻声问。

    “噢没事没事”

    陈静心里知道他又在想她的妈妈。他的房中放着许多妈妈的照片,而他常看着妈妈的照片发呆。陈静知道自己和妈妈长得很像,因为陈健一看见她就会陷入沉思。于是她找了一张朦胧朴素一点的照片和妈妈的照片一起放在了爸爸桌上,想知道爸爸是不是分辨得出。可却没答案,照片还在那里和旁的一样一尘不染。她当然不能也不会问她的父亲:“难道没看出这一张是你女儿的吗?”

    陈静、陈力都坐下了。陈静开口说:“小力,开冰箱拿瓶啤酒给爸爸。”

    “拿两瓶吧,这么热的天,小力也喝一杯,你也喝一点吧。”

    “小力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啊,我也不行,我一个女孩子。”

    “小力不小了吧,十七岁了,又不上学,让他喝点吧。女孩子怎么了,你妈妈就常陪着我喝,还喝白酒呢。”

    陈力拿来了啤酒打了开,倒上三杯。冲陈静做了一鬼脸,意思说:“今天中午你也说我不小了,啊哈。”

    陈静知道他的意思,白了他一眼说:“爸爸,来,女儿今天就敬您一杯。”

    陈静今天是别有用心(这可大家在期待的)可是没想到陈健让她也陪他喝酒,转念一想这也正好,等一下酒后乱性,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借口吗,陈静心中暗自发笑。

    陈健今天的心情也不错,两瓶啤酒不一会就干了,陈静又打开两瓶。等这两瓶喝下去陈建有些头晕了,因为这四瓶啤酒大半都是他喝下的,他当然知道自己喝得多。不过和自己的儿女又不做生意,他也没有在意。

    陈静又打开了一瓶,“小力,你不要再喝了。”

    “嗯,你们慢慢吃,我上楼休息一会,有些头晕。”

    陈力说完出去上楼了。

    陈静将陈健面前的空杯又倒满,“爸爸,再喝一杯,今天工作很累吧。”

    “不累,公司还是做前几天那批单子。”

    “来,爸爸,干杯”

    陈静仰头喝着杯中的啤酒。陈健看着她,眼前是泛起他妻子的身影,不由的叫出了声:“娇娇!”

    陈静放下杯子,看到陈健朦胧的眼神知道爸爸已经快要醉了,于是将椅子悄悄地移到了陈健的近前。

    “你看我像‘娇娇’吗?”

    “像像你就是娇娇”

    陈健压抑多年的情感终于爆发,陈健将陈静抱在怀中紧紧的拥着她。而这一切都是陈静计划之中的事。

    “娇娇娇娇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我我不是在在你身边吗”

    “娇娇我爱你”

    “你想要我吗”

    “我想死了娇娇我要你你要原谅我这几年我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偷偷去找了几次小姐娇娇你原谅我吗?”

    “我怎么会不原谅你,会怪你呢?我知道你好苦”

    陈静爬陈健的肩上幽幽地说道。

    “我们到房中吧”

    陈健抱着她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卧室里面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陈健此时的心思早已被酒精所麻醉了,一心只想着陈静就是他的‘娇娇’。恐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会认出是自己的女儿,何况,这不叫人清醒的光线。

    陈健把陈静放在床上就去脱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来就不多,而今天,陈静又特意穿得很少,而且还方便脱下的衣服。三下五除二,陈静就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了。陈静帮忙给爸爸脱衣服倒是费了点工夫。

    两人**着身体,陈健像是疯了似的扑在了陈静的身上,一只手捉住陈静的一只丰满的**,像是握住个面团似的使劲揉搓。本来雪白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另一只手将陈静的双腿分开,将身子压了上去,他的**已经充血变硬了,正顶在陈静**的口上。陈静为了配合陈健的动作将双腿大大的分开,两只脚伸到的上去了。

    陈健一边揉着陈静的**,一只手扶着**放在了陈静**的两瓣**

    <img src="

" border="0" "imagecontent"><img src="
" border="0" "imagecontent">